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权社会和历史周期律

知乎设了党委,品葱还需努力。

奥威尔的《1984》,值得一看。电影《飞越疯人院》和《楚门的世界》也值得看看。

如果人不知道人是什么,人活在世上是为什么,人应该怎样活,就很容易走进迷途。

从迷途里走出来需要时间,代价很大。有可能是“千里无鸡鸣,白骨露于野。”

上次和一个朋友语音通话,我说中国文化基因里有缺陷。为什么呢?纵览中国历史三千年,大的战乱和改朝换代周而复始,基本能做到经济崩溃,人口减半,但每次新朝鼎立,都不能建立一个尊重人、保护人的社会制度,于是,等待新一轮血与火的王朝迭代循环。

谭嗣同在其《仁学·二十九》中说,“二千年来之政,秦政也,皆大盗也;二千年来之学,荀学也,皆乡愿也。”问题提出来了,怎样改进呢?

1945年7月 ,黄炎培在延安窑洞里问毛主席,称历朝历代“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都没能跳出兴亡周期率。中共怎么办?

毛说,“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黄、毛的对话后来被传为著名的“窑洞对”。

我也不相信毛生来就是个十恶不赦的混世魔王,毛年轻的时候也是个鼓吹湖南独立有理想有抱负的帅小伙。跟黄的对话,还能提到对民主的认识。怎么后来就给中国造成了这么大的灾难呢?

这恐怕就是民族文化里的基因缺陷,是民族性的问题,这个国家和民族周而复始的灾难,每个国民都逃不脱干系,用最近时髦的话说,“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我们都在见证历史,也在创造历史。历史已经证明,简单的革命和改朝换代解决不了问题。怎样才能解决问题还需要更多人的思考,比如刘博士在香港的殖民三百年之说。我理解的意思是民族的文化基因需要改变,仅靠祖宗的国粹和五行八卦的中药恐怕解决不了问题了,还需要注入新的文化基因和活力。这第一步,还是要重新回到对人的认知:人是什么?人为什么活?人应该怎样活?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13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