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的秘密、真相和猜想


如果把有关武汉肺炎各时间点发生的关键事件连成线,很容易发现整个事件人为操作痕迹明显。正值春运高峰,病毒在号称九省通衢的武汉爆发应该不是偶然出现和无意泄露的。即使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也不敢确认这可能就是浮出水面的事实。

这个事很诡异。背后秘密很惊人。前景好像又很确定。无惧疫情蔓延,全球股市连续两天大幅上扬,中国股市也就下跌一天,迅即快速拉起上涨,尤其是创业板。危机中到底潜藏着怎样的大利好?这些真金白银的热钱到底想告诉世界什么?下面,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武汉肺炎发生发展的时间线和标志事件。

据科学界顶级的《科学》杂志撰文分析,武汉肺炎应当是在2019年11月开始出现首个病例,随后在12月份显现出来。华南海鲜市场不是病例的源头。哈佛大学的流行病学家Eric Feigl-Ding教授认为该病毒只能是一个源头。

乔治敦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传染病专家丹尼尔·卢西认为,“中国必然已经了解到疫情的起源地并不是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2月3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透露,1月3日起,共30次向美国通报疫情讯息和防控措施。

中方向美方通报疫情的显然是中央政府,而不可能是武汉或湖北地方政府。也就是说,从1月3号,党中央就知道疫情的严重性,严重到几乎每天要向美国通报。但在此期间,中国人的知情权甚至健康防护权被剥夺了。

2020年1月1日, 武汉警方宣布“依法查处”八名“散布武汉肺炎谣言者”。 此前,他们在一个医务工作者的微信群里最早发布了“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七例SARS”的消息。

更离谱的是,武汉在疫情严重的情况下仍于1月19日举办有利病毒交叉感染的“万家宴”,这难道是怕病毒不能更多更快传播的神来之笔吗?对此,武汉市市长周先旺曾解释称:“今年之所以继续举办这个活动,是基于之前我们对这一次疫情传播是对人与人之间有限性传播的这个判断,所以对这件事预警不够……”

法广新闻曾预计,病毒流传期间,由于恰逢春运,通过武汉散播出去的人群至少有30万。而这个数字被武汉市长周先旺迅速”辟谣“。北京时间2020年1月26日晚,中国湖北省武汉市市长周先旺透露,因为春节和疫情的影响,目前有大约500万人离开武汉

武汉市长周先旺1月27号接受央视采访时说:

前面这个披露的不及时,这一点大家要理解,因为它是传染病,传染病有传染病防治法,它必须依法披露,作为地方政府,我获得这个信息以后,授权以后,我才能披露,所以这一点在当时很多不理解。后来特别是元月20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确定了这个病作为乙类传染病,并进行甲类传染病的管理,而且要求属地负责,从这之后,我们认为我们的工作就主动多了。

这个说的很清楚了。这个新型冠状病毒,不光地方知道,中央知道,连美国人也知道,就是中国的老百姓不知道。

1月23号凌晨两点武汉宣布封城,1月24号除夕夜北京照样歌舞升平。更请出成龙在春晚上高歌一曲“问我国家哪像染病”。让成龙出来耍这个猴戏,这是多大的讽刺!要知道春晚每个节目都是经过严格审查的。

随后,这首歌在摆满黄色尸袋的武汉殡仪馆被焚尸人再度唱响。这得有多大的脑洞才能想象出这阴阳相隔的巨大反差。鬼片也不敢这么拍吧?

有诸多怀疑甚至有人提供证据,认为病毒与中国最高等级的病毒研究所——中科院武汉病毒所有关。有兴趣了解的可延伸阅读:武汉肺炎来自哪里? 此处不再赘述。

Image

但1.30日有新论文发表,研究了上述带有“ S”刺突蛋白的神秘中间部分:可能来自艾滋病毒。 “来自2019-nCoV刺突蛋白的独特插入片段与HIV-1 gp120和Gag的异常相似性”。 这个基本说明该病毒是人工合成的。 早在1.23日,被确诊感染的北大医院呼吸科主任王广发微博上说,“一种抗艾滋病药物对我很有效!”

王广发感染武汉肺炎,怎么会想到用治艾滋病的药物呢?这仅仅是巧合?

距病毒发现并爆发3个月前,早在2019年9月18日,武汉天河机场就进行了一场处置“新型冠状病毒”的演习。难道武汉有关部门未卜先知?

还有未卜先知的企业家。

Image

Image

“这些天,稳健医疗做了什么?”疫情背后还有什么?这是个更大的谜。

回看武汉病毒所。一则新闻吸引了大众的眼球。在疫情的源头、也是重灾区的武汉,武汉病毒研究所1500余人竟无一例感染!”

这里还牵扯到美国一家制药巨头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 Inc.)。瑞德西韦是由吉利德科学公司开发的抗病毒药物,当时用来抗埃博拉病毒,美国医学教授在临床试验发现可对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论文发表于美国时间1月31日。在1月30日,这名患者虽仍在住院中,但已退烧。

延伸阅读:remdesivir在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上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武汉病毒所在此期间还做了什么呢?其官网2月4日刊出一篇文章写道:对在我国尚未上市,且具有知识产权壁垒的药物瑞得西韦,我们依据国际惯例,从保护国家利益的角度出发,在1月21日申报了中国发明专利(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用途),并将通过PCT(专利合作协定)途径进入全球主要国家。

武汉病毒所研究是研究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地,其所1500多人非但无一人感染,还能了解瑞得西韦是解药并预先申请了专利。这里面的逻辑是什么?

武汉病毒闹成国际卫生紧急事件,武汉俨然成了一座鬼城,各地纷纷封城自保,谈病毒而色变。但显然此事的整个过程是有知情人的,而且从中央到地方,从研究机构到企业,都有知情人,天下人还能被蒙在鼓里吗?

进一步说,仅仅是知情吗?恐怕未必。有人策划了整个过程也未可知。

经济下行,中美贸易战被动,香港离心离德,台湾也渐行渐远,打也不能打,骗也不管用了。国家需要一个紧急事件来凝聚人心。2003年的SARS和汶川地震,温相发明了一个词——“多难兴邦”。行不行呢?试试才知道。对于一个不对国民生命和财产负责的政权来说,百姓如蝼蚁,看病吃药是健康大产业,老弱病残该死就死吧,死了还能解除国家财政的养老负担。如果真有瘟疫流行,还有可能借此同美方谈判,延缓本就难以执行的贸易合同。到时候消除了瘟疫,凝聚了民心,转移了香港无休无止的抗议,延缓了贸易战的困局,事后再开个表彰大会,凸显了社会主义优越性,又是党国的一件大功劳…..

问题是,各地方政府都是被蒙在鼓里的傻瓜吗?即便一个三线城市的刑侦机关和咨询机构都能梳理出其中的草蛇灰线。再看看各地断路封城的措施,恐怕已经有了答案。

以前有東南互保,今天有各地封城。以後可能還會有各軍頭擁兵自治。王朝末年亂象叢生,中央極權潰敗也是自然而然的事。

正如推特網友两宋遗风所言:中共垮台的程序已經啟動,哪怕疫情明天結束,依然不能阻止這個程序。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4 × tw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