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的神

南窗臥聽蕭蕭木,疑是民間疾苦聲。一千多年了,中國變了——統治者更殘暴,老百姓更可憐。

自秦這兩千多年來,在中國這片古老的土地上,民間有幾多反抗?血雨腥風又是多少年?改朝換代也已經數不清了吧,可惜始終未能打破這個死循環。這還不值得反思嗎?

1905年,嚴復與孫中山在倫敦會面。嚴復認為中國的根本問題在於教育,革命非當務之急,他說:“以中國民品之劣,民智之卑,即有改革,害之除於甲者將敗於乙,泯於丙者將發於丁。為今之計,唯急從教育上著手,庶幾逐漸更新乎!”孫中山說:“俟河之清,人壽幾何?君為思想家,鄙人乃實行家也。”

嚴復的意思是說,中國民智未開,按下葫蘆瓢起來。孫中山的回答是,人生幾何?我管他那麼多,先干再說。

革命的結果怎麼樣呢?相信結果都看得清。中國的根本問題不在革命,也不在教育,在於啟蒙。啟蒙就是以神的愛照亮人的心,讓人擺脫蒙昧和野蠻,走向文明開化。這是一個擋不住的歷史進程,或稱為世界潮流,無論千轉百回,人的心還是要回歸到神那裡去。憲政、​​法治、民主那都是手段,根源還是信仰。

“國父們宣告的真理令我們深以為豪——所有人都平等的受造。” 這才是美國自由、法治和憲政的根源。而這些思想完成于1776年。那個時候,是大清乾隆41年。 今天中國人的思想系統和統治手段,還不如250年前。換句話說,美國人的思想和制度並沒進步太多,中國人的思想和制度卻大大退化了。這就是信仰的力量。

神州的神已經缺位很久了,迷失的孩子也在找回家的路,何時回歸呢?

Rate this post

Related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