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虫背后的韩国电影人

2020年2月9日,第92届奥斯卡,韩国电影《寄生虫》(Parasite)创造了历史,一举拿下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国际影片和最佳原创剧本四个大奖,不仅创造了韩国电影史上的第一次,也创造了奥斯卡历史上最佳影片和最佳国际影片(原为最佳外语片)合一的第一次。

《寄生虫》获四项奥斯卡奖

《寄生虫》的导演奉俊昊被一些媒体称为“韩国李安”,李安曾是亚洲获奥斯卡奖第一人,曾以《卧虎藏龙》获最佳外语片,以《断背山》、《少年Pi的奇幻漂流》获奥斯卡最佳导演奖,但奉俊昊与李安的最大不同在于:奉俊昊体现的是群体的胜利,而李安是个体的成功。如果说李安是融汇东西的太极高手,奉俊昊则是韩国影人群体铸就的高光人物。《寄生虫》在韩国拍摄,由韩国CJ Entertainment公司发行,全部演员为韩国阵容,原创剧本描写的是韩国故事,它的成功,体现的是韩国电影人的成功,而这种成功,在韩国电影诞生百年之际,更显得意义非凡。韩国电影的成功,是韩国电影人以自己的刚烈性格、执着精神、热情热爱与专业敬业造就的。

1919年10月27日,第一部以胶片拍摄的电影《义理的仇讨》在韩国上演;在1920-30年代的默片时代,正值朝鲜的日据时期,虽面临日本对韩国电影的审查,但1926年的一部《阿里郎》开启了韩国民族电影的时代,以隐喻的方式表现反抗意识;1935年的《春香传》拉开了韩国有声电影的时代,但在1940-45年间,因日本的打压,韩国电影几近灭亡;1945年,日本战败、韩国解放后,一部1946年的《安重根史记》成为光复韩国后的第一部电影,自此,韩国电影开始在艰难困苦中不断发展。经历了1960年代的短暂黄金期后,1970年代韩国政治逐渐走向独裁统治,电影准入门槛的提高和电影审查制度的实施抑制了电影的活力,1975年7月18日,新世代导演金镐善和边仁植等在首尔成立了韩国电影史上最早的电影艺术运动“映像时代”,展现出为电影的奉献精神;1980年代,新锐导演逐渐涌现,进入1990年代,随着外国电影进口限制的解除,国外电影对韩国本土电影产生巨大冲击;1996年,韩国宪法法院重新明确了国民的言论出版自由,建立了电影分级制度;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韩国百废待兴,但由于加入WTO后韩国不得不放开外国电影配额,结果国产电影只余下不到20%的票房,为了抗议,1999年,韩国电影人发起“光头运动”,要求对本国电影进行配额保护,同年,金大中政府成立了“电影振兴委员会”,确立了“文化立国”战略,将电影业作为政府重点扶植的对象,韩国电影进入快速发展期。

1999年姜帝圭导演的《生死谍变》标志着韩国电影的崛起,它一举打破了《泰坦尼克号》的票房纪录,重新书写了韩国电影史;2000年,李沧东导演出品了《薄荷糖》,一部侧面描写1980年韩国“光州事件”的现实主义力作,韩国电影以反思拉开了复兴之幕;2002年,韩国电影教父林权泽以《醉画仙》在戛纳电影节获得最佳导演奖,使韩国电影开始得到国际关注,他曾掷豪言:“为了保卫韩国电影,我们甚至可以去死”,为了艺术可以壮烈地献身;而2003年,是韩国电影的传奇之年,导演奉俊昊崭露头角,在《杀人回忆》里的最后凝视,展现了历史与现实的交错,朴赞郁的《老男孩》收获戛纳电影节主竞赛评审团大奖,各种类型电影—犯罪、悬疑、战争、文艺、恐怖、爱情、古装、科幻等—全面开花。

2006年,韩国政府为了与美国等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直接将电影院每年义务播放国产影片的天数从146天减少到73天,为了保护国产电影,韩国电影人进入了凤凰涅槃状态,视角更为敏锐,技术更加娴熟,2011年的一部《熔炉》使人们意识到电影真得可以改变世界,它直接促进了韩国性暴力法案的通过,韩国电影人直面现实的精神也更加突显;2014年,韩国发生了世越号沉没事故,当年10月,釜山电影节为了上映还原世越号救援现场真相的电影《潜水钟》,与阻挠电影上映的釜山市政府交恶,导致2015年电影节的援助资金被砍一半,2016年,九大电影团体抵制被政府控制的釜山电影节,韩国电影人又再次团结起来捍卫艺术创作自由;之后朴槿惠政府的文化界黑名单被曝光,从2014至2016年有9400多名演艺人士被封杀。但韩国电影人努力突破,2016年的电影《釜山行》不断打破海外票房纪录,成为席卷亚洲的话题之作;2017年导演崔承浩的一部《共犯者们》,以自身经历出发,揭露自李明博政府时期以来,利用KBS和MBC等电视台操纵舆论,瞒骗大众的行为;2018年导演李沧东的《燃烧》展示了韩国社会的深层问题;2019年的《寄生虫》更是以好莱坞的叙事方式、贫富差距的戏剧对比,获得了无与伦比的殊荣。

《寄生虫》将韩国的本土故事,结合好莱坞的影视语言,将本土性与国际性、戏剧性与现实性巧妙地结合起来,获得了国际声誉,它的背后,是忠武路的胜利,是几代韩国电影人的不懈努力,是韩国人刚烈坚毅的民族性格的体现,也是韩国自由的创作环境所孕育的。

在奉俊昊得奖后,韩国总统文在寅在社交媒体发文祝贺:“电影《寄生虫》以最韩国的故事打动全世界观众,向世界证明了韩国电影的力量…….《寄生虫》的奥斯卡四冠王是过去一百年里所有韩国电影人不断努力的结果,今后政府将进一步为广大电影人提供能够尽情发挥想象力并放心大胆制作电影的环境”。

文在寅在社交媒体发文祝贺

好的制度和环境,能够赋予个人以最大的自由和创造性,而亚洲,正在经历人类历史未有之大时代,期待有更多更好的电影、文学和艺术作品在亚洲产生。

电影在线观看

5/5 - (1 vote)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12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