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年代——2000年的北大、清华和北方交大

对于大学生来说,90年代是一个焦虑的年代。

1992年《深圳特区报》对邓小平南方讲话做了《东方风来满眼春》报道,市场经济被认为是正统,讲座就开始多了,很多都是关于营销策划的。各种文化现象也重新出来,比如新一轮“国学热”。

1992-1996年的中国大学正处于一个交界点。90年代中后期,大锅饭和包分配的制度正逐步打破。1996年,大学毕业生就业已是双向选择。

大学还未大规模扩招,考大学依然不亚于千军万马过独木桥。邓小平南方谈话带来了松动的气息,而毕业分配工作的“铁饭碗”制度却已悄然打破。新潮事物不断涌现,人的状态也耐人寻味。

港台流行乐的风花雪月、台湾言情的滚滚红尘,无一不吸引着成千上万双渴望新奇的眼睛。90年代初,“麻派”、“毛派(指打毛活)”、“舞派”等生活方式亦颇有市场。

“打工”在90年代初也成了时髦词,校方鼓励贫困生勤工俭学、打工赚钱。

每天晚自习结束后到熄灯前的一个多小时,是宿舍的黄金时段。卧谈会是大学必修课。关灯后,随便揪住一个话题,聊家乡、聊经历、聊在梅花馆遇到的美女……

北京大学

北京大学南门

北大26楼

北大26楼

北大34楼

北大34楼

北大31楼

北大29楼,民主科学顶个球

饭票

花神庙

未名湖

北大书店

 

清华大学

清华东门

清华主楼

二校门

水木清华

图书馆

清华园站

 

北方交大

北方交大南门

沙尘暴中的思源楼

校园一角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4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