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证实疫苗的显著作用

按语:

上帝之下,没有绝对真理。但必须有追寻无限接近真理的内心。

真理是一切公义的基础。

生有涯而知无涯。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追寻真知当中,才是有意义的人生。

追寻真知的路上,脚前有灯,路上有光,行在地上犹如行在天上,永远都不孤单。

美国每年都会有流感流行,平均有 300 万人患病。 据CDC 报告,自 2010 年以来,每年与流感有关的死亡人数为 12,000 至 61,000 人,与流感有关的住院人数为 140,000 至 810,000 人。 截至今天,美国感染中共病毒超过76,200,000,死亡人数突破900,000。

一边热讽美国感染人数再创新高;一边劝说美国人民拒绝疫苗。 这两边的支匪配合的挺好。

大数据证实疫苗的显著作用

根据最近发表在《自然评论心脏病学》上的一篇论文,Covid 引发心肌炎的风险比接种疫苗后患心肌炎的风险高 100 倍。

该论文称,根据研究,死于新冠病毒相关心肌炎的风险在 20% 至 70% 之间,而因接种疫苗而死于心肌炎的风险不到 1%。

美国儿科学会传染病委员会副主席肖恩·奥利里博士说,父母应该知道,他们每天做出的决定,比如开车,比接种疫苗后的孩子患心肌炎的风险还更高。

他说,来自新冠病毒的疾病风险远高于接种疫苗的风险。

加拿大心脏和中风基金会认为由于COVID-19引发的心血管并发症,预计心力衰竭病例会激增。

超过93%的16岁以上的澳大利亚人已经接种了至少两剂新冠疫苗。 丹塔斯教授说,在看待新冠数据时,重要的是要看清“大局”,即绝大多数完全接种疫苗的人没有因新冠病毒而得重病。

科学容不得半点儿虚假,所有的结论必须讲证据,在发达国家中,美国疫苗接种率最低,新冠死亡率最高。

“根据《泰晤士报》的报道,美国的死亡率高于任何其他富裕国家,这也暴露了美国应对危机的弱点。 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像其他富裕国家那样为更多的人接种疫苗,也没有进行更多的加強接種。”

公共卫生官员表示,接种疫苗是获得群体免疫的最明确途径,可以保护人群中最脆弱的人群免受由 SARS-CoV-2 引起的疾病 COVID-19 的侵害,并阻止可能更严重的变异的传播。

英国卫生安全局最新公布的疫苗接种监测报告:

“疫苗对重症住院保护率仍然很高。

在疫苗覆盖率非常高的地区,即使有高效的疫苗,很大一部分接种疫苗的病例会住院和死亡,这仅仅是因为接种疫苗的人口比例远远高于未接种疫苗的人口。

没有疫苗是 100% 有效的。 ”

报告全文:Vaccine-surveillance-report-week-4.

与大流行早期不同,加拿大护士De Lumen 说,在最新一波疫情中,疫苗本可以阻止许多 ICU 入院。

De Lumen 说,在 ICU 中治疗未接种疫苗的患者可能会感觉像是徒劳和沮丧的磨练。

魁北克国家公共卫生研究所 (INSPQ) 科学事务副总裁 Éric Litvak说,

“Omicron 浪潮尚未在魁北克结束,并且本省在 COVID-19 住院和死亡方面都无法避免可能出现的激增。

如果我们想减少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我们需要尽一切努力限制接触,并通过全面接种疫苗和加强针来尽可能地保护自己。 ”

魁北克卫生部临时负责人Boileau 强调,对于所有魁北克人来说,接种第三剂非常重要,因为数据继续显示,对于那些接种了加强剂的人来说,COVID-19 感染的严重程度通常会大大减轻。

“当你告诉全世界 COVID-19 只是重感冒,疫苗让你不育,记者是人民的敌人,科学是邪恶的,贾斯汀·特鲁多正在犯下反人类罪,你知道你深陷无知的深渊。”

“在加拿大领土上悬挂邦联旗帜是否自由?皮卡车上的纳粹旗帜和纳粹标志?特朗普2024标语牌?对我们投票选出的人进行辱骂的自由?将疫苗接种与大屠杀进行比较的自由?传播死亡和疾病的自由?”

“一些人声称他们正在代表所有加拿大人争取废除所有与 COVID 相关的公共卫生措施。 加拿大是世界上接种疫苗最多的地方之一。他们在说哪些加拿大人?不是卡车司机,他们的疫苗接种率接近90%。”

“2022年1月下旬,该国人口中一小部分与绝大多数接种疫苗的加拿大人完全格格不入的人,因为在一个百年一遇的全球健康危机中不可避免地被边缘化并被迫顺从,而被愤怒和怨恨点燃。”

“有人相信大流行是一个大阴谋;有人希望特鲁多和其他政治领导人立即被免职;有人认为更坚定地接受上帝的诫命,“凭信心而不凭恐惧生活”,是摆脱疫情的真正途径;有人坚持认为,不受约束的个人自由是如此神圣,它必须始终凌驾于其他权利之上,即使以牺牲加拿大的集体福祉为代价。”

“和我们其他人一样,所有抗议者都厌倦了病毒;这很值得同情。过去两年实施的疫苗强制令和其他公共卫生措施对每个人都产生了不利影响。可悲的是,鉴于这些抗议者中的一些人以没有接种疫苗并抵制其他基抗疫措施为荣,他们几乎可以肯定比其他人遭受失业和困难的比率更高——包括疾病和家庭成员因疾病而丧生。”

“然而,这些授权对于确保尽可能多的弱势加拿大人在面对无情的病毒时的生存是必要的。 公共卫生专家和政府呼吁公民接种疫苗,然后对那些继续拒绝接种的人施加压力和惩罚,因为接种疫苗是避免死亡、避免医院不堪重负以及为我们制定走出这场危机的最佳途径的最有效方法。”

“抗议者不承认这些事实。当他们本周末聚集在渥太华表达他们的观点时——这是他们的权利——加拿大各地的医院病房、重症监护室和医护人员仍然紧张到崩溃的边缘,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未接种疫苗的患者不成比例地碾压了该国的医疗保健系统。”

“可以肯定地说,许多渥太华抗议者不仅是未接种疫苗的加拿大人,而且是被错误信息欺骗并决心自行传播的反对疫苗者,他们选择退出该国至关重要的疫苗接种闪电战。 他们只占未接种疫苗的 10% 的一小部分,因此我们需要警惕夸大他们真正代表多少其他人。”

“历史学家是宏观事件的讲述者,他们会理解这一点。在他们对这些大流行的编年史中,他们将简要记录一些未接种疫苗的抗议者在 2022 年左右发出的喧闹但头脑不清醒、语无伦次的不公正呼声,这仅代表了加拿大公众舆论的一小部分。”

安大略省省长道格·福特(安大略进步保守党 Progressive Conservative Party of Ontario)已将车队的持续行动定义为占领。

另有涉及无名战士墓、泰瑞·福克斯纪念碑、当地医护人员和收容所工作人员的破坏行为、威胁和骚扰的报道。

GoFundMe 在一份声明中写道:“我们现在有来自执法部门的证据表明,以前的和平示威已成为一种占领,警方报告了暴力和其他非法活动。”

该网站称,捐赠者必须在 2 月 19 日之前要求退款,该组织筹集的其余资金将分配给 Freedom Convoy 组织者选择的“可靠和成熟的慈善机构”。

在渥太华市中心陷入僵局的“自由车队”的组织者正面临着一场潜​​在的价值 980 万美元的集体诉讼,

该诉讼由代表该市市中心的居民提起。

有人对起诉异议很大,声称要人肉起诉扰民卡车司机的当事人,支麻的网络暴民丑行不绝于目。

如果你每天在我家楼下按喇叭抗议一个民选政府,我不堪其扰,你认为我是应该先拿猎枪给你一下,再给你的车里投个燃烧弹呢?还是请律师对你噪音扰民行为提起诉讼?

在法治国家,不用法律难道要用暴力?

起诉人处事方法很加拿大,还要人肉人家。

中国来的支麻暴民脑子就像被枪打过一样,一团糊糊。

支麻暴民从来都不看整体数据和全面分析,总是为了维护自己错误偏狭的观点断章取义,甚至不惜造假篡改图表数据。

支麻不诚实,没理性,也不公义。支麻能听得懂的只有皮鞭和铁棍。法治治不了支麻,适合管制支麻的只有暴力。

根据以色列卫生部发布的官方数据,上个月未接种或仅部分接种 COVID-19 疫苗的 60 岁以上以色列人的死亡人数明显高于已完全接种疫苗的同龄人。

数字显示,虽然 60 岁以上的以色列人中只有大约 12% 未接种疫苗或部分接种疫苗,但在上个月他们占其年龄组COVID 死亡人数的 43%。

“mRNA疫苗在现实世界中使用还不到一年,在美国,每百万人接种疫苗中约有2至5人出现过敏反应:辉瑞疫苗的过敏反应略高,为每百万人4.7人,而莫德纳疫苗的过敏反应为每百万人2.5人。根据一项分析,尽管数量仍然很低,但这是流感疫苗的11倍。”

有人宁愿相信流言也不信科学和大数据证实的结果

阿尔伯塔省的一些饲料店主因许多人求购驱虫药伊维菌素而不胜其扰。因为这些人买药不是为了给牲畜驱虫,而是听信了这种药可以治疗新冠肺炎。

卡尔加里城郊的饲料店老板奥尔森(Lance Olson)说,他店里的药根本不是给人吃的。但是听信传言的人在网上查伊维菌素,登陆他家店的网站的人暴增。

在发生多起服用伊维菌素致病的事件后,美国疾控中心向公众发出警告。这种驱虫药可以导致腹泻、呕吐、痉挛甚至死亡。

有人说mRNA疫苗是复制 Covid-19 的S蛋白部分,可以引发cytokine storm细胞因子风暴。

事实核查:没有证据表明 mRNA 疫苗会导致接受者遭受“细胞因子风暴”,细胞因子风暴,是由Covid19引发,而不是疫苗的副作用。

有人质疑防疫强制措施是对公民权和自由的侵犯,是非法施政。

法律和授权具有相同的执行权。唯一的区别是它是如何产生的。

一项法律由参议院和众议院通过并由行政长官签署。授权则由行政长官作出,立法机关在紧急状态下赋予其权力。

授权与法律具有相同的效力。每个人都必须遵守行政长官的授权,卫生官员和警察可以执行该授权。

有人说,美最高法院已判决,疫苗强制令是”政府越权”。

事实上,根据最高法院的多数意见,拜登在要求医护人员接种疫苗时有法律支持,但要求所有大型企业的工作场所疫苗接种安全规则过于宽泛,不属于劳工部职业健康与安全管理局监管工作场所安全的权限。

并不是疫苗接种政令在所有范围越权。

有人大量引用已被证实明显是阴谋论和谣言网站的信息。比如Children’s Health Defense,其是一个美国激进组织,主要以反疫苗活动而闻名,其论点与关于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的压倒性科学共识相矛盾,已被确定为疫苗错误信息的主要来源之一。

有人说应当质疑政府,警惕科学。

警惕政府,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分权制衡,在中国这样的地方你怎么警惕政府都是0;

质疑科学,首先你要有严密的观察、实验和论证,有相当的证据推翻原有的科学观点。义和团也质疑科学,那不但是个笑话,还是个灾难。

所有反疫苗的不外乎:

1. 信息没有确切来源
2. 张冠李戴混淆概念
3. 用个案以偏概全
4. 篡改数据和医学结论
5. 引用已被证实与科学实证相违背的谣言

既没有事实,没有证据链,也没有逻辑,甚至信息来源都没有。反疫苗者怎么说服的你自己?

法治国家医院有开放的诊疗记录,重症住院的都是些什么人,不会查医疗档案吗?脑子对反疫苗的支麻来说就是个摆设,天天去追那些无脑的谣言和阴谋论,还自称是独立思考。你有个啥独立思考?你是有专业实验室还是有大数据分析?有专业的科学素养还是有专科的行医资格? 你要是能耐那么大,你来当科学家当医生当药品监管部门负责人得啦。可惜你没有,造谣传谣不需要任何要求,只要会打字就行。

反疫苗的支麻,有些挂了血旗,有些没挂。目的都一样。

不能说挂血旗的支麻反疫苗就是错滴,不挂血旗反疫苗就是正义。

我从没给任何人提出过任何疫苗接种建议。现实生活中没有,网络上也没有。

事实上,我不会给任何人建议。但疫苗现象确实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深层了解支麻这个群体。

但根据目前欧美各国研究和监测结果,凡是建议阻止别人接种疫苗的支麻,是支麻里头不谋财但害命的绝壁坏种。

就是这样。

4.9/5 - (8 votes)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12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