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種族歧視與斯德哥摩綜合症

今天中國人普遍沒有人權觀念,一方面來自中共負向反饋的強力壓制和利益牽制;另一方面來自中共的系統洗腦。這是不可否認的。這是從幼兒園就開始的思想摧殘,而且從媒體到教育滲透到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

人是觀念的動物,而觀念是會改變的。

人權的價值基礎來源於基督教信仰傳統是沒錯的。但這不意味著沒有這個傳統和信仰的人群的就不能理解並接受人權。

香港旅遊局披露香港約有 200 萬名道教徒和佛教徒、只有48 萬基督徒;日本基督徒比例更低,只有約191萬,占總人口1%,99%信本土的神道教。但這並不妨礙日本人和香港人整體接受人權理念。

不能一成不變的認為中國人不會接受人權的觀念,更不能以現在的狀況認為中國人無可救藥,進而形成對本族群的歧視。有些辱華人士的自我歧視已經上升到病態的自我族群完全否定。這是自我種族歧視——Self-racism:When a person hate or discriminates their own race. Or calls out a person and adding their race in a hateful way when they are the same race as well.

总体而言,遭受自我种族歧视的少数民族认为白人优于有色人种。心理学家将其视为种族领域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中文推特上充斥著維護極權的小粉紅,甘心受騙的小螞蟻,自輕自賤的辱華牲……

從心理學來看,這都是斯德哥爾摩症的不同臨床表現。

難道中國人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易感人群嗎?

很值得有心人做深入探究——「共產極權造成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受害人群臨床分析」

張林先生提出了一個中國人是牲人的概念。把牲人的範圍界定好很關鍵。如果僅僅作為個人宣泄或自我反省也就罷了。但作為人權活動人士,則需要清楚的界定友敵,喚醒和團結同道,並盡可能獲得最大範圍和最多人群的支持。

近來有網紅說8月4日-6日,香港會被軍事戒嚴,一時網上紛紛熱議。中共也說香港不能觸碰三條紅線。其實,對中共來說,無所謂紅線黑線,都可以作為交換條件,包括領土主權,只要能保證其在相應國際國內形勢下的獨裁權力和壟斷利益最大化。

中共指定不敢出兵香港,更不敢出兵台灣。這是由中共本身、國內局勢和國際形勢決定的。目前是香港人爭取自由和雙普選的最佳時機。中共不敢在香港搞軍事戒嚴,所謂定向清理英美籍人士更是無稽之談。要知道香港不到800萬人,英國海外公民就有350萬,加拿大籍62萬,美籍33萬。共匪能清理香港超過一半的450萬人口?

由此推測定向清理香港外籍是謠言,香港軍事戒嚴也是謠言。

一些中國朋友往往對真相視而不見、置若罔聞,對謠言卻興奮莫名、奔走相告。這是典型甘願受騙受虐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臨床反應。

從中共國走出來的,大部分是心殘嘴利的中國病人。

飛越瘋人院不容易。更不容易的是,飛越後應該怎麼辦?

中國病人怎樣才能活成個正常人?

用不義戰勝另一個不義還是不義;用謊言擊潰另一個謊言仍是謊言。

從個人生活角度,如果有人欺騙我兩次,我決不會再給牠第三次機會。這是對自己的尊重,也是對良善和道德的尊重。

哪國哪族都有這種人:寧肯安心為豬,不願挺胸做人。自由是生命不可分割的組成。有自由才有尊嚴,才能挺胸做人。好在正在抗爭的大多香港人明白這個基本的道理。華人應該一道爭取屬於自己的自由、民主和法治,為這個世界塑造一個受人尊敬的文明族裔。不應自我歧視,更不應妄自尊大。

5/5 - (2 votes)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2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