章炳麟

章太炎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注意:本页面含有Unihan扩展A区用字:“”。有关字符可能会错误显示,详见Unicode扩展汉字
章太炎
章太炎.jpg
出生 (1869-01-12)1869年1月12日(同治七年十一月三十)
 大清浙江省杭州府余杭县
(今属杭州市余杭区
逝世 1936年6月14日(1936-06-14)(67岁)
中华民国江苏省吴县苏州城内锦帆路寓所
(今属苏州市姑苏区(原平江区锦帆路章太炎故居)
职业 思想家史学家朴学大师,民族主义革命者
国籍 大清
中华民国
配偶 先妻:王 氏(1892年-1903年结婚)
后妻:汤国梨(1913年-1936年结婚)
儿女

长女,章,(1893年-1915年)
次女,章,(1897年-1992年)
三女,章,(1899年-1973年)
四女,章
长子,章导,(1917年-1990年)

次子,章奇,(1924年-)
施影响于 鲁迅黄侃钱玄同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学乘枚叔,以纪念辞赋枚乘。后易名为炳麟。因反清意识浓厚,慕顾绛顾炎武)的为人行事而改名为,号太炎。世人常称之为“太炎先生”。早年又号“膏兰室主人”、“刘子骏私淑弟子”等。中国浙江余杭人,思想家史学家朴学大师、民族主义革命者、中华民国国语设计者。

生平[编辑]

朴学训练与排满情结[编辑]

章太炎生于同治七年十一月三十(1869年1月12日),书香门第,并且家庭富有,有藏书楼,家中还有医学家传。幼年受祖父(章鉴)及外祖(朱有虔汉学家)的民族主义熏陶,通过阅读《东华录》、《扬州十日记》等书,不满于满清外族统治,奠定了贯穿其一生的华夷观念,并在后来与《春秋》的夷狄观以及西方的现代民族主义观点相结合,形成具有其个人特色的民族主义观。光绪十七年(1891年)章遵从父亲章睿(古文经学家)遗命入杭州诂经精舍,师从俞樾谭献等。早年关注经、子之学,初步确立对“今、古文”界线的认识。著有《膏兰室札记》、《春秋左传读》等。

1906年出版《訄书重订本》卷首之章太炎像

1894年清日甲午战争之后,章太炎曾捐款予维新派强学会,与康南海梁启超通信。又到上海任《时务报》主笔。但终因学术意见之争,发生与麦孟华等人“拳殴”之事件。此后回到浙江,与较为稳健改革派王仁俊宋恕等人相往来。1898年春,曾应张之洞之邀,赴武汉办报。戊戌政变后,章氏仍遭通缉,避地台湾,任《台湾日日新报》记者。1899年夏,东渡日本,与梁启超等人修好,返回上海参与《亚东时报》编务工作。此时章太炎之排满观和古文经立场日益明确,在苏州出版了其著作《訄书》(第一版木刻本),由梁启超题签。晚清1900年义和团事件发生后,趋新之士大夫严复汪康年唐才常等在上海组织“中国议会”以挽救时局,并策划自立军起义,章太炎应邀参加。在会上,章太炎反对光绪帝复辟,主张驱逐满、蒙代表,并割明志[1]。但章氏仍与康、梁等人保留着联络。

革命与讲学[编辑]

章太炎手迹及在日本所参照和服所做的汉服

1902年章太炎再次逃亡日本,寓梁启超《新民丛报》馆,并与孙中山结交,极力牵合孙、康二派的关系。同时通过日本的中介,接触到西方哲学社会学文字学等领域的学术著作。当年夏回国后,重新改定《訄书》(即《訄书重订本》,1906年于东京出版铅印本,改用此前邹容的题签),并有撰写《中国通史》的计划,与梁启超同为现代中国“新史学”的奠定者。此期间,参加上海爱国学社。1903年,发表《驳康有为论革命书》,指斥清帝,又为邹容革命军》作序鼓吹,遂发生震惊中外之“苏报案”,乃与清廷两曹对质,被上海公共租界当局判刑,入狱三年。1906年赴日本参加同盟会,继任《民报》主笔,主持《民报》与《新民丛报》的论战。此期间,章太炎主张“以国粹激励种性”,“以宗教发起热情”,其《民报》上的文字,乃是以佛理说革命,主张“革命之道德”。撰有《中华民国解》。又参与此期兴起的国粹主义运动,自1905年起,在《国粹学报》上发表若干学术文字,并在东京开设国学讲习班,“宏奖光复,不废讲学”。

此前,1903年章太炎与近代古文经学另一重镇刘师培定交,此后因学术祈向相近而交往日密。后刘师培由其妻何震出面,接受端方的收买,写了自首信——《上端方书》。1908年2月,刘师培返回日本东京,充当端方暗探,并且续办更为激进的《衡报》,鼓吹无政府主义革命。同时组织齐民社,举办世界语讲习所。1908年5月24日,上海《神州日报》刊载刘师培夫妇伪造的《炳麟启事》,大意为章太炎声称将“不理世事,专研佛学”。6月10日,东京《民报》上刊载章太炎应对的《特别广告》,他愤怒抨击《神州日报》捏造事实,指称刘氏夫妇是清廷密探。后又发生有人欲谋害章太炎的“毒茶案”,经调查,投毒者是刘师培姻弟汪公权。东京留日学生界一片哗然。其间,日本政府应清廷要求,查禁了《民报》等报刊,刘师培夫妇的《天义报》也未能幸免。

刘师培夫妇在东京不能立足,只得返回国内。刘师培因恶气难消,遂写信向黄兴揭露章太炎曾应允满清总督张之洞端方:“只要给两万元,便可舍弃革命宣传,赴印度出家”之事,此事令章太炎难以辩驳,十分狼狈[来源请求],此时他又与孙文汪精卫黄兴等因《民报》不合,乃由提倡光复转入专心论学,著有《文始》、《新方言》、《国故论衡》、《齐物论释》等。其中《国故论衡》为近代学术史上有数之巨制,开辟了汉语言文字学、经学、文学、及哲学心理学的现代化研究的先河。1909年又编有《教育今语杂志》,撰写若干白话述学著作,以普及学术。

讲理学与救学弊[编辑]

苏州章太炎故居

1911年10月发生辛亥革命,11月15日回到中国上海,向黄兴提出“革命军兴,革命党消”的劝告。并在槟榔屿《光华日报》连载发表政论《诛政党》。1912年2月任南京临时政府枢密顾问。1912年冬任袁世凯政府东三省筹边使。1913年4月从长春返回上海。6月与汤国梨结婚。6月,针对孔教会提议设孔教为国教,发表《驳建立孔教议》,反对定孔教为国教。在袁世凯镇压二次革命之后,章觉察袁世凯包藏祸心,于1913年8月进京,欲与袁世凯说理。袁不见,章乃以大勋章作扇坠,至新华门大骂,遂遭袁氏囚禁,关押在龙泉寺。被袁世凯囚禁时期,犹为吴承仕等人讲学不辍,后集为《菿汉微言》。此间,再次修订《訄书》,改题《检论》。又集其著作为《章氏丛书》,先后由上海右文社及浙江图书馆出版铅印及木刻本。1916年6月袁世凯死后,章恢复自由,前往上海。1917年3月对段祺瑞参战主张表示反对。7月参与护法运动,任海陆军大元帅府秘书长,为孙中山作《代拟大元帅就职宣言》。1918年离开广州途径四川、湖南、湖北,东下上海。1920年拥护联省自治运动。1922年在上海讲学,曹聚仁根据记录整理为《国学概论》。但章太炎始终没有放弃对黎元洪吴佩孚孙传芳等新旧军阀势力的期望,反对国民革命军北伐。1926年4月7日上海成立反赤救国大联合会,章太炎被推为理事长。1927年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章太炎采取不合作态度,自命“中华民国遗民”,曾遭国民党上海党部通缉。1930年代后,活动限于上海苏州一带。晚年主张读经,并据《春秋》“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之义,力主对日强硬。1935年,在蒋介石资助下,于苏州锦帆路开设章氏国学讲习会,招收最后一批学生,并出版学刊《制言》。章太炎晚年学术由汉学转向宋学王阳明心学,而其经学成就亦更注重魏晋经学,上窥两汉经学之不足,撰有《汉学论》。又曾撰《救学弊论》批评现代教育体制,主张回归民间办学和书院教育。

1936年6月14日因鼻窦癌卒于苏州锦帆路寓所。

思想[编辑]

章太炎手书大篆联

章氏的思想受到多方影响,因为变化的历程相当繁复,依其《菿汉微言》中的自述,是以“始则转俗成真,终则回真向俗”十二字予以归结。大抵而言可以1908年(光绪二十四年)著成《齐物论释》为界。在此之前,章氏先习朴学、诸子学以及西方进化论社会学,在因苏报案入狱之后,则改习法相宗,而后思想便以唯识学为尚,认为先秦诸子之学皆不足比拟,固可谓“转俗成真”。自《齐物论释》著成之后,章太炎因齐物思想的启示,不再仅以唯识为唯一标准,转而认为凡“外能利物,内以遣忧”之学皆有价值,开始对古今中外的学术思想进行重估。即进入“回真向俗”的境界[2]:15-17

形成章太炎思想的背景主要来自四个渊源:一为受乾嘉考证学的影响,讲求客观实证;二为跟随晚清诸子学兴起的潮流,对荀子、庄子、老子三家思想加以揄扬,尊子贬孔;三为受到严复的影响,在其早年的文章中尤其多以进化论作为理论架构;四为佛学,尤其是佛学中的唯识论,是章氏后期思想的支柱,使其思想体系中充满个体主义、相对主义的色彩。除了这四大渊源外,顾炎武王夫之的民族思想,章学诚戴震孙诒让康有为等人的思想也对章太炎具有相当的影响力[2]:23-39

轶事[编辑]

  • 俞曲园因太炎提倡排革命,曾声言“曲园无是弟子”,章曾就此撰有《谢本师》一文,收入《訄书重订本》,又有《俞先生传》,收入《太炎文录》。但太炎治学,由小学入门,主张音韵文字相通,以此为基础,结合西学,恢弘清代诸子学之门户,其方法一本曲园师承,绝非自立门户。
  • 章太炎曾在晚清时与《新世纪》报吴稚晖等人争论汉字前途,反对在中国采用“万国新语”(世界语)。乃依汉字偏旁创造“纽文”“韵文”等记音符号,作为汉字初学的注音手段,以保存汉字。1914年,由其弟子钱玄同许寿裳周树人促成教育部通过,作为国语的标音符号,即今日仍在台湾通用之注音符号前身。
  • 章太炎一直不肯相信殷墟甲骨文真的是古文字,认为龟甲不可能在地下埋藏数千年而不朽烂。他在《国故论衡》中写了一篇《理惑论》,是专门抨击金文甲骨文的。讲到龟甲文时,他说:“近有掊得龟甲者,文如鸟虫,又与彝器小异。其人盖欺世豫贾之徒。国土可鬻,何有文字?而一二贤者信以为真,斯亦通人之蔽。……夫骸骨入土,未有千年不坏,积岁少久,故当化为灰尘。……龟甲何灵而能长久若是哉!”著名甲骨学家董作宾在其遗著《甲骨学六十年》中亦曾论及此事,说“章氏小学功深,奉《说文》为金科玉律。不容以钟鼎甲骨,订正《说文》之讹误”。
  • 章太炎精通医学,著有《霍乱论》、《章太炎医论》(原名《猝病新论》)。曾有人问章太炎:“先生的学问是经学第一,还是史学第一?”他答道:“实不相瞒,我是医学第一。”
  • 章太炎早年在日本主编《民报》时,曾主张社会主义,与片山潜等日本社会主义者过从甚密,并由此反思西方的进化论及现代文明,撰写了《俱分进化论》、《五无论》等著作。
  • 1915年章太炎被袁世凯软禁期间,被迫写“劝进书”,书云:“某忆元年四月八日之誓词,言犹在耳。公今忽萌野心,妄僭天位,非惟民国之叛逆,亦且室之罪人。某困处京师,生不如死!但冀公见我书,予以极刑,较当日死于满清官僚之手,尤有荣耀!”口中犹骂声不绝,以粗话辱袁。据说,袁极为生气,又自嘲说:“彼一疯子,我何必与之认真也!”时称章太炎为“民国之祢衡”。[来源请求]
  • 太炎有一致胡适之白话文书信,抬头刻意写曰:“适之你看”,盖直译旧时信函“某某大鉴”之体也。
  • 刘歆七略》的影响,以《国故论衡》中《原学》等篇为代表,章太炎主张“九流皆出王官”说,而后来胡适著《诸子不出于王官论》,提出相反的意见。[3]
  • 章太炎逝世后,因抗日战争爆发,暂厝于苏州锦帆路寓所水池中。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浙江省人民政府按其遗愿,葬于杭州西湖南屏山南明遗臣张苍水墓旁。“文革”初期遭暴尸,后又重新安葬。汤国梨卒后,亦一并安葬于此。今设有章太炎纪念馆。
  • 文化大革命后期的“评法批儒”运动中,章太炎被当作法家体系在晚清的代表而得到发掘,当时上海人民出版社组织并“解放”了一批学者,编辑了若干章太炎诗文、著作的选本和注释本。这一系列工作,虽然受到政治风潮的影响,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奠定了1980年代以后编《章太炎全集》和重建章学研究的人员基础。

章太炎在台湾[编辑]

广州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内的“缔结民国七十二烈士纪功坊”,由章炳麟书。

1898年12月4日,避祸流亡到当时为日本国土的台湾台北,主编《台湾日日新报》汉文栏,与日人馆森鸿(袖海)等相往来。次年6月10日由基隆转赴东京。太炎在台论文计有41篇,诗文评、诗16篇,多数刊在《台湾日日新报》,同情康有为梁启超的变法,抨击慈禧太后为首的清政府,这些论文占章氏著作分量并不多,却是研究章氏早期思想相当重要的资料,《正疆论》谓“以支那日本较,则吾亲支那;以日本与满洲较,则吾宁亲日本。”文中并推崇延平王郑氏,贬抑降清将领洪承畴李光地,反映章氏虽厕身台湾,反汉族民族意识仍甚为急切。在台亦参加玉山吟社[4]的唱和,与法院长水尾晚翠、报馆主笔籾山逸“以文字订交”,来往甚密。中国白话文运动之后,章氏写给大众阅览的文字转变为通俗的文笔,曾做为张我军鼓吹台湾新文学运动的理由之一,台湾日治时期新旧文学论战时,新旧双方各执章氏文字风格之一端以彰显己方立论的正确性。

章太炎在日本[编辑]

1898年12月4日,章太炎为避政府的追捕,离开中国首度前往日本,先到台湾,1899年六月前往日本本土,在京都、东京活动,认识孙文,不久后回中国,担任上海《亚东时报》主笔。1901年,至苏州东吴大学任教,宣扬民族民主革命,引起江苏巡抚恩铭注意。

1902年,为避追捕,于二月第二次渡日本,曾计划在东京举办“支那亡国二百四十二年纪念会”。“支那亡国”意指南明永历帝政权的灭亡,预定的举办日期为明思宗殉国之日,但是纪念会在清廷向日本政府施压下被禁止。此次东渡,章太炎住在梁启超主持的新民丛报馆,为《新民丛报》润色译文,并曾试图调解孙逸仙康南海二派的关系。当年夏回上海。1903年六月底,章太炎因为“苏报案”被捕入狱,被判刑3年。

1906年,章太炎六月自上海出狱后,立即由同盟会迎至日本东京,第三度到日本。在东京留学生欢迎会上发表演说,主张发扬“国粹”、“宗教”,成为《民报》主编。由于梁启超在《新民丛报》主张立宪,反对暴力的革命,章太炎在《民报》撰文批驳。1907年,因《民报》经费问题与孙文有矛盾。四月,章太炎与张继等人在东京成立“亚洲和亲会”,主张反对帝国主义而自保其邦族。1908年,四月开始,为留学生开设讲座。10月,《民报》因宣传中国革命被查禁。1909年,因《民报》复刊及筹款等事,与孙中山发生冲突,章太炎指复刊之《民报》不合法,并攻击孙中山。1910年,二月,章太炎、陶成章等于东京重组“光复会”,章太炎任会长,陶成章任副会长,与同盟会正式分裂。1911年,继续在东京讲学。10月10日,中国武昌起义消息传到东京,章氏中断讲学。11月15日,章太炎回到上海。

章门弟子名录[编辑]

东京时期:钱玄同(疑古)、许寿裳朱希祖黄侃(季刚)、汪东(旭初)、沈兼士马裕藻龚宝铨、陈寅恪、周树人(鲁迅)、周作人(启明)、胡以鲁易培基陶焕卿钱家治朱宗莱余云岫

北京时期:吴承仕

上海时期:马宗霍

苏州时期:庞俊(石帚)、沈延国徐复朱季海王仲荦

家庭[编辑]

1892年,23岁的青年章太炎,奉父母之命,娶妻王氏(章太炎自订年谱说是“纳妾王氏”),育有三女。1903年,王氏病故。

1912年,特立独行的章太炎在在40多岁的时候,在北京、上海的各大报章公开刊登征婚启事,择偶条件是“人之娶妻当饭吃,我之娶妻当药用。两湖人甚佳,安徽人次之,最不适合者为北方女子,广东女子言语不通,如外国人,那是最不敢当的。”

后经过蔡元培介绍,1913年,44岁的章太炎与时年30岁的浙江人汤国梨(1883年9月24日-1980年7月27日)在上海哈同花园结为夫妇。婚礼当天,章太炎过于兴奋,把皮鞋都左右穿反了。

章太炎夫妇育有二子。[5]

儿子[6]

  • 长子章导(1917年—1990年,母汤国梨),经前国务总理李根源介绍,曾娶苏州尚书第彭氏长女彭雪亚为妻,后离异。共成婚二次,婚生子女五人,非婚生子女三人。
    • 章念祖
    • 章念辉(女)
    • 章念驰,现为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 章念靖(女)
    • 章念翔
  • 次子章奇(1924年—,母汤国梨),单身无子女

女儿

章太炎共育有四个女儿,都是古字命名,艰深难懂。三个女儿到了适婚年龄,都没人提亲,原是因为想提亲的人不懂读她们的名字,不敢提亲。章太炎得悉此事后,在宴会中“无意间”说出她们名字的念法,三个女儿的婚事才不至于因为“不会念名字”而耽误[7]

  • 长女,章(止也。系也。音纚[8],1893年—1915年,母王氏),丈夫龚宝铨,无子女
  • 二女,章(聮也。音辍[9],1897年—1992年,母王氏),随章太炎长兄章篯生活[5][10]
  • 三女,章(“展”的古字,俗作展[11],1899年—1973年,母王氏),丈夫朱铎民(镜宙),一女
  • 四女,章(雷古字。[12])。

著作[编辑]

丛书、全集类[编辑]

  • 《章氏丛书》,1915年右文社铅印本,1919年浙江图书馆木刻本,1924年上海古书流通处木刻本。
  • 《章氏丛书续编》,北平1933年。
  • 《章氏丛书三编》,1939年章氏国学讲习会铅印本。
  • 《章太炎全集》1-8集(尚未出完),上海人民出版社,1980-94年点校本。

尚未收入丛书、全集类[编辑]

  • 国学讲习会略说》,1906年东京秀光社。
  • 国故论衡》,1910年东京秀光社本,丛书增订本。陈平原点校本,朱维铮点校本(《全集》第9集,对照本)。
  • 国学概论》,曹聚仁笔记本(又有张冥飞本,劣)。1922年泰东图书馆排印本。
  • 《菿汉三言》,虞云国校点,辽宁教育出版社。
  • 国学略说》,涂小马校点,上海文化出版社。
  • 《章炳麟论学集》,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82年
  • 《章太炎书信集》,马勇编。
  • 《章太炎的白话文》,1921年泰东图书馆排印本。
  • 《章太炎政论选集》,汤志钧编于1961年,中华书局,1977年点校本。
  • 《章太炎说文解字授课笔记》,朱希祖、钱玄同、周树人笔记,王宁整理抄录,影印誊钞本,中华书局,2008年11月。
  • 《章太炎演讲集》,章念驰编订,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年。

年谱及学术自述[编辑]

  • 《太炎先生自定年谱》,1928年撰(同治七年至民国十一年),手稿本,章氏国学讲习会删改排印本。1986年上海书店影印本。
  • 《章太炎年谱长编》,汤志钧编,中华书局,1979年。
  • 《章太炎年谱摭遗》,谢樱宁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7年。
  • 《章太炎学术年谱》,姚奠中、董国炎编,山西古籍出版社,1993年。
  • 学术自述:《自述学术次第》,1913年;《菿汉微言》末条,1915年;诸祖耿《记本师章公自述治学之功夫及志向》,1933年。

章太炎著作的注疏[编辑]

  • 《国故论衡疏证》,庞俊注,1940年华西大学铅印本。仅含中、下卷;郭诚永补注上卷,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全排印本。
  • 《齐物论释注》,缪篆注,油印本。未见。
  • 《齐物论释训注》,荒木见悟注,九州大学文学部哲学研究会《哲学年报》29-31。未见。
  • 《章太炎选集》(注释本),朱维铮、姜义华注,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年。
  • 《訄书详注》,徐复注,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年。注名物。
  • 《文学总略注》,程千帆《文论十笺》,朱东润《中国历代文论选》。

译作[编辑]

主笔刊物[编辑]

《时务报》、《昌言报》、《经世报》、《实学报》、《译书公会报》、《亚东时报》、《台湾日日新报》、《民报》、《国粹学报》、《教育今语杂志》、《大共和日报》、《华国》、《制言》等

评价[编辑]

当时的北京大学,有名的教授,大多出之于章太炎的门下,如:黄侃朱希祖钱玄同、周树人(鲁迅)、沈兼士等。章太炎为人戏谑,以太平天国为例,封黄侃为天王,汪东为东王,朱希祖为西王,钱玄同为南王,吴承仕为北王。当年二十七岁的胡适独树一帜,在大师环伺的北京大学,教起《中国哲学史》,其讲义《中国哲学史大纲》颇多沿袭章太炎在《国故论衡》下卷“诸子学”诸篇的观点。胡适实为章太炎中年以前学术衣钵的继承者。但此时章太炎本人的学术已经有所转向,故对胡适的中国哲学史研究不甚满意(参见章太炎《与柳诒徵书》)。胡适则在《五十年来中国之文学》(1922)中说:“章炳麟的古文学是五十年来的第一作家,这是无可疑的。但他的成绩只够替古文学做一个很光荣的下场,仍旧不能救古文学的必死之症,仍旧不能做到那‘取千年朽蠹之余,反之正则’的盛业。”

梁启超《清代学术概论》(1922)称章太炎为清学正统派的“殿军”。

鲁迅在1936年临终时回忆其师章太炎:“考其生平,以大勋章作扇坠,临总统府之门,大诟袁世凯包藏祸心者,并世无第二人;七被追捕,三入牢狱,而革命之志终不屈挠者,并世亦无第二人。这才是先哲的精神,后生的楷模。”强调其革命精神和思想深度,而相对忽略其学术业绩,奠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至1980年代大陆评价与研究章太炎的主调。[13]

纪念[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汤志钧. 章太炎传
  2. ^ 2.0 2.1 王汎森. 章太炎的思想-兼论其对儒学传统的冲击. 台北市: 时报文化. 1985-05-10. ISBN 957130395X. 
  3. ^ 胡适:〈致章行严书两封〉,见姜义华编《胡适学术文集-语言文字研究》
  4. ^ http://xdcm.nmtl.gov.tw/twp/pclub/srch_list_result.aspx?PID=000027
  5. ^ 5.0 5.1 章太炎遗嘱. 中国评论新闻网,原文:写于1994年4月16日,发表于《学术集林》第一卷,上海远东出版社,1994年8月版,第1~12页。. [2012-12-23] (简体中文). 
  6. ^ 记者:邹金灿. 章念驰祖父不需要刻意纪念. 南方人物周刊,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2012-11-13 [2012-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2-16) (简体中文). 
  7. ^ 关之英:《谈名字》,载2008年1月31日《明报》F8“生活语文”专栏
  8. ^ 㸚康熙字典
  9. ^ 叕康熙字典
  10. ^ 原文:1893年因“伯兄(章篯)年四十七,无所出,抚叕为己女以归”(章太炎《自定年谱》,1928年。),从此随太炎先生长兄生活。恐为1903年之误。王氏在1903年去世后,几个孩子“丧母后均依其伯父居”。
  11. ^ 㠭康熙字典
  12. ^ 㗊康熙字典
  13. ^ 鲁迅:《章太炎先生二三事》,载《且介亭杂文末编》

来源[编辑]

书籍
  • 1928年撰:《太炎先生自定年谱》,1986年上海书店影印本。
  • 汤志钧 编:《章太炎年谱长编》,中华书局,1979年。
  • 谢樱宁 编:《章太炎年谱摭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7年。
  • 姚奠中、董国炎 编:《章太炎学术年谱》,山西古籍出版社,1993年。
  • 汪荣祖:《章太炎散论》,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
  • 姜义华:《章太炎评传》,南京大学出版社,2002年。
  • 陈平原、杜玲玲 编:《追忆章太炎》,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4年。
  • 陈平原:《中国现代学术之建立——以章太炎、胡适之为中心》,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
文章

外部链接[编辑]

章炳麟
Rat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