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利克里

伯里克里斯

伯里克里斯
Pericles Pio-Clementino Inv269 n2.jpg
伯里克里斯
出生 約前495年
雅典
逝世 前429年
雅典
效命 雅典
軍階 將軍
參與戰爭 伯羅奔尼撒戰爭

伯里克里斯古希臘語Περικλῆς轉寫:Periklễs英語:Pericles,或譯伯利克里[1];約公元前495年—前429年)是雅典黃金時期希波戰爭伯羅奔尼撒戰爭)具有重要影響的領導人。他在希波戰爭後的廢墟中重建雅典,扶植文化藝術,現存的很多古希臘建築都是在他的時代所建。他還幫助雅典在伯羅奔尼撒戰爭第一階段擊敗了斯巴達人。尤為重要的是,他培育當時被看作非常激進的民主力量。他的時代也被稱為伯里克里斯時代,是雅典最輝煌的時代,產生了蘇格拉底柏拉圖等一批知名思想家。

伯里克里斯在他的早年就開始了他的政治生涯。他一開始抑制自己的抱負,因為他擔心他的社會地位會讓他被看作專制者或對希臘有危險的人。他通過增進中低收入公民的興趣以避免他們的懷疑,進而消除他的擔心。

普魯塔克所述,伯里克里斯師從智者達蒙英語Damon of Athens(教授他政治學),埃利亞的芝諾(教授他辯論術)和阿那克薩哥拉(教授他品德)。由於阿那克薩哥拉的教育,伯里克里斯很在意講話的內容和方式。

伯里克里斯被認為是推動雅典民主政策改革,使它變得更為民主的人物。

伯里克里斯還在台上時就已開始失寵於雅典人。當斯巴達人攻來時,他讓雅典人做好圍城的準備。不幸的是,圍城時瘟疫在雅典人和他們盟友中傳播卻沒有波及他們的敵人。伯里克里斯及他的很多親人在這場瘟疫中喪生。不過,當伯里克里斯的最後一個兒子死去後,雅典人更改法律使得伯里克里斯的非雅典人兒子成為公民以繼承他的財產。

經歷[編輯]

伯里克里斯是雅典官員科桑西普斯的兒子。科桑西普斯之妻是阿爾克馬埃翁家族克里斯提尼的侄女。因此伯里克里斯出身顯貴。但他早年未在政壇中有所表現。在之後的一些年中,他盡力使自己變得更加親民,並嘗試為雅典下層人民發聲並成為代表他們的人。據傳他從來不出席任何宴會。[2][3]儘管他口才不錯,但需要演講時還是請人代稿。

前461年,他開始著手恢復地米斯托克利曾主張的建造一堵由雅典近郊海灣延伸至雅典城的城牆的計劃。前456年,該工事竣工,由此雅典得以在被圍困時通過該牆運送物資。

前448年,伯里克里斯邀請全希臘城邦參加他在雅典計劃召開的大會,但由於斯巴達的反對,最終沒有任何城邦回應這一邀請,結果便不了了之。[4]隨後,伯里克里斯發動了一系列修葺雅典的工程,包括著名的帕特農神廟在內的建築物在這一時期竣工。前446年,維奧蒂亞地區發生了針對雅典統治的叛亂,雅典人無法鎮壓此次叛亂且喪失了許多部隊。禍不單行,由此叛亂又引發了埃維亞島人民的起事,伯里克里斯親自率軍平定,方至島上又傳來墨伽拉投向斯巴達陣營的消息。斯巴達王普雷斯托奈克斯引兵直逼雅典城下,向雅典炫耀了他的武力,隨後又撤回了。[5]有一種說法是伯里克里斯賄賂了普雷斯托奈克斯。

平定了埃維亞島的戰事後,伯里克里斯與斯巴達締結了三十年的合約(儘管最終沒有執行到三十年)。合約中,伯里克里斯承認了斯巴達在伯羅奔尼撒半島的絕對治權並撤回了對伯羅奔尼撒反斯巴達勢力的支持。作為交換,斯巴達承認了雅典在海上的霸權。由此形成了希臘二元對立的形勢。

前440年,愛奧尼亞地區的薩摩斯島米利都互相侵略,兩者訴諸雅典請求裁決。雅典命令薩摩斯停止進攻,卻遭到拒絕。[6]伯里克里斯便率軍流放了薩摩斯的寡頭。這位寡頭被流放後,向波斯帝國請求支援,於是波斯派出軍隊,將薩摩斯的親雅典政客清除了。結果薩摩斯與另一城邦拜占庭同時宣布脫離雅典統治。雅典意識到如果允許這兩個城邦繼續叛亂,將導致他們喪失對愛奧尼亞的管轄並讓自己的東部邊界暴露在波斯的勢力下。於是,包括伯里克里斯在內的雅典十將軍同時出動,在愛琴海域巡航,向各個城邦昭示雅典的威勢。薩摩斯在經歷了一番圍困之後最終投降了。拜占庭也隨著薩摩斯的陷落而不得不放棄抵抗。雅典人下令由薩摩斯支付他們平定叛亂的所有開銷。

言論[編輯]

在雅典人紀念死去的戰爭英雄的一次集會上,伯里克里斯作了演講,這一選節包括了對於他對民主的解讀:

伯里克里斯三篇著名演講: Funeral Oration; Speech against the Laced&monians; Defence of his police;

相關資料[編輯]

伯里克里斯後500年的傳記作家普魯塔克記載了伯里克里斯詳盡的一生。在修昔底德伯羅奔尼撒戰爭史中也記載了他的很多事跡,包括他的演講,如著名的伯里克里斯葬禮演說英語Pericles' Funeral Oration

參見[編輯]

腳註[編輯]

  1. ^ 人民教育出版社教科書《世界歷史》(ISBN 978-7-107-15492-8)譯成伯利克里
  2. ^ Plutarch, Pericles, VII
  3. ^ Plutarch, Pericles, IX
  4. ^ Plutarch, Pericles, XVII
  5. ^ Thucydides, 2.21 and Aristophanes, The Acharnians, 832
  6. ^ Plutarch, Pericles, XXV
  7. ^ 翻譯參考了霍布斯1628年譯文及班傑明·喬威特1881年譯文
伯利克里
Rat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