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六四和民运的一点反思

六四到今年就已经32年了,当年的二十岁上下的小哥哥小姐姐们也变身五十几岁的大爷或大妈了。六四一代的男女英雄们在海外也折腾的时间不短了,但看看嚣张的共匪再看看散落的民运……

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是不是民运甚至六四本身也需要做些反思呢?

祝民运越办越好,共匪早日灭亡。

不少人成天对中共分析来分析去,好像是共匪肚里的蛔虫,啥都知道的样子;

还有人一天到晚的说中共经济危机了,天灾人祸了,要垮台了;

也有人参加各种人权会议,到处演讲指责中共的人权
……
事实上,这些都没对中共造成致命威胁,共匪反而越来越强了,开始危害世界并向全球输出极权了。

为什么?

由于中共极权组织不允许国内存在反对党,因此,不少海外民运组织实际上是充当了中共反对党的职能。

什么是反对党?主要就是监督执政党的行为。有效管治之实现,不仅有赖于执政者,也有赖于反对着。

墙内人大多听不到反对党的声音,中共听得清清楚楚,并据此在不妨碍其极权前提下,改进其统治。

这就牵扯到海外民运的定位问题,你存在的价值是要给中共挑错,还是想办法将其消灭?

如果是前者,那你就是中共推心置腹的海外政协。如果是后者,那这30年海外民运的活动和工作就是个很大的挫折。还不如辛亥革命前,孙大炮带着海外一帮有才有智、有情有意的亡命徒搞暗杀来的痛快些。

以前有一和刘晓波熟识的朋友私下聊天的时候跟我说,刘晓波看人的时候,眼神像钉子。还说,

当时政府跟刘晓波谈判,愿意首笔支付给他100万,帮他办好所有手续让他离开中国。但刘晓波拒绝了。直到后来再次入狱。就再也没出来过。

也许刘晓波有自己的打算。谁知道呢。反正中共巴不得这些人都走才好呢。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12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