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顯祖

湯顯祖

湯顯祖
明朝戲劇家
湯顯祖.jpg
《若士先生小像》,·陳作霖摹
現藏於遂昌湯顯祖紀念館
顯祖
義仍
號海若、清遠道人,晚號海若士、繭翁,齋名玉茗堂
族裔 漢族
出生 (1550-09-24)1550年9月24日
江西臨川
逝世 1616年7月29日(1616-07-29)(65歲)
江西臨川
《南柯記》、《邯鄲記》、《紫簫記》(後改為《紫釵記》)、《牡丹亭》(又名還魂記)

湯顯祖(1550年9月24日-1616年7月29日),義仍海若清遠道人晚號海若士,一作若士繭翁齋名玉茗堂江西臨川人,明代末期戲曲劇作家及文學家,被譽為與莎士比亞同期及影響力相等的偉大文學家。

生平[編輯]

湯顯祖出生於書香門第,祖父湯懋昭好老莊、喜談神仙,父親湯尚賢嚴正[1],從小便飽讀詩書,性格剛正不阿。萬曆五年(1577年)湯顯祖進京趕考,因不肯接受首輔張居正的拉攏[2],結果兩次落第。萬曆八年(1580年)湯顯祖第四次往北京參加春試。張居正三子張懋修去看望湯顯祖,湯顯祖也曾回訪而不遇[3]。直到萬曆十一年(1583年)他33歲時,即張居正死後次年,才考中進士。

湯顯祖中了進士後,仍不肯趨附新任首輔申時行,故僅能在南京任虛職。在職期間,與東林黨人交往甚密。萬曆十九年(1591年)他又寫了《論輔臣科臣疏》,揭發時政積弊,抨擊朝廷,彈劾大臣,因而觸怒了明神宗。之後被謫遷廣東徐聞典史。後又調任浙江遂昌知縣[4]。湯顯祖在地方為官清廉,體恤民情,深得民心,但最終還是因不滿朝政腐敗,於萬曆二十六年(1598年)棄官回鄉,在臨川建了一座閒居,號玉茗堂,從此致力於戲劇和文學創作活動,終其一生。

主要作品[編輯]

湯顯祖著有《紫簫記》(後改為《紫釵記》)、《牡丹亭》(又名《還魂記》)、《南柯記》、《邯鄲記》,詩文《玉茗堂文集》、《玉茗堂尺牘》、《紅泉逸草》、《問棘郵草》,小說《續虞初新志》等。

因《牡丹亭》、《紫釵記》、《南柯記》、《邯鄲記》這四部戲都與「夢」有關,所以被合稱為「臨川四夢」,又稱「玉茗堂四夢」。「玉茗堂四夢」都以「愛情」為主題。這四部戲中最出色的是《牡丹亭》,寫一個女孩因情而死,又因情而復生的故事。在《牡丹亭》之前,中國最具影響的愛情題材戲劇作品是《西廂記》。而《牡丹亭》一問世,便令《西廂記》減色不少。

戲劇[編輯]

  • 《紫簫記》,大約創作於1577年,卻因被認為影射時政而輟筆。十年後又改為《紫釵記》。
  • 1598年棄官返鄉後作《還魂記》,即《牡丹亭》,描寫了少女杜麗娘與年輕書生柳夢梅在夢中相愛,醒後尋夢不得,抑鬱而終。其後柳夢梅掘墳開棺,杜麗娘復活,與書生成婚。
  • 1600年作《南柯記》。
  • 1601年作《邯鄲記》。

詩文[編輯]

  • 《感事》
  • 《聞都城渴雨時苦攤稅》
  • 《玉茗堂四夢》
  • 《玉茗堂文集》
  • 《玉茗堂尺牘》
  • 《紅泉逸草》
  • 《問棘郵草》

小說[編輯]

  • 《續虞初新志》

思想[編輯]

湯顯祖曾從泰州學派羅汝芳讀書,後又受李贄的思想影響;並和僧人達觀相友善,晚年滋長了佛教道教的出世思想;在戲曲創作方面,反對擬古和拘泥于格律,與沈璟過於講求聲律對立。

湯顯祖讚賞李贄的學說,拒絕摹擬,反對「文必秦漢,詩必盛唐」的文學復古主張,認為佳作不應「步趨形似」,提倡表現個人直覺,作品是「不思而至」的自然表現,作品往往「怪怪奇奇」,不可預測。湯顯祖認為「奇士」的作品自然出類拔萃,此說與李贄的「童心說」相似[5]

評價[編輯]

王思任點評湯顯祖刻畫人物性格「無不從筋節竅髓,以探其七情生動之微也」[6]。湯顯祖與英國莎士比亞同時期,所以也被現代人稱為「中國的莎士比亞」或「東方莎士比亞」。1946年,趙景深的《湯顯祖與莎士比亞》,提到湯顯祖和莎士比亞的五個相同點:一是生卒年相同,二是同在戲曲界占有最高的地位,三是創作內容都善於取材他人著作,四是不守戲劇創作的清規戒律,五是劇作最能哀怨動人[7]

1959年,田漢江西臨川拜訪「湯家玉茗堂碑」,作詩:「杜麗如何朱麗葉,情深真已到梅根。何當麗句鎖池館,不讓莎翁在故村。」提出湯顯祖與莎士比亞旗鼓相當,杜麗娘與朱麗葉不相上下[7]。 1964年,徐朔方的《湯顯祖與莎士比亞》,指出湯顯祖與莎士比亞時代相同,但具體的戲劇創作傳統不同,前者依譜按律填寫詩句曲詞,後者則以話劇的開放形式施展生花妙筆,認為湯顯祖的創作空間與難度更大。1986年到1987年,徐朔方兩次鑽研了湯顯祖與莎士比亞,聯繫劇作家與中西歷史文化發展的關係,指出湯顯祖生活的明朝封建社會,比起莎士比亞的伊莉莎白時代而言,要封閉落後得多,故而湯顯祖塑造出《牡丹亭》裡杜麗娘敢於追求自身幸福的人物,更是難能可貴[7]。 

參考資料[編輯]

  1. ^ 《和大父游城西魏夫人壇故址詩序》:「家君恆督我以儒檢,大父輒要我以仙遊」。
  2. ^ 鄒迪光《臨川湯先生傳》載首輔張居正曾先後兩次讓湯顯祖為自己的兒子陪考,但湯顯祖每次都斷然拒絕,自謂「吾不敢從處女子失身也」。
  3. ^ 鄒迪光:《湯顯祖傳》
  4. ^ 2000年5月出版的《徐聞縣誌》載述,「明萬曆二十年(1592年)春,湯顯祖離徐北還,經陽江、高要等地回到故鄉江西臨川縣東效文昌里暫居。萬曆二十一年(1593年)三月十八日,任浙江遂昌知縣」。
  5. ^ 白謙慎:《傅山的世界:十七世紀中國書法的嬗變》(北京:三聯書店,2006),頁15。
  6. ^ 王思任:《批點玉茗堂牡丹亭序》
  7. ^ 7.0 7.1 7.2 《中國的莎士比亞》. 新浪網. [2004年6月16日] (中文(簡體)‎). 

擴展閱讀[編輯]

英文:

  • Owen, Stephen, "Tang Xian-zu, Peony Pavilion: Selected Acts," in Stephen Owen, ed. An Anthology of Chinese Literature: Beginnings to 1911. New York: W. W. Norton, 1997. p. 880-906 (Archive).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