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肺炎、谣言和人命


题记:在一種文化結構中,如果沒有因信仰而內生的戒律和敬畏,就只剩下暴力和權術。中國數千年沒有建立保障公民基本人權和自由的良政,根源是信仰問題。更確切的說,是造物主信仰問題。美國強大的根本是有對人的正確認知——人人因受造而平等,這來自於“In God, We Trust”的國家信仰。因信稱義,造就山巔之城。

红楼梦中的王熙凤为什么能够把权力玩的最转?第一是因为她文化水平低,在贾府的所有主子当中,王熙凤是文化水平最低的。因此她不受仁义道德的束缚,对潜规则门儿清。第二是她敢于使用暴力,红楼梦主要人物当中,她身上命债最多,平时体罚下人也最残酷。这其实也是整个中国历史的缩写。

中国人视人命如儿戏,根本不当回事。大屠杀在历朝历代不绝于史。为什么中国人对人类有如此深厚的恨呢?这还是要归结到对造物主或说是上帝(God)的信仰问题。不把人作为上帝送到人间来的礼物,并在地上荣耀神,人的命就如土鸡瓦狗,甚至不如一粒草芥。

有人提出个假设,把1000萬中國人趕到一個無人島上,看看那一千萬中國人能建立起一個什麼樣的國家和政權?五月花上的英國人和移民新大陸的中國人根本區別是什麼?了解這個問題,就了解美國為什麼是美國,而中國始終是中國。中國人最缺啥?

在一種文化結構中,如果沒有因信仰而內生的戒律和敬畏,就只剩下暴力和權術。中國數千年沒有建立保障公民基本人權和自由的良政,根源是信仰問題。更確切的說,是造物主信仰問題。美國強大的根本是有對人的正確認知——人人因受造而平等,這來自於“In God, We Trust”的國家信仰。因信稱義,造就山巔之城。

中共政府自我標榜偉大光榮正確,实际惡貫滿盈,卻從未向任何人道歉。不道歉就是中共政府的底線。在正常国家,说真话是底线,但在中共国,说真话是成了天花板。在中共國這個地方,紀念很多逝者是有罪的,比如劉曉波,林昭,天安门屠杀死难者,甚至汶川大地震遇難者……

死了的都是肥料,活著的都是幸運者,蟲蠱都得向蠱王歌功頌德,這也是巫蠱界的規則。

中國人最需要做的,就是全民反思,全民懺悔,全民道歉。不只是中国人,所有华人都应该反省,忏悔,自新,并向全天下谢罪。

再说说最近热点武汉肺炎。先看一组数据:

英国BBC报道:许多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人免疫系统无法抵抗病毒,最后引发肺炎而死亡。西班牙流感致死的情况也是一样,但必须指出的是,新型冠状病毒的死亡率比西班牙流感低了好几倍。到目前为止,死于新型冠状病毒的以老年人和身体免疫系统不好的人居多,这类人群感染后更容易并发肺炎。

加拿大CTV新闻认为:简单的预防措施,如洗手,吃有益健康的食物和充足的睡眠,可以帮助免疫系统保持强大的功能,并能够在感染后抵抗冠状病毒。 “COVID-19可以采取与预防流感相同的原则。唯一的例外是因为它是一种新病毒,我们还没有疫苗,但人们正在为此努力。”

一位70多岁的老人,身价富可敌国,权势如日中天,按说应该很怕死的,但完全没看到对冠状病毒的恐慌和畏惧。不但搞宴会,连口罩都不带。

英国每日电讯(Telegraph)报道:超过80%的人,这种病毒只会引起轻微的症状,然后像普通感冒一样消失。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没有简单的治疗方法,就像普通感冒没有治疗方法一样。 绝大多数情况下,这种病只是轻微的。发烧和全身不适等症状可以用阿司匹林和布洛芬来緩解,也可以用含有相同成分的感冒和流感药物。

实际上,引起感冒的病毒主要是鼻病毒(rhinovirus),其次是冠状病毒(coronavirus)。一般把它们统称为感冒病毒。这些病毒可以由飞沫,和患者直接或间接接触传播。每个人经常都在和感冒病毒接触,但是大部分人并没有因此得病。

感冒冠状病毒(coronavirus)没人觉得可怕,加个新型,就能引起全世界的恐慌。

這兩天翻閱了多家英文媒體對新型冠狀病毒的報導,沒有夸大其辭,沒有蠱惑人心,沒有製造恐慌,也沒有盲目樂觀。反觀中文推特和媒體的消息,各種謠言和驚悚的訊息。如果不看英文媒體,僅憑中文信息判斷,會以為來到世界末日的邊緣。中文的墮落,造就了妄想狂般楚門的世界。

新冠病毒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孔飞力的《叫魂》,描述了乾隆年間“妖術”在民间和官方引发的群体性疯狂。 “似是而非的观念信仰,恐惧暴戾的社会心态,以及超越法治的非常政治机制,这些要素一直潜伏在中國历史的暗流之中,一旦它们在特定的时机中汇合起来,大规模的歇斯底里还会以各种不同的形态重新上演。”

中国人数千年的恐慌、欺诈、暴虐和杀戮需要终结。恢复神州——以神为信靠的国家,是应循之道。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seventeen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