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世界最危險的敵人

光照在黑暗裡,黑暗從沒有勝過光。這光是神的真光,是生命的源頭,無法阻擋。眼睛是生命的燈,追隨神,就是渴望光明和神的真道,用眼睛去追隨神單一的真光,祛除人心泛濫的黑暗。

金融家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 1月24日在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一個晚餐會上說,主導高科技監控政權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是自由世界“最危險的敵人”。索羅斯對支共真相有清醒認知和坦率的表達。實際上,國際社會很多人都明白,只是礙於還要與支共做生意,不願意捅破這層窗戶紙。這就是綏靖。

中國人整體上來說,不知道也不理解人是什麼。這個在文明世界來說,普遍上是一種精神的殘疾。尤其那些移民海外的,與周圍世界對比更明顯。 支共從歷史和現實意義上,就是掌握了核武器和高科技的太平天國,一身肌肉的腦殘巨嬰。如果自由國家還不提早遏制並作戰爭預備,未來對這個世界的破壞很難想像。

太平天國號稱拜上帝教,一度還迷惑了歐美的傳教士。但其中有人相信在造物主面前人人平等嗎?有人追求自由和法治嗎?實際上就是中國的愚民野合了外國的宗教,不過作為篡國奪權的工具,根本不具有任何進步意義。義和團則是太平天國的反面,是愚民利用民間愚昧的傳統文化鬧事。支共則是兩者的雜交。

中國人普遍沒有信仰。而信仰是一人乃至一國的底色和底線。中國人可以給任何泥塑的神祇磕頭,目的不過是要東西,比如要健康,要平安,要錢,要美女,要子孫,要官位……這跟信仰完全不沾邊,完全就是苟且實用要東西的跪拜文化。現世當中,為了“要”,跪拜權力和金錢也就毫不稀奇了。

而平等、自由、博愛的普世價值觀,恰恰是根源於信仰的基本價值。獨立宣言稱, “這些真理是不證自明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賦予人們若干不可剝奪讓渡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命的權利、自由的權利和追求幸福的權利。” 這來源于信仰,是憲政的基礎,構成了美國的底色。

沒有信仰的族群,不但不會產生這樣的價值觀,理解和接受的難度都很大。因此,中國不存在內生的思想動力進行保護個體自由和人權的憲政法治的變革。

自由是天賦的,來源於造物者,任何人不可無端剝奪,否則就是違逆神意,以此形成的憲政治理模式和民主選舉制度都是為了保證人享有天賦的最大自由。這構成現代文明的基礎。支共從根本上不理解也不接受這個文明的基礎,所有行為都是最大範圍控制權力和利益的考量。除了權和錢,其沒有信仰,也就意味著沒有底線。而不斷膨脹的權錢欲望,必將與外部世界產生碰撞,這是不斷把支共和中國拖入戰爭邊緣的思想基礎和行為因素。理論上,戰爭不可避免。

目前,德國之聲、法廣和美國之音都轉述了索羅斯對最危險敵手的定位和定性。這也就是說,國際社會已經就此達成共識。下一步,就看如何應對這個“最危險敵人”。相信,西方政府間已經著手籌劃實施應對方案。

 

自由世界最危險的敵人
Rate this post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