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願武漢病好


“蠱”是一種人工畜養的毒蟲。將不同種類毒蟲放在瓦罐里使其互相咬殺,並吞食屍體,最後存活下來的毒蟲就叫“蠱”。 中共就是今天中國人的這隻“蠱”。

哈佛流行病學家:我們預計,到2月4日,武漢的疫情將大大增加(預測區間為132,751-273,649例),在中國其他城市和其他國家的感染頻率將更高。 作為流行病學家,我真的很擔心這種新的冠狀病毒的爆發。 1)病毒的上升軌跡比SARS陡峭得多。 2)可以在症狀出現之前在人與人之間傳播,即它是無聲的傳染!

這是一種沉默的病毒。雖然不說話也沒任何表現,但肺已經爛了。 這是多麼殘酷又真實的喻言?

一名已確診感染病毒的武漢市民發帖說:  “在這次危機過去以後,我可能已經離開這片被詛咒的土地了,但還是希望你們能明白人民真正需要的是一個什麼樣的政府,是不是需要一個真正以保護每一個公民根本利益的政府!這個根本利益不止包括財產,更包括生命!假如我有幸能活下來,我不會再關注什麼狗屁民族偉大復興!我也不會再關注什麼狗屁幾帶幾路!我更不會關注什麼國土大幾寸小幾寸的台灣獨不獨統不統!我只想在危機來臨時能有飯吃,有衣穿,有人照顧和治療我的家人!從今天開始那套宏大敘事的狗屁玩意都給我滾遠點!我首先得是個人,活人!對不起,一個在危機時刻讓我自生自滅的政府和國家,我愛不起!”

不解決吃人的政權,各種人道災難就不會停止。苛政猛於病毒。

為了防備傳染,各鄉村斷路封村,自動自發建立隔離墻,徹底暴露了高調張揚的諸夏獨立建國是早被田間地頭的鄉民玩剩下的一套原始巫術理論。

人和人不敢相見,看到人像是看到死神。以鄰為壑,以肉身為牆,牆國人真實的走到這一步。”若论力量,祂真是有能力!” 一切都是神意。沒有任何例外。

漢口、漢陽、江漢、武昌,這都是曾經熟悉的地方。難忘三月陽春,晴川歷歷漢陽樹;追憶珞珈情緣,芳草萋萋鸚鵡州。 祈願武漢病好。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0 − fou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