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尔墨斯密教与各大宗教及秘密社团之间的关系

【赫尔墨斯密教与诺斯替主义】

赫尔墨斯主义与被称为诺斯替主义的更广泛的知识思潮有关,两者都在罗马埃及时期蓬勃发展,在相同的精神氛围中,共享让灵魂脱离物质王国的目标,并强调对上帝的个人认知。

两者都认同神与人之间的基本关系可以通过灵知(对世界本源的认知)找到,目的是“看到”神,并在某些情况下与神合一。

尽管双方都同意上帝超越宇宙,但赫尔墨斯主义者认为上帝仍然可以通过哲学推理来理解,这与哲学家和基督教神学家一致,而许多诺斯替教徒认为上帝是完全不可知的。

虽然诺斯替派经常沉迷于神话参考,但赫尔墨斯文本相对缺乏神话。

赫尔墨斯主义普遍对上帝持乐观态度,而许多形式的基督教诺斯替主义对造物者持悲观态度:一些基督教诺斯替教派将宇宙视为邪恶造物者的产物,因此本身就是邪恶的,而赫尔墨斯主义者则将宇宙视为在上帝的形象中的美丽造物。

双方都认为,人类原本是神性的,但陷入物质世界成为情欲的奴隶,远离了神性。

赫尔墨斯信仰体系对人类持积极态度,赫尔墨斯主义者认为,人体本身并不邪恶,但诸如性欲之类的物质冲动是世界邪恶的原因。

而诺斯替派对人类持悲观态度。诺斯替宇宙起源论将物质存在视为有缺陷或邪恶的,一个恶毒的小神负责创造了物质宇宙。

在波斯萨珊王朝时期,诺斯替思想通过摩尼教传播到中国。

摩尼Mani (Manes)

【赫尔墨斯密教与犹太教】

犹太教和赫尔墨斯密教最突出的相互关系是犹太神秘主义卡巴拉。卡巴拉在犹太教、基督教和赫尔墨斯密教中发展为三个独立流派。

那些不相信亚里士多德理性的犹太学者,将赫尔墨斯主义视为讨论摩西五经和十诫的神学解释的支持。

对于犹太人、基督徒和穆斯林,赫尔墨斯主义是亚里士多德主义的替代品。

【赫尔墨斯密教与基督教】

基督教和赫尔墨斯密教两者都持有救赎、启示,并把对上帝的认识作为人类存在的意义。

这种对上帝的认识来自一种依赖于重生的神秘体验,重生的焦点是“生命”、“光”和“真理”,以及寻求者在获得更高知识时的道德态度。

两者都强调了救赎、启示和重生对于找到关于上帝的知识的重要性,传达了宗教实践的核心应该通过信徒个人经验的内部完成,而不是通过外部的圣礼仪式来完成。

此外,两者还共享一种来自希腊思想流派的二元哲学。大多数学者认为基督教和赫尔墨斯密教之间的交流和影响不是单向的,而是一种更加相互的过程。

【赫尔墨斯密教与伊斯兰教】

按照9世纪和10世纪的阿拉伯作家的说法,来自上美索不达米亚城市哈兰的异教徒社区,《古兰经》中提到的赛伯伊人(Sabaeans),将赫尔墨斯视为他们的主要先知之一。同一时期,一些穆斯林开始将古兰经先知伊德里斯(同于圣经的以诺)与赫尔墨斯相提并论。在此背景下,赫尔墨斯开始被视为“科学的先知”。

【赫尔墨斯密教与黑格尔哲学】

文艺复兴时期,斯宾诺莎认为宇宙中除了上帝之外没有任何东西存在,他被认为是卡巴拉主义,并被归因于受赫尔墨斯密教影响的思想者。

黑格尔也是一个赫尔墨斯思想家,他信奉“大地之灵”,并与同事交流魔法的本质。他的著作中有许多赫尔墨斯元素,且非正式地与共济会和玫瑰十字会等赫尔墨斯社团结盟。

黑格尔哲学的划分遵循许多形式的神秘主义和赫尔墨斯哲学的典型模式。

现象学代表了将心智提升到感官和世俗水平之上的“净化”的初始阶段,为接受智慧做准备。

逻辑相当于赫尔墨斯“上升”到纯粹形式、永恒、绝对理念的水平。

自然哲学以时空世界的形式描述了宇宙心智的“灵显”或“他者”。

【赫尔墨斯密教与玫瑰十字会】

玫瑰十字会是17世纪初的一个秘密社团,是基督教清洁教派和赫尔墨斯密教合流的产物。

基督教清洁教派是摩尼教的西传分支,东传分支就是宋元时期盛行的魔教,也就是明教。

摩尼教是混合了拜火教、基督教和佛教的诺斯替主义宗教。

摩尼教四大先知分别是:摩尼、琐罗亚斯德、释迦牟尼以及耶稣。

由于摩尼教的与各大宗教高度融合变化特征,其在中国隐藏在佛教的分支当中,密教祖庭在河北正定隆兴寺,而在欧陆,则隐藏在基督教分支当中——基督教清洁教派。

《玫瑰十字会传统》和《玫瑰十字会信条》描绘了一个赫尔墨斯秘密社团的理念和宗旨,传说培根、笛卡尔和牛顿等都是玫瑰十字会的成员。

【赫尔墨斯密教与共济会】

共济会也是赫尔墨斯社团。根据其共识文献《共济会宪章》第一部《历史篇》的解释,共济会起源于公元前4000年——”光明之年”,并记载了该隐后代拉麦的四个子女探索了自然的奥秘,在洪水来临之际,他们为了让伟大的学问流传人间,特地将知识镌刻在两根石柱之上。

洪水过后,三重伟大的赫尔墨斯发现了其中一根,并将伟大的学问的一小部分传授给人类作为文明的复兴。在此,赫尔墨斯被作为自然科学和自然哲学的大宗师。

在复兴之时,大多数人类仍旧十分愚昧,只有石工(Mason)仍旧掌握着自然科学和几何学的秘密,他们知晓了人只不过是神的”不完善的复制品”。

石工们发现通过自身努力,可以克服人类自身精神和肉体上的缺陷,回归神的领域。

他们秘密结社,在建筑工地旁开设集会所(Lodge)进行聚会,交流知识。他们信奉宇宙的伟大建筑者,通晓宇宙天文、解剖学、几何学的浩瀚知识,互相称为”兄弟”,奉行兄弟友爱、同舟共济。

古代共济会(Freemason)登场了。

现代共济会起源于1717年圣约翰日的英国,由四个分会组成总会。

共济会对于神的解释来自柏拉图的《理想国》中对造物主的阐述,其理神论明显继承了诺斯替主义的思想,另外还包含了13世纪左右兴起的卡巴拉、炼金术的诸多元素。

共济会认为宇宙是神——“宇宙的伟大建筑者”创作的手工品,宇宙的秩序来自神赋予的理性,而每个人都是宇宙的影子,是为小宇宙。然而由于先天的缺陷,这个复制品是不完美的。若以理性为准绳,以道德为工具,不断地修正自身精神上的缺陷,完成了“内在神殿”的建造,就成为完美的“石工导师”并且进入神的领域。

共济会发起了启蒙运动并且在不到50年时间里迅速扩散到欧洲和北美,建立起可以和天主教会匹敌的巨大体系。

孟德斯鸠、伏尔泰、歌德、海登、莫扎特、菲特烈大帝、华盛顿、富兰克林、马克·吐温、柯南道尔等等如星光闪耀的名字都是共济会成员。

美国独立革命和法国大革命背后都活跃着共济会的影子。

法国,权利法案,1789

共济会,是赫尔墨斯密教传统和灵知派诺斯替主义结合的产物,是延续和发展了文艺复兴成果的赫尔墨斯社团。

其背后向神而生自我完善的理念,和构筑新世界秩序的革命实践,让所有反动的专制集团胆寒。

近几年,从中国流传出来的共济会阴谋论疑似受中共操控炮制,比如何新和宋鸿兵,早就是被中共收买的御用智囊,其编造抹黑共济会的阴谋论或是为讨好中共粗制滥造的谎言。

5/5 - (2 votes)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12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