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拉是文明僵死后的残渣

来源:新浪微博,有增删。

在斯宾格勒学中,费拉是文明僵死后剩余的一种残渣物质。天主教国家多由西罗马帝国版图发展而来,是一些比较松散的、缺乏纪律约束的社会,德国历史学家斯宾格勒称之为“费拉民族”,除了古代的罗马帝国臣民,还包括晚近的阿拉伯人,以及从帝国时代延续下来的印度和中国的居民。费拉的典型特点,“农民式的狡猾、无原则”。

“斯宾格勒”的图片搜索结果

1.我先以中华文明所独有的绘画方式:水墨画,来谈一谈文明僵死的问题:

张大千,齐白石是中华文明水墨画艺术的最后一丝余晖,今天中国的水墨画圈,其实是由一群收藏家,一群点评家和一群描摹家组成的。这三群人,已经完全不可能再创造出一副类似于《富春山居图》那样的著作的。(其实清朝乾隆时期,这个问题就已经很明显了,越往后则越发僵化)

到了今天,不要说画什么《富春山居图》,已经是连画一只虾都画不出来了,无论世人如何模仿齐白石,画出来的虾一眼看上去,就知道那是一只死虾。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费拉的灵感是枯竭的,费拉的内心世界是死水一潭,“死水”里面又怎么可能存在活虾呢?

而且这还不止是水墨画一项,包括服装设计,汽车设计,家具设计,凡是好看的,一定是抄袭来的,汽车连设计两个尾灯都没有办法,设计出来的尾灯那是要多丑有多丑,最后只能抄袭日系车的尾灯。某国产“著名”手机品牌,要求设计手机外壳,结果国内的设计方案全部不行,又只能去请“洋设计师”。

歌唱界和音乐界也是,除了少数民族的灵感和创造力还有一些善存,汉人歌唱界那是大规模翻唱日本歌曲。为什么会这样,很简单,文明僵化,灵感枯竭,创造性丧失。

2.我们再来谈谈文明僵化后引发的费拉化问题

由于斯宾格勒本人有着惊为天人的知识储备,《西方的没落》一书对于费拉问题,讨论的内容涵盖了文化,民族,城市,货币,文字,宗教,政治,建筑,艺术,音乐等等方面

一般人完全不具备斯宾格勒那种知识储备和知识量,像雷海宗这种大学者级别的人物,都只能从某一个方面来讨论费拉化的问题。雷海宗的作品《中国文化与中国的兵》就是从“武德逐渐丧失”这一方面来讨论中华文明的衰退和费拉化问题。

还有吴思先生的著作《潜规则》,为什么这片土地会存在“潜规则”?道理很简单,蛮族社会靠实力说话,文明社会靠法律和契约说话,只有费拉社会才会产生“潜规则”。

当一个文明费拉化的时候,不仅仅只是费拉们上街去偷几个井盖去称废铁卖的问题,而是这个文明所展现出来的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带有一股很浓的费拉气息。哲学,文化,艺术之类的高大上的问题我就不谈了,我想谈谈音乐,因为音乐是人们天天都要接触的,是小学文化的人都能听得明白的。

中国古代有一个词叫“亡国之音”,长者当年也教育年轻的一代,不要老是听“靡靡之音”。

所谓的“亡国之音”和“靡靡之音”,其实就是一种费拉化后的音乐,是一种文明僵化后的旋律。

举例说明:

我们来听两首歌

1.腾格尔的《天堂》:【绿绿的草原 奔驰的骏马 洁白的羊群 还有你姑娘 我爱你 我的家 我的家 我的天堂】

2.桂莹莹的《香水有毒》:【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 是我鼻子犯的罪 不该嗅到她的美

擦掉一切陪你睡】

请问这两首歌,哪一首是费拉歌?

我相信这是一道连小学生都不会答错的问题

易中天曾经说过:汉朝的时代精神在胸怀,唐朝的时代精神在内心。明朝的时代精神的在裤裆,代表作是《金瓶梅》。满清的时代精神在膝盖,最会做的事情就是下跪。

借用易中天这句话:如果说《天堂》的歌曲精神在胸怀的话,那么《香水有毒》的歌曲精神就是在裤裆。

如果你仔细观察解放后汉人的音乐,你便会发现,费拉化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严重的(当然,并不止有音乐一项,但我们这里只谈音乐)。这一点倒是很像东汉末年的那种状态。

古代的诗,其实就是现在的歌,诗词是唱出来的,东汉末年的《古诗十九首》,就是典型的“费拉歌曲”,比如《古诗十九首—-青青河畔草》里的词:

盈盈楼上女,皎皎当窗牖。

娥娥红粉妆,纤纤出素手。

昔为倡家女,今为荡子妇。

荡子行不归,空床难独守。

这种诗歌正常吗?是一个奋发向上的民族创作出来的“歌曲”吗?这简直就是一个东汉版的【那一夜,你没有拒绝我,那一夜,我伤害了你】,有了东汉末年的这种“靡靡之音”,后来的三国乱世,八王之乱,五胡乱华,便不足为奇了。

野蛮人,文明人,费拉,三者的内心世界不同,所以创造出来的音乐也是截然不同的,如享誉世界的印第安名曲《老鹰之歌》

《老鹰之歌》其旋律苍健,奔放,自由,直击心灵,闭上眼睛,听那旋律,仿佛自己像一只雄鹰一样翱翔在蓝天之上。

而诸如【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那一夜,我伤害了你】【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这种费拉歌曲能给人的心灵带来这种冲击吗?很抱歉,并不能。

蛮族像自由翱翔的苍鹰一样的心灵,会创造出《大大和麻麻》那种歌曲精神在膝盖的“费拉跪歌”吗?当然是不会的,因为蛮族从来不知道下跪为何物。

小结:

所以说,费拉这个概念,实在是太博大精深了,我在这里可以谈上九九八十一天都谈不完。

同学们谈论费拉问题的时候,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举一反三。你完全可以从任何一个方面来谈费拉问题

比如,你可以从饮食方面来谈费拉问题:

《用斯宾格勒学谈饮食—-从支那人食用“胎盘”,浅析支那费拉问题》

比如,你可以从伦理方面谈费拉问题:

《从支那各地的留守儿童被性侵案件,透视支那费拉农村的道德溃烂问题》

又比如,你可以从教育方面谈费拉问题:

《从女大学生状告研究生导师,到校长带小学生开房,论支那教育费拉化诸问题》

再比如,你还可以从小品相声艺术谈费拉问题:

《从赵本山小品【卖拐】,浅谈艺术创作中的费拉化问题》

你只需记住一点,人是费拉,那么和人有关的衣,食,住,行,柴,米,油,盐,酱,醋,茶,皆为费拉状态。(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Rate this post

Related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