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在行动

话说我在蒙特利尔读书遇到最多的就是伊朗人。大多数伊朗人男的帅,女的靓,金发碧眼,大有古波斯遗风,常让人想起“ 风吹柳花满店香,胡姬压酒劝客尝”的美好诗句。因此,对伊朗人也有特别亲近感,常常借课下跟他们聊聊宗教啦,文化啦,还有大唐和波斯的友谊啦。

记得有个波斯姑娘特别聪明,能用英语跟我聊半天中国的老子,还跟我讲他们古波斯的历史。她对伊斯兰教的政教合一很不以为然,她说早在伊朗就不信伊斯兰教了,但这事儿不能说,说了就会惹祸上身,甚至来到加拿大除了身边信得过的亲友都不说。您说这事儿她能告诉我,所以我说这姑娘真聪明。

四十年前的伊朗美女,相当于我们的“民国范儿”

伊朗这样的国家,被认为是邪恶轴心国家之一,今年美国取消所有持伊朗护照的旅行者访问美国的便利,但加拿大就包容的多,伊朗人成群结队来到加拿大重建家园。上个学期,一位持学习签证在麦基尔大学学习的伊朗同学失落的跟我说,本来美国高校有个相关学术交流会邀请他参加的,可惜因为这样的拒签政策,无法进入美国。我只好安慰他说,这没什么,只能说明川普没文化,不了解咱大波斯帝国文明悠久,人杰地灵,早晚有一天会转过弯儿来的。

这不,伊朗的转弯儿开始了。只是咱大中华也是文明悠久,人杰地灵,啥时候开始转弯儿呢?
哎呦,我真是太能写了,打住吧。?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2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