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铁军其人

*仅作转载,不代表平台观点

三农圈内的学者、公务员聊天,温铁军是个话题。

温老先生温和,一脸笑意,总不生气。

很多农民朋友、众多大学生对此很钦服,都夸温老先生有涵养。他有骨粉,崇拜他。

但了解一下他的经历,知道了他一直顺风顺水,无论反右派、上山下乡、文化革命丶改革开放丶新时代,他都如鱼得水,因而他总解释哪个时代都好丶都对。

他最迷惑人的是为农民发声。比如强调农民三次救中国、强调农村生态环境对于防疫丶对于城市的重要。但他主张农民不要有产权丶不要有自由丶不要进城,最好象过去一样,老老实实服从管理,一门心思做农业丶当农民就好了。

很显然,他这是小资情调丶贵族风格丶官僚作派。

至于他是不是经济学家,很显然他自己都不承认,这个真不是谦虚,他一个学新闻的,从三手教材读了一些政治经济学,对马克思以外的西方主流经济学几乎没有接触而全盘反对,显然连民科都算不上。

他最骄傲的是骑着摩托游览黄河、自费出国考察农业、带着学生田野调查,但可惜都是带着答案找证据,完全不是科学学术方法。

这样的不生气,显然是我既安然享受丶何管他人生死?

温教授。是个言语和善,面貌端正,慢条斯理的70岁老头。属于说话好听的那一类人。有一种润物细无声的解释能力。让受众很能够接受他的观点。

但是,他的观点,思维模式,都是在说一件事:过去是对的。

剪刀差是应该的,高征购是对的。

和苏联结盟是对的。

和苏联反目也是自然的。

五六十年代的政治经济政策是对的。

农民支援城市,农业养活工业,是对的。

上山下乡是对的。

国企效率低下的原因是那啥,是合理的。

闭关锁国是合理的。

反对私有化。

一战二战是资本之间的战争。

俄乌战争是债权债务发战争。

进出口贸易妨碍国家安全。

为脱钩辩护:脱钩非我愿。

他的视频很多,经常是用三言两语的经济学术语,轻松为过去的每一件事打圆场,解释那个政策发生的合理性。就该如此。你能怎么样呢?

他坚持用政治经济学术语,把那些历史大事,说的八面玲珑,就是不说这个事还有其他视角,其他思考,不说那件事的的历史全貌,不说那件事的后续改革措施。

你若怀疑,他还笑嘻嘻地说,你傻啊。就这样,听众笑呵呵接受了他的PUA,还心情愉悦。

当然也有一些细部的经济事件,还是看得准的。比如他说过“房地产问题不是房地产的问题,是土地财政问题”。

但总体看来,他的话术是历史、政治和经济的多重概念混杂和穿插。你仔细推敲,发现他并无实证。

比如剪刀差,具体是多少。农村支援城市,农民到底是何生存状况。提高农业税,让农民养活城市,这没有错。但具体农民纳税多少,清代农业税多少,民国农业税多少,五六十年代农业税多少,你有没有一个数据对比?以农养工,是否是一个合理可行的范畴,他闭口不谈。只说五六十年代的农民政策合理,对当时农民饥荒闭口不谈,没有怜悯之心。

他谈到国企改革的资产流失问题,他的逻辑是,国企=国家积累=革命者所有。他忘记了建政之初,我党一无所有,第一波国有资产来自公私合营,后面是低工资的工人和极少粮食的农民几十年的积累。

他谈到闭关锁国的合理性,居然说进出口贸易妨碍国家的底线,进出口贸易背后是个利益集团,云云。

总之,温铁军是用一知半解的经济学术语,解构重大历史和政治问题。把一切左倾错误描述得合理和必然,毫无反思。

有人批判他说,民科温铁军。其实民科有一个优点,就是较真。温教授如果认真一点,可能就好了。

来源:温铁军是谁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14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