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国大选看中国的政治性格

美国因议会选举导致暴力革命的可能性接近于零。总统在美国政治格局中始终不过是个过客,即便是肯尼迪遇刺,也没见到美国天下大乱。这不但取决于美国的政治制度,也取决于美国人的政治性格。

反观中国,因议会选举的分歧导致暴力革命的可能性接近100%。护国革命、护法革命、北伐革命、共产革命…

北伐革命蒋介石、周恩来与革命小将

谁能数得清自被认为结束王朝皇权统治的辛亥革命以降还有多少烈度和范围远远超过辛亥革命的革命?不计其数的人不是死在革命当中,就是走在赴死的革命路上,“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生灵涂炭,大地蒙悲。幸存者终于迎来了中共所谓的解放,结果就是今天这个鬼样子。

其实,早在1917年,王国维就提出了一个惊世预言:“观中国现状,恐以共和始,而以共产终。”到1924年,王氏对自己判断深信不疑,”以共和始者,必以共产终。”

同时代的郑孝胥也有类似思考和忧虑:”俄行共产制,举国皆为盗贼。大清亡于共和,共和亡于共产,共产亡于共管。”

郑孝胥提出了中国革命三个步骤的预言,前两个已经成为事实,只是这第三步“共产亡于共管”目前还是个待解之谜。性格决定命运,不但对个体有效,对群体也很灵验。中国在改朝换代中植入的暴力基因已经内化成了中国的政治性格,而且很可能最后就演变成为毁灭中国,不得不由国际接管的宿命。

当下的美国大选在华人当中引起了不小的波澜,川普还有变数,但往前走需要依循宪政程序。一旦突破宪政程序,将会开一个很恶劣的先例。

尽管倾向川普留任,但希望所有争执在既定的宪政框架内解决。

5/5 - (1 vote)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11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