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党争大过天

一个很实际的问题:

是共产党皇高高在上踩踏众牲的绝对权力重要,还是人民群众的生命重要?

这个问题的答案,早就在中共暴力革命,文革和历次花样翻新死人无数的运动中被证实了:

共产党皇夺取巩固绝对权力的党争要比十亿中国人的身家性命更重要。

而且当了炮灰的中国人,可能连个数字都算不上。

多说一句,在共产党皇的眼里,中国人根本就是豢养的畜生,算不得人。其财产权和生命权都归党皇所有,在生杀予夺之前,允许自生自灭,一旦需要炮灰,都得乖乖送死。

当然,和平年代也不能就说有安全保证,需要器官的时候,该活摘还是得活摘。

以前的党皇多少还做做亲民的戏,还是苞子耿直,戏都懒得做,死个万儿八千的人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

依着苞子这操性,权斗后果不敢想,搞不好粪坑一塌,上亿的五毛粪蛆都得跟着陪葬。到时候,怕是人肉器官割不迭,聪明的中国人得赶快磨刀预备着。🈹

由此可以推测,未来中国有两大行业将会迎来创业大潮:一个是开饭店,一个是开医院。

说个真事儿,1978年春天,为李九莲鸣不平的有个叫锺海源的奇女子。

在李九莲被害四个月之后,锺海源亦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南昌一高干子弟急需移植肾,军方令行刑人不能打死,要活体取肾。

游街示众时,一个面带口罩的军医示意押解人员按住锺海源,用金属大型针头将药液打进她的腰背两侧。

锺海源嘴被堵住,全身剧烈颤抖。

到了刑场,军方刽子手故意朝她右背打了一枪,守候在旁的医务人员迅速把她架上盖有篷布的军车,在临时手术台上活割人肾。

血水顺着两头泻成雨幕,不但溢满了车底板,还滴滴嗒嗒地溅落在地上。

主刀的军医透过口罩,含含混混地讲了一句:“快点,快点,人死了……”

1960年,人肉的交易市场随大饥荒出现在城郊、集镇摊位。

据档案资料,四川省石柱县的罗文秀是第一个开始吃人肉的人。在一家七口全部死去后,她把三岁女童马发慧的尸体挖出,割下肉来,用辣椒调味,然后蒸熟吃掉。

1961年,一个四川母亲用毛巾勒死了自己五岁大的儿子,“吃了四顿”。

信阳五里店村一个15岁的小女孩,将4岁的弟弟杀死煮了吃了,因为父母都饿死了,女孩饿得不行,就吃弟弟。

时谚:“人吃人,狗吃狗,老鼠饿得啃砖头。”

吃人事件在四川、甘肃、青海、西藏、陕西、宁夏、河北、辽宁皆有耳闻,遍及全国。

青海人吃人110多起,汉东公社杨家滩生产队一妇女连吃9个小孩。

有一户农家,只剩了父亲和一男一女两个孩子。

一天,父亲将女儿赶出门去,等女孩回家时,弟弟不见了,锅里浮着一层白花花油乎乎的东西,灶边扔着一具骨头。

几天之后,父亲又往锅里添水,然后招呼女儿过去。女孩吓得躲在门外大哭,哀求道:『大大,别吃我,我给你搂草、烧火,吃了我没人给你做活。』

生孩子,关键时候能当饭吃。这不是个笑话。

5/5 - (1 vote)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3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