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炎武

顾炎武

顾炎武
明末初思想家、学者
顾炎武
顾炎武画像
南明兵部司务[1]
朝代 明、清
姓名 顾炎武
忠清、宁人[1]
亭林先生
位阶 从九品
籍贯 南直隶苏州府昆山县
初名[1]
乳名 藩汉[1]
别名 继坤、圭年[1]
其他名号 蒋山佣[1]
出生 万历四十一年五月二十八日
(1613-07-15)1613年7月15日
逝世 康熙二十一年正月初九
1682年2月15日(1682-02-15)(68岁)
山西曲沃
  • 天启六年(1626年)生员,崇祯十六年(1643年)夏以捐纳成为监生
  • 《日知录》
  • 《军制论》
  • 《形势论》
  • 《田功论》
  • 《钱法论》
  • 音学五书
  • 《金石文字记》
  • 《天下郡国利病书》

顾炎武(1613年-1682年),原名忠清亡后,改名炎武,字宁人,亦曾化名蒋山佣。学者尊为亭林先生。明朝直隶昆山县(今江苏苏州昆山)人,明末初著名的思想家、学者。知识渊博,与黄宗羲王夫之并称“明末清初三大儒”、“清初三先生”或“明末清初三大思想家”。

名号[编辑]

一说以慕文天祥学生王炎武(王炎午)为人,一生不愿出仕蒙古异族,改名炎武[2]

另一说是“炎”为“炎刘”、或者“朱明”之代号,象征“汉族”,“武”代表“动武”,充满了反清复明民族主义精神。

生平[编辑]

顾炎武生于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生父顾同应,生母何氏。顾氏为江东世族,曾祖顾章志南京兵部右侍郎。徐干学徐秉义徐元文三人是顾炎武的外甥。

顾炎武过继给去世的堂叔顾同吉为嗣,养母王逑之女,顾同吉的未婚妻,十六岁未婚守节,“昼则纺织,夜观书至二更乃息”,独力抚养顾炎武成人,教以岳飞文天祥方孝孺忠义之节。

天启六年(1626年),十四岁取秀才,与归庄友好,即加入复社,“砥行立节,落落不苟于世,人以为狂”,[3]二人个性特立耿介,时人号为“归奇顾怪”[4],以“博学于文”、“行己有耻”为学问宗旨。[5]由于屡试不中,“感四国之多虞,耻经生之寡术”,[6]以为“八股之害,等于焚书;而败坏人才,有盛于咸阳之郊”,[7]故退而读书,“历览二十一史、十三朝实录、天下图经、前辈文编说部,以至公移邸抄之类,有关民生之利害者随录之。”[8]

崇祯五年壬申春三月,顾炎武二十岁,应岁试,提学御史邻水甘学阔拔其卷列一等十四名。[9]崇祯十四年(1641年)二月,祖父顾绍芾病故。崇祯十六年(1643年)夏,以捐纳成为国子监监生

清兵入关后,顾炎武隐居语濂泾,后由昆山县令杨永言之荐,投入南明朝廷,任兵部司务,撰有《军制论》、《形势论》、《田功论》、《钱法论》。清军攻陷南京后,又转投王永祚义军,又与归庄联合吴志葵鲁之屿军队,欲解昆山之围,终至功败垂成。[10]顾炎武生母何氏遭清军断去右臂,两位弟弟被杀,嗣母王氏绝食而亡,遗命顾炎武终身不得事清。[11]

安葬王氏后,顾炎武弃家远游,曾受隆武帝封授官职,领导义军,屡经失败。永历九年(清顺治十二年、1655年)因“怨家欲陷之”,薙发易服,化名为蒋山佣[12]永历九年(淸顺治十二年、1655年)恶仆陆恩勾结土豪叶方恒,打算向清朝告发顾炎武通海谋反,叶方恒是当地的仕绅、大地主,曾经买顾家八百亩田地,两方发生账款上极大的纠纷,缠讼许久。顾炎武听闻陆恩勾结仇家,一怒之下,将陆恩溺毙。叶方恒又告发顾炎武杀人,顾炎武于是入狱,[13]幸赖友人路泽博相救,最后以“杀有罪奴”的罪名结案。[14]出狱后,仇人又追杀到南京。在出狱后的第二年,顾炎武返回昆山家乡,将家产尽行变卖,从此北上,一去不返。[15]

顾炎武北上考察山川形势,联结反清人士,遍历山东山西河南河北陕西等地,“所至厄塞,即呼老兵退卒,询其曲折,或与平日所闻不合,则即坊肆中发书而对勘之”,“往来曲折二三万里,所览书又得万余卷”,[16]永历十三年(清顺治十六年、1659年),至山海关,凭吊古战场,晚年,始定居陕西华阴

康熙七年(1668年),又因山东莱州黄培诗案入狱,得友人李因笃等营救出狱。康熙十年(1671年),游京师,住在外甥徐干学家中,康熙帝师熊赐履设宴款待炎武,邀修《明史》,炎武拒绝说:“果有此举,不为介之推逃,则为屈原之死矣!”[17]

昆山亭林公园顾炎武像

顾炎武后来致力于学术研究,留心于经世致用之学。他“精力绝人,无他嗜好,自少至老,未尝一日废书”。[18]所传心性之学,深感不满,主张“著书不如抄书”。晚年侧重经学的考证,考订古音,分古韵为10部,认为“读九经自考文始,考文自知音始。”[19]著有《日知录》、《音学五书》等。[20]。他是清代古韵学开山祖,成果累累;对切韵学也有贡献,但不如他对古韵学贡献多。

平定三藩之乱后,康熙帝博学鸿儒科,招致明朝遗民,顾炎武三度致书叶方蔼,表示“耿耿此心,终始不变”,以死坚拒推荐,又说“七十老翁何所求?正欠一死!若必相逼,则以身殉之矣!”[21]。1679年清廷开明史馆,顾炎武以“愿以一死谢公,最下则逃之世外”回拒熊赐履

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正月初四在山西曲沃韩姓友人家,上马时不慎失足,呕吐不止,初九丑刻卒,享年七十。

顾炎武十九岁娶太仓王氏为妻,但一直没有生育。顺治六年,在语濂泾纳妾韩氏,次年生子顾诒榖,顺治十年独子夭折。后来几次纳妾,再无生育,最后以族人顾衍生为嗣子。

顾炎武开帐授徒,学生甚多,当中比较知名的学生是潘耒。潘耒是其中受顾炎武影响最深的学生之一,且也是潘耒将顾炎武的巨著《日知录》刊行的。

学术[编辑]

顾炎武他反对宋明理学空谈“心、理、性、命”,提倡“经世致用”的实际学问和对器物的研究,强调“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非器则道无所寓”,因而提出以“朴学”代替“理学”的主张。顾炎武反对心性之说,认为信奉程朱理学“百余年以来之为学者,往往言心言性,而茫乎不得其解也。”[22]他提倡“多学而识”,“博学于文”,“行己有耻”,“自一身以至于天下国家,皆学之事也”。其开一代之新风,提出“君子为学,以明道也,以救世也。徒以诗文而已,所谓雕虫篆刻,亦何益哉?”顾炎武因此被认为是清代考据学的开山祖。清代中期许多学者以此发端,崇尚研究历史典籍,对中国历史从天文地理到金石铭文无一不反复考证,被称为“乾嘉学派”。顾炎武则由于其经史考证的严谨学风,被普遍认为是学派思想的主要奠基人。

顾炎武强调做学问必须先立人格:“礼义廉耻,是谓四维”,提倡“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23]梁启超引述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24]

文风[编辑]

顾炎武文章讲求经世致用,讲究实用,不事藻饰,朴素自然,论理清楚。诗作如杜甫,用典精切,多关心时事。晚年诗风一变,充满想象,甚至将神仙、道法等融入诗歌。杜荫堂说顾炎武“锐意学杜,晚一变而神游谪仙之门。”[25]

著作[编辑]

  • 《日知录》 三十二卷:
    • 一至七卷论经
    • 八至十二论政治
    • 十三卷论世界风气
    • 十三四卷论礼制
    • 十六十七卷论科举
    • 十八至二十一卷论艺术、文学
    • 二十二至二十四卷论名义
    • 二十五卷论古事真妄
    • 二十六卷论史法
    • 二十七卷论注书
    • 二十八卷论杂事
    • 二十九卷论兵事、外国
    • 三十卷论天象术数
    • 三十一卷论地理
    • 三十二卷论杂考
  • 《历代帝王宅京记》二十卷
  • 《圣安本纪》
  • 左传杜解补正》
  • 《明季三朝野史》
  • 南明野史》
  • 《官田始末考》
  • 建康古今记》
  • 山东考古录》一卷
  • 《与施愚山书》
  • 昌平山水记》二卷
  • 二十一史年表》十卷
  • 北平古今记》十卷
  • 京东考古录》一卷

顾亭林自认《日知录》是生平得意之作:“平生之志与业皆在其中。”

  • 音韵学著作《音学五书》,三十八卷,前后三十年修改过五次:
    • 《古音表》三卷
    • 《易音》 三卷
    • 《诗本音》 十卷
    • 《唐韵正》二十卷
    • 《音论》 三卷
  • 《金石文字记》 六卷
  • 《天下郡国利病书》 一百卷
序曰:“历览二十一史,以及天下郡县志书,一代名公文集及章奏文册之类,有得即录,共成四十馀帙。”

故居[编辑]

顾炎武故居位于千灯古镇之千灯浦西,蒋泾南岸。故居为顾炎武祖父顾济创建,嘉靖年间为倭寇所毁,嘉靖帝于原地赐重建。顾炎武故居座西朝东,为五进大宅。正厅贻安堂为明代建筑,雕梁画栋。故居后园有顾亭林之墓和石马。

评价[编辑]

  • 梁启超:“论清学开山之祖,舍亭林没有第二个人”[26]“亭林学术之最大特色,在于反对内向的主观的学问,而提倡外向的客观的学问”[27]
  • 钱穆称其重实用而不尚空谈,“能于政事诸端切实发挥其利弊,可谓内圣外王体用兼备之学”[28]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顾炎武年谱[永久失效链接]
  2. ^ 报国寺:三百年前的“潘家园”
  3. ^ 《亭林余集·吴同初行状》
  4. ^ 阮葵生《茶馀客话》卷九:“与同邑归庄齐名。乡里有归奇顾怪之目。”陈康祺《郎潜纪闻》卷八:“国初,昆山归处士庄,与亭林齐名,时有归奇顾怪之目。”江藩《汉学师承记·顾炎武》:“读书一目十行,性耿介,绝不与人交,独与晨庄归庄善,同游复社,相传有归奇顾怪之目。”
  5. ^ 顾炎武在《与友人论学书》中说:“愚所谓‘圣人之道’者如之何?曰博学于文,曰行已有耻。自一身以至于天下国家,皆学之事也;自子臣弟友以至出入往来辞受取与之间,皆有耻之事也。……士而不先言耻,则为无本之人;非好古而多闻,则为空虚之学。以无本之人而讲空虚之学,吾见其日从事于圣人而去之弥远也。”(《文集》三)
  6. ^ 《天下郡国利病书序》
  7. ^ 《日知录》16
  8. ^ 全祖望:《鲒囗亭集·亭林先生神道表》
  9. ^ 《顾亭林先生年谱》
  10. ^ 顾炎武为陈梅作《常熟陈君墓志铭》记载:“崇祯十七年,余在吴门,闻京师之报,人心凶惧。余乃奉母避之常熟之语濂泾,依水为固,与陈君鼎和隔垣而居……乃未一岁而戎马驰突,吴中诸县并起义兵自守,与之抗衡。而余以母在,独屏居水乡不出。自六月至于闰月,无夜不与君露坐水边树下,仰视月食,遥闻火炮。……无何,城破,余母不食以终。余始出入戎行,犹从君寓居水滨。”
  11. ^ 顾炎武,〈先妣王硕人行状〉:“七月乙卯,昆山陷,癸亥,常熟陷。吾母闻之,遂不食,绝粒者十有五日,至己卯晦而吾母卒。八月庚辰朔大敛,又明日而兵至矣。呜呼痛哉!遗言曰:‘我虽妇人,身受国恩,与国俱亡,义也。汝无为异国臣子,无负世世国恩,无忘先祖遗训,则吾可以瞑于地下。’”,《亭林余集》,收于《顾亭林诗文集》。顾炎武在《答再从兄讳维书》回忆:“孰使我六十年垂白之贞母,流离奔迸,几不保其余生者乎?孰使我一家三十余口,风飞雹散,孑然一身,无所容趾者乎?……孰使我四世祖居日谋侵占,竟归异姓,谢公辞世,不保五亩之宅,欲求破屋数间而已,亦不可得者乎?……俾老母得以粗粝终天年,而八口不至填沟壑,其何乐乎与同枝为不戴之雠也!昔华元告楚,不隐国情,今计屈途穷,久生亦复何聊!而承命必索报音,敢不具布下忱,仰尘台听,兄实图之。”其母之死似乎与族人夺产有关。
  12. ^ 江藩,《汉学师承记》卷八,〈顾炎武〉条:“庚寅,有怨家欲陷之,伪作商贾,由嘉禾窜京口,遂之金陵,谒孝陵,变姓名为蒋山佣。”
  13. ^ 全祖望,《鲒埼亭集》,卷 12,〈亭林先生神道表〉,页 229:“顾氏有三世仆曰陆恩,见先生日出游,家中落,叛投里豪。丁酉,先生四谒孝陵归,持之急,乃欲告先生通海。先生亟往禽之,数其罪,湛之水。仆婿复投里豪,以千金贿太守,求杀先生,不系讼曹而系之奴之家,危甚。”陆清献《日记》述云:“宁人鼎革初,尝通书于海上,黏在《金刚经》后,使一僧挟之以往。其仆知之,以金与僧,买而藏之。后其仆转靠叶方恒,叶重托之。宁人有所冀于此仆,仆曰:‘《金刚经》上何物也?乃欲诈我乎?’宁人惧,宁人大惧而止,遂与徐封翁谋。夜使力士数人入其家杀之,尽取其所有。”
  14. ^ 有野史认为,顾炎武在处境危殆之时,其友归庄曾求救于钱谦益。钱谦益答应相救但要求以顾炎武拜师为前提。归庄知道顾炎武绝不会同意,乃私自代其写了门生帖子送到钱家。顾炎武解事后闻知,竟沿街贴出条子否认拜钱谦益为师。钱谦益听说后感叹“顾宁人也太倔强了”。南明史学家顾诚认为此事“是好事之徒编造出来的”且“根本不合情理”,因钱谦益“身为联络主谋,能隐瞒一人即可避免暴露更多的情节,盖救人即救己”。详见顾诚《顺治十一年——明清相争的关键一年》,原载《清史论丛》1993年号,收录于氏著《李岩质疑——明清易代史事探微》,光明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第409页。
  15. ^ 亭林北游不返的真正原因,至今仍众说纷纭。顾炎武北游可能与家难有关,顾炎武在《从叔父穆庵府君行状》一文中写道:“余即为宵人所持,不敢遽归。而叔父年老,望之弥切,贻书相责。以为一别十有八年,尔其忘我乎?”康熙八年,顾炎武与叶方恒之间已尽释前嫌,不再存在交往上的障碍,所谓的宵人应不是指叶方恒。归庄《与顾宁人》书亦提及:“顾兄之去坟墓十余矣,初因避仇,势非得已,岁月既久,怨仇已释;且今年仇家已尽室赴任,更无所虑……兄今欲归,其谁御之?”其历次家难均因从叔顾叶墅与再从兄顾维而起,顾炎武作《流转》(又题《剪发》)诗中自述道:“畏途穷水陆,仇雠在门户。故乡不可宿,飘然去其宇。”所谓的宵人应该是顾武炎的族人。梁启超《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中谈到:“顾亭林虽是南人,下半世却全送在北方,到死也不肯回家。……他父母坟墓,忍着几十年不祭扫。夫人死了,也只临风一哭,为何举动反常到如此田地?这个哑谜,只好让天下万世有心人胡猜罢了。”
  16. ^ 《亭林佚文辑补·书杨彝万寿棋(为顾宁人征天下书籍启)后
  17. ^ 《蒋山佣残稿·记与孝感熊先生语》
  18. ^ 潘耒《日知录序》
  19. ^ 《文集》四,《答李子德书》
  20. ^ 顾炎武著、方师铎选注〈居庸关〉,载梁容若齐铁恨、方师铎、何容编《古今文选注》第十五期,台北国语日报社,1952年1月7日。
  21. ^ 《文集》三,《与叶庵书》
  22. ^ 顾炎武,明,《与友人论学书》
  23. ^ 顾炎武,明,《日知录》卷十三
  24. ^ 梁启超,民国,《梁启超文集》卷三十三痛定罪言:“斯乃真顾亭林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也。”
  25. ^ 《明人诗品》卷二
  26. ^ 梁启超 《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 (梁启超)》 第六章 《清代经学之建设》 《 饮冰室合集 》第 10 卷 专集75 53页
  27. ^ 梁启超 《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 (梁启超)》 第六章 《清代经学之建设》 《饮冰室合集》 第 10 卷 专集75 56页
  28. ^ 钱穆 《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顾亭林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

昆山三贤
归有光 · 顾炎武 · 朱用纯
清初五大师
黄宗羲 · 顾炎武 · 方以智 · 王夫之 · 朱之瑜
Rat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