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

自干五很多都是对本民族的文化和族群无条件热爱的人。但如果跟着也无条件接受这个共产制度就很荒谬啦。我对中国文化也很爱,不才以前在中国就做过不少地产文化的创意。从雪花烂漫的北京,到细雨绵绵的江南,从秦砖汉瓦的汉唐故都,到风光旖旎的青藏高原,感受中国文化之深是无以言表的。就说陕西博物馆,我就去了三次,每次都被汉唐文明的富丽堂皇和精雅细致震撼,比故宫博物院不知道要高多少倍。

从拉萨、日喀则到香格里拉、九寨沟,一路感受大藏区文化的雄浑秀美,粗犷豪放,真感到大中华地大物博,山川锦绣。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从歙县、绩溪到西递、宏村,又能感受“漫研竹露裁唐句,细嚼梅花读汉书”这样深具明清文化遗韵的人情风物。浅嗅深院天井里腊梅散发的淡淡幽香,就这样做个闲适安静超然物外的中国人,也没什么不好吧?

西递追慕堂

看到中国的美越多,越能感受到,如果没有中共盗国集团,中国该有多自由、多美好、多有活力!我可以像一滴水那样,即融入圣劳伦斯河的辽阔晶莹,也融入长江黄河的峻秀浑厚。我对中华文化,由表及里,从哲学思考结构到精神内蕴的演化,都做过一番探索呢。

但您听听美国国会中国问题委员会主席马可·卢比奥在国会听证会怎样说的, “我对中国在文化和历史上取得的辉煌成就和重要性深深敬仰,这是一个几乎与人类历史同行的国家,我希望这种历史形成的潜力能给世界正向的影响,不幸的是我们看到的不是这样,中国政府和中共正在努力阻挡和倒退二战以来人类近一百年所取得的自由,这是非常需要沟通的一点。”

吾亦深有同感。普林斯顿的余英时是钱穆的学生,也是研究中国文化的大家。但他对共产党恨之入骨。共党统战他,给他讲故乡的云,他说我没有乡愁。他说清末的儒家要求人人有尊严,但在共产党统治的国家完全被抹灭,从1920年代开始就极力破坏,仅以暴力统治国家,人活着失去尊严;领导人更迭至今,只是越加腐败,变成“最坏的资本主义–国家的资本主义、党的资本主义”,看不见改变的希望,共产党政府一定“很快会垮台!”这才是真正懂中国文化有骨气的知识分子嘛~

但您能感受到余先生说“我没有乡愁”时深深的伤感吗?

5/5 - (2 votes)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5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