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和法治是种族问题吗?

法国革命反反复复最大的问题,是争取人民的自由。实际上,只有个体的自由,没有所谓人民的自由,凡是假借人民的名义,争取的都不会是自由,而是血腥的镇压和暴民的屠杀。 同时代的美国革命无比正确的证明了争取个体的自由才是真自由,才符合上帝面前人人平等的自然法。

Founding Fathers of the United States

没有对个人自由和个体价值的坚守,民主很容易沦为多数人对少数的暴政。民主是宪政法治的手段,宪政法治是保障个体自由的手段。个体自由是根本目的。从英国到美国设计的一整套宪政体制就是保障个体自由达成的共识,所以叫constitution, con 就是共识,institution是文化习俗和制度,连起来就是宪政共识。

以国家和种族的名义争取自由独立和强大,搞不好就是军国主义、纳粹、法西斯或共产主义,这都是以伤害个体自由和生命为代价,满足一部分利益阶层野心的国家暴行。这些已被日本军国主义,纳粹德国,苏俄及中共一再证实。 看到谁声称以人民的名义,为了十四亿同胞,又谎话连篇的,这九成是往邪路上走。

也有人说亚洲人尤其是中国人是劣等人种,白人才是优等公民。如果想要法治民主和自由尊严,只有出走一条路。

白人也分很多族群,创立宪政法治国家的主要是盎格鲁-撒克逊人,并不能代表所有白人。白人有好有坏,但主流是好的。亚洲人也一样有好有坏,但主流是中国大陆,虽然也有日本韩国港澳台新,但不能改变主流,所以日本要脱亚入欧。

一般来说,新教国家来的比天主教国家来的更好相处,宪政国家比其他体制国家来的更有美德。比如哥伦比亚有些白人很浮夸,塞尔维亚来的有些则很鸡贼。各个分别来看比较好,真不能一概而论。种族主义不是文明社会的标志,制度对人的塑造才是关键因素。野蛮的制度底下很难形成健全的人格和正常的思维,更缺少独立之精神和自由之思想。 人没有高低贵贱之分,造物者面前人人平等,这也是建立宪政法治和推广普世价值的立论基础。否认这一点,是在破坏文明的根基。

人的行为来源于意识形态和价值判断,这些在中国大陆都是被中共垄断的,也就是中国人的行为来自于中共的洗脑教育和思想灌输。中国人心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中共难辞其咎。 同样是华人群体,生长在港澳台新与中国大陆的好像是截然不同的两个品种。原因很简单:良政培育善心,恶政则出产魔鬼。

同样的例证在东西德、朝韩之间也能得到证实。人种不是根本原因,制度分别了人。何况共产主义本来是游荡在欧陆的恶鬼,阴差阳错却在中国大陆附了身。中国人这一百年遭此大劫,既有历史文化因素,也有地缘政治因素,并不能完全推到人种因素。 中国人现在很可怜,不应一味指责谩骂,应当怀有悲悯之心。

4.7/5 - (3 votes)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3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