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体觉醒是宪政文明过渡的基础

民族都是假的,个体才是真的。现在就是动不动民族大义,那都是利益统治集团的绑架。试问你个体的基本权利都保护不了,留取丹心照汗青给谁用?给盗国贼更好盗国提供便利吗?当然,认知问题还有一个历史的局限问题,但没有个体,就没有民族,也没有国家。有人说美国第一是美国利益,然后是世界的正义,加拿大,英国也这样,这也没毛病,因为这些国家首先保护个体,立国的基础就摆在那儿了。

古话说“国不知有民,则民不知有国。 国若祸民 ,则民皆欲逃之夭夭也。”,实际不用讲那些大道理,我个体利益被你朝廷官员侵蚀,个体生命和自由被你压迫控制,英国人就是比你文明,我个体追求文明,有错吗?这是作为正常人的正常反应,香港人今天就是这样啊,没错的。民族就是对个体的绑架。中国人过去是糊涂的,或是假装糊涂,今天还是糊涂,都不用假装。要知道,中华民族本来就是没有的,汉族也是没有的,发明民族就是为了绑架个体。中国有没有都无所谓,只要个体人权能得到保障,您称它为大唐不也挺好?而且中国本来也是没有的,是晚清后形成的概念。

殖民如果能启蒙带来文明,不是什么坏事,香港就是例子。日本就是主动全盘西化,其实是主动寻求殖民,回头看看,全盘西化的日本,反而传统文明保存的很好,成为华夏文化和西方文明结合最好的样板和典范。刘晓波说中国需要殖民三百年,到现在还得被骂成民族败类。这是刘先生不懂中国人,中国人也不懂刘晓波。

任何的文明和文化都是全人类的,莫名的以某种文化自豪和自卑,都是缺少个体意识的蒙昧。中国大陆先接受基本的宪政原则,再谈论中华文明,这是根本问题,根本问题都整不明白,谈民族、国家、文化和文明都是瞎掰。中国人目前的文明就是落后,不能回避这个事实。日本明治前,日本人承认自己是猴子一样的民族,向欧洲学做人。中国人最大的问题,确实还没过渡到文明人,还莫名的骄傲死不认账。其中根本问题是不接受西方宪政文明和西方近800年的文明成果,非得要自己摸着石头过河,这是共产党洗脑宣传巩固权力的一个阴谋。盗国贼就是喜欢中国人都愚昧到分不清是非,通过民族主义的伟大复兴假想,把中国人绑在它的战车上,成为其任意驱使的生产工具和政治奴隶。

中国人的救赎首先是精神上的自我救赎,在实践层面,很简单,先全盘西化,承认并学习人类先进文明,然后再谈民族,这可以是锦上添花的玩赏。本民族的文化不能够引导个体文明化,就找能帮助个体开化的文明。人类是一个整体,不必有门户之见。

言论没有禁区,这是文明开化的基础,说个话都犯罪,只能是全民愚昧,导致一个病态国家。在这方面,中国现在不如先秦、汉唐、宋、民国甚至满清,这也造成中国正在成批成批制造病态的愚民,并散落到世界各地。

我不否定中华文化和文明,也不持任何种族主义态度。中华文明阶段性也是先进的,但不能否认,现代的政治、科学、文化和技术文明,中华文化确实乏善可陈。反而吸纳西方文明才能更好的保存本民族文化。这个日本和台湾乃至香港都给出了明确的实证。简单举例:

经典物理学有中国人做出的任何贡献吗?

量子物理学有吗?

宪政文明和民主有吗?

现代学科划分和大学教育有吗?

当今物质时代的工业日用发明创造有吗?

张维迎说,自1500年以来,世界838项重大发明,中国人没有贡献一例。而且他说1498年中国人发明了牙刷其实也是错误的,实际上是唐代吸收并发展了印度的一项发明。这还不能警醒,正确认知这个民族的文化和文明吗?不值得思考一个号称智慧勤劳的民族为什么会是这样吗?

中华文化保存最好的不在中国大陆,反而是在日本、韩国、港台甚至新加坡,可见,西方宪政制度才能更好的保护本民族的文明和文化,还能进一步发扬光大,实际上就是保护好个体,整体自然向上。反而一天念叨民族主义的共匪,才是本民族文化无法无天的破坏者。民族主义只是实现其政治权利攫取和盗国的工具,它们自己都不信的,但被洗脑后的很多中国人偏偏就信。这是盗国贼的胜利。

日本自己承认自己民族明治前是像猴子一样向欧洲文明学习的族群,可见中华文明并没有帮日本人过渡到现代文明,还停留在猴群原始部落的状态。因此先学会怎样尊重和保护个体完整的权利,先学着了解什么是人比较重要。甲午战争结束之后,时任日本首相伊藤博文对大清奴才载泽说过这样一段话:“ 中国乃人才济济之地,并不缺人才,但贵国乃专制之地,不论天才、地才,一遇专制俱为奴才!这就是我们战胜你们的原因!”

伊藤博文

事实证明,仅靠中华文化,还不足以形成完整保护个体权利的文明。而西方已经搞了200年了,而且还在不断进步完善,中国人不必争论哪个文明更好,先学这个比较现实。个体都不能得到保障,郭文贵的财产说没收就没收了,王全璋律师说消失就消失了,人的器官说摘就活摘了,刘晓波说死就死了,您跟我说中华文化没什么不好,这我没法接受。

中国目前的核心问题是文明过渡的问题,这个文明过渡,就是个体要认识到个体权利的神圣不可侵犯,而不是什么民族国家的伟大复兴。如果中国人普遍认识到,“我”就是独一无二的完整法律主体,谁都代表不了我,也没权力要求我跟着群氓追逐中国梦,这个民族才算是有了宪政民主的基本民意基础。不然,以民族主义绑架个体,不是追梦是梦魇,不是复兴是陷落。结果将出乎意料的糟糕,比大清还糟。

 

5/5 - (1 vote)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18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