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浮世繪對印象派的影響

在歐美或者去日本都可以發現日本人超喜歡印象派的。西方人其實也很喜歡浮世繪,最近在華盛頓的Sacker Museum碰到葛飾北齋的浮世繪特展,門庭若市,很多人還拿著放大鏡細細的看呢!其實印象派和浮世繪可是有很深的淵源喲!

葛飾北齋作的「神奈川衝浪裡」─知名度最高的浮世繪。在Sacker禮品店看到許多週邊產品。
這幅畫是低角度取景,畫家假設他的位置是在海面上,不知他是否真實觀察過,或者單憑想像?


這是一張1979年於日本舉辦的一個特展「浮世繪與印象畫家們」的門票,我於1995年在日本東京的神田區舊書攤買到這個特展的紀念專輯,在書頁裡意外翻到它,如獲至寶,只恨當年沒有親臨這個展覽。(展覽當年,我在大學唸書,還沒有出過國哩!)。

這麼美又有紀念價值的門票,要收藏起來。自己去參觀過的,更要收起來,將來回味無窮喲!
聽說類似的展覽在日本舉辦過好幾次

大家多少都對印象派畫家熱愛浮世繪有些印象,先用這些圖來說話。
莫內故居的餐廳到目前還展示了許多他在世時所收藏的浮世繪。

莫內故居的黃色餐廳,牆上掛滿浮世繪。還有不少日本瓷器。

莫內還畫了穿著和服、搖著日本扇子的老婆大人,這幅畫目前由波士頓美術館收藏。

莫內的太太穿著日本和服,手搖日本扇子。日本和服可是很貴的,難道有人出租?
你看看這地板是日本塌塌米耶,牆上這麼多日本扇子。顯然是莫內去借了場地、道具和衣服。

莫內的荷花池甚至蓋了座日本橋,這日本橋也常出現在莫內畫中。其靈感來自歌川廣重所畫的太鼓橋。

這個角度的日本橋,莫內不知畫了多少幅?重要的西洋美術館好像都有一幅。
莫內的餐廳裡懸掛著這幅歌川廣重畫的日本太鼓橋。

梵谷畫的唐吉老闆(畫材商)背景的牆上貼滿了浮世繪,這些都是梵谷的收藏。浮世繪很便宜,就算是窮困的梵谷也買得起,他買了六百多張,輪流貼在牆上欣賞,也成為他繪畫的靈感。目前阿姆斯特丹梵谷美術館,擁有當初梵谷收藏的470幅浮士繪。

日本曾經把這幅畫借到日本展覽,然後把牆上這些浮世繪都召集一起展覽。

梵谷甚至直接臨摹起歌川廣重的「大橋驟雨」和「梅樹開花」。

右側是梵谷臨摹的,連漢字都模仿的有模有樣。梵谷非常憧憬他依據浮世繪想像的日本生活。
左側是歌川廣重所繪的梅樹開花,這種前景有一個巨大主角的構圖,影響了印象派很深。

這些畫家是何時與浮世繪相遇的呢?為什麼他們這麼喜愛浮世繪?浮世繪對他們的繪畫有什麼影響呢?在「浮世繪大場景」這本書,有一篇「浮世繪外流──與印象派交會」的文章,解說的很精彩。

圖文並茂的精彩好書

浮世繪是始於日本江戶時代(十七世紀)的一種庶民藝術,它是一種木刻版畫,因為大量印刷,價格便宜,老百姓也都買的起,成為居家或公共場所常見的裝飾或海報。所描繪的主題,包括日本著名的風景和老百姓的日常生活,風月場所、舞台人生經常入畫,露骨的春宮畫也很普及。

擅長畫仕女的喜多川歌磨與北齋、廣重、寫樂並稱浮世繪四大家。
「奴江戶兵衛」,東洲齋寫樂所繪。他畫的人物尤其是演員,常有傳神的戲劇化表情與動作。
歌川廣重作品裡富有禪意的一張。廣角鏡的構圖(前景很大,遠景很小),景深遠,場景大。

日本的浮世繪為什麼會流傳到歐洲?據說在1856年的巴黎,有位貿易商,發現日本寄來的陶瓷器所用的包裝紙,是一捲日本版畫,到處向人誇讚日本版畫之美。在1862年倫敦的萬國博覽會,公開展示了英國駐日總領事所收藏的日本浮世繪,這是浮世繪在西方首度集體亮相。1867年的巴黎萬國博覽會,日本第一次參加,浮世繪也造成轟動,銷售一空。從此,浮世繪在歐洲成為炙手可熱的商品。1880年初,巴黎就有十幾家日本美術商店。日本主義(Japonism)的風潮興起,不只是浮世繪,連日本的瓷器、裝潢、家具、工藝品在歐洲也蔚為風潮。

華盛頓Freer美術館裡有名的孔雀屋。這原本是一位喜愛日本文物的英國富人的房間,
Freer花大錢買下,原封不動搬過來。
正面有惠斯勒畫的「瓷器公主」,牆上有金漆畫的孔雀,還有日本陶瓷器和家具。
Freer美術館有多幅惠斯勒以日本風為創作主題的油畫。

歐洲藝文人士迷浮世繪,不只是因為異國趣味而已。實際上浮世繪以描繪庶民生活為主題的畫風與當時印象派關心市井小民、甚至低下階層的性格,不謀而合。而且浮世繪的構圖方式對歐洲的藝術有很大的啟發和影響。

以繪畫主題來講,浮世繪經常描繪風月場所、戲院舞台、後台的梳妝等等,對羅特列克和竇加等畫家有很大影響,他們去舞廳、酒家、妓院、戲院畫這些青樓女子、戲子前台的表演和私下的洗浴、梳妝、休憩。這些原本是不登大雅之堂的主題,也能入畫。印象派女畫家卡莎特(Cassat)、Eva Gonzales等雖然不能到酒家、妓院,也畫過多幅戲院的場景。

女子或戲子們梳妝、洗頭、洗澡的主題在浮世繪非常常見。
日本流行大澡堂,看來是男性畫家可以到女性澡堂去繪畫。
「梳頭的女人」,竇加繪。竇加到酒家、妓女戶去觀察這些女人的日常生活,尤其是梳洗。
「擦腳的女人」,竇加繪。你可以想像當時的學院派看到這種主題,一定覺得竇加很墮落。
妓女接受定期的婦科健康檢查,羅特列克繪。
羅特列克和竇加經常逗留舞廳、妓女戶尋找繪畫主題,在當時算是離經叛道。
羅特列克所繪休憩中的青樓女子
「芭蕾舞課」,竇加作。
瑪麗卡莎特所繪劇院包廂裡的女子
「義大利劇院包廂」By Eva Gonzales

歐洲的繪畫好像拿普通鏡頭,透過觀景窗平視拍照。浮世繪則像是配上廣角鏡頭低角度仰拍、高處俯拍,創作出許多左右不對稱、前景突出的戲劇化構圖來。許多畫家深受影響,紛紛嘗試類似的構圖。

左側是歌川廣重作品,右側是惠斯勒作品。
歌川廣重非常擅長低角度在近景放置一明顯物體來凸顯景深的構圖,羅特列克的這幅紅磨房海報受到其啟發。
 

馬奈畫的乘船,平視的角度,構圖平凡。

馬奈畫的乘船。

卡莎特這幅乘船,低角度、近景加大(船夫),氣勢不凡!空間變大了。

The boating party,卡莎特所繪。這幅畫真有大將之風啊!是不是比上面馬奈那幅還有力、壯闊。
廣重所繪俯視的街景。
雷諾瓦所繪的新橋。當時許多畫家在公寓樓上的陽台畫下俯視的巴黎街景。
葛飾北齋的富士三十六景之一。莫內的餐廳裡還有這幅畫。
「有旗子的公園」,莫內繪。紐約大都會的說明牌上註明其靈感來自上面那幅北齋的畫。

連後印象派大師塞尚的風景畫,也得到浮士繪的啟發。

印象派興起的十九世紀後半是日本明治維新時期,當時日本各方面都在向西方學習。沒有想到已有兩百年歷史的庶民藝術,卻先對歐洲藝術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之後,他們派到歐洲去學習西洋繪畫的藝術家以及財力雄厚的收藏家,正好與印象派相遇,把大量的印象派藝術品引渡回日本,造成日本人最先接觸的西洋藝術就是印象派時期作品,印象派畫家又喜歡畫日本題材,這種種複雜的因素,與日本人對印象派非常著迷有著密切的相關。

Rate this post

Related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