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加拿大看中国:民主自由,中国人真准备好了吗?

围城渥太华,各路妖怪都从地缝里钻出来露个脸😂

“自由车队”最初是由一个名为“加拿大团结”组织的,该团体由一个名叫詹姆斯•鲍德的人创立。

鲍德是车队“谅解备忘录”的作者,该备忘录呼吁推翻加拿大的民主政府,代之以由车队领导人、参议院和总督组成的非选举产生的军政府。

其他顶级组织者包括失败的保守党和人民党候选人本杰明·迪希特,他欢迎在渥太华打出邦联旗帜。

极右翼人物帕特·金,他曾发表过关于“高加索种族人口减少”的咆哮,并建议“用子弹解决”是前往渥太华的车队的唯一方法。

引人注目的兰迪·希利尔,他是安大略省的独立议员,几年前被道格·福特的政党开除。

上周末,希利尔站在国会山的台阶上发表了一篇危险的演讲,将车队的斗争比作在维米岭战斗的加拿大士兵。

他在与阻塞渥太华街道的大型工业和农业车辆司机网络进行沟通和协调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其中一位组织者Tom Quiggin是前加拿大皇家骑警和情报官员,曾在皇家军事学院任教。

他在右翼曼宁中心举办的活动中发表讲话,错误的声称2017年被极右翼恐怖分子袭击的魁北克市清真寺本身就是帮助恐怖分子。

来自安大略省艾尔默的世界末日教会传教士布兰特,他相信他得到的反对 COVID-19 公共卫生措施的支持是世界末日预言的实现,也是“末日来临”的标志。

与极右翼阴谋社团“统一草根”有关联的组织领导人纳丁·内斯也在渥太华。

本周末在渥太华出现的另一个人物是一个名叫克里斯·斯凯的反疫苗活动家,他最近被发出逮捕令,原因是他带领一群不戴面具的愤怒暴徒冲入西埃德蒙顿购物中心的玩具店,据说几天后斯凯向警方自首。

他并不是唯一有犯罪记录的参与者。

甚至更离谱的极右翼分子也加入了车队。

所谓的格子军( Plaid Army)是一个新法西斯组织,希望发动一场暴力革命以建立一个新的“对角龙”(Diagolon)国家,将加拿大西部与美国部分地区连接起来,他们的几名成员现身在混乱的渥太华市中心。

“Canada First” 组织的四名成员在渥太华市政厅被拍到骚扰渥太华居民。

该组织的领导人泰勒·拉塞尔被发现与一名男子在一起,该男子被控在上次联邦选举期间的竞选活动中用武器袭击总理贾斯汀·特鲁多。

其中还有著名的反穆斯林活动家桑德拉·所罗门,他也在国会山发表演讲。

一名名叫克里斯•埃尔斯顿的男子是一名反跨性别活动家,他一直在全国各地举行小学外的抗议活动,他在里多运河边上被发现。

在这次围城中,自称 “加拿大女王 “的Romana Didulo也出现了,她在12月威胁卫生工作者后被捕。

加拿大女王的房车被发现在渥太华的加拿大财政部总部前露营过夜。

抗议活动还出现了宣传主权分立的小牛党和Wexit的标志的车辆,这是一个极右翼分裂主义运动,旨在将阿尔伯塔省、萨斯喀彻温省和其他西部省份与加拿大其他地区分裂。

车队组织者Tamara Lich是一名长期的Wexit活动家,也是 Maverick Party 管理委员会的创始成员。

然后是QAnon。

QAnon 是一个妄想狂的在线社区,它认为特朗普正在与撒旦恋童癖的秘密阴谋集团进行一场英勇的战斗。在1 月 6 日的暴动期间,他们在美国国会大厦的出现非常引人注目。

“纽伦堡 2.0”是一个在 QAnon 圈子中流行的想法,即那些负责公共卫生限制的人将在秘密审判中以叛国罪受到审判和绞刑。

围城也引起了加拿大右翼媒体生态系统的关注。

所有常见的老面孔都在渥太华:Post Millennial、True North、Rebel Media——前 Rebel Media 人物Keean Bexte甚至与车队组织者Benjamin Dichter和另类右翼人物Lauren Southern举办了一场在线活动。

围城还吸引了一些社交媒体影响者。

前700 俱乐部主持人和人民党候选人劳拉·林恩-泰勒·汤普森一直在被占领的渥太华街头进行直播,另一位名叫赛琳娜·佩利她是人民党的支持者,经营着一个名为Freedom Central的页面。

另一个角色,吉姆·克尔在过去两年的反封锁抗议活动中一直是个熟悉的老面孔。

他开着一辆名为“泡泡教堂”的迷幻校车从一个城镇到另一个城镇。(这些人功夫可真大😂)

奥斯汀·希尔经营着一个 Instagram 帐户,该帐户以前是一个业余摄影帐户,后来变得激进。

希尔一直在制作视频,在渥太华市中心游荡,直接向卡车司机分发 20 美元的钞票以支持占领,他通过捐款获得了这些资金。

看宪政自由下加拿大这些各种诉求的疯疯癫癫小妖怪,如果中国进入一个民主自由的社会,会怎样呢?

怕是会有更多更猛的妖怪现身出来,就跟中华民国前期那样,各路妖怪拥兵自重,然后混战一番。最后被大魔王共产党都给收拾了,成了个魔王一统天下的极权社会。

民主自由,中国人真准备好了吗?

参考资料

Who is really behind the far-right occupation of Canada’s national capital?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1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