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況

荀子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荀况
战国时楚兰陵令荀况.jpg
清宫殿藏画本
出生 约前316年
赵国
逝世 约前237年
楚国兰陵
时代 战国
地区 中国
学派 儒家
主要领域
伦理学政治学
著名思想
性恶论、礼治、天人之分

荀子(前316年?-前237年?),名,受尊称为荀卿,因汉代人避汉宣帝刘询的讳,又称孙卿[1]:273,中国战国时代儒家学者和思想家,赵国人,曾担任齐国稷下学宫祭酒、楚国兰陵令,到赵国、秦国游说诸侯,宣扬儒学和传授六经,批评子思孟子等其他儒者及墨家道家等其他学派,有韩非李斯等弟子,著作后世编为《荀子》一书。

荀子祖述孔子,重视道德伦理,提倡、礼义和信,集先秦礼论之大成,重视以礼修身和礼制教育。他相信性恶论,人与生俱来本无道德,若放纵情欲不加节制,将互相仇恨和斗争;道德价值是后天人为建构的,由圣人创造,以规范和美化人性。荀子重视人的理性和学习能力,认为善行是后天学习而得的,人人都有学习礼义的能力;君子应凭着个人修养,锲而不舍的努力,日积月累养成美德。政治上荀子提调尊君,强调君主确立社会秩序与道德教化的作用,彰显儒家的圣王理想与政教合一的观念。荀子主张任用贤能,国君把政务交与大臣处理;国家要控制思想,打击异端邪说,以法律补充礼制以维系社会秩序。自然论方面,荀子倾向唯物主义,认为天地并无意志,不信天人感应和鬼神之说,提出利用自然和改造自然。

荀子受誉为一代大儒,地位崇高,对后世特别是汉代的儒学思想与政治文化影响颇深,在宋、元、明三朝曾从祀于孔庙;但因其性恶论及曾抨击孟子,自宋代以来也受不少儒者批评,被视为孔门异端,甚至是法家人物。

生平[编辑]

约在公元前316年,荀子生于赵国,15岁左右时到了齐国,在稷下学宫研习到30岁左右。燕国战胜齐国,迫使荀子离开齐都临淄,在前286年到前278年间居留楚国。后来秦军攻进楚国首都城,齐襄王夺回临淄,荀子于是回到稷下学宫,之后三度被任命为祭酒[2],负责主持典礼。在前265年至前261年间,荀子曾拜见赵孝成王、秦国应侯范雎秦昭王,在赵孝成王御前与临武君论辩[3]:56、67。前255年,楚国春申君带兵灭鲁国,任命荀子出任兰陵令。期后他可能一度离职前赴赵国,担任赵孝成王的上卿。前238年,春申君逝世,荀子解任兰陵令,继续住在兰陵,约在前237到前235年间去世,享年78至80岁[3]:60-61、66。荀子传授《诗经》、《春秋》、《礼经》及《易经[1]:274,弟子可考的,有陈嚣、李斯浮丘伯韩非张苍五位,当中浮丘伯最能传承荀子的学问与学说[3]:62-63,李斯则在前247年辞别荀子到秦国求取官职[4]:275

学派[编辑]

荀子祖述孔子,认为当时各家学说俱有所蔽,唯有孔子“仁智而不蔽”,了解“道”之全体[5]:351。荀子自视为孔子的真正继承人[6]:677,学术思想上承子弓,称赞子弓是儒学正宗传人,这个子弓可能是孔子弟子子游 [3]:73子贡冉雍 [1]:273。荀子批驳当时各家学说[5]:379,对儒门内其他派别,一样猛烈抨击[4]:273。他批评孔子弟子子夏子游的传人是“贱儒”[7]:326,批评子思孟子思想孤僻偏执、狂妄自大(“僻违”)[8]:425,指责孟子只能领悟古代圣王的皮毛而不知其精神[6]:685

荀子批评墨子法家申不害慎到道家庄子名家公孙龙子[9]:41。他指责墨家只知严格地节俭,却忽略了礼的作用;批评庄子只知道“天”而不知道人;斥责慎到只知创立新法律,而忽略贤人[7]:327;反驳当时的诡辩理论,如宋钘的“多侮不辱”、《墨经》的“杀盗非杀人也”、惠施的“山渊平”等[6]:716-717。荀子吸收各家各派思想,其哲学“是与战国诸子思想交流和综合之思想体系”[10]:36。他受老庄道家影响[11]:91;中国大陆学者比较强调黄老道家思想对荀子的影响,而台湾学者则倾向持荀子还是有异于黄老道家的观点[10]:40。荀子也受当时齐国学术思想的影响,《管子》国之四维礼义廉耻的主张,可能是荀子思想来源之一;《管子》强调以“仪礼”管治人民,是荀子礼治思想的主要依据之一[10]:46、64-65;荀子设计治理天下的蓝图,很可能参考过《管子.立政》一篇所列出的官职,加以扩充[12]:58

思想[编辑]

道德[编辑]

荀子的道德信念像孟子一样强,他认为道德是统一天下的绝对必要条件,伦理价值的实践与否,将决定国家兴衰与天下治乱[3]:28、80。与法家不同,法家认为道德价值对国家秩序来说并无正面作用,荀子则认为伦理道德能统合社会[3]:304。荀子以、礼义、信为儒家的最高伦理价值[13]:478,其中又以仁义最重要,仁义有时也与礼义并列。今本《荀子》“仁”字出现134次,“仁义”出现32次,比《孟子》中的27次还要多。游说国君时,荀子提倡的德目常常就是仁。仁义是最高价值[3]:256、264、262,之所以强调“礼”,是因为礼是实践仁义的有效方法,二者相辅相成;相对于仁义,礼就是一种手段[3]:7、262-263。仁义和礼义培育和教化百姓,让人们能在社会中共同生活,抑制出轨行为[14]:194。君子与大儒卓然独立于社会之外,是人类社会的道德领袖[15]:163。孔、孟视为理想人格,荀子则认夏禹更堪模范,可能是因为禹有治洪水的功绩[16]:135

礼仪[编辑]

荀子集先秦礼论之大成[17]:75,思想系统以礼为核心,今本《荀子》用“礼”字多达342次[3]:322。儒家的礼,广义指一切典章制度[17]:75,内涵十分广阔,包括庆典、仪式、乡俗、朝制等[18]:62,甚至可指整体社会习俗[4]:298,不只是冠婚丧祭、揖让进退之事[19]:206。荀子认为,礼的三种功能是:满足人的欲望、提高人的道德质素,以及成为政府及民间运作的依据。礼使人们的饮食、穿着、生活和举止更和谐适切,是士人君子的社会规范、仪式指南[3]:347、376-377和教化工具[14]:193,是人对于性情的自我规范,以适当的方式使欲望得到恰当的满足[20]:44、35,确立人的社会地位,表达人的情感,实践社会和谐,美化人的本性[9]:44。人的欲望无法避免,不能根除,但又不可放任。儒家礼仪能“养人之欲,给人之求”,以转移、疏导、净化的策略,透过社会认可的途径,使人的欲求得以宣泄[21]:364,限制在不会伤及社会秩序的程度内[3]:347,加以节制,使其作为生活推动力,不致泛滥成灾[19]:204。借着礼的实践,人面对生死与婚姻时所表达的情绪,便能维持在最文明的程度,人的欲望、气息、情感和言行,可以处于和谐状态,人的德性能在礼的实践中呈现,人类社会因为礼而得以有秩序和安宁[3]:364、27-28

荀子极重视以礼修身和礼制的教育[22]:159。礼是伦理价值,是修身时具体实践的项目[3]:27;礼制鼓励君子行事节制、谦让,避免与人竞争,依礼行事的,才可以成为社会的上层成员[22]:158-159。统治者必须以礼义修身才能成为君子,实现理想中和谐的社会秩序。选出相国时,也要采用礼为道德标准[3]:316、27。君子制定和推行礼教,建立善良的社会风俗,百姓在日常生活中加以遵守[19]:205、207。为寄托丧亲的哀思,荀子支持为父母守丧三年的制度[4]:298。荀子也支持音乐,反对墨家“非乐”的主张,认为音乐有助建立和谐社会秩序,能安抚人的情感,控制人的情绪[3]:340、342,是陶冶民情的关键方法[12]:156。礼乐能影响人的趣味,导人向善[4]:300。荀子对礼乐有一种奉献精神,不只是在社会功用的层次来欣赏礼乐,在荀子笔下,礼似乎潜在于宇宙论秩序之中[7]:310-311,可提升到超自然的层面,能影响宇宙、社会和个人,是宇宙间一种不变和统一的力量[22]:160;而音乐所达成的和谐,可比拟作天地秩序的和谐[3]:344

人性[编辑]

荀子主张性恶论,“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人与生俱来有好利、嫉恶之心、耳目声色的欲望[17]:76,对食物、温暖、休息、利益和避免受伤的欲望。这些欲望人尽皆同,仁君和暴君都有,本质上既不善也不恶,在道德上是中立的[14]:198。但人的天性使人有为恶的潜力。人的欲望没有限制,很难完全满足[19]:200,人性还会主动地自私,违背社会秩序[9]:42。若放纵情欲,不加节制[19]:201,任其发展,则必有争夺和淫乱之事[17]:76,人会互相仇恨、争夺和欺凌,破坏人的道德,形成灾祸[19]:200-210。当欲望失去控制,导致社会混乱时,就称得上邪恶[14]:206。学者指出,“性”在荀子其实是道德中立的[23]:448。荀子相信,人性可以为善,可以为不善[14]:186,风俗习惯可以转化人的情感与欲望[20]:28在位时,百姓会为善;在位时,百姓则会为恶,这一点荀子与告子有相似之处,二人都认为道德仁义是人为建构的,而“性”在道德上是中立的[14]:191、188

荀子否定人有先天的道德观念[6]:731。人性中并无道德的原理,正如天是自然之天,其中亦无道德原理。道德是人为的,即所“伪”[5]:357。荀子主张“化性而起伪”,用人力改变天性。社会制度,道德文化,都是人为的,经过学习而得。道德不是自然界本有的东西,而是后天环境和社会教养的产物[6]:729、732,人的善行是后天学习而得的,并非本性。适当地限制情欲,对人有利无害[19]:201,通过人为的工夫,人类可以控制和转化情欲,使之与礼义相结合,成就理想人格[20]:22。荀子以自我否定为人格发展的契机,对自我的否定愈严厉,愈会发展为高水准的人。性恶论的意义,在于由否定邪恶的自我而迈向善[11]:102。荀子这种人性中本无道德的看法,可能间接受道家影响,谈到道德仁义改变人的天性时,庄子和荀子都以泥土和木材制造器皿为比喻[24]:281。但荀子对人性并不悲观,因人性中有“”,“人有气有生有知,亦且有义,故最为天下贵也。”人能辨别或认知是非善恶[19]:201,人和禽兽的分别在于人独有的“义”,即道德感和正义感[3]:338,道德可以有效地克服人的自私倾向[9]:47,人人都有学习礼义的能力,故理论上人人都可以做夏禹[6]:731

荀子的人性论孟子根本对立,孟子主张性善,荀子主张性恶,批评孟子的性善论[6]:728、730。针对孟子“孺子入井”的例子,荀子举出反例:兄弟争财,没有一个不自私自利[9]:41;孟子承认,人的善性常会失去,荀子反驳,视力和听觉等天性是不会失去的,能轻易丧失的善性根本就不是本性[1]:275。但他和孟子一样,都相信人性可臻于完美[16]:121,普通人都可以成圣[9]:47。有学者认为,荀子“性恶”论的说法是言过其实的,当荀子承认人有成德的条件时,根据孟子对“性”一字的用法,荀子等于承认性善[23]:447。杨懋春认为,孟子讲性善,荀子讲性恶,二者其实没有重大区别,孟子的“四端”也有待人用工夫加以培养,才能成为美德[19]:203。荀子既主张人有行善的潜能,就和孟子的“四端”说一致[14]:208。庄锦章反驳这种说法,荀子其实否定孟子那种“自然善的性”,“善”不是人原始、自然的身体功用,而是学习外在的礼而成的,礼亦可以违背我们的性[14]:209

道德基础[编辑]

理性是荀子学说的关键所在[24]:286。根据荀子的看法,人类道德的基础,是人的理性和认知能力。人类之所以有道德,是因为人们自觉地约束欲望,自觉地按社会规范行事[25]:37。荀子强调“智”,相信理智[16]:124;“伪”强调人的思虑和反省能力[20]:7。人性中虽无善端,但有相当的聪明才力,可以学晓仁义,养成习惯而成为君子[5]:358-359,每个人皆有知善和行善的能力[14]:189。礼义类似于语言,人天生有语言的能力,但必通过学习才能掌握语言;人天生有知,但必须通过学习才能掌握礼义[20]:43。人和动物不同,在于人“有”,即有划分社会阶级,以建立社会的能力,并且有理性、能作长远思考[14]:196-197。人的性恶可以使人倒退到动物的层次,无法生存,正是人类天性的缺陷,迫使其迈向文明[24]:287。人类明白必须合群合作才能生存,也知道人类必须有道德制度才能合群,于是智者制定道德制度,众人加以接受。这是从功利主义的角度解释国家社会的起源与礼教的理论根据,与墨子所说相似[5]:365。人的理性其实包含善的种子,人的心或理性,可以使人作出昂然不屈甚至舍生取义的选择[24]:289-290。但荀子把人的理智能力,从人性的定义中划分开来[24]:283,这些能力本身并非“道德的能力”或先天的道德感,因此与孟子不同[14]:189、196

荀子认为,广泛的知识和坚定的意志,是成功实践礼义的条件[14]:203,圣王及教育都非常重要[16]:121。人天生是卑鄙和心胸狭窄的,若没有典范或老师的指导,个人很可能仅从自利的角度思考事情[14]:199。人性中既无仁义道德,要学习仁义道德,犹如逆水行舟,必须专精极勤。荀子主张静心,不要让胡思乱想妨碍智谋[5]:364、353。君子凭着个人修养,锲而不舍的努力,日积月累养成美德[19]:202。对荀子而言,有潜力实行,不等同于实际能够实行。普通人虽然具有认识和实践礼义的能力,其品质可以借着渐进的努力、风俗与习惯而改变,但由于某方面的人格特质,或由于环境条件限制,有些人便不努力、不愿意去实践,因此无法成为圣人[14]:201-202。世上实际上只有少数圣人,大多数人都因发展其他方面的能力而失去成圣的机会[4]:289

道德规范[编辑]

荀子较重视人类行为的外在规范,而不甚着重个人的道德判断[5]:368。为了节制欲望,防止人性贪婪对社会造成威胁,人们需要外在的管束[22]:157,人性的修正必须依靠外力。道德礼义由圣人发明[4]:285-286,圣人改善人性,就像匠人对原材料加工而制成艺术品[7]:304。古代圣人与后世人的不同在于,前者必须依靠自己创造道德,而后者因文化传统业已建立,遂可以借助师长所定下的规矩[24]:286。教育的首要任务是把人性置于控制之下。荀子强调学习,知识须从外面获得,包括儒家经书与传统礼仪;学习须持续与累积的,这方面荀子比孟子更接近孔子的想法[7]:307。通过读书和思索,君子可以控制自己的情欲,使自己不贪求不正确之物,爱好礼义道德[20]:20。凭着个人学习,加上老师的指导,有才智的人可以把自己塑造成有品德的人[7]:308。礼义虽然是后天的,但习惯成自然,也可说是第二天性。君子先有修养品德的能力,百姓则有待君子的治理和教化,养成品德[19]:203,通过教育的熏陶、国家的政令接受伦理纲常[18]:60

有学者认为荀子哲学中没有道德自主的概念,因为礼义在人性中没有根据,纯是外在的;也有学者认为荀子赞同道德自主,因为荀子认为人的心可以自我规范,可以在道德上自主而无需依赖外在的权威[23]:447。黄俊杰指出,孟子基本上将心视为价值意识的创造者,荀子则将心视为价值意义或规范的接受者,“心”与“理”(或“道”)析而为二,前者必须透过种种途径或步骤才能理解或趋近于后者[26]:331、166,完全从外在的礼义师法之化论修身问题。相对于孟子所主张的“身体的精神化”,荀子所主张的可称为“身体的社会化”[26]:336;孟子提倡培育有益于社会的行为,荀子则认为威慑反社会行为才是当务之急。赖蕴慧认为,荀子主张对人类行为作外在调控,比孟子理想化的说法更实际可行[9]:42、44。若说孟子倾向理想主义,荀子则可说是倾向现实主义 [25]:35-36

政治[编辑]

世德堂本《荀子》书影

荀子强调社会秩序的重要[14]:192,其政治社会理论的终极关怀,是人类社会的治乱问题,要把秩序带给未来帝王,防止社会混乱并恢复秩序[3]:28、313。荀子继承稷下之学,最终目标与稷下学者相同,在解决治乱问题上,结合天地、人体以及人类社会三种领域,要求统治者仿效天地和人体原本的秩序,将此秩序实现于人类社会[3]:27。他把推进社会的主要动力,归之于圣人或圣王。国家社会是圣人组织的,礼义教化是圣王制定的[6]:732,天下必须以圣人为王,推行王政,才最为善,人民都得以安居乐业,丰衣足食[5]:369-370。他彰显儒家的圣王理想和政教合一的观念,圣王集政教的领导于一身,[27]:62不怒而威,人民受感化而主动服从[28]:117。统治者的诚心诚意,能自然地教化他人,其奥妙有如天地造化。此说与《中庸》相似,或许基于《中庸》[29]:52、57。荀子拥护周朝的制度[5]:352,主张“法后王”,即周文王周武王[6]:684。“先王”年代较早,讯息较少,“后王”才是合适的模范对象,有助学者明白古代制度的原则[8]:422

国家[编辑]

荀子解释了国家的形成。在自然状态中,人类既无法和平共存,又不能离群索居,如让人类自行其是,将陷入困境。因此,人类通过人为策划,建立社会政治组织以消除争端[24]:86-87。荀子此看法与西方关于国家起源的理论和霍布斯的观点相似,国家的存在由此得到正当化[24]:90、87。荀子划分了三种政治形式:以“”为基础的理想王制、以“信”为基础的霸政,以及以权谋为基础、注定灭亡的国家[24]:91。人民的利益是最重要的,君主或政府不可以为其他事物而以人民的利益为代价[19]:220。仁者的施政会获人民拥戴,没有仁义的政策将不可行;没有实现道德力量的统治者,不具有统一天下的资格和能力[3]:257、12。荀子可能受慎到申不害法家思想影响,一定程度上认同霸政[7]:313,称赞春秋五霸,赞美齐桓公能用人唯贤,任用管仲,不过认为五霸未能“修礼”和完善文化道德,不能使人心服。和孟子一样,荀子为“王”比“霸”优胜,不过孟子认为王、霸根本是不同的种类,而荀子认为两者只有程度上的不同[6]:682-683

荀子认为国家要控制思想,主张定立“正名”、“禁惑”的法制,有意以法令禁止儒家以外的诸子百家,可说是秦始皇焚书的始作俑者[17]:81。他着重“正名”,认为区别人的贵贱是“名”的主要作用,名称是由圣王制定的,经约定俗成后就不更改。此说有助统治者统一思想[6]:711、718,当权者确立词语的意义,可以协助控制民众[9]:45。荀子认为许多学说都是邪说,混淆是非,制造混乱。圣人当权时,这些邪说的大都应诛除,就像孔子诛杀少正卯[6]:734-735。在圣王统治下,士人不应有独立思想;在一般君主的统治下,则只有儒者才有思想独立的权利,儒者的对手则没有。政府应干预和结束颠覆性的思想学说[15]:224。荀子自己不只一次离开另觅新主,但他却反对士人出境离国以对抗君主。他似乎展望一个统一天下的国家,能独占所有人才,结束士人周游列国的时代[22]:176

荀子主张任用贤能。他反对禅让的做法[15]:113,认同国君是世袭的,但要以贤人为宰相[6]:724。不同于孟子,荀子已接受了新兴的官僚制度[4]:274。政务君主不必直接亲自处理,而是由不世袭的宰相负责,这种想法和法家思想相近[6]:725。国家运作上最关键的三大官职,是“宰爵”、“司徒”、“司马”,角色分别是祭司、掌握国土人民及军事三项[12]:59。荀子再三肯定臣下要忠于国君,但也了解到比干伍子胥等忠臣因进谏而遇害,提出作为臣下,面对暴君时可以明哲保身,以免因诤谏而遇害[13]:482、480[30]:137。荀子认为真正的臣子是“社稷之臣”,忠于国家。信陵君违抗王命,盗取虎符出兵攻秦,荀子赞扬他的抗命行为,认为他忠于社稷[22]:174。军事方面,荀子认为民众的士气和信任是致胜的基本条件[7]:313。仁义之师能够移风易俗。发动战争,是为了重建秩序,避免人民失序或受害,方为正当,不可为了争夺[14]:195

制度[编辑]

荀子强调确立礼制,礼制是社会秩序的最高原则,区分是非的最高准则[22]:158、160,有划分等级的作用,使“贵贱有等,长幼有差”[17]:77。君王要整合国家的全部资源,并按礼义原则公正地适当分配[12]:161,借着制定礼义,区分社会成员,以社会阶级、社会关系、职业地位与能力等条件来定立分配物品的标准[14]:193,决定社会各阶层所得的资源,管控消费,也分配社会各阶层应尽的权利与义务,从而使社会井然有序[22]:157。而礼分别等级的准则,并非武断而为,而是按个人的贤能而决定,上承孔子“以德致位”的理想[17]:77。荀子希望每个人都知道自己适当的身份,享有什么资源,并依礼行事[22]:158。礼制确立后,人人安守本分,减少纷争[17]:77,节制了人的欲望,使众人在有限的资源上达到均富和公道,避免贫富悬殊[19]:207,长远来说可以提升国人的物质生活,使社会安定,人民安乐[17]:76

荀子重视礼法制度。荀子既然相信人性本恶,自私无处不在,因而需要受礼法控制,透过社会政治措施加以改变[16]:121[9]:42。荀子所言的礼,与广义的“法”意思相近,而与封建制度下的旧礼不尽相同[17]:79,他有时礼法并称[6]:686,将礼与法相提并论,倾向主张外在的控制,礼仪从个人道德修养的媒介,变为社会控制的手段[16]:132。礼鼓励利他的正面行为,法则通过惩罚对付自私的负面行为,礼法互补,共同维系社会秩序[9]:43,规定贵贱上下,把百姓按职业分类。荀子在一定程度上承认法律的重要性[6]:687-688,对慎到所标榜的刑与法有充分认识[4]:274孔子否定刑罚有教化作用,荀子则承认刑罚的威慑力,单靠正面的引导不足以改变社会[9]:41,教化须透过赏罚措施来执行,而古代圣贤也用赏罚制度补充礼[7]:312、317。以礼修身是君子独一无二的特征,庶人则缺乏礼制教育,亦不能自我约束,故须以法律管治[22]:158。荀子这种将礼与法相提并论的观点,可说偏离了儒家思想[9]:44

荀子认为法律不及礼制重要。礼与法两者之中,要维持社会秩序,主要靠的仍是礼而不是法,法律只能用于百姓,对于士人还是应用礼乐[6]:687-688。法治固然重要,但必须以礼治为本[22]:158,礼的实践,是推行法律的基础,此关系不可颠倒[3]:326。能否在朝廷建立礼节,将影响对衙门和民众的管理,人民的教化应始于朝廷礼义的建立[12]:151。荀子也认为人比“法”更重要,要治国必须有赖君子而不能单独倚靠法制,与孔子意思相近,而与法家有根本不同[17]:82-83

君权[编辑]

荀子提倡“尊君”之说,与法家申、韩有相近之处,而与孟子大相径庭[17]:78君主制国家是保持社会秩序的前提[15]:105,政治组织由君主产生,政治生活由君主维持,定立和监督全国臣民的权利义务,治乱系于一人,因此必须尊君。荀子希望用君长的礼义,救人性的偏失[17]:78,君主能约束臣民,防止他们的贪婪破坏社会[15]:106。圣王的权威是绝对的[5]:372,他是道德榜样,臣民导师,能带来秩序,为臣民所仿效,移风易俗,不用刑罚,真正实现天下太平[15]:109、107。荀子不赞成对君主权力作制度性的限制,以免引发国家内乱;他甚至支持臣下像丧父一样为君主守丧三年[15]:121、106。在孔、孟的政治思想中,达则兼善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但对荀子来说,个人却没有独善的理由[17]:78-79。不少学者认为荀子强调忠君之道,强化君权[30]:133。黄俊杰认为,荀子所要传达的是君臣关系的绝对性,臣下对君主必须服从,基本上与战国晚期君主权力高涨的历史背景相符合[26]:337-338

不过荀子的尊君,仍与法家以君主为政治主体的观点有根本不同。荀子尊君是因为君主有重要职务,君主犹如高贵威严的公仆[17]:79。作为国君的条件,是组织社会与国家的能力,解决社会民生问题[19]:218-219,其出现乃是为人民的福祉,基于受人信赖而掌管权力,而不是为谋求自身的利益[24]:87。此外与和法家不同的是,荀子不认为应把权力完全赋予国君[18]:60,他指出君主不可以独揽大权,要君臣分工,各有职守,打破世袭与门阀,建立专论才能的文官制度[17]:80。荀子支持世袭王朝,接受平庸君主在位的现实,而主张君主清静无为,远离实际政务运作,将实际政务委托给大臣,由大臣代替君主执行[15]:114-116周成王周公就是君主与贤相的典范组合。荀子的最终理想是维持一个象征性的君主,其功能主要是仪式性的,他能够选拔适当的宰相而不过分干预,让宰相以他的名义治国[15]:118-120

孔、孟重视君主的道德而不强调其权势,法家申不害商鞅则只重视君主的权势而不强调其道德;荀子综合二说,两者并重[17]:83。统一天下之君,必须有礼义和忠信的品德[30]:144,心要诚恳[13]:488。能达成仁义之德的诸侯,便具备统一天下的资格[3]:263。君主制度有不同的模式,一是理想的圣王,一是普通的君主[15]:121,在没有真正王者的世界里,君主的命令并非神圣,忠臣可以违抗君主的命令,例如窃取兵符的魏国信陵君 [15]:225-226。佐藤将之认为,荀子支持臣下按照自己对国家利益的判断,来决定是否听从君主的想法,并无集中君权[30]:137、139。但臣下不遵守王命的权利,只限于为了国家社稷的最高利益,一个人不能因个人道德考虑而藐视君主命令[15]:226。人民的认可,是政治权力的直接基础,暴君失去民心[24]:94,不能尽其职责,则尊严丧失,可以废位或诛灭,跟孟子说法相似[17]:79。荀子抨击现实世界中的君主,认为暴君失德将失去统治的合法性,认可汤、武革命,但没有像孟子那样,明确支持在现实世界中造反和推翻暴君[15]:111

时局评论[编辑]

荀子认为当时秦国可以称为霸主,但尚未足以称“王”。秦国占有地理优势,老百姓风俗朴实,服从官长,音乐和服装都很正派;官吏则恭敬行事,认真尽责,上层官员则奉公守法,不结党营私,君主不必办事,而事情亦可做妥[6]:680,行政效率很高[4]:275。秦国四代都能战胜其他诸侯,并非侥幸。他认为当时秦国的强大是史无前例的,但也认为专靠武力的方法,其胜利是有止境,开拓土地不如提高道德威望重要,必须起用有文化道德的人治国,才能号令天下诸侯[6]:681、679。他指出秦国一直担心受天下诸侯联合对抗[7]:314,批评秦国没有儒者的教导[4]:275,跟治国的理想标准还有巨大差距[3]:314。荀子虽然深入了解秦国优势,但并未看出短时间内将天下一统[12]:19。他并认为即使天下统一,还是应该保留封建制度[6]:680

社会经济[编辑]

荀子赞成社会分工和合群合作,以免互相争夺和工作怠惰[17]:76。人类不能与野兽竞争,必须合群,形成社会组织,才能生存。社会组织中,人必须分工,各有职守,互相帮助,社会上各种人,都按一己的能力而取得其地位[6]:719-720、723,社会资源的分配,应该合乎正义的原则[3]:337。荀子支持封建制度,天子有天下,诸侯有国家,士大夫有田邑,官吏有俸禄,农民商人工人都是庶人,要努力工作,才可以穿衣吃饭。君子与小人的界限,要严格划分,把劳心者和劳力者分为两个不可动的阶级,后者要服从前者[6]:722。社会虽然不平等,但同时社会成员却可从资源争夺中解脱出来,保障大家的安全,得以共享公共福利。人们的社会地位即使并不相同,但仍可以互相监督,确保特权阶级不会逃避应有责任[24]:89-90。故大多数人都认识到,如果要得到安全与和平,就须存在社会分工[7]:306罗哲海德语Heiner Roetz认为,荀子具有社会契约的观念[24]:93

荀子指出要国富民足,应“节用裕民”,国君和官员都节俭不浪费,并要减轻赋税,协助人民增加生产[19]:219。人欲是无穷的,必须加以限制,合乎物资供给的数量[6]:721-722。他主张减少浪费资源,与墨家思想表面上有相似之处,但荀子认为在礼制许可的程度下,人民乃可享乐[3]:255,如果资源处理得当,人的欲望是能到满足的[4]:291。为了百姓生计,政府应该轻徭薄赋,并协助流通财物,使天下物产以有易无,互相供给。物欲是生产的动机,不可一味抑制[17]:77,要增加生产,必须改善生产者的生活,发挥他们的积极性。农业是财富根源[6]:720。从人民生活是否饱足,可以看出国政的治乱[17]:91

自然论[编辑]

荀子倾向唯物论[5]:352,认为“天道有常,不为存,不为亡”[18]:63,自然和物质世界独立于人的主观意识,自然界依照自己的规律运行,没有目的,无所作为,独立于人类社会,社会事情的好坏,都不能感动自然界[6]:689-690。天地是道德中立的[4]:291,天人界线分明,天不会干预人间事务[9]:49。所谓天命和灾异与政治和人事无关,应破除迷信,不用畏惧灾异[17]:84;自然界的不正常现象,并非社会将有灾祸的预兆,天人感应说是虚构的,否定有神论目的论先秦诸子中,荀子的唯物主义思想是最彻底的[6]:697、690、698,其天人界限,带有一种以人类为中心的人文主义 [7]:318,并倾向自然主义,有异于孔、孟的天;孔、孟的天是命之主宰,荀子的天则纯是自然,对天的解释接近道家[16]:121、123,他和庄子一样划分天人界限,只是把价值观翻转过来:天并不具有神意,亦不关心人类的命运,与人事也不呼应[7]:318。然而,荀子也认为天地及日月的永恒运行,是统治者所应效法的对象;统治者不仅呈现天地的秩序,也应仿效天地对万物的抚养功能[3]:291、300

中国思想史上,宰制自然的观念,以荀子所论最为果断[16]:127。他提出利用自然和改造自然的思想,批评道家的宿命论和只知顺应天命[6]:692、694。国家治乱并非天命,人定胜天[17]:84。社会组织和社会秩序是人类独有的,是自然界的一个特殊领域。人是自然界的一部分,但又能作天地万物的主人,与天、地并立而为三[6]:693-694。但荀子认为不必深入研究自然,因为人无论如何都不能对自然界有完全的了解,即使知道很多,还是跟无知者没有分别,不如不求甚解[5]:710-711李约瑟认为,荀子“否定了理论性探索的重要性”[7]:319,其好奇心只限于对人直接有用者,可说是反科学的[4]:279

荀子认为“”是万物的根本[6]:689和基本要素,万物都有气。自然界的各种变化,来自阴阳二气的消长与变化[31]:73、77。荀子给万物分类,最低等的是只由气组成的死物,其次是有生命的植物,接着是有知觉的动物,最高等是兼具气、生命、知觉和思想的人类,群体生活是人类生活的特质。荀子这种分阶层的世界观,反驳庄子惠施把人和虫混同于一的想法[11]:91。动物和人类共有的叫“血气”,和人类的智能相比,血气是低一层次的[31]:74-76。每个人的“气”都有差别,因而有些人刚劲积极,有些人则萎靡懒惰[7]:303

宗教[编辑]

荀子排除超自然力量对人的影响。祭祀不在乎是否真的有神袛,关键在于人的态度要诚恳[16]:126。他反对用占卜或祈祷来寻求或影响天意[4]:277,不相信有鬼,认为鬼只是人因恐惧而起的幻觉,否定鬼神的存在。但他还是主张保留传统宗教仪式[6]:701、725,像求雨丧礼和祭祀这类宗教仪式,可以作为一种点缀和装饰,发泄和满足人的感情。宗教活动也可以维护等级制度,例如丧礼中天子所用的棺椁要用九层,其余按等级递减;贵族可以建立宗庙,而百姓则不能[6]:726-727。荀子也批评相术,认为人的贵贱祸福与形相无关[6]:697

认知与语言[编辑]

荀子的心术论包括两个层次,一方面可能受孟子所影响,强调“诚”与修身,一方面强调静态的心,以正确地掌握外界现象[3]:266。心是神智的最高主宰[20]:23,人有五种感官,而心能把五官所得的感觉综合起来。心能保持虚静清明,认识事物就能较为全面,对外物的认识就像镜子对外物反映,这种说法和庄子相似[6]:691、707、708。心并须保持“一”的状态,以统一繁多的知识[4]:293,用类推演绎的方法,以知道和应付自然界与社会的变化。人只要知道一般就足够,不必对具体事物作具体研究[6]:709-710。荀子批判一般人的认识能力,认为人绝不可能认识绝对普遍之真理。人要以理性制情感,心要“虚一而静”,才能认识真理[32]:135。但荀子也相信,君子的理性能力有超理性的来源[7]:332。他夸大心的作用,认为心能“大清明”后,就能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可能受道家思想影响[6]:707-708,他心目中的圣人,包含有神秘主义的道家成分,圣人的心大大超出理性智能之上,能与“天”同化,不受阻碍或蒙蔽,达到真正的客观,能调配全部的新知识[7]:304、323-324

语言方面,荀子认为清晰的语言是圣王的成果。万物的名称起源于远古,通过约定俗成而赋予名称的意义,就制度、官位与礼法而言,圣王确定其名称,再约定俗成[7]:321

著作[编辑]

王先谦《荀子集解》书影

荀子著作有数万字[3]:31,与孔、孟相比,荀子文章对问题的陈述更完整,对论题的推衍更充分[18]:59。西汉末年,刘向整理皇室藏书,编辑出32篇荀子的著作,合称《孙卿书》。818年,杨倞校勘与注解《孙卿书》,改动了部分篇章和段落的次序,重新命名为《荀子》,这文本成为后世《荀子》各种版本的祖本[3]:33-35。今本《荀子》大概有91000多字[3]:31

影响[编辑]

思想方面[编辑]

荀子深化和开拓了儒家思想,充分诠释了孔子没有详细说明的人性与天道观,丰富了儒学传统[25]:38。儒家一些有关的思想以及《孝经》中若干章节源自荀子[33]:53。有学者认为,荀子对“诚”的阐释,影响了《中庸》思想的形成[3]:272。荀子许多理论和观念,保存在《礼记》中[22]:177。荀子在儒门中特别着重文献知识,经学传授也往往追溯源于荀子[34]:288,汉代传授《诗经》的三个学派“鲁诗”、“韩诗”和“毛诗”都渊源自荀子的诗学[3]:403。荀子接受了贵族世袭制的衰落与官僚制的兴起,西汉初年儒家可能受了荀子政治观念的影响,适应了中央集权制的做法[7]:315。荀子的门人弟子“著书布天下”,他们承先启后,对汉初文化复兴举足轻重[35]:319。汉代思想家深受荀子影响。贾谊有关礼制的观点,深受荀子思想熏陶[22]:177;西汉初期的韩婴受荀子启发,在其《韩诗外传》中引录荀子有关修身的著作[3]:373董仲舒反对孟子的性善论,受到荀子影响[24]:284,其学说也发扬了荀学;刘向亦非常尊敬荀子[3]:403。东汉时王充仲长统孔融三人对孝道的批评,部分继承荀子的观念[13]:498。宋代司马光受荀子影响,赞同荀子而反对孟子人民有权革命的主张[15]:113。荀子也影响了日本儒学,如荻生徂徕的思想受益于荀子[24]:97

荀子可能促进了法家的发展。因韩非李斯都是荀子学生,有学者认为荀子可说是法家先驱[17]:79,亦有学者反驳此说,因为法家的形成早在荀子之前[7]:313。荀子观点与法家学说有相通之处[25]:37,其性恶论为韩非所继承[24]:284,荀子主张用暴力对付百家争鸣,韩非和李斯都发挥这种思想。孔子诛发少正卯的故事,最早见于《荀子》,后来少正卯就成为离经叛道的代名词[6]:736。荀子强调秩序,助长了专制独裁政治的发展[16]:121,“可能为权威主义的兴起提供意识形态的基础”[25]:37

政治方面[编辑]

荀子影响了中国后世的政治文化。尤锐英语Yuri Pines认为,荀子可说是中华帝国的缔造者,他对战国时代思想与政治的直接影响不及墨子商鞅,对士大夫精神文化的长期贡献不能与孔孟老庄相比,但他对秦汉以后历来王朝及传统政治文化的影响,却超过其他思想家[22]:138,他和韩非的思想代表了战国时代政治思想的顶峰,为塑造帝制政治文化作出决定性贡献[15]:105。汉代政体与荀子思想有许多相似之处,包括经学教育、礼法并用、礼制的等级性、关注百姓经济生活、限制臣下权力同时又保留臣子的尊严和进谏的权力[22]:177。荀子建立礼制的哲学基础,提倡礼的重要性,集礼治理论之大成,其理论使汉朝官员明白礼制对治理国家的重要性,从而建立朝廷的礼制。汉朝礼制的理论来自荀子,司马迁对礼制意义和内容的理解,也是根据荀子[36]:29-30,《史记.礼书》主要摘录自荀子〈礼论〉一篇[3]:403。荀子关于君主与士人关系的思想,对汉代以下有巨大影响[15]:223-224。佐藤将之认为,荀子对东亚中、日、韩三国的国家、社会以及伦理观都产生“整体性的重大影响”,改变了东亚的道德观和伦理意识[36]:25-26

文学方面[编辑]

有人认为荀子的〈赋篇〉是汉赋起源之一。〈赋篇〉采用主客问答的形式开头,运用铺陈和排比的手法,与后来的汉赋相似[37]:306-307

其它[编辑]

日本东京靖国神社内的战争馆“游就馆”的名称取自《荀子·劝学篇》中“君子居必择乡,游必就士”中的“游”、“就”二字,馆方并将出处语题于展厅入口显要处。[38]

地位[编辑]

荀子是中国思想史中的巨擘[11]:88,先秦时代最后一位大儒,也是第一个描绘出帝国架构的儒者[18]:59尤锐英语Yuri Pines称赞他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政治理论家[15]:122-123冯友兰德效骞都把荀子与亚理斯多德相比,认为荀子在中国哲学发展中的角色与贡献,与亚理斯多德之于西方思想史相似[3]:5、7。有关荀子在儒门的地位,看法不一。《荀子》一书从没有被视为儒家经典[16]:121。有的认为他是旷世钜儒,在儒学发展史上有枢纽地位[35]:316;有的批评他是孔门异端,法家先驱[17]:79,背叛了儒家精神,走入法家的歧途[24]:284[18]:60。在汉代,荀子被尊奉为儒者典范[25]:38,地位略低于孟子,但仍有并驾齐驱之势[35]:320司马迁在《史记》中将孟、荀二人合传,视二人为孔子以来之两大儒者[39]:10,不分高下。到中唐,荀子地位不如孟子终于定案,韩愈道统系谱,只有孟子而没有荀子,他认为荀子“大醇而小疵”,但仍不失为圣人之徒[35]:320-322。1084年,宋神宗下令孟子可以“配享”孔庙,荀子、扬雄及韩愈三人则从祀孔庙;孟子封“邹国公”,而荀子只封“兰陵伯”[35]:317

宋代以后荀子地位更低,受程朱理学严厉批评[1]:274宋明理学尊奉孟子之“纯”,而批评荀子“驳杂”和倾向法家。荀子的思想常拿来与孟子比较,荀子不同之处,通常被视为异端或非正统[3]:74。理学主张性善论,不少儒者如程颐胡瑗黄百家都批评荀子的性恶说[24]:279,程颐认为圣人之道失传于荀子[35]:323,“一句性恶,大本已失”。朱熹更几乎否认荀子是儒家[1]:285、274,指责“荀卿全是申、韩”[35]:323。自南宋后期起,儒者开始提出废除荀子从祀孔庙,如熊鉌、宋濂胡居仁等。荀子地位也因其弟子李斯焚书而受连累,唐代陆龟蒙、宋代苏轼都因李斯而怪责荀子。1530年,荀子终于罢祀于孔庙[35]:325-327。明末及清代,一些反理学的学者比较欣赏荀子[1]:274。明代归有光李贽都重视荀子,清代考据学兴起,重视礼学,荀子传经有功,地位得以提升,如汪中凌廷堪都赞扬荀子;严可均姚谌建议荀子重新从祀孔庙,指出六经传世乃荀子之功[35]:328-331

清末学风大变,维新派多抨击荀子,梁启超谭嗣同都把二千年来的专制君权归咎于荀子[35]:332-333,谭嗣同批评荀子创立君主专制之说,背叛了孔子[15]:110。民国时荀子地位更低,在反传统运动中,荀子备受吴虞等人抨击[35]:334,一些知识分子把荀子视作权威主义的代表[24]:290。1949年后,荀子却因为思想与唯物主义相近,倍受重视,尤其在文化大革命前后[1]:274。文革“批孔扬秦”,荀子因弟子韩非、李斯而受到赞扬[35]:335。在20世纪学术界,有学者赞扬荀子有科学思想、逻辑思想,也有学者批评荀子的性恶论是“对人性尊严的否定”,而其“天人之分”则被看做“缺乏道德形上论”的证据[28]:91-92;港、台新儒家多批评和反对荀子[36]:25,断言荀子不是儒者正宗[35]:335

注释[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张祥龙. 《先秦儒家哲学九讲:从《春秋》到荀子》. 桂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0. ISBN 9787563391653 (中文(简体)‎). 
  2. ^ 佐藤将之. 〈荀子生平事迹新考〉. 中国知网. [2017-09-30] (中文(繁体)‎). 
  3.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3.12 3.13 3.14 3.15 3.16 3.17 3.18 3.19 3.20 3.21 3.22 3.23 3.24 3.25 3.26 3.27 3.28 3.29 3.30 3.31 3.32 3.33 3.34 3.35 3.36 佐藤将之. 《参于天地之治:荀子礼治政治思想的起源与构造》. 台北: 台大出版中心. 2016. ISBN 9789863501824 (中文(繁体)‎). 
  4. ^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4.12 4.13 4.14 4.15 葛瑞汉英语A. C. Graham. 《论道者:中国古代哲学论辩》. 张海晏译.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3. ISBN 7500438672 (中文(简体)‎).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5.11 冯友兰. 《中国哲学史》. 北京: 中华书局. 1961 (中文(繁体)‎). 
  6. ^ 6.00 6.01 6.02 6.03 6.04 6.05 6.06 6.07 6.08 6.09 6.10 6.11 6.12 6.13 6.14 6.15 6.16 6.17 6.18 6.19 6.20 6.21 6.22 6.23 6.24 6.25 6.26 6.27 6.28 6.29 6.30 6.31 6.32 6.33 6.34 6.35 冯友兰. 《中国哲学史新编》上卷.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01. ISBN 7010026653 (中文(简体)‎). 
  7. ^ 7.00 7.01 7.02 7.03 7.04 7.05 7.06 7.07 7.08 7.09 7.10 7.11 7.12 7.13 7.14 7.15 7.16 7.17 7.18 7.19 史华慈. 《古代中国的思想世界》. 程钢译. 南京: 江苏人民出版社. 2004. ISBN 721403588X (中文(简体)‎). 
  8. ^ 8.0 8.1 黄冠云. 〈谈谈“僻违”、“幽隐”、“闭约”等词汇的涵义〉 (PDF). (编) 陈致. 《简帛.经典.古史》.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3: 421–429. ISBN 7532567923 (中文(简体)‎). 
  9. ^ 9.00 9.01 9.02 9.03 9.04 9.05 9.06 9.07 9.08 9.09 9.10 9.11 9.12 赖蕴慧. 《中国哲学导论》. 刘梁剑译. 北京: 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2012. ISBN 9787510054730 (中文(简体)‎). 
  10. ^ 10.0 10.1 10.2 佐藤将之. 〈“民之不牧者,非吾民也”:《管子》“经言”的礼论与《荀子》的礼治论〉 (PDF). 《政治科学论丛》. 2013, 57: 35–68 [2017-10-01] (中文(繁体)‎). 
  11. ^ 11.0 11.1 11.2 11.3 赤冢忠日语赤塚忠. 佐藤将之等译. 〈荀子研究的若干问题〉 (PDF). 《国立政治大学哲学学报》. 2003, 11: 85–110 [2017-10-01] (中文(繁体)‎). 
  12. ^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佐藤将之. 《荀子礼治思想的渊源与战国诸子之研究》. 台北: 国立台湾大学出版中心. 2013. ISBN 9789860396348 (中文(繁体)‎). 
  13. ^ 13.0 13.1 13.2 13.3 佐藤将之. 〈《荀子》《吕氏春秋》“忠”论和“忠信”论之展开及其思想意义〉. 《清华学报》. 2009, 39.3: 473–504 [2017-10-01] (中文(繁体)‎). 
  14. ^ 14.00 14.01 14.02 14.03 14.04 14.05 14.06 14.07 14.08 14.09 14.10 14.11 14.12 14.13 14.14 14.15 14.16 庄锦章. 〈荀子与四种人性论观点〉 (PDF). 《国立政治大学哲学学报》. 2003, 11: 185–210 [2017-10-01] (中文(繁体)‎). 
  15. ^ 15.00 15.01 15.02 15.03 15.04 15.05 15.06 15.07 15.08 15.09 15.10 15.11 15.12 15.13 15.14 15.15 15.16 15.17 尤锐英语Yuri Pines. 《展望永恒帝国:战国时代的中国政治思想》. 孙英刚译.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3. ISBN 7532567907 (中文(简体)‎). 
  16. ^ 16.00 16.01 16.02 16.03 16.04 16.05 16.06 16.07 16.08 16.09 16.10 陈荣捷. 《中国哲学文献选编》. 杨儒宾等译. 南京: 江苏教育出版社. 2006. ISBN 7534373689 (中文(简体)‎). 
  17. ^ 17.00 17.01 17.02 17.03 17.04 17.05 17.06 17.07 17.08 17.09 17.10 17.11 17.12 17.13 17.14 17.15 17.16 17.17 17.18 17.19 17.20 17.21 17.22 17.23 17.24 萧公权. 《中国政治思想史》. 台北: 中华文化出版事业委员会. 1961 (中文(繁体)‎). 
  18. ^ 18.0 18.1 18.2 18.3 18.4 18.5 18.6 牟复礼. 《中国思想之渊源》. 王立刚译. 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9. ISBN 9787301146095 (中文(简体)‎). 
  19. ^ 19.00 19.01 19.02 19.03 19.04 19.05 19.06 19.07 19.08 19.09 19.10 19.11 19.12 19.13 19.14 杨懋春. 《中国社会思想史》. 台北: 幼狮文化事业公司. 1986. ISBN 9575301668 (中文(繁体)‎). 
  20.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邓小虎. 〈《荀子》中“性”与“伪”的多重结构〉 (PDF). 《国立台湾大学哲学论评》. 2008, 36: 1–28 [2017-10-01] (中文(繁体)‎). 
  21. ^ 商伟. 《礼与十八世纪的文化转折:《儒林外史》研究》. 严蓓雯译. 北京: 三联书店. 2012. ISBN 7108041391 (中文(简体)‎). 
  22. ^ 22.00 22.01 22.02 22.03 22.04 22.05 22.06 22.07 22.08 22.09 22.10 22.11 22.12 22.13 22.14 尤锐英语Yuri Pines. 高君和译. 〈新旧的融合:荀子对春秋思想传统的重新诠释〉 (PDF). 《国立政治大学哲学学报》. 2003, 11: 137–184 [2017-09-30] (中文(繁体)‎). 
  23. ^ 23.0 23.1 23.2 邓小虎. 〈荀子:性恶和道德自主〉. (编) 刘国英等. 《求索之迹: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六十周年系庆论文集.校友卷》. 香港: 中文大学出版社. 2009: 445–463. ISBN 9789629964269 (中文(繁体)‎). 
  24. ^ 24.00 24.01 24.02 24.03 24.04 24.05 24.06 24.07 24.08 24.09 24.10 24.11 24.12 24.13 24.14 24.15 24.16 24.17 24.18 罗哲海德语Heiner Roetz. 《轴心时期的儒家伦理》. 陈咏明等译. 郑州: 大象出版社. 2009. ISBN 9787534753299 (中文(简体)‎). 
  25. ^ 25.0 25.1 25.2 25.3 25.4 25.5 杜维明. 《儒教》. 陈静译.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8. ISBN 9787532569397 (中文(简体)‎). 
  26. ^ 26.0 26.1 26.2 黄俊杰. 《东亚儒学史的新视野》 (PDF). 台北: 台大出版中心. 2015. ISBN 9863501026 (中文(繁体)‎). 
  27. ^ 张灏. 《幽暗意识与民主传统》. 北京: 新星出版社. 2010. ISBN 9787802259690 (中文(简体)‎). 
  28. ^ 28.0 28.1 佐藤将之. 〈荀子哲学研究之解构与建构〉 (PDF). 《国立台湾大学哲学论评》. 2007, 34: 87–128 [2017-10-01] (中文(繁体)‎). 
  29. ^ 佐藤将之. 〈掌握变化的道德——《荀子》“诚”概念的结构〉 (PDF). 《汉学研究》. 2009, 27.4: 35–60 [2017-10-01] (中文(繁体)‎). 
  30. ^ 30.0 30.1 30.2 30.3 佐藤将之. 《中国古代的“忠”论研究》. 台北: 国立台湾大学出版中心. 2010. ISBN 9860229937 (中文(繁体)‎). 
  31. ^ 31.0 31.1 小野泽精一等 (编). 《气的思想:中国自然观和人的观念的发展》. 李庆译. 上海: 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0. ISBN 7208007330 (中文(简体)‎). 
  32. ^ 馆野正美. 洪嘉琳译. 〈荀子和庄子对“时空”与“存在”的反思〉 (PDF). 《清华学报》. 2005, 35.1: 131–146 [2017-10-01] (中文(繁体)‎). 
  33. ^ 鲍吾刚. 《中国人的幸福观》. 严蓓雯等译. 南京: 江苏人民出版社. 2004. ISBN 7214038498 (中文(简体)‎). 
  34. ^ 余英时. 《现代儒学的回顾与展望》. 北京: 三联书店. 2004. ISBN 7108021536 (中文(简体)‎). 
  35. ^ 35.00 35.01 35.02 35.03 35.04 35.05 35.06 35.07 35.08 35.09 35.10 35.11 35.12 黄进兴. 〈荀子:孔庙从祀的缺席者〉. 《从理学到伦理学:清末民初道德意识的转化》. 台北: 允晨文化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2003: 314–339. ISBN 9866274926 (中文(繁体)‎). 
  36. ^ 36.0 36.1 36.2 佐藤将之. 〈21世纪《荀子》思想研究的意义与前景〉. 《杭州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5, 6: 25–31 [2017-10-01] (中文(简体)‎). 
  37. ^ 龚克昌. 《汉赋研究》. 济南: 山东文艺出版社. 1990. ISBN 7532903354 (中文(简体)‎). 
  38. ^ Yusyukan. 游就馆的历史. yasukuni.jp. 2008 [2017-12-19]. 
  39. ^ 佐藤将之. 〈天人之间的帝王——《庄子》和《荀子》的“道德”观念探析〉 (PDF). 《汉学研究》. 2013, 31.1: 1–35 [2017-10-01] (中文(繁体)‎). 

外部链接[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荀子

延伸阅读[编辑]

荀況
Rat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