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主立宪与袁世凯称帝

按:清代是皇权专制,民国北京政府是民主共和,民国南京政府是一党独裁,中共政府演变成极权暴政。民初以来,国体江河日下,今天的中国进入最黑暗残暴的时代,国人在中共夜以继日封闭式洗脑和恐吓下,如同「飞越疯人院」被活摘了大脑额叶的男主,成为丧失灵魂的空壳,更不要说独立精神和自由思考。

北洋政府在16年间依据三权分立原则先后制订5部宪法,在民主共和政体下尝试推行了内阁制、总统制、联省自治的联邦制,即便袁氏复辟帝制的不足百天,也不是重蹈满清皇权专制,而是仿英日君主立宪,思考并尝试恢复皇帝的象征意义。这一切都随着国共合作的北伐灰飞烟灭了,历史风尘模糊了它原来的样子。

北京天坛祈年殿的皇天上帝牌位

清代「中国」的含义已超越宋明汉人王朝性质,清帝作为多民族共主,是帝国统一的维系和象征。杨度说:「欲保全蒙、回、藏,则不可不保全君主,君主既当保全,则立宪亦但可言君主立宪,而不可言民主立宪。」君主作为「真命天子」,是至高神「皇天上帝」的天道代表,意味着一套象征性的意识形态整合。

袁世凯的宪法顾问有贺长雄说「中华民国并非纯因民意而立,实系清帝让与统治权而成」,中华民国宪法应当「求新旧思想之联络」;宪法顾问古德诺则说:「中国数千年来权集于天子一人,天子依惯例以为治,而人民无立法之习惯,亦无国会议事之经验…中国如用君主制,较共和制为宜,此殆无可疑者也,盖中国人欲保存独立,不得不用立宪政治。」

古德诺(Frank_Johnson_Goodnow)

2019年《经济学人》民主指数为「完全民主」的前16​​位国家,有10个是君主立宪国,按次序为挪威、瑞典、新西兰、丹麦、加拿大、澳洲、荷兰、卢森堡、英国、西班牙。 2019年人类发展指数前20位国家,有11个是君主立宪国:挪威、澳洲、瑞典、荷兰、丹麦、加拿大、新西兰、英国、比利时、列支敦斯登、日本。

Democracy Index 2019

这些「完全民主」且人类发展指数较高的君主立宪国,除日本外都来源于欧洲。欧洲各国臣民传统上相信君主权力来自上帝,即君权神授。君主立宪既实行了议会民主,又保留了象征与上帝沟通的君主,在宪政实施与精神依归两方面都有了着落。美国虽没有君主,也把In God We Trust 作为国家格言。

神是无形无相的,凡有模有样皆非真神;神是不言不语的,凡现身说法的皆非真神;神是无所不在的,凡指定所在的皆非真神;神是不生不灭的,凡生死循环的皆非真神;神是自有永有的,凡有始有终的皆非真神。神是独一无二、超越时空的绝对存在,神就是神,创生一切,但不是祂创生的任何东西。

从「君权神授」到「天赋人权」,不管是君还是民,权利的来源都是神。由此建立的人与神之间沟通关系,成为国体和宪政合法的来源。中国古称神州,皇帝自称天子,对于权力来源和实施的神人逻辑关系不会没有思考。辛亥革命仓促,清帝逊位突然,袁世凯搞君主立宪的帝国体制,应该也有这方面的思考和尝试。

辛亥之后,皇帝逊位,共和已立,曾经沧海难为水,重拾君主立宪谈何容易。对此,曾主张清末君主立宪的梁启超说:「自古君主国体之国,其人民之对于君主,恒视为一种神圣,于其地位不敢妄生言思拟议,若经一度共和之后,此种观念遂如断者之不可复续。」

1915年12月12日,袁世凯接受推戴,同意君主立宪制,宣布改次年为洪宪元年,准备即皇帝位。当日早上,袁世凯申令「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拟定《新皇室规范》 。12月23日,袁世凯来到天坛按照传统举行祭天仪式。1916年3月22日宣布取消帝制,其筹备帝制时间前后共计102天,期间对外仍使用中华民国国号。

帝制失败后,袁世凯对幕僚张一麟总结说:「吾今日始知淡于功名、富贵、官爵、利欲者,乃真国士也。仲仁在予幕数十年,未尝有一字要求官阶俸给,严范孙(严修)与我交数十年,亦未尝言及官阶升迁,二人皆苦口阻止帝制,有国士在前,而不能听从其谏劝,吾甚耻之。……总之,我历事时多,读书时少,咎由自取,不必怨人。」

1916年6月6日,袁世凯辞世,谢世之日,他的书案上有他亲笔书写的一句话「为日本去一大敌,看中国再造共和」。留下继承人遗嘱:「黎元洪、徐世昌、段祺瑞」。

5/5 - (2 votes)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7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