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鲁赫·斯宾诺莎

巴魯赫·史賓諾沙

巴魯赫·德·史賓諾沙
Spinoza.jpg
史賓諾沙
出生 1632年11月24日
荷蘭阿姆斯特丹
逝世 1677年2月21日
荷蘭海牙
時代 17世紀哲學家
地區 西方哲學家
學派 理性主義
主要領域
倫理學認識論形上學
著名思想
泛神論中立一元論、創造自然的自然(Natura Naturans)、被自然所創造的自然(Natura Naturata)[1]

史賓諾沙拉迪諾語Baruch de Spinoza拉丁語Benedictus de Spinoza,1632年11月24日-1677年2月21日),西方近代哲學史重要的理性主義者,與笛卡兒萊布尼茲齊名。

史賓諾沙的家世[編輯]

史賓諾沙的祖先是居住在西班牙的斯雷翁省埃史賓諾沙(Espinoza)鎮的塞法迪猶太人。1492年,因西班牙政府天主教教會猶太人宗教種族迫害,舉家逃難到葡萄牙。後又於1592年逃亡到荷蘭。祖父亞伯拉罕·德·史賓諾沙是一位很受人尊敬的猶太商人,曾在阿姆斯特丹猶太人公會擔任要職;父親麥可·德·史賓諾沙繼承其父的事業,在阿姆斯特丹經營進出口貿易,並擔任猶太人公會會長和猶太教會學校校長

生平[編輯]

史賓諾沙出生於荷蘭阿姆斯特丹猶太人區,是其父的次子。本名巴魯赫,後自己將名字改成本尼迪克特。他的父母親以經營進出口貿易為生,生活頗為寬裕。六歲時,史賓諾沙的母親安娜·狄波拉去世。

史賓諾沙早年進入當地的猶太神學校,學習希伯來文猶太法典以及中世紀猶太哲學等。師從索爾·利未·摩爾泰拉瑪拿西·本·以色列等猶太學者。[2]但他沒有完成高等的猶太律法教育。17歲時,其兄弟艾薩克過世,史賓諾沙不得不幫忙照顧家中的進口商業。[3]在他二十一歲時,史賓諾沙的父親也去世了,他按照猶太禮法為父親守喪11個月。其姐妹麗貝卡因遺產問題和他發生了糾紛,他雖然在法庭中勝訴,但還是將遺產交給了麗貝卡。

約1657至1658年左右,史賓諾沙也接受了拉丁語的訓練,導師是耶穌會士、激進的民主派和自由思想家弗蘭西斯庫斯·范登恩登[2][3]他開始使用他的拉丁語名字本尼迪克特,並於范登恩登所在學校擔任教師。期間,他與當時荷蘭新教中抗辯派(Remonstranten)旗下的學院黨趣味相投,他們都傾向理性主義。他也同時與門諾會眾有著聯繫。當時,史賓諾沙的許多朋友都是一些反對教會權威的基督教異見人物,他們時常聚會,一起討論。

憑藉著拉丁語,史賓諾沙得以接觸笛卡兒等人的著作。他也由此漸漸脫離所謂正統的學說範圍,並最終在24歲時被逐出了猶太教會堂。隨後專注於研究笛卡兒的哲學思想。[4]他最後搬出猶太人居住區,以磨鏡片為生,同時進行哲學思考。磨鏡片這項工作傷害了他的健康,他在工作的時候吸入了大量的玻璃粉塵,這與他的死因--肺癆有直接的關係。史賓諾沙此後一直過著隱居的生活。1673年有一位巴拉丁選帝侯提供他海德堡大學哲學系的教職,條件是不可提及宗教,不過史賓諾沙婉拒。也曾有許多富人向他提供經濟援助,但全部被他回絕了。他在44歲時就罹患肺結核去世。[4]

著作[編輯]

史賓諾沙的著作中最偉大的莫過於《依幾何次序所證倫理學》(Ethica Ordine Geometrico Demonstrata,簡稱《倫理學》),該著作一直到史賓諾沙死後才得以發表。該書是以歐幾里得的幾何學方式來書寫的,一開始就給出一組公理以及各種公式,從中產生命題、證明、推論以及解釋。他的其他兩部重要的作品包括了《神學政治論》(拉丁文Tractatus Theologico-Politicus,英譯A Theologico-Political Treatise)和《政治論》(Tractatus Politicus)。《神學政治論》的主題是聖經批評與政治理論,而後者則只談政治理論。

史賓諾沙的哲學思想[編輯]

哲學上,史賓諾沙是一名一元論者或泛神論者。他認為宇宙間只有一種最高實體(後被稱為史賓諾沙實體),即作為整體的宇宙本身,而上帝和宇宙就是一回事。他的這個結論是基於一組定義和公理,通過邏輯推理得來的。史賓諾沙的上帝不僅僅包括了物質世界(廣延),還包括了精神世界(思維)。他認為人的智慧是最高實體智慧的組成部分。史賓諾沙還認為該實體是每件事的「內在因」,它通過自然法則來主宰世界,所以物質世界中發生的每一件事都有其必然性;世界上只有上帝是擁有完全自由的,而人雖可以試圖去除外在的束縛,卻永遠無法獲得自由意志。如果我們能夠將事情看作是必然的,那麼我們就愈容易與上帝合為一體。因此,史賓諾沙提出我們應該「在永恆的相下」(sub specie aeternitatis)看事情。

史賓諾沙認為,感性所感知的一切都僅僅且僅能通過最高實體的存在而存在,單純意義上的世間萬物(不對最高實體加以反思)只是假象。[1]他在他的著作《倫理學》中闡釋說:「存在屬於實體的本性」[5]史賓諾沙用圓形舉了一個例子,如果把圓形比喻為最高實體(或者神),在圓形之內隨意劃一個十字,形成一個直角(寓意世間萬物的形成和持存),則該圓內有無限多的直角。但若非圓形(最高實體)存在,則不可能有角度,也就不可能有所謂「直角」(萬物)。在直角被劃出之前,雖然說不存在該直角,但直角的觀念本身是隱含在圓形中的,而萬物的觀念,根據史賓諾沙,是最初就隱含在最高實體中的。[5]黑格爾指出他關於神的觀念可以被稱為「無世界論」。[4]

史賓諾沙認為萬物(不只人類)都「努力於維護自己的存有」。[6]這種努力他稱為conatus。這個拉丁詞的意思既是努力又是傾向。這雙重涵義正是史賓諾沙所要的,因為他認為這種自我保存的努力其實是出自萬物本性的傾向。萬物順著本性就會努力維護自己。所以,努力於保存自我就是萬物的本性。[7]

倫理學上,史賓諾沙認為,一個人只要受制於外在的影響,他就是處於奴役狀態,而只要和上帝/自然達成一致,人們就不再受制於這種影響,而能獲得相對的自由,也因此擺脫恐懼。史賓諾沙還主張無知是一切罪惡的根源。對於死亡的問題,史賓諾沙的名言是:「自由人最少想到死,他的智慧不是關於死的默念,而是對於生的沉思。」他的一生也徹底地實踐了這句格言,對死亡一直十分平靜面對。

史賓諾沙是徹底的決定論者,他認為所有已發生事情的出現絕對貫穿著必然的作用。他認為,甚至人類的行為也是完全決定了的,自由是我們有能力知道我們已經被決定了,並且知道為什麼我們要這麼做。所以自由不是對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情說「」的可能,而是說「」並且理解為什麼事情將必須那樣發生的可能。

史賓諾沙的哲學非常類似斯多噶學派, 但是他在一個重要的觀點上與斯多噶學派有尖銳的分歧:他完全反對他們動機可以戰勝情感的觀點。相反,他主張情感只會被另一個更強的情感取代或戰勝。他認為,在主動情感和被動情感有關鍵的分別,前者是相對可以理解的而後者不是。他也認為,具有被動情感真實動機的知識可以將其轉化為主動情感,因此預見了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心理分析的一個關鍵的思想。

史賓諾沙的哲學體系對之後17世紀的科學運動的意義在於其決定論的解釋,為此後的科學一體化提供了藍圖。他對後來的哲學家,例如謝林費爾巴哈馬克思等人都有過影響。

史賓諾沙主義[編輯]

史賓諾沙主義英語Spinozism是具有無神論泛神論性質的哲學學說。史賓諾沙否認有人格神超自然神的存在,集中批判了神學目的論、擬人觀和天意說,要求從自然界本身來說明自然,他認為構成萬物存在和統一基礎的實體自然界,也就是。他開創了用理性主義觀點和歷史的方法系統地批判《聖經》的歷史,考察了宗教的起源、本質和歷史作用,建立了近代西方無神論史上一個較早和較系統的體系。克服了笛卡兒二元論的缺點,把唯理論與唯物主義和泛神論結合起來。以後的哲學家稱具有這種特徵的學說為史賓諾沙主義。

荷蘭官方對史賓諾沙的紀念[編輯]

史賓諾沙的肖像作為標誌印在舊系列的1000荷蘭盾鈔票上,那是荷蘭2002年引入歐元前的法定貨幣

附註[編輯]

  1. 1.0 1.1 鄧, 曉芒. 黑格爾《精神現象學》句讀卷二.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15: 390,393. ISBN 9787010144351. 
  2. 2.0 2.1 Scruton, Roger. Spinoza: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OUP Oxford. 2002: 8, 20–21. ISBN 0192803166. 
  3. 3.0 3.1 Nadler, Steven M. Spinoza's Heresy: Immortality and the Jewish Mind.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1: 1, 27, 189, 225. ISBN 0199268878. 
  4. 4.0 4.1 4.2 黑格爾, 格奧爾格. 哲學史講演錄. 北京: 商務印書館. 2016: 105–107, 110. ISBN 9787100018746. 
  5. 5.0 5.1 史賓諾沙, 巴魯赫·德. 倫理學. 北京: 商務印書館. 2017: 5, 50 [1958]. ISBN 9787100011631. 
  6. 史賓諾沙,《倫理學》,3,命題6。
  7. 同上,3,命題7。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