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是王朝灭亡的开场白


东汉末年,洛阳城外,人迹罕见、杂草丛生,早已没有昔日车水马龙、繁花似锦的大好景致。汉都洛阳,半数以上死于瘟疫。曹植描绘:“建安二十二年(公元217年),疠气流行,家家有僵尸之痛,室室有号泣之哀。或阖门而殪,或覆族而丧。”处处都呈现出“出门无所见,白骨蔽平原”,‘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景象。

公元220年,汉献帝建安二十五年,延康元年。这一年,汉献帝让位,东汉王朝结束。曹丕称帝,国号为魏,纷乱的三国时期开始。

这一年及之后的3年内,曹操病死,夏侯惇、关羽、黄忠、吕蒙、甘宁、张飞、张辽、于禁、刘备、马超、贾诩……亡。

三国的名人都在此时大规模死亡,虽然史料记载的死因各有不同,但他们恰巧身逢中国灾害史上的极峰——自汉献帝建安十三年起席卷汉帝国的建安大瘟疫。在这场大瘟疫中,建安七子中的四人:徐干、陈琳、应玚和刘桢皆因感染瘟疫亡故。

同为建安七子之一的王粲曾做《七哀诗》描述当时的惨状:

出门无所见,白骨蔽平原。

路有饥妇人,抱子弃草间。

顾闻号泣声,挥涕独不还。

未知身死处,何能两相完?

驱马弃之去,不忍听此言。

作为一个大家族,张仲景家族也折损了三分之二以上的人口,张仲景将这轮大瘟疫笼统定性为伤寒,《伤寒论》的出现则是东汉末年瘟疫大暴发所直接激发的。

伤寒论,张仲景

鲁迅写过《论魏晋风度与药及酒之关系》,瘟疫的恐慌会导致人们乱吃药,五石散就是这样兴起来的。

瘟疫不仅造成了人口罹难,且摧毁了社会秩序,导致国家机器运转不灵,即所谓“人至相食,盗贼并兴,群职旷废”。

隋唐

唐宋时期虽是瘟疫低发期,但其危害程度却有不断加重趋势,每次疾疫发生都涉及范围甚广,危害甚大,死亡率很高。例如唐代永淳元年冬“大疫,两京死者相枕于路”;神龙三年春“自京师至山东疾疫,民死者众”;大历初“关东人疫死者如麻”;元和元年夏“浙东大疫,死者太半”;北宋明道二年“南方大旱,种粒皆绝,人多流亡,因饥成疫,死者十二三”;熙宁八年“两浙无贫富皆病,死者十有五六”;元祐七年五月“浙西饥疫大作,苏、湖、秀三州人死过半;德佑元年(1275年)六月,常州等城为元军占领,城内居民四处逃窜,“民患疫而死者不可胜计”。

南宋末年,浙江永嘉地区大疫,死者众多。这一疫情持续时间很长。在南宋王朝被灭之际,瘟疫再次降临,德佑二年(1276年),杭州城内“疫气蒸蒸,人之病死者不可以数计”。

三年之后,1279年,崖山海战失败而宋军全军覆没,陆秀夫彻底绝望,在安抚幼主之后,将国玺绑在幼主身上,背着他跳海自尽。

元朝最后一个皇帝顺帝(1333——1368)时,是元朝历史上疫病流行最多的时期,史书载有12次之多。平均每三年就有一次瘟疫发生,死人无数。一次京师大疫长达两年之久。“天下瘟疫盛行,自江南直至两京,无一处人民不染此症。天下各州各府,雪片也似申奏将来。”

元朝腐朽而宽纵的管理,又没有采取有效措施控制瘟疫传播及发放药物进行治疗,导致朱元璋满门几乎死绝,他只能孑然踏上行乞道路,对元王朝痛恨已极。当年明月认为朱元璋参加红巾军之后为自己取的名字,意为“诛元璋”,表诛杀暴元之意。

元顺帝

明军于1368年八月攻陷元大都,元惠宗北逃,元朝结束。明廷认为元惠宗顺天明命,谥号为元顺帝。

明朝末年,各地的瘟疫一场连一场。崇祯十四年(1641年),京津地区、江苏吴江都遭到大疫袭击,《吴江志》称:“阖门相枕藉,死无遗类者。”

崇祯十六年(1643年)二月,北京大疫,病名叫“疙瘩病”,“大疫,人鬼错杂。薄暮人屏不行。贸易者多得纸钱,置水投之,有声则钱,无声则纸。甚至白日成阵,墙上及屋脊行走,揶揄居人。每夜则痛哭咆哮,闻有声而逐有影”。八月,天津爆发肺鼠疫:“上天降灾,瘟疫流行,自八月至今(九月十五日),传染至盛。有一二日亡者,有朝染夕亡者,日每不下数百人,甚有全家全亡不留一人者,排门逐户,无一保全。”

崇祯十七(1644年)年,天津督理军务骆养性说,“昨年京师瘟疫大作,死亡枕藉,十室九空,甚至户丁尽绝,无人收敛者。”

李自成55万大军攻入北京城的时候,鼠疫已肆虐了一年有余,明朝京城防线上一个衰兵要守三个垛口,唱的几乎就是“空城计”。

同年,清军入关,顺治登基称帝。奇怪的是,北京城的鼠疫像是与大清朝的军队约定好了似的,全身而退,一下子无影无踪了,清兵一个也没有感染上。

清朝末年似乎也没能摆脱瘟疫的厄运,疫病流行十分频繁。光绪帝34年中19年有疫病,宣统帝3年中2年有疫病。当时主要疾病是霍乱、鼠疫和疟疾。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京津地区霍乱流行,死人无数,“有以顷刻死者,有半日死者”。六月,死亡超过一万余人。直隶总督袁世凯在六月初十日给徐世昌的信函中说:“近日疫症大作,伤人甚多。”

直隶府署中上自袁世凯的幕僚,下自一般夫役,没多少时间也死去了十余人。而军营内得病的更多,前后官兵马弁死亡达七八十人,使袁世凯惶惶不知所措。这一次京师直隶地区的疫病流行,与前几次的疫病不同,前二次疫病都与恶劣的自然环境相关,而这次霍乱流行前,京师地区气候正常,并无连续的干旱或水灾,这次霍乱的出现呈突然性,危害大,传染快的特点。

宣统二年(1910年)10月,中国东北发生鼠疫。首先在海拉尔出现,渐次向齐齐哈尔、哈尔滨等处蔓延,仅哈尔滨(人口不足2万)一带即死亡5272人。1911年1至2月间蔓延到吉林省敦化、额木、延吉一带,仅延吉县境内死亡者就达323名之多。疫病越过吉林,很快传播至辽宁省,席卷了该省数十州县。患病较重者,往往全家毙命,当时采取的办法是将其房屋估价焚烧,去执行任务的员役兵警也死亡相继,数月间就死亡了六七千人。据东三省督抚锡良奏陈疫情电文所述,此次鼠疫蔓延所及达66处,死亡人口四万余人。另据资料说,这次东北鼠疫大流行死亡总人数约为6万人。

宣统三年八月十九(1911年10月10日),武昌新军兵变,辛亥革命成功。十一月十三(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成立,宣布废止“年号”,纪元订为“中华民国”。

同年十二月廿五(1912年2月12日),隆裕太后下诏退位,自1644年清军入关268年的清朝结束。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9 − ni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