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章润: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

二月。墨水足够用来痛哭, 大放悲声抒写二月, 一直到轰响的泥泞, 燃起黑色的春天。 ——帕斯捷尔纳克 豕鼠交替之际,九衢首疫,举国大疫,一时间神州肃杀,人心惶惶。公权进退失据,致使小民遭殃,疫疠散布全球,中国渐成世界孤岛。此前三十多年“改革开放”辛苦积攒的开放性状态,至此几乎毁于一旦,一巴掌把中国尤其是它的国家治理打回前现代状态。而断路封门,夹杂着不断发生的野蛮人道灾难,迹近中世纪。原因则在于当轴上下,起则钳口而瞒骗,继则诿责却邀功,眼睁睁错过防治窗口。垄断一切、定于一尊的“组织性失序”和只对上负责的“... Read More


You may also like


神明秩序与法老秩序

大家早上好!感谢石门坎研究教育公益基金会,感谢浩武老师给我一个机会,再次来这里跟大家分享。其实我讲的不是研究成果,只是一个分享,分享一点感受,题目叫做“移民与传教”。 在过去的几年中,移民的话题被不断地掷到我的面前。且不说,铺天盖地的移民广告、移民讲座,以及朋友们纷纷出走,因为这些并不直接与我有关系。直到今年春节前,我在美国待了一个月,常常和一些华人朋友在一起。我看他们过得很好,空气也好,工作也好,吃的也好,玩的也好,很赞叹他们的好生活。他们就跟我说,那你就留下来吧!回去干嘛?你看你微博给禁言了,微信公... Read More


You may also like


rule by law 还是 rule of law

不知道rule by law or rule of law,哪个才是法治国家的立国之本,谈法治就是一口头语,因为没有Common sense, 不懂法治的实质,就没法深入聊。 rule of law就是法治立国,表明公民个体的至上价值和尊严。rule by law,法律被作为强制工具,这个就是共党经常说的“依法治国”。追求法治是rule of law,这是宪政的基本理念。 今天盗国贼之所以这么猖獗,就是因为中国是rule by law,法律屈居于权力之下,盗国贼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不受法律约束和控制。法律基... Read More


You may also like


你真的读懂托马斯·潘恩了吗?

作者:朱学勤 没有一个人在他那个时代参预了那么多的重大事件,没有一个人的作品在他那个时代赢得过那么多的读者,但也没有一个人象他那样被同时代人遗忘得那样快,以至连遗骸都下落不明,至今无人知晓。 人们常说,十八世纪末的拉法耶特是”两个世界的英雄”,却遗忘了那个时代更有资格获得这一称号的民主战士——托马斯·潘恩。拉法耶特执剑,潘恩执笔。前者之剑只能联接美国革命、法国革命新旧大陆两个战场,却不能揭示那两场革命之间的内在联系。后者之笔不仅揭示了它们之间的联系,而且对那两场革命据以进行的近代政治学说作出了重大贡献。潘... Read More


You may also like


郭文贵的价值才刚刚开始

在郭文贵的勇气背后,是他对中共政权本质的认识,由于熟知中共政治内情,郭文贵很快放弃了不切实际的幻想,不再沉默。 我站在郭文贵的这一边。 ——杨建利,《郭文贵的价值:一切刚刚开始》 面对万众瞩目的郭文贵爆料事件,我首先想到的是:除了好运气以外,熟知中共政法系统运作的郭文贵显然比其他人更为机敏而有远见,他懂得短尾求生的道理,而不象肖建华那样因为最后的贪婪而让自己失去发声的机会。如果郭文贵没有及时逃离中国,等待他的未必不是徐明、刘希泳、高辉的结果,而另一些人的命运同样可以作为他的参照:彭明、李旺阳、张六毛、李... Read More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