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之争:自由和权利的边界

很少有人会思考,但都想有意见。

——叔本华

Bref, très peu de gens savent réfléchir, mais tous veulent avoir des opinions

Schopenhauer

一个人究竟有没有选择拒打抗中共病毒疫苗的自由呢?

当然有。但同时也应承担不进入公共场所不接触他人的义务。

鉴于中共病毒高度传染且对特定人群致命,拒绝施打经公共卫生部门认定的疫苗是个人自由,但其没有自由让自己成为传染源危害别人健康和生存的权利。

这是个非常基本的社会生活逻辑,或者说社会公德。

周三接受 CBC 新闻采访时,安省新民主党领袖霍华斯表示,她认为人们拒绝接种疫苗是一项宪章权利。但很快在周四公开认错。

为什么呢?

这就是她承认错误,并给出强制施打疫苗的理由:

我完全支持基于科学和公共卫生的医疗保健和教育工作者强制接种疫苗。 我应该更早、更明确地表明这一立场。

昨天我在援引宪章权利时犯了一个错误。 我错了。

我们必须保护安大略省最弱势的群体——包括尚未接种疫苗的儿童、老人、病人和残疾人。

我的重点和我的奋争必须是保护人们的健康,并结束 COVID19。

言论自由的社会,不意味着有造谣的自由;

保护个体权利和自由的国家,不意味着有侵犯别人权利和公共利益的自由;

这是宪政法治社会的潜规则。

宪政,Con-stitution,首先是一个社会共同体潜在的共识达成,并表现在纸面上——宪法。

宪法只是浮在水面的冰山一角,真正起作用的,是冰山下的潜在共识。

一个人的自由和权利边界在哪里?

对拥共的人,不用问,因为他不需要这些。

问反共的人呢?

自己都没法确定自己自由和权利的边界,本身就容易成为侵犯别人自由和权利的法治规则破坏者。破坏了还自以为是,以为自己有特权吗?

怎么能指望这样的人建立一个自由、法治、民主的宪政国家?指望不上。

一个国家的性格是这国主流人群国民性格的集中体现。

为什么自私自利、罔顾公义、虚伪残暴、谎话连篇的中共能在中国长期执政?

问问自己就能找到答案。不管你是拥共还是反共。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17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