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的没落和时代的堕落

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
蒙住我双眼也蒙住了天
你问我看见了什么
我说我看见了幸福

这个感觉真让我舒服
它让我忘掉我没地儿住
你问我还要去何方
我说要上你的路

看不见你也看不见路
我的手也被你攥住
你问我在想什么
我说我要你做主

我感觉,你不是铁
却像铁一样强和烈
我感觉,你身上有血
因为你的手是热乎乎

我感觉,这不是荒野
却看不见这地已经干裂
我感觉,我要喝点水
可你的嘴将我的嘴堵住

我不能走我也不能哭
因为我身体已经干枯
我要永远这样陪伴着你
因为我最知道你的痛苦

——词、曲:崔健

寥寥数语,崔健把中共的画皮剥的干干净净,把中共的实质说的清清楚楚。

崔健的歌几乎首首都是经典,也就窦唯的「无地自容」和唐朝乐队的「梦回唐朝」两只单曲勉强能与之比肩。迄今为止,还没有哪个摇滚歌手能超越崔健。

80年代,崔健用深刻的寓意和独有的表达方式吼出了自由。

除了音乐,电影、绘画、诗歌、哲学,包括政治改革,都是今天难以望其项背的。 80年代,可以说是群星璀璨,俊杰云集。像许志永、陈秋实这类人物,满街跑的都是。

尽管89北京屠城堵死了政改的路子,但经济改革还在推进。由于前期的积累和惯性还在,文艺还显得不那么腐坏。

90年代,由于认为摇滚乐是西方颠覆中共政权的一种形式,开始推崇不疼微痒,风花雪月的校园民谣。高晓松等纨裤子弟借势脱颖而出。即使流行一时的郑钧的轻摇滚代表作「回到拉萨」也带有浓郁的民谣风。直击人心又具有爆破性的中国摇滚乐逐渐被边缘化。今天的音乐没有任何创造力,甚至真诚都做不到。

在这个万马齐喑的年代,一首不痛不痒,还算干净的「成都」成了当下的一股清流。这首歌今天听起来还算可以,但拿到80年代,那就是个渣渣。可见今天的文艺、审美和思想堕落到什么地步。

在剧烈的社会冲突和自由宽松的言论环境下,大师一般是应劫而出,且成堆出现。很难看到哪个时代孤零零出现一个大师。

当下这个时代,显然不具备产生大师的条件。七零八零后,一出校园,正好赶上了一个腐化堕落又言论收紧的时代,要么声色犬马,要么醉生梦死,炫耀的是美食、美色,比的是当多大官,赚多少钱,嫖多少女人,喝多贵的酒。人生已是过中年,油腻男和拜金女退回家庭,培养了九零零零后遍布世界的战螂和小粉红。屈指一数,这四代人也就算完了。

时代的堕落不仅是在中国,巴比伦大淫妇通过收买和色欲的引诱,已经腐化了从欧洲到美洲的整个世界。这个过程从2001年中国加入WTO就开始了。为了中国的市场、劳动力、美色甚至器官,好莱坞、NBA、迪斯尼、华尔街、各国政商显贵纷纷拜倒在大淫妇裙衩之下。当下的时代,是一个混乱、堕落、拜金又淫靡的世界。

在黑暗降临的时候,拨乱反正已经成为整个世界的共同任务。这是个曲折的过程,需要时间。时代的更替就像昼夜的循环,是有自身的规律和时间表的。就像没有人能阻止黑夜的降临,混乱的时代也孕育了美好的未来。保持理想和内心的纯洁,预备穿越黑夜迎接黎明,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5/5 - (1 vote)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1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