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教、耶稣会和共济会

在有关耶稣生平的流行描述中,经常将耶稣形容为一个木匠,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在大多数福音书的英译本中,这位神的儿子被称为一位“木匠”。例如《马可福音》6:3就说:“这不是那木匠吗?不是马利亚的儿子雅各、约西、犹大、西门的长兄吗?他姊妹们不也是在我们这里吗?”

然而,宗教学者詹姆斯·塔博尔(James Tabor)认为,该处“木匠”的希腊语原文为“tekton”。 “tekton”翻译成“建筑工”(builder)更好点,更倾向指的是“石匠”(stone mason),但英文经常将其翻作“木匠”(carpenter)。

塔博尔写道:“如果你留意耶稣讲述有关神的国度的各种寓言和比喻故事,就会发现石匠或建筑工的比喻占据了主导位置,甚至涉及到了‘为了建造一座大型建筑或塔楼,该如何进行规划、融资并打好坚实的根基的细节’。”

耶稣使用自己职业语言来表达重要真理并非巧合。例如,《路加福音》20章中,祭司长、文士和长老在圣殿中质疑耶稣在圣殿里的权柄,而耶稣举了个凶恶园户的比喻。说完比喻后,耶稣看着他们说:“那么,经上记着:‘匠人所丢弃的石头,已作了房角的头块石头’。这是什么意思呢?’“

无独有偶,2004年,希伯来学者詹姆斯·W·弗莱明(James W. Fleming)出版了《耶稣的犹太背景》(The Jewish Background of Jesus)一书。他在书中指出,大多数犹大家庭的房屋都是用石头建造的。

“耶稣和约瑟的工作十有八九都是跟石头打交道。他们或凿刻石头,或将石料累积起来。”

景教是基督教的一个分支。公元428年由叙利亚学者聂斯托里提出,聂斯托里派来自罗马帝国,具有玻璃制造业、机械制造业、建筑业等多个优势项目,新移民来到波斯首都塞琉西亚-泰西封,修造公共广场、道路、高架水渠,给亚洲带来了高新技术。

景教以波斯为基地,跟随丝绸之路的商队,向东来到内陆亚洲。部分草原部落接受信仰,认定巴勒斯坦的石匠(stone mason)为世间真神。

一路景教人马向东绕过东亚最大的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进入狭窄的河西走廊,公元635年来到了大唐首都长安。

中世纪是一个奇幻的时代,远东印度有着基督徒定居点,而西罗马帝国流传摩尼的教义,天主教体系奠基者之一圣奥古斯丁早年曾是摩尼教徒。世界宗教地图五彩斑斓,还没哪个教派能完成大一统。

波斯景教徒阿罗本成为入华的第一个传教士,比利玛窦、汤若望早了800多年。根据中文资料,宰相房玄龄亲自前往西郊迎接,唐太宗在宫廷设宴款待使团,封阿罗本为“镇国大法王”,钦赐义宁坊土地,造寺庙一所。

阿拉伯灭波斯后,百年翻译运动最早由基督徒发起,他们把叙利亚语的古希腊罗马典籍,翻译成阿拉伯语。外号“翻译之王”的巴格达国家图书馆馆长,原是景教医生,后来投靠哈里发,改名为具有阿拉伯风格的侯奈因·伊本·易司哈格。几百年后,天主教世界又将这些阿拉伯文本转译成拉丁文,把欧洲的知识重新拿回来。

尽管聂斯托里派为阿拉伯帝国服务,促进了文化事业的繁荣,但仍然处于二等公民的地位。安史之乱爆发前,长安是世界性大城市,景教徒到了中国,使出看家本领——炼铁、盖房、经商,谋生定居下来。他们尤其擅长医学,能做开脑颅的手术,“大秦善医眼及痢,或未病先见,或开脑出虫”。

第一个历史最悠久,被称作北派共济会(Freemasonry)的组织是跟随景教传教士在唐代来到中国的,这些传教士在强大的唐帝国建立了中国最早的教会,同时也在贵族和士大夫中间建立了中国最早的共济会组织。

教会既是宗教组织,也是社会福利机构,照顾信众的生老病死,灾年施粥救荒,打造“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体系。行医也是基督教扩张的重要方法,景僧施药、照顾病人,为邻里街坊服务。

东亚的金属工艺略逊一筹,不如景教带来的波斯、拜占庭技艺。唐玄宗不了解基督教的思想,而对基督徒的工艺器物很有兴趣,赐予波斯僧(实为景僧)及烈华美的紫袈裟。

代、德、顺、宪四朝时期,司天台(唐朝天文历算的最高机构)由景教徒李素掌管。李素专长天文星历之学,他把希腊托勒密的天文学著作,翻译为《都利聿斯经》和《四门经》,提高了历法的精准度。

李家源出于波斯,从名字来看,他们汉化已久。为了显露本门信仰,李素给子女们起名都带一个“景”字,景亮、景弘、景文,诸子中李景度担任唐顺宗的皇陵守卫者。

伊斯兰征服中东后,拜火教、摩尼教的势力播迁中原,与景教并称为唐代三夷教。情势如同沙俄罗曼诺夫王朝覆灭,此前政见不同的俄国人,不管共和派、贵族子弟、君主立宪党人、孟什维克,全部逃亡寓居于巴黎。

根据荣新江、沈睿文等学者的考证,安禄山很有可能为拜火教徒,安氏原名为“轧荦山”,是粟特语roχšan(rwxšn, rwγšn)的音译,即波斯斗战神的名讳,典籍《阿维斯陀》把斗战神形容为“最璀璨的灵光”。后来为了符合汉人的命名习惯,才改成“禄山”。安禄山死后,史思明追谥他为“光烈皇帝”,取自拜火教“光明”之意。

安史之乱战斗最白热化的阶段,景僧伊斯加入郭子仪的麾下。伊斯投身行伍,从战后的论功行赏来推断,他功劳肯定不小,唐肃宗任命这个基督徒为朔方节度副使,官至正三品,试殿中监。

伊斯的事迹在正史里无具体详细记载,一句“为公爪牙,作军耳目(即参谋与收集情报)”匆匆略过。短短几个字下面,不知道藏有多少幕后工作。唐德宗(李亨之孙)在781年立《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以示圣眷。根据日本汉学家佐伯好郎的考证,请求皇帝立碑的景净,是伊斯的儿子。

大秦景教石碑记载着初期教会一直遵守上帝诫命和安息日的那一群东方教会的女人后裔们,初代教会不是安提阿起首的吗?

有些人往非洲传,有些人往印度传,有些人往欧洲方向传,有些人往中国这边传。就是他们把中国传遍了。有十个城市都有这个布道书,所以大秦景教碑就记载了这些。景教就是光明的宗教,大秦呢就是从西边传来的,实际上是指基督教东方教会。基督教东方教会保存了圣经真正的版本。

安史之乱后,士大夫们强调华夷之辩,把胡人的风俗、精神思想一并清除。韩愈以“佛本夷狄之人,与中国言语不通,衣服殊制”的理由,展开捍卫孔孟之道的神圣战争。他斥责佛法入家则家破,入国则国亡。

到了会昌年间(842—846年),儒家保守主义取得最大的胜利。朝廷发起灭佛运动,勒令和尚、尼姑还俗,抄收寺庙的庄园田产。景教被当作是外来文化,同样遭到打击,灰飞烟灭。

他们再次出现是在元代。马可波罗在他的游记表示,他震惊的是在北方有二十万以上的基督徒,而更令他震惊的是这个存在了几百年却完全与欧洲和世界共济会断绝联系的北派共济会的存在。他的报告令教廷深感震惊,这一时期设置的“大都大主教”职位就是为北派共济会的大师准备的。

当以耶稣会为主的新的基督教传教运动出现在明帝国的领土上的时候,他们在中国的士大夫和贵族中间建立了新的共济会组织,这就是南派共济会,这一时期的南派共济会大师中比较著名的是徐光启。

利玛窦(Matteo Ricci‎,1552年10月6日—1610年5月11日),出生于教皇国马切拉塔城(现属意大利马尔凯大区),出身在一个改宗犹太人的富商世家。早年违背家庭意愿加入耶稣会。明朝万历年间到中国传教并定居,其原名中文直译为玛提·利奇,利玛窦是他的中文名字,自号西泰,又号清泰、西江。王应麟所撰《利子碑记》上说:“万历庚辰有泰西儒士利玛窦,号西泰,友辈数人,航海九万里,观光中国。”

利玛窦主张以“天主”称呼天主教的“神”(拉丁文的Deus);但他亦认为“神”早已存在于中国的思想之中,因为中国传统的“天”和“上帝”本质上与天主教所说的“唯一真神”并无分别。

利玛窦的传教策略和方式,被称为“利玛窦规矩”,实际这也是共济会一直以来的策略。共济会允许各种信仰的人入会作为初级会员,但不允许无神论者加入。甚至南明永历帝的皇后孝刚匡皇后王氏、哀愍太子朱慈炫,几乎所有后宫嫔妃均受洗。

万历三十八(1610)年5月去世,身后被明廷特许葬于北京西郊二里沟。

徐光启(1562年4月24日-1633年11月8日),字子先,号玄扈,皈依天主教后圣名保禄,死后朝廷谥文定。明松江府上海县人,明末率先学习西方的数学、天文、机械、水利、农学、军事的学者。曾引入西法铸造红夷大炮。徐光启是中西文化交流的先驱之一,是上海地区最早的天主教耶稣会教徒,被天主教廷誉为明代“圣教三柱石”之首。

徐光启与利玛窦

17世纪耶稣会印制的石板画。着装儒服的利玛窦头上是太阳和耶稣会标记,而徐光启头顶则是太阳和共济会的标志——所罗门双柱,圆规,十字架,直尺,中间有篆文“规矩”二字。

宋霭龄、宋庆龄、宋美龄三姐妹的母亲倪珪珍生于江苏省上海县川沙(今浦东),浙江余姚人。父亲倪韫山也是牧师,母亲姓徐,是徐光启的后代。

利玛窦和徐光启都是耶稣会士。耶稣会的兴起与圣殿骑士团的转型有关。耶稣会虽然栖身在天主教内,但与正统天主教在信持、活动、礼仪及信仰上均有重大的不同。所以,耶稣会在18世纪曾多次被葡萄牙教会、法国教会、西班牙教会和教廷、教皇所取缔。

最重要的是,耶稣会还是共济会在天主教内的一个秘密团体,许多公开的耶稣会士也是秘密的共济会员。而耶稣会派遣到东方活动的一些耶稣会士实际是意大利犹太银行家、商团和后来的东印度公司的经济、政治、文化情报人员。

西班牙巴斯克贵族依纳爵·罗耀拉(1491年-1556年)1534年与其他6名巴黎大学的学生,在巴黎郊外圣但尼小教堂的地下室成立了耶稣会。其最大的特色是兴学,他们首先在欧洲兴办许多大学、高中,是现今世界最大的办学团体之一;培养出的学生除神职人员以外,也大多活跃于西方政界与知识分子阶级,著名者有笛卡儿等。现任教宗方济各即为耶稣会会士,为首位耶稣会出身的教宗。

耶稣会特有的灵修方式称为“神操”,是罗耀拉所创。罗耀拉当过职业军人,组织力强,领导力强,将军队的组织运用到建造主基督的精兵,并且宣誓绝对服从教宗。将军事管理、神秘主义及修道主义融于一体,并且又有一本操练手册《神操》。将耶稣会的会士们以一个有纪律、有中心、有操练的建立和神的关系。他们宣誓守三条规律:清贫、守贞、服从。

由于耶稣会重视教育事业,许多耶稣会会士拥有博士学位、甚至在大学执教。

耶稣会会徽

会徽IHS是耶稣希腊文写法(ΙΗΣΟΥΣ)的前三个字母(Σ的写法往后演变成拉丁字母的S),亦有“耶稣是人类救主”之义。下方是纪念基督信仰中钉死耶稣的三根钉子。格言是“愈显主荣”。

耶稣会的宗旨是绝对效忠天主教会和教宗,降服一切“异端”,其实主要是遏止宗教改革的新教势力扩张。在反宗教改革风潮下的耶稣会认为“耶稣的天国”即包含在以教宗为代表的罗马天主教会之内,除此以外都是异端,因此对马丁路德、加尔文、慈运理等各派都必须设法消灭。

1644年清兵入关,顺治帝、康熙帝继续重用西方传教士。耶稣会龙华民、邓玉函、汤若望、南怀仁等人相继服务于历局和钦天监等政府机关;全国信徒有27万。

1698年,耶稣会传教士巴多明(Dominique PARRENIN)来华。后来他介绍中国文化的书信,影响了法国启蒙运动学者伏尔泰。17世纪后期,耶稣会传教士是西方了解中国的最专业的人士。

中国礼仪之争之后,1724年,从雍正皇帝开始在全国查禁天主教,迫害教徒和传教士,但在北京宫廷里仍留用一批耶稣会士,担任御前学者和艺术家。有意大利籍画家郎世宁,和负责制作地图的蒋友仁神父。

从明末到清初,耶稣会总共有472位会士在中国服务了190年。1772年,教宗克莱孟十四世宣布取缔耶稣会。1814年,教宗庇护七世又予恢复。

耶稣会在华的主要方向是上层和皇室,希望如同1000年的罗马那样通过影响统治者来改变这个国家的信仰。

1847年,耶稣会在上海徐家汇(当时尚是郊外的一个村庄)正式建立传教中心,陆续建立起数所修道院、孤儿院、天文台、土山湾印书馆、气象台、博物院、藏书楼以及男女中学等;徐家汇圣依纳爵堂至今留存。耶稣会以徐家汇为中心,逐渐将天主教传遍江苏、安徽两省,至1920年左右,信徒有20万人。

1856年(清咸丰六年)5月30日,教廷将天主教北京教区划分为3个代牧区:直隶北境代牧区、直隶西南代牧区(正定、顺德两府,定州、赵州2直隶州,共28县)和直隶东南代牧区,主教座堂分别设在北京、正定和献县。前2个教区由法国遣使会负责,而直隶东南代牧区交给法国耶稣会负责。

清廷赐给的隆兴寺西侧行宫建为教堂。同治六年(1867年),以白银4万两,在院内北部正中建造带有两座雄伟钟楼的主教座堂,(大堂为马蒂神甫设计,钟楼系中国建筑师设计),在两侧建首善堂、仁慈堂,1919年扩建主教堂。整个主教公署占地175亩,房屋1240间。

1863年10月2日开始兴建天主教献县教区东部张家庄村的耶稣圣心主教座堂,到1866年3月28日祝圣,分东西两个大院,总占地315亩。主教座堂为哥特式建筑,长50米,宽21米,可容纳2000余人。直隶东南代牧区献县教区是中国北方一个历史悠久、影响深远的天主教教区,有“华北第一堂”之称。

2008年开始,东亚4所耶稣会顶尖大学-日本上智大学、韩国西江大学、菲律宾马尼拉雅典耀大学、台湾辅仁大学联合开办“全球领导力课程”(Global Leadership Program for 4 Jesuit Universities in East Asia),课程目标透过小组讨论,培养现代社会的未来全球领导人。2012年,印尼圣那塔达玛大学加入,课程改称“东亚5大学”。

共济会/耶稣会相当擅长于双手互搏,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英法百年战争和拿破仑战争。这个招术,相当于当今金融市场的多空对冲策略。

圣经开篇《创世纪》告诉我们:人类始祖亚当夏娃因偷吃禁果被赶出伊甸园,不过,上帝应许将有一个女人(夏娃)的后裔要诞生成为人类的救主,使人类重返伊甸园。因此夏娃生出来的第一个孩子叫“该隐”,就是得到的意思。他们以为这就是上帝所应许的“女人的后裔”。但是该隐却因嫉妒弟弟亚伯而杀了他,成为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个杀人犯。

当该隐杀死亚伯后,亚当夏娃又生下塞特代替亚伯。整个人类的族谱就开始分成了两群,所以圣经从一开始就记载了两个族谱,一个族谱是以塞特为首的女人的后裔族谱,一个是以该隐为首的蛇的后裔族谱。从此两大家族结下了冤仇,人类的历史就是在这两大家族的斗争中推进、演绎。虽然女人的后裔在圣经中一直是弱者和被害者的姿态出现,但是最终被压碎的却是蛇的头,而蛇只能伤到女人后裔的脚跟。

从天父上帝到亚当到塞特,一直到挪亚的儿子闪,一共有12代人,然后从闪的儿子亚法撒一直到雅各的12个儿子又有12代人,洪水之后从闪出来了亚伯拉罕,从亚伯拉罕就开始出来的以撒、雅各到雅各的12个儿子就构成了以色列人的12先祖。然后在新约时代就变成了属灵的以色列——也就是耶稣的12门徒。

耶稣也出现在这个谱系当中,成为女人的后裔。悔改重生、因信称义像耶稣一样的人,他们到末后就称为上帝的余民,最后要领受永生上帝的印记。在挪亚洪水时,上帝借着方舟把女人的后裔保存下来,他们就一代一代相传。那么耶稣复临时上帝要借着属灵的方舟——上帝的约柜(约柜和方舟的原文是同一个词,约柜里的三件法宝是末后女人后裔的标志)将女人的后裔和该隐的后裔分开。这些女人的后裔(真余民)在末后大患难中要被保护下来,最终被提升天。而该隐的后裔在七大灾中要被全部击杀。这就是整个救赎的大纲。

最后,洪水来到,把所有不义之人毁灭,该隐一族也随之灭亡。

根据共济会的正式文献《共济会宪章》的解释,共济会的起源最早可追溯至《圣经》中描述的亚当时代。上帝创造了亚当,并传授高度发达的学知识,尤其是几何学知识。

在早期,亚当教会了孩子们凡何学知识及使用方法,并应用于制造各式方便的手工工具。亚当的长子该隐建造了一座城市,喻为奉献之城。该隐的弟弟赛特Seth是亚当的三子,他同样传授他的后代几何学和石匠学的知识。

赛特和该隐的家族创造了许多宏伟的工程,一直持续到赛特的九子诺亚在上帝的指引下按照几何学原理和石匠法则用木头建造了方舟,最终一家人得以幸存下来。

挪亚的后裔当中出现了闪、含、雅弗,然后从含的后裔中出现了古实、迦南,迦南的后裔又出现了宁录,宁录就是建造通天之塔——巴别塔的人(创10:9-10),他们想靠自己的能力通晓上帝的奥秘。

根据其正式文献《共济会宪章》第一部《历史篇》的解释,共济会起源于公元前4000年,这一年被共济会称为光明之年或光明元第一年,以“A L”标记。他们自称是远古奥秘的守护者,通晓天文地理及宇宙的奥秘。

有人认为共济会起源于参加建造古巴比伦巴别塔的石匠工会,亦有种说法共济会最早起源于一批建造耶路撒冷的第一圣殿的石匠。古代共济会是一个不对外公开建筑技艺的石匠行业协会。有文字记载的最早记录约为1390年。有证据显示在苏格兰最早出现石匠会所的时间是16世纪末期,当时共济会的性质仍为石匠工会。中文“共济会”一词取其组织性质。其会员称为“美生”(英语:Mason,原意为石匠)。

共济会是一种非宗教性质的兄弟会,基本宗旨为倡导博爱、自由、慈善,追求提升个人精神内在美德以促进人类社会完善。即是“How to make a good man better”(如何令一个好人更好)。

共济会的理论明显继承了诺斯提教派(Gnosticism)的宗教思想。而除了诺斯提思想之外,共济会也包含了13世纪左右兴起的卡巴拉(犹太教隐秘哲学)、拉丁炼金术的诸多元素。

现代共济会正式出现的最早记载是在1717年。他们抛弃了17世纪中期英吉利共和国激进的共和主义,转而支持一种受宪法严格约束的王权,此外也还致力于慈善事业。英格兰的共济会于1753年分裂为两派,保守和倾向保皇的“近代派”以及致力于推翻各国皇室的“经典派”。

1776年美国独立战争以后,13个联邦州的近代派和古典派也都纷纷独立于伦敦的总会。分裂原因为部分会所不满近代派对英国王室的拥护,因而成立经典派,认为共和体制才是共济会的正统理念,而近代派的保皇思想属于是离经叛道的异端,双方长期对立。

经典派共济会员非常支持美国独立运动,美国的开国元勋也多为这个派系。直到1813年,两派才宣告和解,重新成立了英格兰联合总会(United Grand Lodge of England),而北美的共济会因为已经长期独立于英格兰总会,因此保留了两派的区别,不过后来双方也和解了,但是也保留了当初分别建立的会堂。

共济会并非宗教,但带有许多宗教色彩,要求会员必须信仰上帝和神,只有宗教教徒才可以加入共济会。按照共济会宪章语录:『共济会不欢迎没有宗教信仰的不可知论者和愚蠢的无神论者。

他们认为神是一位理性的工匠,而宇宙是神,宇宙的秩序来自神赋予的理性,这个外在的宇宙称为『大宇宙』(Macrocosm),而每一个人类都是宇宙的影子也就是神的复制品『小宇宙』(Microcosm)。

通过奉行理神论的理想,共济会发起了启蒙运动并且在不到50年时间里迅速扩散到西欧、中欧和北美,建立起可以和天主教会匹敌的巨大体系。

共济会混合了多种古代秘密信仰的自然神论。正如共济会大师,19世纪共济会的大祭司曾说:共济会是巴比伦、埃及、波斯、罗马和希腊神秘宗教的传承者……共济会和古代神话相一致。』

值得注意的是,共济会的起源中有很多基督教的传说和典故,但是共济会和基督教在观念上有很大的差异。共济会所信仰中的『上帝』是个抽象名词,被称为最高存在或宇宙伟大建筑师。而基督教中的耶和华在共济会的观念中是宇宙伟大建筑师的一个特别实例,是基督徒和犹太教徒对最高存在的具体名称。

正由于这种最高意识的存在,共济会内部也有着详细且复杂的等级制度。他们将知识进行等级分层,想要获取更高的知识,会员必须升级。

在组织内部,只有等级最高的会员才能学习最机密的知识,而且终生不得外泄。

苏格兰共济会传奇大师在1871年写了一本书叫《训诫与教义》,此书成为了美国苏格兰礼共济会的圣经。

《训诫与教义》刚问世时是内部秘传,借书人必须在退会或去世前把书还回来。Albert Pike在书中逐一解释了共济会从第1级到第32级的称号和意义。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就在这本秘传书中他没有提任何关于33级的信息。所以,关于33级的内容,可以说除了内部人,世界上几乎没有任何公开的资料。

但实际上,『33等级的共济会』是由欧洲大陆转移到苏格兰的『圣殿骑士团』演变而来。因此,神秘的共济会体系是一个沿袭着中世纪欧洲贵族、王室和复杂宗教斗争的传统组织体系。

由于世人几乎接触不到共济会内部的神秘仪式和等级传承,当经历无数人的口舌之后,围绕在共济会身上的迷雾就演变成了阴谋论。

早在1789年法国大革命后,是第一次反共济会的小高潮。

1798年,爱丁堡大学的教授就编辑了一本揭露共济会阴谋的书叫《Proofs of a Conspiracy Against all the Religions and Governments of Europe 》,在这本书中John Robison认定了法国大革命就是共济会、光明会背后蹿夺的大阴谋,旨在推翻欧洲当时的政府和宗教。除了这位初代阴谋论王者,在当时的欧洲还有很多学者也开始往死里挖掘共济会的阴谋。

当你去了解这些阴谋论之后,便会发现,在这群阴谋论者的眼中,『共济会就是一群由杰出精英组成的组织,他们将才智贡献给魔鬼使用,他们试图颠覆世界的秩序,推翻天主教权威,最终掌控世界。

想想看,基本就是这个味儿,这也是如今各种阴谋论的雏形!更有甚者,还专门做了一个类比共济会等级的金字塔,底层是奴隶,中间是银行,最顶层则是罗斯柴尔德家族。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多次讥讽、批判共济会。

共济会的大部分核心象征意义都可以直接追溯到希伯来语和基督教的教义和文本。

在共济会历史中,有两个支柱。共济会很熟悉所罗门圣殿的柱子,根据圣经,这不是提到的最早的两根柱子。

创世纪部分讲述了该隐和亚伯的故事。根据圣经,他们是亚当和夏娃离开伊甸园后的第一个儿子。该隐杀了亚伯,该隐被驱逐,再也不能活在上帝的面前。该隐离开后,亚当和夏娃又生了一个儿子塞特。正是该隐和塞特的后代引导我们建造最早的两根柱子。圣经学者在这个问题上有些犹豫不决。

在创造两大支柱的第一个版本中,赛特的后代,包括以诺和拉麦,都过着美德生活。值得注意的是该隐的后代也叫以诺和拉麦。赛斯的后裔被认为发展了天文学,将时间划分为周、月和年(包括太阳和月球),并进化出了希伯来字符。世界末日的预言警告了他们。为了保护他们开发的知识,他们将知识铭刻在两个支柱上。两者都拥有相同的知识,希望其中一个能在世界毁灭中幸存下来。第一个是砖做的,另一个是石头做的。

在另一个版本中,该隐的后代,拉麦的孩子们,实际上是开发知识并将信息刻在柱子上的人。拉麦娶了两个女人,第一个是亚大。亚大生了犹八和雅八。据说犹八是弦乐器和管道之父。雅八是“住在帐棚里饲养牲畜的人”的父亲。拉麦的第二任妻子是齐拉,她生下了“用青铜和铁锻造各种工具”的图巴-该隐。 Tubal-Cain 还有一个姐姐 Naamah(有时称为 Na’amah),据信她是第一个进行编织的人。当有世界毁灭的预言时,信息再次被刻在砖块和石柱上。

在两个版本的故事中,毁灭的方法在预言中都没有明确。它要么是洪水,要么是大火。在这两个故事中,将信息刻在两个支柱上的动机是为了在洪水和大火中幸存下来。保存知识的概念后来应用于所罗门王圣殿的柱子。不管归因于哪个上古(圣经洪水之前)的故事,最初的支柱是为了保护在世界毁灭之前积累的知识。正如人们认为知识储存在所罗门王圣殿的柱子中一样。

共济会阶梯不同于其他任何的手艺,因为它是从圣经采取直接的象征。它出现在 Blue Lodge 的 Entered Apprentice 以及 York Rite Masonry 中。有趣的是,阶梯也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它的描述和意义在不同的学位系统之间确实略有不同。

共济会阶梯于 1776 年进入仪式,当时托马斯·邓克利 (Thomas Dunckerly) 兄弟从古代赫尔墨斯传统中采用了它。

WL Wilmhurst在他的《共济会启蒙》中写道,“因此,雅各的愿景和梯子体现了启蒙的实现,即发现中心之光时意识的扩展。” 正如威尔姆赫斯特(Wilmhurst)所描述的那样,”雅各布的阶梯揭示了共济会的伦理教义如何引导我们走向天堂。当我们在生活中为我们的弟兄、社区和上帝服务时,我们履行了我们的道德义务,滋养了我们的精神并登上了阶梯。”

乔治·华盛顿在为美国国会大厦奠基时身着共济会的盛装。Allyn Cox 的壁画,Mount Vernon 的照片。

乔治·华盛顿的共济会之旅始于20 岁。 他于 1752 年在弗吉尼亚州弗雷德里克斯堡入会,随即成为弗雷德里克斯堡小屋会议的常客,并在社区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他有一句名言,共济会“建立在仁爱之上,为人类的利益而行使”。

随着他的军事和政治生涯的进展,华盛顿弟兄与他的弟兄们保持着通信,并经常接受邀请参加各州的活动和仪式。在革命期间,他支持军队中的人努力创建共济会分会。华盛顿甚至于 1788 年帮助在弗吉尼亚州建立了 22 号亚历山大分会,并成为了它的第一位主人。

参考资料:

  1. The Constitutions of the Free-Masons (1734).
  2. 华盛顿共济会国家纪念馆
  3. The First two Pillars
  4. 该隐的记号和末后巴别塔
  5. 利玛窦、徐光启与共济会的关系
  6. 克罗采:被湮没的共济会在华史
  7. 景教在大唐帝国的奇幻漂流
  8. 耶稣真是个木匠吗?
  9. 日本近代以來關於聖德太子之研究
  10. 共济会:耶稣会的真相
5/5 - (2 votes)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12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