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巨擘与美国国父们的宗教信仰

这四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三次都给了宇宙学,今年颁给了研究黑洞的英国物理学家罗杰·彭罗斯(Roger Penrose)。他严格证明广义相对论预言了黑洞的存在。 2019年黑洞的照片被首次直接捕获,直接证实了黑洞的存在。另外两名科学家也是因黑洞获奖,他们间接发现银河系中心潜伏着一个超大质量的黑洞。

彭罗斯是一个无神论者,他认为,「宇宙是有目的的,它的出现不可能是机缘巧合……有些人认为宇宙就是会存在,而且就是会运转——有点类似某种计算过程,然后我们不知道怎么的,就意外出现在宇宙中。但是我认为在看待宇宙的问题上,这些看法并不具有建设意义,我认为关于宇宙一定有什么更深刻的东西。」

宇宙学的开山鼻祖、现代物理学之父是爱因斯坦。美国有位犹太领袖问他是否相信神,他回答:「我相信斯宾诺莎的神,一个通过存在事物的和谐有序体现自己的神,而不是一个关心人类命运和行为的神。」爱因斯坦认为自己是不可知论者,「我不相信人格化的神,我从未否认这一点,而且表达得很清楚。」

被称为人类之光的经典物理学之父牛顿是虔诚的基督徒吗?答案恐怕也让基督徒们失望。在对新耶路撒冷讨论的手稿中,他写道「如果你问天国在哪里,我回答,我不知道。这变成了盲人无法谈论颜色。」 他还质疑三位一体,「我们没必要向基督祷告让他帮助我们。如果我们正确地向父祷告他就会帮助。」

牛顿在手稿中还写道,「只有一位神就是我们永活的父,无所不在,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天与地的创造者,也只有一位神与人的中保耶稣基督这个人。」他与自由主义之父洛克(John Locke)多次书信来往讨论被认为是异端的信仰,在牛顿死后发表为《异教神学的起源》(Origins of Gentile Theology)

美国国父华盛顿,与其说他是基督徒,不如说他是共济会员更贴切。华盛顿相信有一个“智慧的、不可思议的、不可抗拒的”造物神,但他从来没有把他的宗教信仰作为党派目的或在官方事务中使用的工具。在他的私人书信中没有提到耶稣基督,在他的公开著作中也很少提及。倒是曾身着共济会礼服为美国国会大厦奠基。

1793年9月18日,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为美国国会大厦奠基。Credit:History

另一位国父,美国独立宣言起草人杰斐逊是一位自然神论者,他对基督教大加批判,「基督教的神是三个头的妖魔,残忍、报复心重、反覆无常……基督教是曾经照射人类的体系中最不正当的体系。」杰弗逊任职总统期间,拒绝宣布祈祷日与感恩节,他说「我相信,历史上未曾有以教领政的自由民权政府。」

傑斐遜總統和美國獨立宣言

宗教信仰本是私人话题,任何人都有对某种宗教信或不信的自由。但如果作为公共话题,还是有必要拿来一说。有些来到西方的华人,以信入基督教为荣,以中国的语言文化为耻,拿圣经的教义作为评判世界的标准,试图与自己文化背景毫不相干的宗教裁判所时代的中世纪欧洲建立联系。这种认知是狭隘又浅薄的。

更有甚者,不但要破中国文化的“四旧”,还认为唯物论和辩证法这样的西方哲学的基本原理也是需要排除的毒草、毒药。辩证法是一种逻辑论证形式,源于柏拉图对苏格拉底对话录的记载,认为真理能在讨论的推理和思辨中发现,乃是欧洲哲学的起源并占据中心地位。唯物论则是与唯心论相对的两大哲学流派之一,在实践中等同物理主义,在理论上与决定论产生联系,是从古希腊原子论到今天量子论都在讨论的话题。以破四旧、挖毒草的方式来对待文化和理性,套用中共国习得的思维惯性和行为逻辑与中共国决裂,自相攻伐,让人哭笑不得。

5/5 - (1 vote)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15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