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獨立宣言


一场瘟疫让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停摆,神出鬼没的病毒,在神州大地流窜,哀鸿遍野;专横迂腐的独裁,用暴力维护政权,黎民涂炭。

时到今日,病毒爆发城市武汉,及南自广州,北到哈尔滨,甚至中央政权所在地北京在内的近百所大中型城市均已封城。全国各地,封街劫路,形同势力割据;焊门钉户,状若人死盖棺;病患等死,饥民待援,经济停摆,亿民惶恐,中共暴政却仍然只顾封口抓人,加紧实施国家恐怖主义。这一切都说明中共集权体制貌似强大,实臃肿拙笨,运转不灵;每次灾难来临,只能草菅人命维持暴政。

当前这场灾祸,比苏俄发生的切尔诺贝利核灾难更深更广更持久,而其肇因其根源皆在共产专制极权这个更大的疫祸在中国的肆虐。从上到下的官员,防民甚于防疫,为了权位官位,面对突发事件本能的第一反应,就是堵民之口耳,缚民之手脚,令民众失去第一时间自我警示自我救助的机会和能力。

“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和数以千计的感染者都已含冤离世,中共政权至今没有就封锁疫情消息和一再撒谎否认人传人表达出一点歉意。当时鄂汉省市官员都忙于营造歌舞升平的假象筹备两个“两会”举办万人宴。在疫情已经全面爆发,习近平春节讲话仍然只字不提。目前各地官府仍在全力以赴暴力对付因“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冤死引起的鼎沸民怨。

所有这一切,再次证明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政府不民选,民命如草芥;言论不自由,性命无保障!

据官方宣布我湖南感染人数已逾8百。但根据当局在武汉和湖北疫情扩散和死亡人数大幅度撒谎的经验教训,根据民间自己搜集整理的信息和证据,湖南感染的人数应高出很多倍。

湘江告急,岳麓危怠!我湘人唯有自救自立!

一周前的2月2日,湖北武汉已有仁人志士揭竿而起,成立武汉临时政府,宣告湖北独立,欲鄂人治鄂,实施民主宪政。

我三山四水之湖南,原本是人杰地灵之芙蓉国,史上无数英雄豪杰贤人志士:有“横刀向天笑”的戊戌六君子之一谭嗣同,有反清死士陈天华、姚宏业、禹之谟、刘道一,有民国元勋黄兴、宋教仁、谭人凤,有发动辛亥武昌起义的蒋翊武、刘复基,有讨袁护国的蔡锷,……。一百〇八年前,正是我们湖南第一个响应武昌起义,光复长沙,宣告湖南独立。

今日,我们一批湖南勇武之士,效仿民国先驱,响应武汉临时政府20200202湖北独立宣言,庚子起义,成立湖南临时政府,宣告湘省独立,脱离中共暴政!

我湖南素有湘人治湘民主自治之诉求,早在1903年,我湖南革命党人杨毓麟就以“湖南人之湖南”之名义在《新湖南》杂志上提出湖南脱离清帝国独立的主张。中共建政主要人物毛泽东亦在距今整一百年前的1920年,在《湖南改造促成会复曾毅书》和《湖南建设问题的根本问题——湖南共和国》两文中明确疾呼“湖南者湖南人之湖南”、“湖南人自决自治,是湖南人在湖南地域建设一个‘湖南共和国’”。

我们恳求呼吁我省各县镇村乡父老乡亲,各行各业的精英专才,向往自由人权民主法治的有志之士,行动起来,自救救人,救我湘国。

我们恳切呼吁全国各省各地的仁人志士,借此良机,响应鄂湘,奋起自救,聚起洪流,毕功此役,推翻暴政。而后各省聚义,重行约法,共建民选国会,再造宪政民主自由之联邦共和!

湖南临时政府
2020年2月10日
于长沙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4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