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志冈刻画的中国童话世界

儿童,是美好的代名词,他们天真、纯洁、愉快。

但在唐志冈的笔下,儿童总是被置于奇怪的地方,格格不入,荒诞不经,甚至有些焦虑和不安。明明是儿童的世界,却总有成人的影子,乍一看觉得喜感,越看却越发沉重起来。

喜爱画画的他,在部队里担任着宣传干事的职务,这对于他无疑是幸运的。事实也证明,这20多年的军旅生活,为他的艺术生涯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没有人比他更看得清军队的高尚与肮脏,热血与刻板,他需要将这一切呈现出来。

他选择了用自己最擅长的东西——画画,将积淀于内心的想法,全数画了出来。他不讴歌、不赞颂,仅仅是去刻画最平凡最真实的琐碎日常,一个无需被套上英雄枷锁的,有血有肉的普通人的生活。

《啊》 1992

直到出现了更为深刻的“开会”系列,唐志冈这把刺向现实的刀刃也变得更为锋利。

从成人开会到儿童开会

唐志冈对于“会议”实在是太熟悉了,对于军人出身的他来说,开会就是生活中的主要事情。

呆板表情、千篇一律的形式、统一的姿势、必须保持的纪律,这是成人开会的关键词。

《成人开会4》 1997

成人开会里的军人是难看的,干部是丑陋的,在这个过度解读的年代,自然是有些直白与暴露,总有人会对号入座。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唐志冈将“成人开会”变成“儿童开会”。之前人物、角色、服装之类的社会符号都没有变,仅仅是将成人置换为儿童。

《儿童会议》1999

这是超乎现实的场景,原本严肃的假设因孩童本身的表情和趣味,更富有戏剧性。

稚嫩的脸庞,却配上了不合适的大背头和军装,他们像大人一样,一本正经地坐在会议桌前,但他们是心神不定的,甚至将会议室当作游戏间,将喜爱的玩具摆放在中间。

《Children in Meeting》2000

若是除去军装等社会符号,这完全就是个幼儿园。

他的黑色幽默很高级

从成人开会到儿童开会,再到后来的“中国童话”,唐志冈画笔下的儿童符号也更为鲜明,成为他画作风格的一个标识。

《中国童话》2004

在这些看似严肃的刻画背后,是一种对现实世界的尖锐嘲讽。画作中的每一个元素,都不是随意产生的内容,它都是历史记忆的代表,只不过唐志冈用他不规矩、幽默的游戏心理去进行了改写。

正如唐志冈所说的:“儿童的世界就是朝令夕改……中国所做的事情有些事很荒谬的,就像儿童游戏一样。”唐志冈的画作,将成人佯装严肃崇高的假面孔,狠狠地掀翻在地上。

來源:雪花新聞

从成人开会到儿童开会,他用画笔,刻画了一个荒诞不经的中国童话世界,天機書院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15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