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主要的中国学研究机构

中国学属于社会科学范畴,不同于传统的“汉学”研究,是指对中国政治、经济和社会现状的研究。

大学的研究机构

美国东部主要有哈佛大学燕京学社,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耶鲁大学雅礼协会,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研究所,普林斯顿中国学社,康奈尔大学亚洲研究中心等6个研究机构。

哈佛燕京学社(Harvard-Yenching Institute),于1928年春由美国铝业公司创始人查尔斯·马丁·霍尔(1863-1914)的遗产基金资助创办。当时,北京的燕京大学校长司徒雷登了解到霍尔在遗嘱中声明,遗产中一部分要用于研究中国文化,由一所美国大学和一所中国大学联合组成一个机构来执行该项计划。于是,司徒雷登成功说服哈佛大学与燕京大学合作,在1929年成立哈佛燕京学社,并设立燕京学社北平办事处。

哈佛燕京学社是一个非盈利性的机构,致力于在东亚和东南亚推进人文学科和社会科学的高等教育。虽然哈佛燕京学社同哈佛大学关系密切,但是在法律和财政上独立。

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Fairbank Center for Chinese Studies)是哈佛大学的一个研究生研究中心,目的是从社会科学的角度研究现当代中国。该研究中心建立于1955年,第一任所长是费正清。最初称为“东亚研究中心”(Center for East Asian Research),后来为了纪念费正清而改名为“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Fairbank Center for East Asian Research)。该研究中心出版了大量的中国相关文献。哈佛大学成立赖肖尔日本研究所与韩国研究所后,该中心于2007年改名为“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以彰显其中国研究的特长。

雅礼协会由一些耶鲁毕业生和教职员工成立于1901年,建立伊始是耶鲁外国传教团(Yale Foreign Missionary Society)的一个组成部分。1913年之前,人们非正式地将雅礼协会称为“中国耶鲁”。从一开始,雅礼协会就是一个无派别的宗教组织。上个世纪二十年代,雅礼协会已经不再公开宣传自身为纯粹传教团体。1934年,雅礼协会重组为世俗组织,并于1975年正式采用“雅礼协会”这一名称。

1954年初,雅礼与香港新亚书院建立了正式联系,雅礼从福特基金会和其他美国基金会获得资金帮助,用来支持新亚书院的发展,同时为新亚书院教师提供奖学金前往美国学习。

1959年,英国大学委员会(the Council of British Universities)选择了新亚书院、联合书院以及崇基书院,联合创建了香港中文大学。雅礼多方筹措资金,建设了诸多校园楼宇,协助建设了雅礼中国语文研究中心和国际亚洲研究项目。

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研究所(East Asian Institute)创建于1949 年,该研究所逐渐成为闻名世界的跨学科东亚研究中心,也是美国著名的汉学和当代中国研究基地之一。2003 年,该研究所为向维泽赫德基金会表示敬意,更名为维泽赫德东亚研究所(Weatherhead East Asian Institute,WEAI)。哥大东亚所的中国古代史和现代史研究很有特色,口述史学很有成就。

研究所主要关注现当代亚洲研究,范围涵盖中国、日本、朝鲜半岛、东南亚和中亚地区。研究所下设朝鲜研究中心、中国国际商务讲习班及“朝鲜半岛能源开发组织”(KEDO)口述史、近现代西藏研究、近现代东亚讲习班等项目。

普林斯顿的当代中国研究中心(the Paul and Marcia Wythes Center on Contemporary China)以Paul and Marcia Wythes 的名字命名,以感谢55届校友Paul Wythes及其夫人Marcia过去十四年来在我校董事会上的贡献。该研究中心是普林斯顿为加深对近几十年来经历剧烈社会变革并具有强大国际影响力的当代中国的认识而于2015年建立的核心机构。

普林斯顿中国学社(Princeton China Initiative)是1989年六四事件后在普林斯顿大学东亚学系成立的组织,接纳因六四事件流亡海外的知识分子与学生。1992年注册变成非营利机构,研究中国现代史与时事。普林斯顿中国学社出版网络刊物《纵览中国》。

1989年六四事件后,创业投资家、普林斯顿大学校董约翰·艾略特捐赠了一百万美金作为普林斯顿中国学社成立的资金。1992年,艾略特的捐款已用完,余英时教授从中华民国政府的预算中得到赞助,使普林斯顿中国学社得以继续存在。普林斯顿大学的政策是不接受外国政府的资助,因此自1992年7月开始,普林斯顿中国学社脱离普林斯顿大学,成为独立的学术机构。普林斯顿中国学社的赞助者包括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

康奈尔大学亚洲研究学系(Department of Asian Studies)以研究和讲授亚洲各国的文学、语言、历史、经济、宗教等为主。在宗教研究中,主要研究印度的吠陀宗教(婆罗门教)和佛教、中国和日本的佛教等。康奈尔大学的中国经济史的研究很有特色。

 

在美国中东部,主要有密歇根大学中国研究中心和芝加哥大学东亚研究中心。

密歇根大学中国研究中心(Center for Chinese Studies, University of Michigan)也是全美国重要的中国问题研究中心,是“美国最杰出的研究和了解传统与现代中国的人文和资料中心之一”。该中心主要研究近现代中国的经济和社会结构,中国的政治、法律、文化和艺术。美国国务院的中国顾问,很多来自于这个学校。不少研究人员长期担任美国国家政策部门、公众机构以及世界银行或其他重要国际组织的咨询顾问。 美国国家对华的重要经济投资,首先要向这个学校的中国学专家咨询。这所学校的中国数据中心在美国甚至在世界上都有重要的影响。

芝加哥大学东亚研究中心(Center for East Asian Studies),可以追溯到1936年远东语言文学系中国研究项目的创建。20世纪50年代是研究中心发展的重要阶段,1951年成立的远东研究跨学科委员会后来被重组并更名为东亚研究中心。中心还设有三个委员会:中国研究委员会、日本研究委员会和韩国研究委员会,其目的是为美国及其他国家学者在芝加哥大学以及更广泛的东亚研究共同体开展学术交流与跨学科合作提供更多的机会。

1965年美国颁布的《高等教育法》指定了美国几所大学作为国家东亚资料中心,芝加哥大学的东亚研究中心便是其中之一,这进一步拓展了其东亚研究,特别是在语言和社会文化方面的广度和深度。

值得一提的是中心的电影图书馆。这里收藏了来自中国、日本和韩国的共3500多张DVD,既有历史片、纪录片,也有题材广泛的当代影片和电视剧。其收藏量在全美首屈一指。这为东亚方面的教学和研究提供了极大便利,使学生与研究者能更直观地了解这三个地区的人文与风土人情。

在美国西部的中国研究中心主要有: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洛杉矶分校和圣地亚哥分校中国研究中心,胡佛研究所。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学校中国研究中心(Center for Chinese Studies,University of California,Berkeley),成立于1957年,是目前美国西部最有影响的中国学研究机构,由福特基金会与加利福尼亚州政府联合资助,主要任务是协调并支持伯克利分校的当代中国研究。近年来,该中心提供资助的研究课题范围逐步扩大,不仅有中国大陆,还包括中国台湾、香港特别行政区,以及东南亚国家和地区的华人社会。

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中国研究中心(UCLA Center for Chinese Studies)成立于1986年,中心的李查德·鲁道夫东亚图书馆(Richard C. Rudolph East Asian Library)藏有26万册中国书籍及1500余种中国报刊,为中国研究的学者们提供了一个不可多得的资源宝库。该中心在中国近代史和文化史研究方面很有特色,中国教育史资料的收藏也是这个中心的特色。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中国研究中心( Chinese Studies at UC-San Diego)的一个重要方向是当代中国问题研究。该中心还有一个主攻方向——近代中国历史研究。该中心研究课题主要集中在20世纪中国史、中国乡村、中国电影、中国社会史、中国亲属问题、台湾地区孝敬问题以及祖先、鬼神问题。该中心透过跨文化的比较和对比,以互照互识的方法,研究中国历史、文化与社会;同样,也透过科技的调整和整合,打破单一文化宰制,达致中西文化的理解、融会和渗透。

 

斯坦福大学胡佛战争、革命与和平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 on War, Revolution and Peace)简称胡佛研究所,是美国著名的公共政策智囊机构,由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的赫伯特·胡佛(Herbert Clark Hoover,美国第三十一任总统)于1919年创建。该机构对美国新保守主义和自由意志主义运动有主要影响。该组织于2001年开始出版《政策评论》(Policy Review)。

胡佛图书馆的档案涉及20世纪中国变革的重要资料和文献。这里的中国学专家还分布在历史系、东亚系等相关系所。

研究协会和智库

美国亚洲协会(Association for Asian Studies)是全美国最大的关于亚洲问题研究协会组织,也是世界上最有影响的关于亚洲问题研究协会。它的前身是创建于1941年的远东学会。这个协会的重要特点是每年召开年会,中国问题每每是其中最多和最主要的议题。美国中国学发展史上的一些重要学术问题和理论问题,往往会在这里找到探讨的踪影。

美国学术团体理事会(American Council of Learned Society)也是美国中国学发展中的一个重要学术组织机构。全美第一次中国学会议是这个机构组织的。这个机构做协调的问题绝不只中国学,但中国学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内容,对全美中国学的发展有很大调控机制。

 

当代中国联合委员会(Joint Committee on Contemporary China ),成立于1959年,委员会受社会科学研究理事会和美国学术团体理事会资助和领导而创建。这个委员会创建时,费正清起了重要作用,戴德华曾经是这个委员会的主要领导人。该会将美国政府、福特基金会和卡内基基金会的研究统一起来,共同推进当代中国的研究。其研究和培训基金最初集中于一小部分的精英学院,包括哈佛、哥伦比亚、密歇根、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斯坦福和华盛顿等。中文和中国地区研究也在美国政府1958年《国防教育法》中得到保障。

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National Committee on United States-China Relations)由福特基金会和中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共同发起,1966年在纽约成立,创始人是鲍大可和斯卡拉皮诺,主要致力于增进美中两国人民的相互了解。委员会由研究中国问题的著名学者和来自企业界、劳工界、宗教界、学术界和非政府机构的人士组成。曾经在中美建交过程中起了重要推动作用。费正清、史华慈、杨振宁等美国重要学界和政界人士都曾经是这个委员会的成员。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成立于1916年,又称布鲁金斯研究所或布鲁金斯研究院,是美国著名智库之一,主要研究社会科学尤其是经济与发展、都市政策、政府、外交政策以及全球经济发展等议题,总部位于华盛顿特区。

1993至2002的国会记录学术分析指出,布鲁金斯研究院报告被美国保守派政治人物引用的次数几乎和自由派政治人物一样多;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发布的2012年智库报告中,布鲁金斯学会被评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智库。

2006年,布鲁金斯学会与清华大学在北京共同成立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该中心位于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研究项目为中国经济社会变革并有维系良好的中美关系等重要领域的目的。

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是美国的一所智库,创立于1948年。在其成立之初主要为美国军方提供调研和情报分析服务。虽名称冠有“公司”(Corporation),但实际上是非营利组织,是美国最重要的综合性战略研究机构和美国最大的咨询研究机构之一。其后,这个组织逐步扩展,并为其它政府以及盈利性团体提供服务。兰德拥有1600名左右的员工。他们主要在下列五个地点工作:(美国本土)加利福尼亚的圣莫尼卡、弗吉尼亚的阿林顿、宾夕法尼亚的匹兹堡;(欧洲)比利时布鲁塞尔和英国剑桥。兰德公司是一所旨在通过慈善、教育和科技促进未来美国公众福利、提高社会安全的非盈利性组织,其涉华研究主要是中美关系、中国安全战略、中国军事等。

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成立于1973年,总部设于美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被视为美国保守派重要智库之一。许多共和党籍政治人物出身于传统基金会,或者卸任公职后服务于此。该基金会主张小政府,限制政府开支和规模;捍卫个人自由;捍卫传统价值;强调美国需要有强大的国防实力。在30多年推动保守运动过程中,传统基金会“奠定了在美国和世界政策研究机构中的领导地位”。

美国企业公共政策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由受摩根财团控制的约翰斯·曼维尔公司董事长刘易斯·布朗于1943年创建,原名美国企业协会,1962年改为现名。美国保守派的重要政策研究机构,与布鲁金斯学会并称为美国华盛顿的“两大思想库”,有“保守的布鲁金斯”之称,主要研究台湾问题、中国内政问题等。该所的目的是:为政策制定者、企业家、学者、新闻界和公众提供对国内、国际问题的客观分析,从事经济问题研究,向国会宣传维护企业界利益的言论,宣扬自由市场思想。

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成立于1921年,是一个由精英学者组成有影响力但无明显党派倾向的智库,成立伊始就成为20世纪美国最有影响力的智囊机构,致力于为其成员和政府官员、企业高管、记者、教师和学生、公民和宗教领袖等提供资源,以帮助他们更好的了解世界和选择外交政策,对20世纪美国对外政策的发展有重要影响。

国际战略研究中心也是华盛顿政府的重要思想智库,主要进行中美关系、台湾问题、中国政治等问题研究,立场中间偏保守。

美国和平研究所(United States lnstitute of Peace)被认为是美国最重要、最有影响的思想库之一,它是根据美国国会的有关决议于1984年成立的一个国际问题研究机构,旨在研究各种国际冲突的解决办法,供美国国会与政府制订政策时参考,以增强美国和平解决国际冲突的能力。 此研究所的董事由美国总统提名,并经参议院任命同意。和平研究所对美国政府制定对外政策,特别是制定亚太和中国政策有相当大的影响。

属于智库性质的研究机构还有如约翰霍布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乔治华盛顿大学艾略特国际事务学院等。

 

5/5 - (2 votes)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15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