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初有道与Logos

逻格斯(Logos)这一称号在新约中很少在耶稣身上出现,我们主要是在约翰福音的开头看到,那里说:“太初有道(Logos),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约翰福音1:1)【译注:中文翻译的“道”即本节的“逻格斯(Logos)”,下同】。尽管不常使用,但在对耶稣的理解上,这一称号仍然成为三四世纪以内教会神学发展的焦点。在基督教神学家对耶稣教义的思考中,它是一个非常显著的观念,亚历山大、安提阿,以及东西方的思想巨人都曾对这一称号的含义进行详尽的钻研。如此现象有其重要原因,这一称号引发深度的哲学和神学思考,可能超过其他任何称号,主要是因为逻格斯(logos)这个词本身已经分量十足,蕴含着冲击希腊哲学的含义。

如同我们已经探讨的其他称号一样,logos同样有着通常含义和特殊含义,这个词的通常含义是“话,思想,或观念”,新约英文译本通常都将logos翻译作“话”。然而,从约翰福音的记载中,我们发现logos也具有一种尊贵含义。英文中的logic(逻辑)一词正是从logos而来,后缀ology也是如此,常常是放在一个用来表示学科的词后面。例如,神学(theology)是“theoslogos”,关于神的话或观念;生物(biology)是“bioslogos”,关于生命的话或观念。

有一个基督徒哲学家名叫戈登.克拉克(Gordon H.Clark),曾经表示约翰福音的开头完全可以这样翻译:“起初有逻辑(logic),逻辑与神同在,神就是逻辑……这逻辑成了肉身。”如此翻译可能让很多基督徒毛骨悚然,因为它看上去就像是一种非常愚昧的理性主义,将永恒的基督变成仅仅是一种理性原则。然而,这可不是克拉克的本意,他的意思不过是:在神自己里面有一种连贯性、合一、一致性和整齐性,世间万事万物都照此在祂的治理下连在一起。神藉着祂的话将存在于祂里面的这种一致性原则表达出来,神的话本身就是连贯、一致和整齐的。基督与神里面永恒的逻格斯(logos)认同,被造世界的一切秩序与和谐正是来源于此。

这种一致性原则在约翰对于逻格斯(Logos)的基督徒观念以及古希腊哲学观念之间形成一种链接。古希腊人非常着迷于探索宇宙的终极意义和万物的本源,他们认识到受造物的巨大多样性,探求某种能够一下子解释万物的事物。正如希腊艺术一样,当时的思想家也痛恨混乱和迷惘,他们想要以一种一致的方式理解人生。因此,在新约写成之前的众多哲学理论中,希腊词(logos)一直是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观念存在。我们可以想到的一个例子是早期希腊哲学家赫拉克里克(Heraclitus),许多人至今仍然把他奉为现代存在主义鼻祖。赫拉克里克有一个理论:一切都在变化之中,万事万物终极意义上都是由某种火焰构成。然而,赫拉克里克需要对万物本源做出解释,对此他将答案着眼于一个关于逻格斯(logos)的抽象理论。

我们在斯多葛派的哲学里发现同样的观念,甚至苏格拉底以前的哲学也是如此。早期的希腊思想里完全没有关于一位超越性位格之神的概念,即一个按照自己智慧与主权、以秩序与和谐创造世界的神;最多存在一种猜想:有一种抽象原则管理着现实世界,防止世界变得一片混乱。他们把这种抽象原则叫做“nous”(意思是“思维(mind)”)或“logos”(逻格斯),一种非位格的哲学原理。有关逻格斯的观念从来不涉及一个与世间万物相关的位格性存在,这一观念仅仅是因着宇宙的井然有序而不得不存在的抽象理论。

与保罗在亚略巴古辩论的禁欲主义者(斯多葛派)认为,万事万物都是由一种终极的火种构成,他们称之为Logos Spermatikos,所指的是作为本源的话语,包含繁殖大能的话,产生生命、秩序与和谐的话。我们都听过这种说法:“每个人里面都闪烁着神性的光辉。”这个观念不是从基督教来的,而是从斯多葛派来的。斯多葛派认为每个独立的个体里面都有神性的火种,然而,斯多葛派的逻格斯观念仍然是非位格、抽象的。

福音书写成的时代,逻格斯的观念在哲学里面是个很有分量的名目。使徒约翰在他的时代往哲学游乐场上扔了一枚神学炸弹:他看待、谈论耶稣的时候,不是将祂作为一种非位格的观念,而是永恒的逻格斯成为肉身。他使用这个词跟希腊人的用法不同,对之重新定义,往里面注入了犹太-基督教的含义。对约翰来说,逻格斯极其位格化,跟希腊基于猜想的哲学完全不同。逻格斯是一个位格,而不是一个原理。

第二个引起希腊思维公愤的观念是逻格斯道成肉身。对于古希腊人来说,没有什么比道成肉身的观念更令他们绊跌,因为希腊人是灵肉二分的二元论,因此如果神真的存在,祂竟然要为自己取人类的肉身就是不可想象的。希腊人视物质世界为本质不完美,要逻格斯披上物质界的外衣,这对任何浸泡在希腊哲学里的人而言都是可憎之事。使徒约翰在圣灵启示下看见一位位格化、历史性的基督,视祂为万有归于其中的那位永恒存在者的显现。这一观念也许比其他任何观念都更能彰显基督的神性是如何具有宇宙性意义,祂是创造天地的逻格斯,是宇宙背后那超越性的力量,祂是万物的终极实际。

约翰说逻格斯不单与神同在,而且祂就是神,圣经中没有别处经文比约翰福音开头五节更直白清晰地肯定基督的神性。希腊文圣经是:“神就是道”(英文圣经常常译作“道就是神”)。现代耶和华见证人和摩门教试图用聪明的歪解消解这节经文,他们的一些圣经译本改动了原文,仅仅说道:“道就像神”。在这节经文里完全找不到希腊文“像”这个词,原文结构很简单:“神就是道”,只能是指向耶稣的神性。摩门教和耶和华见证人消解这节经文的另一个努力是争辩这节经文缺少定冠词,他们主张圣经既然没有说“道就是那位神”,而是说“道就是神”,那就不足以作为神性的肯定。照这样说,经文留给我们的意思就是“道是个神”。如果这是约翰想要表达的,这种解决问题的努力引发的问题比它能解决的要大得多,等于在说约翰赞同一种非常愚昧的多神论。圣经背景下,只有一位神再无别神是清清楚楚的,圣经从头到尾都是一神论。因此无论如何,这节经文没有定冠词都不具有任何神学意义。

这段经文里说,道既与神同在又是神,这理解起来存在一定难度;在这里,我们看到道既与神有分别,由与神相认同。正是因着诸如此类的经文,教会才感到有必要明确表达神论中的三位一体教义,我们一定要看到在哪种意义下既能看到基督与神一样,又同时能将祂与父神区分。区分又认同的观念并非强行加进新约,而是诸如约翰福音第一章的经文所要求的,父与子不是一个位格,因此不仅位格有不同,祂们的工作与职能也不一样。

摘录自《耶稣是谁》司布尔(R.C.Sproul) 著,乔兰山,以妲 / 译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3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