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公德的社会才能形成宪政共识

打疫苗这事儿没有强制,从来没有人来我家里或打电话强制我做这件事。我去做,完全是自觉自愿的行为。

如果我不去公共场合,不和任何人接触,我完全可以不打疫苗。但如果不能避免与他人接触,眼下最负责任的行为就是接种疫苗,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

就像丘吉尔说,民主也只是最不坏的选择。两害相权取其轻。还有更重要的,就是在一个社会共同体中生活,必须讲公德。

一个大多数人照顾共同体生活讲公德的社会,才有可能形成宪政共识。

宪政Con-stitution这个词,con是一致,stitution是确立、制度化。没有公德就没有一致,就不可能确立宪政。

中国就建立不起宪政制度。

如果给宪政做出详尽的解释,恐怕现在很多高呼自由民主反共的支麻(Chima-22)会反水转头支持支共(CCP)。

因为支共才最代表支麻的心智模式和思维路径。

宪政,最基础的一条就是在公共危机面前,没有任何人享有法外特权,天王老子也不行。

更重要的,如果没有明文法律可遵循,就必须遵从良心,维护社会公德潜规则。

大流行传染病是公共问题还是私人问题?

相信所有拥有残酷自私祖传秘方的支麻心里都明白。揣着明白装糊涂那是坏。

一个人做事最讲究发心,也就是佛学所讲的起心动念。

打不打疫苗,这不是多大的事儿,现实中,我从没有歧视不打疫苗的人。你有选择的自由。就像宪法也没有禁止当街撒尿。

但不用扯疫苗有害论、政府强制论那些片儿汤。不打疫苗的起心动念是什么?不用东拉西扯,就诚实的问问自己最初真实的发心是什么。

公共危机面前,总有一窝支麻跳出来表演:谁该死去死,冒风险别拉上我。或者说,最好别人意外都死了,就我活着还能幸灾乐祸。

支麻本性里有极其残忍的自私。经济学里有个词叫搭便车,对支麻来说,不但要搭便车,下了车还希望搭过的车起火。

我从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支麻。鲁迅说的是对的。

支麻一个最大的特长,就是既当婊子还立牌坊,自古以来。

本来不打疫苗是个特自私的事儿,偏偏把自己打扮成是为民请命的自由使者,反抗暴政的自由战士,服务公众的人民公仆。

就支麻那么点儿花花肠子,除非一句话都别说,张嘴就知道要拉的屎是什么花色。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13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