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胥国、金字塔与猎户座的神秘联系




對世界起源探究的一種構想,它首先就是以神話的形式存在的。

盤古在中國上古神話中,是開天闢地的大神。

世界公認的研究東亞及東南亞的權威歷史學家、民族學家徐松石《伏犧盤古考》一文考證:“盤古王和伏羲氏原是一個人”。

中國藝術史學會創辦人常任俠說,伏羲與盤古聲訓可通,屬於同一個詞。

聞―多在《伏羲考》第五部分“伏羲與葫蘆”中,以大量古籍和民俗材料論證指出,伏羲與盤古都是葫蘆所生,或者說伏羲、盤古均為葫蘆的擬人化。

從音訓上說,“混沌”與“葫蘆”是對音關係,“混沌”猶言“糊塗”,“糊塗”在俗言俚語中轉為“葫蘆”。 《紅樓夢》第四回目《葫蘆僧判斷葫蘆案》,其意即為“糊塗僧”判斷“糊塗案”。而聞一多考論“葫蘆”即是“盤古”“伏羲”同聲之轉,故“盤古”又是“伏羲”。這樣,“混沌——葫蘆——盤古——伏羲”轉化演變的路徑則十分清楚。

伏羲的原型本是宇宙本原和起始的意象和觀念,根據先秦古籍《世本》記載,伏羲是華夏太古三皇中的天皇,與女媧同被稱為人類始祖。

伏羲又被稱為犧皇、庖犧、太昊。 《易·繫辭下》記載伏羲功業最完整:「古者包犧氏之王天下也,仰則觀象於天,俯則觀法於地。觀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遠取諸物,於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類萬物之情。……包犧氏沒,神農氏作,……神農氏沒,黃帝堯舜氏作,通其變,使民不倦,神而化之,使民宜之。」

《太平禦覽》中說:「皇王世紀曰太昊帝庖犧氏,風姓也。蛇身人首,有聖德。」

明代大歷史學家李贄在其《史綱評要·伏羲氏》說:“帝生於成紀,以木德繼天而王,故姓風,有聖德,像日月之明,故曰太昊。

《竹書紀年·前篇》記載,“太昊之母居於華胥之渚,履巨人之跡,意有所動,虹且繞立,因而始娠,生帝於成紀,以木德王,為風姓”。

唐司馬貞所著《補三皇本紀》稱:“太昊庖犧氏,風姓,母曰華胥,只知有母,不知有父」。

《春秋世譜》載:“華胥生男名伏羲,生女名女媧”。

伏羲和女媧是兄妹,敦煌《天地開闢以來帝王紀》載:“爾時人民死,惟有伏羲、女媧姊弟二人衣龍上天,得存其命。恐絕人種,即為夫婦。”

《華夏考源》從文字訓詁得出結論:“胥、雅、疋、夏等古字相通,華夏就是華胥。”

華胥是中國的源頭。華胥又是從哪裡來的?

《列子》卷二的黃帝篇有這樣的記載:“黃帝白天睡覺時做夢,遊歷到了華胥氏之國。華胥國離中國有幾千萬里,並不是乘船、坐車和步行所能到達的,只能憑藉精神遨遊才能到達。那個國家沒有老師和官長,一切聽其自然;百姓沒有嗜好和慾望,一切順任自然。他們不懂得以生為快樂,也不懂得以死為可惡;不懂得私愛自身,也不懂得疏遠外物,因而沒有可愛與可憎的東西;不懂得反對與叛逆,也不懂得贊成與順從,因而沒有有利與有害的事情。沒有什麼值得偏愛與吝惜的,也沒有什麼值得畏懼與忌諱的。他們到水中淹不死,到火裡燒不壞。雲霧不能妨礙他們的視覺,雷霆不能搗亂他們的聽覺,美醜不能干擾他們的心情,山穀不能阻擋他們的腳步,一切都憑精神運行。”

華胥國離中國有幾千萬里,顯然不在地球上,而是在天外某個神秘星球。那裡的人已經去除了肉體上的累贅,憑藉心靈感應溝通,是一種完全自然的精神上的存在,一切都遵循自然法則,且“人人因受造而平等。”

華胥氏生伏羲,“蛇身人首,有聖德”,以木德王,為風姓。 “木”字形是獵戶座的本相,古代甲骨文原意為祭祀上天最高禮儀的“帝”字,也是來源於獵戶座星雲的天文形象。

現在我們把目光轉向埃及。

1993年,一個叫做羅伯特·波法爾的比利時土木工程師,他發現了埃及吉薩金字塔群和獵戶座腰带三星的排列位置一模一樣;其中胡夫大金字塔對應著獵戶座的參宿一星,哈夫拉第二金字塔對應著參宿二星,門卡拉第三金字塔與另外兩座金字塔,稍微偏東一些,而這正好構成了一幅獵戶星座圖,而且還以金字塔的大小表現了三顆星的不同光度。而建造金字塔的二百六十萬塊巨石,與獵戶星座的歲差週期也構成比例。

羅伯特·波法爾在研究中還發現,埃及金字塔很可能在公元前10450年左右就已經建成了,因為建築配置的指向就是那時的天空圖。

在埃及金字塔時期,法老駕崩後會轉世為星星,是埃及的國教尊奉的信念。祭司在葬禮上誦經,促請神祇讓崩殂的君王早日投生天界:“王啊,您是這顆偉大的星星,獵戶星座的夥伴,跟隨獵戶星座橫越蒼穹──您從東方天際升起,在吉時良辰投生轉世。”

猎户座星云

在古希臘神話中,奧利昂(Orion)是海神波塞冬(Poseidon)的兒子,奧利昂死後,宙斯將他升上天空,成為獵戶座。而在中國古代傳說中,這三顆恆星則分別是福、壽、祿星官。

從世界各地對獵戶座非同尋常的關注和崇拜來看,地球人與獵戶座有難以言傳的密切聯繫。不但是中國,整個人類的文明或者本身就來自於獵戶座。

猎户座

金字塔与狮身人面像的太空方位图 BY ZIRYABJAMAL

埃及金字塔与猎户座

金字塔代表猎户座三星的亮度。公元前2400年金字塔上的纪录,古埃及法老乌纳斯在他最终前往猎户座之前在位统治了30年

埃及金字塔的规划与猎户座

埃及金字塔的规划与猎户座 BY ZIRYABJAMAL

埃及金字塔的规划与猎户座 BY ZIRYABJAMAL

埃及金字塔与猎户座保持一致 By V. Garth Norman

從獵戶座三星向西南方向看去便是大犬座α,中國古代也叫它天狼星,是雙星系統,主星天狼星A和一顆白矮星天狼星B。大犬座也被認為是代表獵戶座的獵犬之一,協助代表獵戶座的獵戶追逐代表天兔座的兔子或者與代表金牛座的牛戰鬥。據認為,尼比魯星來自於獵戶座,並在蘇美爾文明時期運行到了地球附近,然後便消失在太空中。

天狼星和猎户座

猎户座冬季大三角 By Wilson Tie

在非洲多貢部落的神話裡,流傳著一個古老的傳說,傳說中叫做“諾母”(Nommo)的外星生物來自天狼星系,從天而降,與多貢人的祖先有過接觸,幫助多貢建立了他們的文明。多貢人一直堅信,他們的天文知識是由來自天狼星系的神來到地球上傳授給他們的,根據多貢人的描述,“諾母””是兩棲動物,經常與蛇,蜥蜴,變色龍相比,他們也被描述為能夠在陸地上行走的魚,當他們在陸地上,“諾母”會直立他們的尾巴。“諾母”的皮膚主要是綠色的,但像變色龍一樣,他們有時會改變顏色。據說有時有彩虹的所有顏色。

中國人文始祖伏羲也是人面蛇身,從而演變成為龍圖騰,成為中華民族的象徵。“諾母”和伏羲的類似形象僅僅是巧合嗎?

多貢人相信,稱做“諾母”的兩棲人從天狼星係到達地球,並帶來文化藝術,他們描述了天狼星系彼此環繞旋轉創造的類DNA圖樣,稱之為宇宙之軸,物質和靈魂產生於這樣一個偉大的螺旋運動中。在多貢人的圖畫和舞蹈中,都保留著有關“諾母”的傳說。

多貢文化中,人類雙胞胎的誕生會在“格魯萊”(Griule)日中慶祝,因為它回憶了“神話般的過去”,當所有的生命都以二進制存在,人與神在此時劃上了平等的符號。誕生雙胞胎是吉祥的徵兆,喚起了他們回到祖先的起源——世界創造之時的古老雙胞胎。

多贡人 by 哼要霉念薇

多貢人擁有令人驚訝的天文學知識,早在幾千年前他們就發現了天狼星系,天狼星的公轉週期是50個地球年。

除了太陽之外最亮的恆星天狼星就是典型的雙星。它的伴星是一顆白矮星,它們在不停地圍繞著共同的質心旋轉。

多貢人不只是知道天狼星,最讓人驚訝的是,他們還知道天狼伴星的存在。這顆白矮星,是恆星燃燒後的坍縮的殘餘物,數十億年後,太陽最終也會演化為一顆白矮星。天狼伴星用肉眼看不到,即便藉助天文望遠鏡也難以發現,科學家對於多貢人在沒有任何科學儀器的輔助下能夠知道一顆“肉眼無法看見”的行星存在,並運算出運行軌跡,簡直不可思議。

除了太阳之外最亮的恒星天狼星就是典型的双星。它的伴星是一颗白矮星,它们在不停地围绕着共同的质心旋转

多貢人還說天狼星系還有第三顆星並稱之為“埃梅雅”星,那是一顆純水的星,它的公轉週期也是50個地球年,那裡生活著智慧生命。

1995年兩位法國學者丹尼爾·貝內斯特(Daniel Benest)和杜文特(J.L. Duvent),在享有聲望的雜誌《天文學》和《天體物理學》發表了文章:根據天狼星系統運動為觀測基礎,有存在第三星的可能。天狼第三星很可能是有生命的行星。

天狼星在古埃及文明中也代表母性。金字塔中法老的冥道(死後靈魂超生的狹長通道)指向獵戶座大星雲,而皇后的冥道指向天狼星。金字塔經文中暗示了天狼星雙重星球系統的身份。直到1862年,現代天文學家艾爾文 · 克拉克才從當時最大、最新的天體望遠鏡發現了天狼星B的存在。古埃及人是如何在幾千年前知道天狼星是一個雙重星球系統的呢?

在埃及神話裡,伊西絲是天狼星的代表,她和代表獵戶座的歐里西斯結合生下了只有一隻獨眼的荷魯斯。荷魯斯, 獵戶座和天狼星的兒子,是古代埃及神話中法老的守護神,是王權的象徵。他的形像是一位隼頭人身的神祇,荷魯斯名是最古老的法老尊號。前王國時期就已經成型。許多最古老的法老名稱僅由荷魯斯名組成。

荷鲁斯,是古代埃及神話中法老的守護神,是王權的象徵。他的形象是一位隼頭人身的神祇。 BY Jeff Dahl

埃及壁画

我們再把目光轉向美洲。

特奧蒂瓦坎古城,是印第安文明的重要遺址,位於北緯19.5度,西經99.1度,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東北約40公里處。特奧蒂瓦坎文明起始於公元前200年左右,是與玛雅文明同期的古印地安文明。特奧蒂瓦坎人在前200年時出現在墨西哥中部高原,並且在1年到150年間,建造了一個人口約為5萬的城市,堪稱是整個美洲地區最早存在的城市等級之聚落。在這段期間,他們以特奧蒂瓦坎的中心軸線建立了一個以南北向的“亡者之路”為中心的初級規模城市,建築物主要以金字塔和廟宇為主。

和吉薩金字塔類似,特奧蒂瓦坎人在公元前2世紀建造的特奧蒂瓦坎金字塔的規劃與獵戶座三顆主星的擺放也驚人地一致。

特奥蒂瓦坎金字塔的规划与猎户座三颗主星的摆放

特奥蒂瓦坎遗迹

現在,我們再把目光轉回中國。

距今已有5000至3000年曆史的中國神秘的三星堆文明,屬青銅時代文化遺址。由於其古域內三個起伏相連的三個黃土堆而得名。傳說很早以前,這裡就有三個非常大的黃土堆,這三個土堆連成一線。五千年前,玉皇大帝巡遊週天,在天府之國撒下三把黃土,落在廣漢鴨子河邊。這三把黃土吸收日月精華,變成了三個巨大的黃土堆。三個土堆一字排開,就像一條直線上分佈的三顆金星,所以就叫三星堆。後來由於取土燒窯,三個土堆被破壞,現今已找不到了。

這個藏有大量謎題的三星堆文明也有三個類似金字塔的黃土堆,難道僅僅是巧合嗎?會不會也會與獵戶座星雲的排列一致呢?

黄金面罩,与埃及公元前2900中王国时期的图坦卡蒙王陵内的金面具以及西亚公元前2500年时苏美尔人制的许多青铜雕像中的黄金面罩极其类似

三星堆大祭司,背后是太阳神鸟

5/5 - (2 votes)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17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