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坛祭天就是敬拜上帝

“在薄雾萦绕的现代化大都市北京伫立着一个古老的庙宇,这是中国人供奉昊天上帝的祭坛,中国人所说的‘天’类似于西方人所说的上帝。这座巨大而华丽的祭坛,是中国古典建筑与天人合一观念的完美结合。在整个中国的帝制时代,皇帝是万能的主宰,而‘天’则是皇帝的主宰。”

北京天坛的皇天上帝牌位

北京天坛建于明朝1530年,历来其最重要的功能就是冬至祭天。清朝1751年,天坛改名祈年殿,后经多次修缮、扩建,占地200多公顷。殿中有一块牌子,上面赫然写着“皇天上帝”四个大字。

“天”在中国心目中就是上帝。过去的人们认为皇帝是唯一一位与上帝保持接触的人,他受命于天,替天行道,称为“天子”。祭天大典是国家每年最重要的事情,人们会举行隆重的仪式,献上提前准备好的牺牲,为国家、人民祈求天神的护佑。祭天前,皇帝和参与的官员需要斋戒吃素,洁净身心。

中国祭天的仪式可以上溯到公元前两千年,在殷商王朝的墓穴出土的甲骨文碎片上,已经出现有关上帝和祭天的记载。殷商时期,祭天已成为规模巨大的仪式,至今已持续3500多年。史记记载,“泰山上筑土为坛以祭天,报天之功。”泰山封禅始于传说中的轩辕黄帝,在秦始皇的时候达到顶峰。另外,文献记载,早在公元前112年已有冬至祭天习俗,后经历代逐渐制度化。

祭天大典一般分为9步,迎帝神、奠玉帛、进俎、行初献礼、行亚献礼、行终献礼、撤馔、送帝神、望燎。在献祭的牺牲焚烧之前要让其通过一个叫“鬼门关”的隧道,这意思是这些牛羊要为人承担罪的代价。整个过程神圣而肃穆,让所有人感到敬畏。

在祭天的整个过程中,有12首唱诵,其中一首大明会典 “元和之曲”如此唱到,“帝辟阴阳兮,造化张,神生七政兮,精华光,圆覆方载兮,兆物康,臣敢袛报兮,拜鹰帝日皇。”意思是说:“主帝啊,当你分割阴阳的时候,整个创造的工作就开始了,你创造了天地和五个星球,这美丽的光华,照亮了圆的天,方的地,而这一切尽都美好,我身为你的仆人哪敢说报答你的话,因为你所创造的都是好的。”

有基督徒认为,中国古人所崇拜的上帝与圣经中的耶和华(雅威)惊人的相似,而中国古人包括皇家的上帝(上天)崇拜应该是罗1:19-20的印证:“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里,因为神已经给他们显明。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

《“上帝在中国”源流考——中国典籍中的上帝信仰》的作者杨鹏,分享了在整个研究过程中他感受到上帝的启发。他说,讲到“上帝”这个概念,大家就会想到基督教,但其实“上帝”这个概念本来是中国本土宗教的概念,在商朝的甲骨文里“上帝”已经存在了。“一直到清朝结束,‘上帝’祭拜一直是君王朝廷的宗教传统。在商朝甲骨文中,称至高神为‘帝’或‘上帝’。到周朝的时候,称至高神为‘帝’、‘上帝’、‘天’、‘皇天’。‘上帝’与‘天’,是对同一至高神的称呼,异名同谓。至高神‘天’的概念,也存在中国老百姓的日常用语中,比如‘听天由命’、‘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一切由天定’,故‘天’是命运的至高主宰。”

关于中国自古敬拜上帝这一观点,中国著名哲学家何光沪教授也曾发表过类似观点。他曾在讲学中多次说到,中国人自古敬拜的“天”并非自然界的天,而是宗教中所讲的上帝。中国古人包括皇帝自古是敬拜上帝的,孔子与儒家也是如此:“儒家讲的‘天’就是上帝,而且同基督教说的类似,他是有位格、有人格,懂得人间的事情,这样才能主宰人间。如果他不懂人的事情,就不能设想他怎么赏善罚恶。中国古人相信赏善罚恶。如果天只是这Sky(天空)、Space(空间),怎么能赏善罚恶呢?”但由于后来周公施行的宗教权利不平等制度,规定只有皇帝可以敬拜上帝,其他王公大臣和老百姓都没有这权利,这导致了上帝信仰的没落。

他说,因为中国这种祭祀上帝的权利到周朝以后被皇帝垄断了,所以到现在,全中国只有北京有天坛,西安做首都的时候为了满足皇帝祭祀的需要有天坛,只是后来没有保护得当现在就看不到了。现在看天坛的祁年殿,其中最高最中间的匾额上写的就是“皇天上帝”这四个大字,“所以上帝这个词不是外来语,不是舶来品,是咱们中国最古的、最代表中国古代信仰的观念。中国人信上帝,不是什么崇洋媚外,中国古人就信上帝。”

——综合基督时报等网文

Related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