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博士梅華龍

看了北京大學西亞系助理教授、哈佛大學近東語言文明系博士梅華龍在簡中自媒體上的一些發言,忍不住做了一個搜索……

很難想象,這位在哈佛呆了十年,讀了一溜的神學和希伯來文化,一邊吃福利一邊養倆娃,到頭來卻懷著對美國刻骨仇恨且盛讚毛澤東的蠢貨是怎麼在哈佛度日如年的。

就這麽個哈佛PhD,真應了Permanent Head Damage 的笑談。

實際上,梅華龍現象不是個例。牛津畢業的中國博士、碩士也有不少這樣的貨,一些北清交校友的微信群更是不堪入目。很難分清這些人是壞呢還是蠢。

名校讀完變腦殘,感覺近年來這些或蠢或壞的中國留學生真是大幅拉低了一些歐美名校數百年的聲譽。

其實這也驗證了我的一個觀點:不管多高的學歷、多大的名頭,只要不能顛覆掉中共洗腦的宣傳教育,這人的大腦也就基本上報廢了。

聰明的孩子進入到北京大學這樣的號稱中國一流的高校去接受大腦報廢的蠢貨的教育,是中國高等教育的悲哀。

得天下英才而盡毀之,是今天中國高等教育的最大特點。

只要活的時間夠久,什麼事都可能見證——活久見。

5/5 - (6 votes)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6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