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真话

曾和居加的一位国内某知名法学院毕业,康奈尔硕士,麦吉尔博士的基督徒朋友聚餐。他说朋友圈里的大学同学都在吹捧中共的这个制度,没有思考力,觉得很遗憾,因此从来不说话。

我问他为什么不表达观点?他说了一句让我有点小惊讶的话,

“我也不知道哪种制度最后能胜出啊。”

在自由法治的国家,拥护夸赞共产党不会被治罪,有充分的言论自由;

中共也喜欢你,说不定还混个使馆认证的侨领当当,回国的时候也风光风光。

要么就不说话,自称远离政治,不关心索多玛的破事儿,自私自利的过好自己的小日子也就完啦。

权衡利弊,鸡贼的中国人往往选择要么拥共,要么不说话。

鸡贼,按秦晖的说法又叫乡愿,就是没有原则是非的墙头草、伪善的老好人,源自谭嗣同《仁学》里的一句话:

两千年之政,
秦政也,
皆大盗也;
两千年之学,
荀学也,
皆乡愿也。

所以,鸡贼是中国人深层心理结构中普遍存在的理念。这种价值观的养成,从幼学启蒙家庭教育就已经开始了。

随便问一个中国人,在其家庭教育里一定有过类似这样的话,

见人只说三分话,不可抛却一片心;
枪打出头鸟;
祸从口出,病从口入;
出头的椽子先烂;
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
……

因此,中国从家庭教育开始,就要把孩子教成一个世故的混蛋,而不是做一个光明正大的人。

这也可能是历经战乱活下来的中国人骨子里就形成了这种世故奸诈鸡贼的基因,因此,作为苟且偷生的技能,也拿这种卑鄙的生存之道教育后代,

有人说,春秋时的中国人生机勃发、品格清澈;汉唐时雍容大气、自信豁达;及至明清则​​奴颜婢膝、麻木懦弱;

那么今天的中国人呢?看看周围就有答案。

回过头来说,说真话,不是对一个人最基本的要求吗?

说真话,难道不是一个人最起码的道德底线吗?

说真话,难道不是一个正常国家最基础的共识吗?

但你让今天的一个中国人说真话真就这么难。敢于说真话的中国人,要么遭到万人的唾骂,要么被关在监狱里,

再次证明正常国家的底线就是中国人的天花板。

5/5 - (1 vote)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11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