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有没有可能摆脱费拉化?

有人说,古代的中国人和今天的中国人,似乎根本不是同一个物种。从春秋到现代,中国人的性格历程如同直跌下来的瀑布,其落差之大,令人惊讶。源头的中国人,刚健清澈;唐宋的中国人,雍容文雅;明清的中国人,奴性十足,麻木懦弱。 今天的中国人,又变成什么样了呢?从普遍意义上来讲,是费拉化。费拉(英语Fellah,德语Fellache)是斯宾格勒在《西方的没落》这本书里引入的文化人类学概念,是一种后文化的族群,即一种文化衰落甚至湮灭后的产物,或称为文明的余烬残渣。 文明的残渣不是一天形成的,是极权专制长期格式化的结果。... 继续阅读

Related Post

神州的神

卖梅翁(改长安卖炭翁)卖梅翁起早摘梅壶镇东。满目风尘憔悴色,两鬓苍苍十指红。卖梅得钱何所营,衣裳褴褛囊中涩。可怜老妪身已瘫,心思杨梅换药还。寻得街头一尺地,面色匆匆路人稀。正午骄阳腹内空,所得难抵一碗粥。猛然一队来是谁?吆五喝六蓝衫儿。打翻杨梅把翁抓。卖梅换得八日牢。摘 pic.twitter.com… — 鄭若舜Yorkson (@4OONHMEmTtmuKGP) June 19, 2019 南窗臥聽蕭蕭木,疑是民間疾苦聲。一千多年了,中國變了——統治者更殘暴,老百姓更可憐。... 继续阅读

Related Post

从香港反送中大游行看牲人如何才能進化

1. 世界是神造的;2.世事是注定的;3.人人平等,且平等享有生命和自由神聖不可侵奪的天賦人權。這是啟蒙的3個必要條件,自由、法治、憲政和民主由此派生,牲人才能進化成人。 盛雪說:中国有足够数量的人挺有文化,受过教育,有经历见识,有财富地位,但他们却没有人应有的基本良知、常识,没有能力判断是非,不能面对事实,放弃像人一样活着……中国有十四亿人口,但严重缺人的可怕局面,让“人”更加孤单无援,处境更加危险。 在铺天盖地的非“人”的人群环绕下,“人”会加倍孤苦绝望,中国严重缺乏的不是对民主的理解,而是对“人”的... 继续阅读

Related Post

自由世界最危險的敵人

光照在黑暗裡,黑暗從沒有勝過光。這光是神的真光,是生命的源頭,無法阻擋。眼睛是生命的燈,追隨神,就是渴望光明和神的真道,用眼睛去追隨神單一的真光,祛除人心泛濫的黑暗。 金融家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 1月24日在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一個晚餐會上說,主導高科技監控政權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是自由世界“最危險的敵人”。索羅斯對支共真相有清醒認知和坦率的表達。實際上,國際社會很多人都明白,只是礙於還要與支共做生意,不願意捅破這層窗戶紙。這就是綏靖。 中國人整體上來說,不知道也不理解人是什麼。這... 继续阅读

Related Post

中國有可能複製委內瑞拉政變嗎?

委內瑞拉政變振奮人心。中國有沒有可能緊隨其後?基本不可能。 先看中國人群的大概正態分佈: 15%強力維護共匪獨裁;35%基本認可接受了獨裁專制;35%不認可共匪但也不出頭,等著搭便車;這構成支共85%的基本盤。 只有15%在爭取中國的自由和法治,其中有活躍行動的5%都不到。 人群基礎不支持民變。 也許有人質疑數據的準確性。這個數據是與數百接觸到的中國人(華人)聊天談話實證出來的數據。訪談是獲取數據的一種基本社會調查方式。簡單說,跟你身邊的中國人聊聊天就能得到大概的人群比率。最好聊天的範圍大一些,從北上廣深... 继续阅读

Related Post

國民性和國家體制的轉變方式

倪匡说,“鐘祖康《來生不做中國人》,第一好書,但還不徹底。我今生都不做中國人,徹底失望。” 中國人真的徹底沒有未來嗎?如果沒有建立在造物主信仰之上的個體權利和獨立意志的覺醒,就不能擺脫腐化的依附性人格和不斷墮落的國民性,就不會有律法至上保護人權和自由的法治憲政社會,也不會融入文明世界。 有人認為,制度才是造成災難後果的根本原因,而不應該歸因于國民性,二戰後的東德、西德,朝鮮、韓國,幾乎是相同的起點,分治後實行不同製度,結果卻大不同。 細究根源,制度是第二原因,國民性才是第一原因。如果不從信仰、思想和文化上... 继续阅读

Related Post

没有思考力的族群会一败涂地

先看一条推特和相关讨论。 我出生在北京,我生错地方了。我在中国的日子,属于偷生行为 哪里有自由和平等,哪里就是我的祖国,所以澳洲是我是祖国 中国人总说:“澳洲人眼里你也是亚裔”。中国人这结论是空想,你要接触澳洲人你就知道,澳洲人从来不会以貌取人,以种族而不平等待人 事实上,我受到最大的歧视和侮辱都来自中国人 — 吃饱了🇦🇺 (@Bilishe) January 1, 2019 確實是這樣,很多中國人說我在英國是二等公民,苟且偷生,而事實上,英國人待我親如兄弟。從沒受過任何歧視。。當我回英... 继续阅读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