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来自哪里?


科學雜誌的這篇文章,透露了病毒最先起源於沙特一種可致命的冠狀病毒。該病毒樣本後來交於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NML。去年3月,NML的致命病毒被偷運到中國,7月,NML邱香果程克定夫婦被皇家騎警帶走調查。程克定專門研究冠狀病毒。巧了,武漢病毒研究所也研究這種冠狀病毒。。。。。。

近日,权威的科学杂志发表了《武汉海产品市场可能不是新型病毒在全球传播的来源》,这篇文章分析了这种病毒的成因和来源:41例确诊感染了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住院患者的详细信息,最早的患者于2019年12月1日患病,没有与海鲜市场的相关联系。实际上,总共41宗案件中有13宗与市场无关。第一例患者于2019年12月初开始出现症状,而这些报告只是说“大多数”病例与1月1日关闭的海鲜市场有关。

乔治敦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传染病专家丹尼尔·卢西(Daniel Lucey)说:如果数据准确,那么人类的首次感染一定是在2019年11月发生的——如果不是更早的话——因为在感染和症状浮出水面之间要有一段潜伏的时间。如果是这样,该病毒早在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发现的一堆病例之前已经在武汉人们之间悄无声息地传播了。

Lucey认为,“中国必然已经了解到疫情的起源地并不是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

2012年6月,埃及病毒学家萨基(Ali Mohamed Zaki)在沙特阿拉伯的一名患者的肺部验出一种前所未见的可致命的呼吸系统冠状病毒。萨基延请荷兰伊拉斯莫斯医学中心(EMC)病毒学家福希耶(Ron Fouchier)提供建议。这个冠状病毒样本随后由加拿大温尼伯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ML)的科学主任弗兰克·普卢默博士(Dr. Frank Plummer)直接从福希耶那里获得。

去年三月,NML的致命病毒透过加航被偷运到中国,引发生物战专家质疑。 NML科学家坦言,这些病毒是潜在的生物战剂。

NML是加国唯一的生物安全四级(P4)实验室,也是北美洲少数拥有可处理伊波拉病毒、SARS、冠状病毒等全球最致命疾病设备的机构。 NML中国病毒学家邱香果程克定夫妇,去年七月被加国警方带走调查。

邱香果出生于天津,1985年在中国河北医科大学获得医学博士学位,1996年赴加拿大攻读研究生。后来,她隶属于细胞生物学研究所和温尼伯曼尼托巴大学儿科和儿童健康系,没有从事病原体研究。但是自2006年以来,她忽然改变了她的研究方向,开始研究加拿大NML中的强大病毒。邱香果与另一位中国科学家程克定结婚,程克定专门研究冠状病毒、SARS、艾滋病毒感染。

经调查,长春市军事医学科学院军事兽医研究所,成都军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湖北省中科院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北京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上述四个中国生物病毒研究机构均在埃博拉病毒的背景下与邱香果合作。

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位于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是中科院和武汉市政府合作建设的P4实验室,于2015年1月31日竣工,2018年1月5日正式运行,是中国首个生物安全第四等级实验室(BSL-4实验室),亚洲第三个生物安全第四等级实验室。2003年非典之后,法国总统雅克·希拉克于2004年10月访华期间签署了协助中国建设P4病毒中心合作协议,但法国有专家担心中方会使用法国提供的技术来研制武器,法国情报部门当时向政府提出警告。

邱香果在2017-18年至少五次前往中国,其中一次中国之行的目的是为中国新设的这家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培训科技人员。

目前,加拿大多伦多也已经确诊两名“武汉肺炎”患者,病毒样本也已经移交到温尼伯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ML)。

Lucey建议,对在中国患者的血液样本进行回顾性分析可能会清楚地显示出2019-nCoV的起源。他说:“噪声中可能有清晰的信号。

延伸阅读:武汉肺炎的秘密、真相和猜想

You may also like


2 thoughts on “武汉肺炎来自哪里?

  1. 来自叛徒习禁评呗! 通过“反腐”清洗政治异己,现在是要通过病毒清洗下层群众中反对习近平的人士,与蒋光头的4.12大屠杀异曲同工,只不过是用生化武器代替步枪罢了。所以习近平就是武汉病毒,就是内奸、汉奸,他要毁掉中华民族彻底毁掉。

  2. 来自叛徒习禁评呗! 通过“反腐”清洗政治异己,现在是要通过病毒清洗下层群众中反对习近平的人士,与蒋光头的4.12大屠杀异曲同工,只不过是用生化武器代替步枪罢了。所以习近平就是武汉病毒,就是内奸、汉奸,他要毁掉中华民族。如果中国人再不觉醒,就不要谈什么崛起了,而是彻底轮回到暗无天日的清末、民国,重新变为东亚病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wo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