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尔墨斯秘传哲理

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尚书·大禹谟》

“进化 Evolution 的历程是,在原初物质被创造后,精神被注入,生命被注入,而在其后一步一步地朝向精神演化,生命的形式越来越高,越来越复杂,同时生命体也越来越有意识,其意识越来越精微,心智在物质的显现越来越明显,越来越接近源头。”——Hermes Kabylion

第一章 赫尔墨斯哲学 Chapter I Hermetic Philosophy

赫尔墨斯 Hermes,他又被称为Tahuti,他是智慧之神、书写之神、知识之神。他发现了炼金术、神秘学、星相学。他的生平已经流失,现在只剩下关於他的传说。神秘学千百年来被贤者与智者看守,他们没有名字,也不为人所知晓。他们将奥秘知识一代一代地传下去。

有一部份的秘传赫尔墨斯教导被写下来,它被称为 Kybalion(凯波琳,疑似卡巴拉 Kabbalah 演变的词。彩虹注)。这个词的意义已经流失,但它的内容继续被传下去,它是一系列格言、公理、准则的汇集。这些格言、公理、准则是炼金术的理论基础,它被用来实践心智力量的转化,将一种心智能量转化为另一种心智能量。

“When the ears of the student are ready to hear, then cometh the lips to fill them with Wisdom.” – the Kabylion

“「当学生之耳准备聆听,将有唇间灌以智慧之语。」- 来自秘传哲理”

第二章 七条赫尔墨斯之学法则 Chapter II Seven Hermetic Principles

“The Principles of Truth are Seven; he who knows these, understandingly, possesses the Magic Key before whose touch all the Doors of the Temple fly open.” – the Kybalion

“真理的法则为七;知晓理解此者,拥有开启所有圣殿之门的魔法之匙。”

七条赫尔密斯之学法则为:

I.the Principle of Mentalism唯心唯识
II.the Principle of Correspondence对应比喻
III.the Principle Vibration振动频率
IV.the Principle of Polarity两极二元
V.the Principle of Rhythm旋律周期
VI.the Principle of Cause & Effect因果始结
VII.the Principle of Gender阴阳两性

I.唯心唯识

“THE ALL is Mind, the Universe is Mental.” – the Kybalion

造物者为心,宇宙为其心像。”

THE ALL 在 Kybalion 中是指究竟的真实,万有之源,从祂显化出所有现象。祂是不可知的,无可界定的,无限的。而所有的显化都是祂的创造,由祂的心 / 心智所创造。世界为上帝之梦。上帝之心存在於每一个受造之物。一切都是由心开始

II.对应比喻

“as Above, so Below; as Below, so Above.” – the Kybalion

其下如其上;其上如其下。”

不同层面的现象显化间都有对应,其下如其上,其上如其下;人依照着上帝的形象来被造。物质可以对应心智,心智可以对应精神。用这条法则,我们可以由已知推论未知,因为已知可以对应未知。用这条法则,我们可以一瞥上帝之面容。从自己的世界去了解天使的世界。

III.振动频率

“Nothing rests; everything moves; everything vibrates.” – the Kybalion

没有甚麽静止;所有都在移动;一切都振动着。

千百年前贤者与智者就知晓所有存在都振动移动着,无论是物质、心智、能量甚至精神,都是不同振动下的不同显现。物质为最低之精神,精神为最高之物质,而心智为其连结。灵性精神可被视为无限的频率,亦因其无限,它亦被知觉为静止,如同一个快速转动的轮子,看上去没有动过。应用这条法则,实践者可以转化不同的频率来改变现象。

IV.两极二元

“Everything is Dual; Everything has poles; everything has its pair of opposite; like and unlike are the same; opposites are identical in nature, but different in degree; extremes meets; all truths are but half-truth; all paradoxes may be reconciled.” – the Kybalion

所有事物都是二元的;所有事物都有两极;一切都有其正面反面;喜欢与不喜欢是相同的;相反在本质上是一样的,但在程度上不同;极端会相遇;一切真理皆为一半的真理;每一个矛盾悖论都可以调解。

正反的立论都是正确的,所有的真理都是一半错误的。热与冷是一样的,但在程度上不同,在频率上不同。光与暗,黑与白也是一样的,在程度上不同。锐与钝,硬与软,吵与静,高与低,此地与那地,正面与负面。甚至喜欢与不喜欢,如此我们可以将不喜欢变成喜欢,用改变频率来逹成,这是心智炼金术的理论基础。

V. 韵律周期

“Everything flows, out and in; everything has its tides; all things rise and fall; the pendulum - swing manifests in everything; the measure of the swing to the right is the measure of the swing to the left; rhythm compensates.” – the Kybalion

所有事物都流动着,出与入,前与后;所有事物都有其潮汐,上升与下落;摆锤的摆动显化在一切;其摆动到左端的距离为其摆动到右端的距离;韵律互补。

涨与落,前与后,出与入,高与低,一切都在两极间摆动。不论是太阳,月亮,人的生老病死,心智,能量,物质,创造与破坏,国家掘起与灭亡,生命成长与衰亡。人们的心智状态同样有其周期韵律,摆荡於左右两端,这是最重要的法则之一。我们无法阻止它摆动,但可以用一定的方法去中和它的影响,而逃避它的效果。哲人使用这条法则,而不是受制於这条法则。他们将自己极化於某一端,然后中和其后摆。人们有时不自觉地使用这种中和的方法来逹到自我控制,但哲人则是有意识地使用它,用意志去使用它。这是心智炼金术中重要的部份。

VI.因果始终

“Every Cause has its Effect; every Effect has its Cause; everything happens according to Law; Chance is but a name for Law not recognized; there are many planes of causation, but nothing escapes the Law.” - the Kybalion

每一个原因都有其结果;每一个效果都有其来由;所有事情都受制於法则(the Law)之下;偶然只是未被了解的法则;有许多不同层面的原因,但没有任何事物能逃避法则(the Law)。”

每一个原因都有一个结果;每一个结果都有一个原因;没有甚麽是随机的;有着不同层面的因与果,低层受制於高层。哲人将自己超越一般的因果层面,他们到逹高层而成为低层的因。大众都受制於更强的意志,但智者在高层面控制自己的心情、人格、力量、以及环境。他们成为推动者而非被动者。

VII.性别阴阳

“Gender is in everything; everything has its Masculine and Feminine Principle; Gender manifests on all planes.” - the Kybalion

性别存在於万物之中;一切都有其阴与阳的法则;性别法则在每一个层面中显化。”

阴与阳一直在作用着,不只是在物质层面,而是在星光层面,心智层面,精神层面。在物质层面阴与阳被显化为男与女,在更高的层面它采取更高的形式,但其根本原则是不变的。没有任何显化,从物质到精神不是受制於阴阳法则。阴阳法则工作於衍生、复原与创造。每一样事物与人都有阴阳两部份;阴中有阳,阳中有阴,太极生万物。

第三章 心智转化

Chapter III Mental Transmutation

“Mind, as well as metals and elements, may be transmuted, from state to state; degree to degree; condition to condition; pole to pole; vibration to vibration. True Hermetic Transmutation is a Mental Art.” – the Kybalion

心智,与金属和元素一样可以被转化,从一个状态到另一个状态;从一个程度到另一个程度;从一个条件到另一个条件;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一个频率到另一个频率。真正的赫尔密斯的转化为心智的艺术。

赫尔墨斯的智者是炼金术士,占星师和心理学者。他们知晓转化的秘密。第一条赫尔墨斯的法则是唯心唯识,存在於整个宇宙背后的究竟真实为「心」,而宇宙本身则是「心的作用」,整个宇宙存在於「造物者之心」之中。

若宇宙为上帝之心的投射,那麽心智转化则是意味着改变宇宙,包括物质、能量与心智状态。如是,心智转化可被称为魔法。心智转化包括了一切的转化。这条伟大法则为整个赫尔墨斯之学的基础之一。

事实上,只有资深的心智炼金术士能够控制物质,大自然;他们能影响天气,治疗病人。到现在,这些炼金术士还是存在,他们隐藏在人类文明的背后。而未成就到如此程度的炼金术士则可以自由转化心识状态,他们能影响情绪、人格、心灵,不只可以影响自己的心智,也可以影响其他人的心智。我们可能平常就这样做,但不同的是其程度及有没有意识。我们可以将心智往两极转化,视乎渴望与意志。

第四章 万物之源
Chapter IV The ALL

“Under, and back of, the Universe of Time, Space and Change, is ever to be found The Substantial Reality - the Fundamental Truth.” – the Kybalion

在时、空、变化的宇宙底下,一直可以找到究竟的真实,根本的真理。”

「究竟」的意思是所有显化背后的本质,那真正存在的,不变且不巧的。这是法则。但人只能知晓到变化,知觉不到那永恒的。我们只能知觉到变化。

变化,意味没有任何真实,没有任何事物存在,因为一切都在变化,一切都在离开它当下的状态。万物诞生、成长然后衰老死亡,这是韵律周期的法则,那唯一不变的就是改变,那唯一固定的是移动。然而在这些万花筒般的现象与梦境之中,究竟的真实继续隐藏於他永恒且无限的荣光之中。这个究竟真实在 Kybalion(秘传哲理)中被称为「一切THE ALL」,祂就是一切,除祂之外没有更多,也没有更少,祂就是究竟的真实。

THE ALL 是不可被知晓的,有限如何能理解无限,短暂如何能理解永恒?既然它被称为「一切」,那我们又如何能用「一切」中的「部份」去定义「一切」?既然它被称为「无限」,那麽我们又如何能为它划下界限?Kybalion 中有以下的句子:

“THAT which is the Fundamental Truth – the Substantial Reality - is beyond true naming, but the Wise Men call it THE ALL.” – the Kybalion

那最基础的真理、究竟的真实,是超越命名的,但智者将它称为「一切 THE ALL」。”

“In its Essence, THE ALL is UNKNOWABLE.” – the Kybalion

“就其本质,「一切」是「不可知的」。”

“But, the report of Reason must be hospitably received, and treated with respect.” - the Kybalion

“尽管如此,理性对心智的回馈必需被友善地接受,并以尊敬对之。”

理性与思考有它的位置,但它无法抓住上帝。因为:

(1)THE ALL 包含了所有,没有甚麽是在他之外,他包含了夜与昼,无知与智者,原因与结果。他是矛盾,同时也是矛盾的和解。

(2)THE ALL 是无限的,没有甚麽能定义、限制、界定他,他在空间与时间上都是无限的。他无处不在,他存在於万物之中,他存在於万物之外,他是最高的力量,亦是唯一的力量。

(3)THE ALL 是不变的,他不生不灭,不增不减,无始无终,他没有过去与未来,只有存在於现在。

THE ALL 可以被安上the Living Mind 这个名字,或被称为精神 Spirit

第五章 属心的宇宙
Chapter V The Mental Universe

“the Universe is Mental - held in the Mind of THE ALL.” – the Kybalion

宇宙是属於心的,它在「一切」的心智之中。”

THE ALL 等於 SPIRIT,它代表着真正的本质,它是不可思议的,超越思想的。而宇宙与THE ALL的关系是甚麽呢?

宇宙无论多麽大,都不可能是THE ALL,因为宇宙不是不可定义、不可思议的。它也不可能是从THE ALL中分离出来,因为THE ALL就是一切。那麽宇宙是如何被创造的呢?我们可以认为宇宙是从THE ALL的心而来,宇宙是属於THE ALL的心智之中。THE ALL在心智中创造出宇宙,人也在人的心智中创造出心像。

每一个人的生命都与其他人有一点不同,或者很不同,我们的心智知觉到不同的事物事件,我们亦有不同的世界,属於不同的宇宙。一切都是心智,一切都是属於心的。

“THE ALL creates in its infinite Mind countless Universe, which exist for aeons of Time - and yet, to THE ALL, the creation, development, decline and death of a million Universe is as the time of the twinkling of an eye.” – the Kybalion

「一切」从无限的心智中创造出无数的宇宙,其恒万古,然而对於「一切」,所有的创造、千万个宇宙的发展、衰退、死亡都只是眼中的一闪。

“The Infinite Mind of THE ALL is the womb of Universe.” – the Kybalion

“「一切」的无限心智为宇宙的子宫。”

阴阳性别的原则在所有的存在层面都运行着,包括心智的层面、灵性的层面。阴阳不只是指男女两性,而是两种抽象的力量,男女两性只是阴阳法则在物质层面的显化。性别 Gender 这个字有 Generation、Creation 的意思。所以所有的创造都是在阴阳法则之下,包括宇宙的创造。无极生太极,太极阴阳化万物

阳性法则代表意志,阴性法则承接阳性法则进行创造性的想像。孤阴不生,孤阳不长,阴与阳乃互补统一。

若果我们观察自己,我们可以将自己分成行动者与接受者,当我们想像时,我们之内有一部份进行「意志」,我想一只大象,而另一部份的我回应这个「意志」,创造出大象的心像。行动者为父性心智,接受者为母性心智。行动与接受完成了创造。

人类族群的命运是从低层的意识演化成高层的意识,我们终有一天会被启蒙。生与死皆服务於这个目的,上帝创造了世界,而受造之物亦终将回归。在这里有无限的可能性。宇宙的韵律是发散,然后回收,这是一个圆,这是一个螺旋,而这一切都在造物者之中

“Within the Father-Mother Mind, mortal children are at home.” – the Kybalion

“在父性心智与母性心智之中,肉身的孩儿为在家。”

“There is not one who is Fatherless, nor Motherless in the Universe.” – the Kybalion

“在宇宙中,没有谁是无父无母。”

第六章 神圣的矛盾谬误
Chapter VI The Divine Paradox

“The half-wise, recognizing the comparative unreality of the Universe, imagine that they may defy its Laws - such are vain and presumptuous fools, and they are broken against the rocks and torn asunder by the elements by reason of their folly. The truly wise, knowing the nature of the Universe, use Law against laws; the higher against the lower; and by the Art of Alchemy transmute that which is undesirable into that which is worthy, and thus triumph. Mastery consists not in a-bnormal dreams, visions and fantastic imaginings or living, but in using the higher forces again-st the lower - escaping the pains of the lower planes by vibrating on the higher. Transmutation, not presumptuous denial, is the weapon of the Master.” – the Kybalion

“不完全的智者,知道宇宙的相对不实性,想像他们可以无视其法;如此是空泛且放肆的,其愚必将其身碎於坚石。智者知晓宇宙的本质,用较大的法则对抗较小的法则,用较高的法则对抗较低的法则,并用炼金艺术将不受渴望的转化为有价值的,并凯旋其中。Mastery(通达者)并不包含奇幻梦想之中,而是用高层力量中和低层力量;藉由同频於高层而脱离低层之苦。转化,而非放肆的忽视是Master(通达者)的武器。”

宇宙的矛盾谬误在於,对於无限的源头来说,宇宙是一个梦;但对於有限的受造之物,宇宙必须被视为真实,每一层的真实存在都受制於该层的法则。宇宙是梦,同时是真实的。真理有两极,绝对与相对皆存在其中。

矛盾谬误的法则是两极法则的其中一个面向,相对与绝对,虚幻与真实要取决於观点。宇宙这个硬币有两面,一面是梦,另一面是真实。观点的不同,可以将一块石头视为原子的组成,或是教堂的组成。

造物者单单是用想的,就创造出椅子,这只是一个心像,但对於我们来说,这个椅子是无比真实的。当我们一层又一层地超越较低的层面,在我们之下的存在就越来越似幻象,但现在,这些皆是真的。所以我们需要去明白现象背后因造物者心智而来的法则,并使用其来丰富自己的生命,行走於不同的存在层面。

“THE ALL is Mind; the Universe is Mental - held in the mind of THE ALL.” – the Kybalion

「一切」为心,而宇宙为属於心的,它在「一切」的心智之内。”

因宇宙的法则是造物者心智所创造的,所以它们是固定的,这些法则掌控着其运行的层面。若我们真正理解自己一直存在於无限者心智之中,那麽我们就无可恐惧,没有任何力量是在无限者之外,我们是安全的

而现在,我们要认识较高的法则来改善较低的层面,没有任何人可以逃避法则本身,但我们可以用法则来中和法则。宇宙间有无数的存有,有些甚至符合人对神的想像,但是这些不可思议的存有也不可以逃避法则,只有顺於道才能顺意

第七章 在所有的「一切」
Chapter VII “THE ALL” in All

“While All is in THE ALL, it is equally true the THE ALL is in ALL. To him who truly understands this truth hath come great knowledge.” – the Kybalion

宇宙中的所有存在於「一切」之中,而同样的,其实「一切」也在宇宙的所有之中。真正理解这真理者可接触极大的知识。

我们常听到造物者被称为「All in All」(总之,首要),而它的意思是甚麽呢?

我们知道宇宙万物皆是由造物者的心智所创造,整个宇宙皆在造物者的心智之中,但为甚麽 Kybalion(秘传哲理)中说同时造物者是存在於宇宙万物之中呢?为甚麽 Kybalion 说「THE ALL is in ALL」?这里又有一个矛盾与谬误。

Kybalion 中说 THE ALL是隐含在他的创造物的每一部份之中,每一个分子、单位、复合体皆有 THE ALL的存在。这个指明通常会与对应比喻法则(Principle of Correspondence)一同被提起。

让我们考虑自身的经验,当我们创作,当我们投射一个心像,或更具体的,当一个作家写出戏剧中的人物、角色、其互动等等,我们可以看到不只被创造的角色是存在於作家的心智之中,同时作家的内在品质也渗透入角色的灵魂。

罗密欧与茉丽叶存在於莎士比亚的心智之中,同时莎士比亚也存在於罗密欧与茉丽叶之中,莎士比亚内在的品质赋於他所创造的角色以灵魂与气息。

罗密欧与茉丽叶是独立存在的吗?他们有自己的性格、行为、互动吗?还是他们是其创作者精神心智的象徵符号?两者尽然矛盾,但又同样正确,人物角色有其自己的灵魂,但他们同时也是创作者的象徵。

尽管造物者的精神隐含於人类之中,但人类并不是造物者。罗密欧与茉丽叶不能说自己是莎士比亚,虽然他们隐含着莎士比亚的精神。这是一个谜,大世界对应小世界,上对应於下,但他们又不尽相同。这也是灵性精神发展的可能性,我们要让内在的造物者之灵显化。

整个创造是一个存在的光谱,最低的一端为物质,最高的一端则是接近源头造物者,而一切都在进化,一切都朝上前进,这是启悟者的讯息。创物者将祂的意志投射,令万物皆在「成为」的过程之中,令到精神的频率一直下降,最终成为最粗糙的物质,整个过程被称为 Involution 涉入,造物者的精神被他的创造物所包裹。

神圣之光向下流溢 Outpouring,一层一层的下降,流溢到物质的层面,赋於物质灵魂;从这个最低点,万物开始回归,这就是 Evolution 进化的历程,被注入到物质的灵魂实现了个体化,他们彰显出个体化的法则(the Law of Individualization),他们成为一个一个生命的单位,意识的中心,一直进化着。

古代的哲人用 Meditation 冥想 这个词去描述 THE ALL 创造 All 的过程,有时 Contemplation 沉思也用到。而整个概念也与 Attention 注意 有关,Attention 的字源意义是 to Reach out 去延伸,而实际上创造也是一个源头心智延伸的过程,心智的能量在整个创世中都一直在扩张。

而进化 Evolution 的历程则是在原初物质被创造后,精神被注入,生命被注入,而在其后一步一步地朝向精神演化,生命的形式越来越高,越来越复杂,同时生命体也越来越有意识,其意识越来越精微,心智在物质的显现越来越明显,越来越接近源头。

整个 Involution 和 Evolution 的过程有可能持续几万亿年,但对於 THE ALL,这所有皆是眼中一闪,在恒古的尽头,THE ALL 回收它的 Attention,Meditation 及 Contemplation。伟大的工作然而完成,the All回归於THE ALL,被造之物与造物者合一。

以上的沉思以及在沉思中醒来,只是一个比喻,用来简单指明,其下如其上,神的灵性觉醒,也是人的灵性觉醒。人会越来越回退於核心的精神,那是神圣的自我。

这里或者有一个问题,就是为甚麽THE ALL创造出the All?为甚麽创造者创造出这一切?究竟是为甚麽呢?

ALL拥有一切,他就是一切,他甚麽都不缺,为甚麽他要创造世界?他行动,必然是由於他意於行;他意於行,必然是由於他渴於行;他渴於行,必然是由於有某种满足与圆满。而观察人,我们也可以找到人有内在某种去创造的渴望,这种渴望必然要去被满足。

尽管使用对应比喻来想像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是我们仍然认为答案未必是如此,THE ALL不受任何影响,不论是外部的还是内部的。严格来说,创世不能有甚麽原因,因为原因隐含了因与果,但THE ALL是超越因果的

所以整个问题都是不可思议的,无从入手,不能考究的,就如THE ALL本身是不可知的。我们只能说他存在,或者他行动是因为他行动,而不能归究任何原因於他。我们只能说THE ALL就是原因,法则,行动;而这些种种,都是相同的,都是一,都是不同的名字去描述同一样事物。

而对应比喻法则在我们的意见是,只能触及到THE ALL「成为Becoming」的面向,触及到THE ALL「存在Being」的面向。而所有的法则都是同一个法则,所有的名字都是同一个名字,法则即是存在,存在即是成为,一切都是相同的,一切都是一

但总而言之,要了解创世的原因是没有结果的,但我们更相信这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而当赫尔墨斯被问这个问题时,他紧闭双唇,留下沈默,没有任何答案。无论如此,其中一个真理是仍然确定的,就是the All存在於THE ALL之中,同时THE ALL存在於the All。这一章以Kybalion的这句话总括:

“To him who truly understands this truth, hath come great knowledge.” – the Kybalion2

真正理解这真理者可接触极大的知识。

第八章不同层面的对应
Chapter eight different levels of correspondence

“As above, so below; as below, so above.” - the Kybalion

其下如其上;其上如其下。”

第二条赫尔墨斯法则是对应比喻法则。它指出不同层面的显化之间有着一种和谐、协同、对应。每一个存在,无论是在那一个存在层面,都在对应法则之下。

为了思考与学习的方便,我们可以将整个宇宙分成三个现象层面。他们分别是:

大物质层面the Great Physical Plane
大心智层面the Great Mental Plane
大精神层面the Great Spiritual Plane

这个架构是或多或少有点人为与随意的,是为方便而分,其中最低层是物质,最高层是精神。而不同层面之间是会互相渗透的,较高层的物质与较低层的心智之间没有很明确的分野。

这三大层面可视为三大生命现象显化,在这里不能详细讨论,只能大概描述它们。我们首先要了解甚麽是「层面 Plane」。「层面」是不是一个维度,或是一个状态 State?「层面」其实不是我们认识的空间或维度,同时它比状态 State 有着更多的内涵。

「层面」比状态更多,因为状态是可以测量的Subject to Measurement,它有维度 Dimension 的特性。一般我们可感知的维度有长、宽、高。我们可以再加一个维度,称它为「振动的维度」,而测量这个「振动维度」的单位则是频率。

是振动的不同,令到不同的显化有所不同,从高频的精神到低频的物质,其实都是同一显现。物质、心智、精神三大层面再可以逐一分为七个较小的层面,同样他们的区别只是为了有助思考。

大物质层面的七个较小层面包含了最粗糙的物质到不可见的能量。它们为:

物质层甲:包括气体、液体、固体;
物质层乙:包括更精细的物质,如放射性物质;
物质层丙:最精细的物质;

以太层(the Plane of Ethereal Substance):以太充斥着整个宇宙,是物质与能量的连结,它也再可被分为七层,有七个层面的以太:

能量层甲:包括物理学认可的能量,如光、热、电磁、引力;
能量层乙:包括自然更精细的能量,它们在一定程度上受心智影响;
能量层丙:包括有「生命特徵」的能量;

大心智层面包括了有「生命」的物体,可被视为我们认识的「生命形态」,但也包括了我们不知晓的生命形式。它们为:

矿物心智层:包括同一形态的矿物、化学物质的「状态」,而我们所知的化合物、分子只是它们的肉体。他们是有生命的,可被视为矿物的灵魂。他们的进化较低,与生命能很接近。而这些「分子灵魂」也有其喜欢与不喜欢,吸引与排斥。

元素心智层甲(The Plane of Elemental Mind A):包括一群我们未知晓的生命形态,他们的智能在矿物与植物之间,也是整个宇宙存有之链的一环。

植物心智层:为植物的灵魂存在层面;
元素心智层乙:更高形式的元素存有,其智能在植物与动物之间;
动物心智层:动物灵魂的存在层面;

元素心智层丙:最高形式的元素存有,其智能是接近人类的;

人类心智层:人类心智现象显化的层面,同样可以再分为七个层面,目前大部份的人类族群只接近其再分层的第五层边缘,少数的人进化到第六与第七再分层。

元素层面与矿物、植物、动物、人类的关较像钢琴上的黑键与白键。白键足够产生旋律,但一些调性需要黑键才能显化。Edward Bulwer-Lytton(英国作家爱德华·布尔沃-李顿)的小说 Zanoni(名字)有这些元素存有的描述。

要描述比心智层面更高层的精神层面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只是在人类心智分层面的第四层接近第五层。精神层面的存有比人类更进化,他们可被视为神明,他们的身体是用最高层的物质构成,是纯粹的能量。这里有众天使、大天使、半神、大师,他们的存在对於目前人类心智来说皆是不可思议的。

这些发展到精神层面的存有会不时介入人类文明的进展,留下种种不同的传说与神话。他们同样是服务於演化,他们同样受制於造物者的法则,同样并非不朽与永恒,他们离源头还有一段进化的距离。

因为精神层面的现象是高於心智层面的,所以要理解精神层面的显化是十分不容易,且常常造成混淆。只有长年的训练才能正确理解精神的显化。精神可被视为「生命的精粹」、「神秘之力」等等,它的力量可以用於善,也可用於恶,它同样受制於极性原则。如此每一个宗教都有其天使,也有其恶魔。

七条赫尔墨斯法则在三大层面都同样地运作,同时地运作。物质、心智、精神都是同时运动者,所有层面的运动与变化都其有对应。层面与层面之间会互相呼应,会有某种和谐与协同。物质的现象会对应心智的现象,心智的现象会对应精神的现象,精神的现象也会对应物质的现象。

第九章 振动

Chapter IX

“Nothing rests; everything move; everthing vibrates.” - the Kybalion

没有事物静止;万物都在移动;一切皆在振动。”

第三条赫尔墨斯法则是振动频率,它指出宇宙万物皆非静止,而都在移动、振动、圆周运动。而不同的现象显化是源於其不同的振率。THE ALL本身的频率可被视为无限,至乎看上去静止,如同一个快速旋转的轮子看上去没有在动。而精神与物质之间,是无数的万物,无数的振动形式。

我们可以在热冷现象中看到振动,也可以在星辰的轨迹中看到振动,圆周运动也是振动的表现。不止物质的运动,能量也是一种振动。而物质与物质之间的吸引力与排斥,包括重力,背后有更基本力的作用,古哲人称它为宇宙性以太(Universal Ether),它是高层的物质,是大物质层面中的the Plane of Ethereal Substance(均匀分布的无形物质),它充斥着空间,作为物质与能量的中介,包括热、光、电、磁等等。

当一个物体旋转、振动,从低到高,会发出不同的音频,每一种旋转速度都对应一个音频,而当其旋转速度去到一定程度时,其音频因频率太高,就超越了人类听觉的范围,留下沉默。同样的适用於视觉,一个物质发出的光可能有不同的频率,对应不同的颜色,当其频率超越人类眼睛能感觉的范围,人就甚麽也不能看见。

物质频率如果一直上升,并超过一定程度,它就会分解成更基本的构成,如分子、原子,如果这些单位的频率继续上升,则会再一步还原成以太,能量。如果我们再进一步,这些以太与能量就会化成心智现象,例如心像,若再进一步的话,就会到逹精神的频率。

物质频率的提升,是会令注入其中的能量被解放,能量不再被物质所束缚,而还原到其原初的形式。而能量被物质束缚的的原因是能量要显化为物质,高层要显化为低层,这就是 Involution 被卷入。

除了物质与能量这些目前认知到的物理现象外,心智现象其实也是不同频率的展现,包括思想、情绪、理性、意志、渴望等心智状态,皆是不同频率的表现。如此个体心智与个体心智之间其实是可以互相影响,心灵传输 Telepathy 就是其中一个例子。

每一个思想、情绪与心理状态都有其对应的频率,而藉由个人或他人的意志,这些心理状态可以被再现出来,就如同一个弹奏乐器一样。而知晓振动频率法则,个人可以将自己的心理状态极化到其想要的程度,如此能有效地管理控制自己的状态、心情等等。同样的,这些技巧可以用作影响他人。

换句话来说,我们可以用意志在心智层面创造,就如科学用意志在物质层面创造。用意志去振动。而加强这个力量,是要练习、训练与实践。这是心智转化的艺术。若这些力量被用到一个程度,旁观者可能会以为这个人不受自然法则所制,但事实上这个人只是用法则来中和法则,用法则来超越法则。他们不止能改变心智频率,也能改变能量频率。

如同古哲人所述:

“He who understands the Principle of Vibration, has grasped the scepter of Power.” - the Kybalion

“理解振动法则者,抓住了力量的权杖。”

第十章 极性

ChapterX Polarity

“Everything is dual; everything has poles; everything has its pair of opposites; like and unlike are the same; opposites are identical in nature, but different in degree; extremes meet; all truths are but half-truths; all paradoxes may be reconciled.” - The Kybalion

所有事物都是二元的;所有事物都有两极;一切都有其正面反面;喜欢与不喜欢是相同的;相反在本质上是一样的,但在程度上不同;极端会相遇;一切真理皆为一半的真理;每一个矛盾悖论都可以调解。

第四条赫尔墨斯法则是极性二元法则,它指出所有现化皆有两面、两极、一对的对立,而在两极之间是其程度的差异,而这些差异其实是可以调解的,两极的矛盾可以被整合。正命题与反命题是可以整合的,而精神与物质这两极也是可以调解的,有限与无限皆同为一。

我们在物理现象也可以看到极性二元法则的显化,冷和热,两者是相对的,只是在频率的程度上不同。还有东与西,南与北,光与暗,黑与白,静与喧,硬与软,利与钝,正与负等等。我们可以进一步说善与恶也是相对的,而非绝对的,有较大的善,也有较小的善,有较大的恶,也有较小的恶。

在心智层面上,爱与憎是两极的显化,但其实没有绝对的爱,或绝对的恨,他们也是相对的,也有程度之分。两极二元原则是显化在每一个层面的,到处都可以找到它。而古贤可以利用这条法则,将一个心智状态转化为另一个心智状态,同一类型的事物都可以在其两极下互相转化,但不同类型则不可。爱不可以变成东方,红色不可以变成尖锐。但恐惧可以变成勇气,钝可以变成利,热可以变成冷。

我们可以将这些两极对立分化的现象都抽象为阴与阳、正与负的显化,而正极永远是在高频的一端,负极则永远是相对於正极的低频,正极永远是动因,整个自然都是正极主导,作为主动的一方,负极则是接受的一方,正极会流向负极,热扩散於冷,爱化解恨。任何的负面都可以转化为正面,没有价值的都可以转化为有价值的。

理解极性二元法则会令我们更理解自己与他人的心灵运作,也更能理解自然间的现象,并用自己的意志去改变,去选择两极间的某一个频率。

第十一章 韵律
Chapter XI Rhythm

“Everything flows, out and in; everything has its tides; all things rise and fall; the pendulum - swing manifests in everything; the measure of the swing to the right is the measure of the swing to the left; rhythm compensates.” - the Kybalion

所有事物都流动着,出与入,前与后;所有事物都有其潮汐,上升与下落;摆锤的摆动显化在一切;其摆动到左端的距离为其摆动到右端的距离;韵律互补。

第五条赫尔墨斯法则是韵律周期法则,它指出所有事物都是显化为一种可测量的运动,一种来与往,涨与落,前与后,摆钟似的运动。不论是在物质、心智还是精神层面皆可见这种运动的显化。这条法则与极性二元法则有密切的关系,这不代表周期运动一定要到逹其中一个极端的顶点,它是表明运动总是会倾向於某一极,然后过一段时间后再倾向於另一极。

总是有作用与反作用,有前进与撤退,有浮与沉。所有现象都是周期性的,包括太阳、世界、人、动物、植物、矿物、力、能量、心智与物质,甚至精神。世界会被创造、维持与毁灭;国家会崛起与殁落,如月之圆缺。

当一个宇宙被创造,精神到逹物质的最低点,然后就会进行回归,这是宇宙的演化进化。万物都要诞生、生长、死亡,只为了再次重生。日接夜,夜继日,冬至夏,夏至冬。没有任何是绝对的,一切生命都在周期变化。

不止物理的现象,也包括心理性的现象,例如心情、感觉。我们可以藉由理解这条法则来用转化脱离它的不可避免性。

要脱离周期韵法则的活动,我们要理解有不同层面的存在,可粗糙地分为低层与高层,我们可以藉由提升自己的意识层次,来脱离低层意识周期的作用。换句话来说,无意识层面受周期作用,但我们到逹了意识层面。这被称为中和法则 Law of Neutralization。它的运作是将自我提升到高於无意识层面,如此潜意识的负面运动到逹不了意识。这可以类比为跳起来避开一个运动之物。

有经验的实践者,可以将自己锚定在渴望的一极,并「否决」去摇荡到相对的另一极。所有获得某程度自我控制的人都在做这一点,但他们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这些。而更进一步的实践者可以将自己固定得如山一般不动摇。而大部份的人,则是对周期法则缺乏介入能力的。

我们观察自己的心灵活动,可以了解热情必会被低落所接续,巨大的勇气会被同样巨大的恐惧跟随,而大众皆是浮沉其中。中和法则的应用在於意志,意志是高於意识的显化,尽管意识显化的周期法则不可以被毁灭,但我们能脱离它的结果。

与韵律周期法则有关的另一条法则是补偿法则 Law of Compensation,补偿的意思是反平衡,一个钟摆的右端等同於其左端。一个极端的距离等同於其相对极端的距离。上升的距离等於下降的距离,快乐的程度等於痛苦的程度,意识发展低的生命他们享受得很少,同样他们受的苦也少,人受的苦多,享受的也等同的多,一个人容许自己快乐的程度,也是容许自己痛苦的程度,如此逃避痛苦者也在逃避快乐。

而关於享乐这一点,事实是运作先到负面,再到正面。而非先到正面,再有负面的代价,而是先付出代价。而我们也可以将轮回投生置入考量,一个今生受苦者,来世必定得福,我们必须将生命视为不同投生的串连。

一个人的一生,往往会有某些东西,而缺乏另外一些东西。每一件事都有其正面与反面,正面与反面是同时存在、同时到逹的。富有者不会有穷人所有,富有者只会有穷人所缺。

第十二章原因与效应Chapter XII9 Causation

“Every Cause has its Effect; every Effect has its Cause; everything happens according to Law; Changeis but a name for Law not recognized; there are many planes of causation, but nothing escapes the Law.” - the Kybalion

“每一个原因都有其结果;每一个效果都有其来由;所有事情都受制於法(the Law)之下;偶然只是未被了解的法则;有许多不同层面的原因,但没有任何事物能逃避法(the Law)。”

第六条赫尔墨斯法则与原因效果有关,它指出没有任何事情是由机率决定,机率只是未被了解法则的表面显化,机率因看不到现象连续性而来的知觉。

原因与效应 Cause & Effect 普遍存在於科学思想之中,而其中的争论是在这条法则的运作方式,及其内容字词的意涵。然而无疑问的是秩序存在于一切之中,而他们若不被理解,则其显化会被视为机率、偶然。一切都在起始与结果之中,一切都在原因与效应之内,是看不见的秩序编织出看似的偶然。除了 THE ALL之外,一切其所造之物皆在法则之中,THE ALL本身就是法则,而没有任何事物是在 THE ALL之外。

我们视一件事件为偶然时,我们可能无法看到它背后的原因,或不理解其原因。偶然是一个观点,然而每一个偶然背后都有清楚的法则在作用,可能是一个法则,也可能是多个法则,所有的法则;但没有事情不受法则作用。我们知道概率现象可以用数学描述,这些表面的随机也有一定规律,并不会变更。

每一件「事件Event」背后都有一个「因为Because」,这个「因为」的表逹即是「事件」。所有「事件」都是一环扣一环。不是一件「事物Thing」造成另一件「事物」,不是一件「事物」创造出另一件「事物」。原因与效应的重心是「事件」,而不是「事物」,是发生了甚麽,而不是有甚麽。

「事件」是指会「发生」、「到来」、「到逹」的。每一件「事件」皆是前一件「事件」的「效应」。没有一件「事件」可以创造另一件「事件」,所有「事件」皆是由THE ALL流出的「事件之链」。所有「事件」皆是连接着的,连续着的。所有「事件」之间都有关系。

一块山上跌落的石头碰到谷底的屋顶,看似是随机与偶然的,但我们可以追回在它背后的所有「原因」。雨水、太阳的光照、土地的质地等等。一个人必会有父母亲,及祖父母,血缘的传递必须要有父母。

落海之石激起涟漪。而自由意志与命运皆是同一个真理的两极,自由意志与命运皆为一半的真理。一个人同时是自由与受束缚的。古哲人如是说:

“The further the creation is from the Centre, the more it is bound; the nearer the Centre it reaches, the nearer Free is it.” - the Kybalion

“离中心 Centre 越远之受造之物,越受束缚,越接近中心 Centre 之受造之物,越自由。”

我们大部份时间皆受环境的影响,而拥有很少的自由。我们在众多的意见、思想、情绪中摆荡,而没有自主性。我们「想去」做某件事件,但却无法知晓自己「为甚麽想去」。然而每一个「想去」背后都有一个「原因」。真正有自主性者可以将这些「想去」转成相反的「想去」,他们可以「以意而意Will to Will」,而不是仅受心情、情绪、环境的波动而受影响,他们能抵抗所有外在的暗示性。而不是像山坡之落石、风中之飘叶。大部份的人都受他人的意志所影响,而非自己的意愿,他们成为他人意愿的一环,而忘记自己的自主性。

而 Masters(通达自我控制者)知晓游戏的规则,升高於物质的层面之上,并将自己置於更高的本能力量之中,而掌控自己的心情、人格、品质、极性、环境。他们是动者,而非被动者。他们是原因,而非效应。尽管 Masters(通达自我控制者)让自己成为高层面法则的一部份,成为其原因与效果的一环,有意识地行动其中,而非成其器皿。他们服务於其上的层面,而掌握其下的层面。

法永远在掌控一切,没有任何东西是在其之外,纯粹是偶然。人可以用法则去中和法则,用法则去超越法则,高永远能胜低,上永远能胜下。

第十三章 性别
Chapter XIII Gender

“Gender is in everything; everything has its Masculine and Feminine Principles; Gender manifests on all planes.” - the Kybalion

“性别存在於万物之中;一切都有其阴与阳的法则;性别法则在每一个层面中显化。”

第七条赫尔墨斯法则为性别阴阳,万物的显化总是伴随着男性与女性、阴性与阳性的原则。每一个层面的生命都可以看到阴阳的显化。

性别 Gender 的拉丁字源意义为:

“to beget; to procreate; to generate; to create; to produce.”

“去引起、去生育、去成为父母、去繁衍、去创造、去生产。”

我们可以看到正负电、南北极。阳作用於阴,而阴与阳产生某意义上的结合,而「创造」、「衍生」出一些事物。正与阳代表强势、主动、积极的一方,而负与阴代表弱势、被动、接受的一方。它们本身并没有道德上的意义。阳与阴的交互作用会衍生出新的事物,每一个创造都要先有阳与阴的交错。

阴为万物之母,为所有现象的衍生者。所有的创造都有其父其母,阳与阴的作用必定会产生出新的事物。

Kybalion中用正负电的相互作用来说明,正负电的作用会产生出新的原子。阳性的原则在於向阴性原则付出内在的能量,并是整个创造的发起者。然而孤阳不生,孤阴不长,阳与阴永远需要彼此,这在每一个层面来讲都是如此。

让我们在下一章考虑心智层面上的阴阳显化。

第十四章 心智性别
Chapter XIV Mental Gender

我们的心智可以分为两个心智,Thomson J.Hudson(汤森·j·哈德逊)在1893年提出一个理论,就是「客观心智」与「主观心智」;或者可以等同於「意识心智」与「潜意识心智」;又或者是「主动心智」与「非主动心智」;「积极心智」与「接受性心智」。而重点皆在於「心智的二元性」。

而这两个心智皆是心智层面的阴阳显化,阳性心智为客观心智、意识心智、主动心智、积极心智。而阴性心智则为主观心智、潜意识心智、非主观心智、接受性心智。

我们可以将自己视为「观察中的我·I」,另一个则是「被观察的我·Me」。这两个心智有不同的性质,及有不同的现象。Me这一面是包括了感觉、倾向、嗜好、性格、特质等等,是人格的部份,这部份的「我」,这个Me被自己及他人所知晓。而这个Me很容易被同一化於一个人的身体、心智状态等等。

但这些心理状态其实只是一个人自己所产生的,这些 Me 尽管可以说属於这个人,在这个人之内,但并不「是」这个人。如果意志足够的话,人是可以改变这些 Me 的种种状态、现象。我们可以将这个 Me 由一个状态转向另一个状态,甚至由一个极端转向另一个极端。如果一个人曾经这麽做过,那麽就不会认同於这些心理状态为「我」。这需要大量的心智集中,以及心智分析。

如同一个人能分辨其实 Me 升起的现象并不是「我」,就可能发现到意识还有一个 I 。Me 是思绪、概念、情绪、感觉等等。Me 可被视为一个「心理子宫」,因为它可以衍生出「心理的儿女」,它能产生出无数的心理状态、心理现象,它有无限的创造力量。而它所接受的能量则是由「主动的我·I」而来,无论这个 I 是自己的 I,还是他人的 I。

I 可以驱使意志,我们可以安住其中,I 为能量发送者,而 Me 为接收者,I 可以令创始开始,而 Me 实行创造。I 可以站在一旁观察着 Me 发生的一切,每一个人都有这两面的心。I 为阳性,Me 为阴性。I 为存在 (Being),Me 为变成(Becoming)。而对应比喻法则同样在这里运作者,宇宙的创造也是如是,人的创造也是如此,虽然其程度有巨大的差距。

而 Me 与 I 与心灵感觉现象密切有关,人与人之间的心智可以互相影响。阳性原则在表逹(Expressin-g),而阴性原则则是在接受印象(Receiving Impressing)。无论是思想、概念、情绪、感觉以及想像等等心理现象,皆是由 Me 产生。而 I 则是意志。而缺乏 I 的意志,Me 则是没有创造。一旦有意志的介入,想像就开始产生,不论是外界的意志或是内在的意志。有时外界的 I 造成的 Me 反应,会与内在的 I 意愿冲突。

心灵感应、思想传送、心灵影响、暗示、催眠皆是与心理性别、Me 和 I 有关。在心灵影响的例子中,阳性原则产生其需要的振动,阴性原则接受其种子,并将之发展成熟。同样的催眠与暗示皆是如此运作,外界的意志在内在的 Me 产生印象,提供想像的方向。有时人并不能意识到自己是接受到他人的暗示的种子,还会以为这是自己的产物,但自己其实只是养其成熟而已。

一般人 I 的意志运作得太少了,他们太懒惰了,所以他们被他人的意志所主导,而不是成为自己的主人。他们接受他人提供的思想,他人提供的印象,而不是主动去思考,主动去想像。他们没有源自内在的行动,原创的思想。大众成为了菁英的影子,大众大部份时间都只住在Me之中,而其心智的阳性一面则甚少被运用。

强壮的人,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皆是主动地运用意志,这是他们的力量来源。他们并不生活在他人的影响之内,而是主宰自己的意志,用意志掌握自己的心智,掌握其心像、其想像。心理性别的显现无处不在,有魅力的人皆是使用其意志的力量,演员运用它,演说者运用它,政客运用它,作者和明星公众人物都运用它。它是魅力、磁性之源,它是暗示与催眠的关键,狂热的起动者。这些现象皆可由心理性别与振动原则去理解。

心智的阴性与阳性原则无处不在,大自然提供了无数的例子、比喻与对应供我们去参考理解。整个世界的创造都是根随着这一种原则,不论是精神、心智、星光、以太、物质层面皆是其显化结果。由这个关键我们可以理解创造,但可以理解自身的心理。这条锁匙可以解开无数的谜题,并在混乱中理清一条道路。

赫尔墨斯·特斯梅吉修斯(Hermes Trismegistus)是希腊神话中的神祇赫耳墨斯和埃及神祇托特的综摄结合。《赫尔墨斯文集》也称《秘文集》(Corpus Hermeticum,赫尔墨斯·特斯梅吉修斯的著作或者是归为他的著作)中一十五篇的短文,和《完美训诫》(Perfect Sermon)或者《阿斯克勒庇俄斯》(Asclepius,希腊传说中的医药神),都是秘术传统中的基础文献。成书于大约于公元三世纪,为埃及的匿名者所作。赫耳墨斯文集构成了赫耳墨斯主义的基础。该文集探讨了神性、宇宙、心灵和自然。有些文段还涉及了炼金术和占星术及其相关概念。

秘文(Corpus Hermetic)之牧人者篇(Poemandres)

这是秘文中最著名的一篇,内容涉及到描写宇宙创生、自然和人类的命运。身处文艺复兴之前的作者被创造的神秘性所触动,而这看起来一部分是受到《创世纪》的启发,但是作者反对它的另一部分。堕落变成原初人类从行星的天空中坠到自然世界,坠下的原因不是因为不服从,而是因为爱,并且带着上帝的祝福。

在第9、14、25段落讨论的七位统治者的命运就是七颗行星的统治者,同样出现在柏拉图的《蒂迈欧篇》并且有些古老的作品将其集中称为“诺斯替”。他们的作用是一种奇特的相互克制的关系,和谐的力量是人性趋恶的源头。

1. 曾经,在我的意志思考着“是者”的意义时,与它不经意间相遇,我的意志被提高到一个伟大的高度,我的肉体的感觉被抑制了——就如同人饱食后沉沉入睡,身体不再疲劳。

我的意志比广大更大,超越一切有形之物,呼唤我的名字并说:你会看到或者听到什么?你在意志中学会并知道了什么?

2.而我说:你是谁?他说:我是人的牧者,主宰万物的意志;我知道你渴望而我无处不与你同在。

3.而我说道:我渴望学会“是者”的含义,理解他们的本质,并了解上帝。我所说的这些,就是我渴望听到的。他回答我说:在意志中牢记所有你将知道的,而我会教给你的。

4.话刚落,他的外形转眼之间,就立即起了变化,所有的一切向我打开。而我看到了无尽的视野,所有的东西变成了光——甜美的,快乐的光。我被送入我所凝视的地方。

但是其后,令人敬畏的,阴郁的黑暗落下这里,盘卷着错综复杂叠在一起,在我看来它就像一条蛇。

而那团黑暗变成某种潮湿的自然物质,翻来覆去不可名状,像团火一样,喷出黑烟,呻吟发出一种悲叹的无法形容的声调。而后它发出一种清晰的呼啸,就好像是一种火焰的声音。

5.在其上,从光中出现,一个神圣的真言(逻各斯)降落到那团自然物质。而从那团潮湿物质顶上飞出纯净的火;那是光,轻盈并且活跃的光。

明亮的气,随着那火;从土和水中而出,一直到达火。所以看起来它好像是悬在那里。但是水和土仍然不动,并纠缠着彼此,土混在水之间,无人可以分开。然而它们都因精神的真言(逻各斯)所鼓动,聆听它的差遣。

6.接着牧人者对我说: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不;不过我想知道,我说。

他说,在那团潮湿的自然物质从黑暗中出现之前,那道光就是我,你的神,意志;那来自于意志的明亮言语(逻各斯)就是上帝之子。

7.而说到这里,他盯了我眼睛看了很久,我在他的注视下颤抖起来。但是当他扬起他的头,我在意志中,在不可计数的神力中,看到了光和超越一切的宇宙,而火围绕着一个至高的神力,而现在屈服停顿下来。

而当我看到这些事情时,我藉着牧人者的真言(逻各斯)明白了一切。

8.但是当我正感到无比惊奇时,他对我又说:你在意志中看到的是原初形态,它的存在无始无终。他的话一落,我便说:那么自然的元素的存在从何而来?

他对此的回答是:从上帝的意愿中而来。自然本质吸纳了真言(逻各斯),看到了完美的宇宙,复制了它,通过她自己拥有的元素和初生的灵魂,让她自己变成一个宇宙。

9.而上帝,那意志,即是阳性的也是阴性的,就如同光与生命延续一样,生出了另一个意志来赋予万物形态,而它,像上帝一样是火与灵的,形成了七位统治者,他们将可以感觉的宇宙封印起来。人们称他们为“命运”。

10.从下沉的元素中,上帝之因(逻各斯)向上喷出了自然的纯净构造,而补充以成型的意志;因为它与它是同位的。而自然中的向下的元素,也因此变得缺乏真言(逻各斯),所以成为了纯粹的质料。

11.然后成型的意志(补充了真言后),他被天体围绕,而他让他们按照他的圆圈旋转,调整改变他自己的形态,并让他们无始无终的旋转。那些天体的循环则会从结束的地方再次开始,按照意志所希望的那样。

而从下降的自然元素中,生出了缺乏真言的生命;因为神没有将真言(逻各斯)延伸到他们。而气生出了带翅膀的东西;水生出了会游的东西,而土与水按照意志所希望的那样,二者分离。而土,从她的胸怀中生出了她所孕育的生命,四足之物和爬虫,蛮野的兽和温顺的兽。

12.但是一切之父的意志,成为生命和光,生出了与自己相同的人,他爱上了他,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因为他是美丽无匹的,他是他自己的形象。上帝爱上了自己的形态,完完全全的;而在他身上赋予了所有他自己的构成。

他将他放在形成的天体上,在那里他拥有自己的全部权能,他凝视着他兄弟的创造物。他们爱上了他,而给与了他每一份他所应得的部分。

而之后他学习他们的实质,并且成为了它们的自然本质中的一部分,他有一种意志能够穿透它们的天体的边界,从而拜倒在处于火之上者的威力之下。

14.所以他有着超越宇宙中全部必死之物和全部非理性之物的全部权能,在和谐面前彻底低下了头,透过它的力量,而展现出来下降的自然本质,上帝的完美形式。

而当她看到永不完满的美的形态之时,而他则如同上帝自己一样占据着每个统治者的能量时,她带着爱微笑着;因为这就像她看到了男人最完美的形态在她的水之上,他阴影覆盖在她的大地上。

他也看到了类似于自己的形式,存在在她中,在她的水中,爱上了它并且愿意生存其中;而随愿而动,他令缺乏真言(逻各斯)的形式生机勃勃。

而她的爱成为了自然本质,并为了完全的包围他而伤害她自己。而他们结合在一起,因为他们是爱人。

15.而这就是为什么人要双倍的胜过所有地上的生物;必死是因为身体,但是永生是因为人的实质。

尽管不死并且拥有超越一切的权柄,但是他仍然会遭到一个必死之物所要面对的,在命运面前屈服。

因此尽管他超越和谐,但身在和谐中时,他变成了一个奴隶。尽管男性女性,就像来自父一样的男性女性,尽管他是从不眠者中生出的不眠者,但是他仍然会被睡眠征服。

16.因此我说,接着教我吧,我的意志,因为我也爱上了那言语(逻各斯)。

牧者说:直到今日,此前这是一个一直藏起来的秘密。

人拥抱的自然本质生出了一个奇迹,哦,是如此的神奇。而知晓了七者和谐的本质的他,就像我对你说的那样,就是为火和灵所造的——自然本质是无法拖延他的,但是却立即生出了七位“人”,符合七君的本质,男性女性并且在气中遨游。

而我说:哦,牧者,……我现在充满了强烈的欲望并且渴望聆听,不要离开。

牧者说:保持安静,我还未向你宣讲最初的道(逻各斯)。

我说,哦,我安静了。

17.在如此的,比我说更智慧中,那七者的衍生成为现实。土就像女人,她的水充满了渴望;她从火中获得成熟,从以太中获得灵。自然本质也因此生出了适合男人形态的结构。

而从光与生命中的男人变成了灵魂与意志——由生命到灵魂,由光到意志。

因此所有可感世界的各部分延续着,直到他们终结的时候和新的开始。

18.现在聆听你希望听到的,还未宣讲的道(逻各斯)。

而那个结束的时期,束缚他们的约定将由上帝的意愿全部解开。而同时,所有雌性雄性的动物,会和人分开解脱;一些变成了不完全的雄性,一些则变成了不完全的雌性。而上帝会立即通过他神圣的言语(逻各斯)来说:“一切生物和所有被造之物中,增长那些增长的,而繁盛那些繁盛的;而自身拥有意志的男人,让他学习知晓他自己是不死的,而致死的缘由就是爱,尽管爱是一切。”

19.他说这些时,按照命运与和谐的方式,他的先见影响了他们的结合和他们融合的衍生物。而所有的东西按照他们的种类繁盛起来。

而他按此学习了解他自己,达到了无比充足的善;但是他由于一份爱迷失,在他的身体上浪费他的爱——他在黑暗中徘徊,而因为他的感觉遭受到死亡之物。

20.我说,什么算是重大的过失?无知的罪人,他们是否会被剥夺不死的权利?

你看,他说,你啊,不要在意你所听到的。我不是让你也这么想?

是的,我是这么想的,并且我记住了,而我因此感谢你。

如果你这么想,他说,告诉我:为什么那些已经处于死亡中的人容易死去?

因为阴郁的黑暗就是物质结构的根源和基础;它从那潮湿的自然本质中而来;由此而来的身体在感觉世界组合而成;而死亡会从由此而来的身体吸干水。

21.你啊,你想对了!但是按照上帝的言语(逻各斯)所讲,“知晓他自己的他,又是如何融入于他的呢?”

而我回答:宇宙之父由光和生命组成,人从他中生出。

你说对了,他接着说。光和生命就是父神,而人从他中生出。

如果你明白你自己是生命与光的,那么你就是从他们中而生的,你就会再度返回生命中。牧人者如是说到。

但是告诉我,父,我的意志,我大声疾呼道,我如何才能再度回到生命中……因为上帝说:“那些拥有意志的人,就要让他学习并知晓他自己就是不死的。”

22.那么不是所有的人都拥有意志?

你这么说,你就说对了!意志,我自己会以圣者和善,纯净和仁慈,虔诚的人来显示。

至于我的存在会成为一种拯救,并且他们立即获得一切事物的真知灵觉,将因为他们洁净的生命赢得父的爱,并会赞美他,为他祝福,并会为了向他致以衷心的爱而吟诵圣诗。

而他们放弃肉身直到彻底死亡之前,他们就会因为厌恶它的感觉,因为他们所掌握的东西的知识,而改变他们自己。而这就是我,意志不会让这种对肉身的控制,一直工作到他们自然结束。作为看门人,我会关上所有的入口,并且切断所有低劣和邪恶能量所诱惑的精神运动。

23.但是对于缺乏意志的人们,那些邪恶并且堕落的,嫉妒并且贪婪的,还有那些闭塞的和无神的人们,我将会远离,将他们留给复仇的魔神。而他会让火变得尖锐,折磨他并且在他身上用更多的火来烧他,不断通过他的感觉来冲击他,所以它就是为违背律条者准备的,而他将受到巨大的惩罚;要不然,他就要停止追求,那黑暗中饥渴地,混乱地涌动着的欲望。

24.您把一切都很好的教给了我,就如同我渴望的那样,哦,意志。而现在,就请告诉我更深入的,为我所准备的,通向上面的道路的本质。

牧人者对此的回答是:当质料的身体被分解时,一开始你会因为肉身变化的效力,而放弃它,你的形式因此会消失,而你就能放弃了你的生命之路,避开了它的能量,那是通向恶魔的。肉身的感觉接着会返回它们的源头,彼此分离,并且像能量一样再现;而热情和欲望则退回到缺乏真言的自然本质中。

25.此后,就是人在他的路上飞奔向前,穿过和谐。

他把增盈和匮缺的能量给与了第一个区域;第二个区域,留下了已经断绝的邪恶之物;第三个区域,留下了已经断绝的欲望之欺骗;在第四处,留下了他的极度傲慢,也已经断绝;在第五处,断绝了不圣洁的鲁莽和厚颜的轻率;在第六处,不再有争夺不义之财的念头;而到了第七区域,断绝谬误的陷阱。

26.接下来,带着从他身上剥下来的和谐的活性,在他的正当权利中所遮蔽的,他来到的属于第八区域的自然,那里有着赞美着父的那些天使。

在那里的天使高兴的欢迎他的到来;而他,变得像他们一样停留在那里。更进一步的聆听到这些神力用他们自己的语言唱着赞美父的歌,他们是高于自然属于第八区域的。

而接下来,他们列队去父的家;放弃了自我的神力,成为了在上帝之中的神力。这是对那些获得真知者的善终——与上帝合为一体。

那么你为什么仍在拖延?一定不要这样,因为你已经被全盘接受了,因此你应该踏上那条通向杰出的终点的路,以便让你这个必死的种族能被你的上帝所拯救。

27.当他说道这里时,牧人者与神力交融在一起。

而我,到这对宇宙(神力,Power)之父的感谢和祝福,被解放了,我充满了那种被他醍醐灌顶的力量,充满了他教给我的一切的本质和至高的视野。

而我开始对人们鼓吹热爱与真知的美丽:

哦,你们这些人啊,土中所生者,那些让自己沉醉和沉睡并且无神的你们,现在冷静起来吧,节制你的暴食,不要再被非理性的睡眠所迷惑!

28.而当他们听到这些时,他们一起走过来。而我说:你们这些土中所生者,当你拥有闪耀的不死权利,为什么你还要放弃自己把它交给死亡?你们忏悔吧,一直手挽手的走在错误的路上并且对你自己的那一部分一无所知;将自己从黑暗中光中解放出来吧,抛弃毁灭,加入到不死之列中来!

29.而他们中的有些人吹着口哨就离开了,放弃了自己将它交于了死亡之路;其他人则恳求教授,拜倒在我的脚下。

但是我让他们起身,而我成为了直达家园的种族的领袖,教授真言(逻各斯),告诉他们怎样和用何种路可以得救。我在他们中种下智慧的真言(逻各斯);他们都获得并饮用了不死之水。

而当此时来临,所有的太阳的光线射出,我让他们感谢上帝。当他们结束感谢时,每个人都返回了他自己的歇息的地方。

30.我在心中铭记着牧人者的恩惠,而我的每个愿望都实现不胜喜悦。因为肉身的沉睡,灵魂醒了过来,闭上了肉眼——真视野,我的沉默中孕育着善,我的真言(逻各斯)说出就会带来善。

所有这些从我的意志中发出降临于我,那就是牧人者,掌握一切的真言(逻各斯),通过上帝启发的它,我来到了真理的平原。在此我以全部的灵魂和力量感谢父上帝。

31.你是如此的神圣。哦,上帝。宇宙之父。

你是如此的神圣。哦,上帝。那些想要知晓的人和通过您所拥有之物,已经知晓的人。

你是如此的神圣。那些按构成“是者”的真言(逻各斯)去做的人们。

你是如此的神圣,在你身上,所有的自然成为一个形象。

你是如此的神圣,非自然本质的,你的形式。

你是如此的神圣,比一切有力者更有力者。

你是如此的神圣,你超越一切卓越者。

你是如此的神圣,你胜过一切赞美。

请接受我的理性的纯洁奉献,从灵魂和内心赞同直达于你,哦,你是不可名状的,不可言说的,你的名字除了沉默无法表达。

32.我祈求自己永不失落真知,这真知是我们共同存在的本质,所以聆听我吧;用你的力量,用你的美德充满我吧,让我可以把这光给与那些蒙昧的种族中的人,我的兄弟,你的儿子。

因此我相信,我就是明证;我要去生命和光中。祝福你,哦,父。你的人也会和你一样圣洁,就像你给与他全部的权能。

秘文(Corpus Hermetic)致阿斯克勒庇俄斯(to Asclepius)

这段对话在希腊自然哲学背景下,举出了形而下与形而上世界的不同之处。某些语言写的非常专业:第六和第七章中的“浮游不定的天体”就是指行星这类天体,而“不动的天体”就是恒星的意思了。这也有助于牢记类似于“气”和“灵”这种概念,在希腊式的观点中这些是可以互换,还有类似于“善”这种有着很多引申含义的概念(一种是指一切善的存在,在希腊式观点中,这也是存在的目的因)。

在第十七段对于独身主义的批评应当被解读为对基督徒单身理念的回应,这种理念在很多古代人看来是可怕的。

1.赫尔墨斯:一切事物皆是被推动的,阿斯克勒庇俄斯,那么一切不都是在某物中被推动或者是由某物所推动的吗?

阿斯克勒庇俄斯:确实如此。

赫:那么包含被推动者不应当比被推动者更庞大么?

阿:应当如此。

赫:那么,推动者不是比被推动者拥有更大的力量么?

阿:当然如此。

赫:那么进一步讲,包含着被推动者的东西的本质就应该与被移动者的本质完全不同吧?

阿:绝对如此。

2.赫:那么,这宇宙是如此的广袤,没有比它更广袤的了?

阿:确实如此。

赫:它还是那么的宏伟,因为它充满了其它无数的至高的形式,不仅,其它的肉身不也都是存在于其中么?

阿:它是宏伟的。

赫:难道宇宙不也是一个肉身么?

阿:他就是一个肉身。

赫:它也是被推动者了?

阿:确实如此。

3.赫:那么,要有多么广袤的空间才能包含下宇宙,而那空间的本质又是如何?它难道不比宇宙更广袤?那才能让宇宙能够在其中找到地方继续其发展,以免被推动者不会因为找不到地方而感到局促失去活性。

阿:那就是,三位一体至高者,他必须是无限广袤的。

4.赫:那么它的本质是什么?阿斯克勒庇俄斯,它难道不应该是相对者么?而与肉身相对的难道不是无形者么?

阿:同意。

赫:那么空间是无形的。但是无形者也必须类似神的东西,甚至就是上帝它自己。而我的意思是“类似神的东西”是胜过被造物,它是不可被造的。

5.那么,如果空间是某种类似神的东西,它就是实在的;但如果它是上帝本身,它就超越了实在。但它被认为是与神不同的另外的东西。

对于我们来说,上帝首先是“可以思考的”或者是“可以理解的”,对于他自己则不是,因为被思考的东西一定拜倒在思考者的感觉。既然他通过他自己,认为存在只不过是他思考的东西,那么上帝对于他自己就是“不可思考的”。但是他对于我们来说是“别种东西”,所以他是被我们思考的。

6.那么,如果空间是被思考的,它就不能被认为是上帝,只能认为是空间。如果上帝也是能够被思考的,他就是不能被认为是空间,而是包含一切空间的能量。

更进一步讲,所有被推动者都不是在被推动者中被推动的,而是在固定之物中。而推动者必然是固定的,因为它是不可能与它自己一起移动的。

阿:那么,最伟大者,下界的事物是如何同那些已经被推动的东西一起被推动的呢?因为你说流动的天体是由不动者推动的。

赫:哦,阿斯克勒庇俄斯,不是与一起流动,而是一个接一个;他们不是彼此推动,而是一个接一个。在这个矛盾之中,它们运动的阻力就在其中。而阻力就是运动的剩余。

7.因此,流动的天体,被不动者向相反的方向推动,被另一个以反作用推动,被不动者自己通过反作用推动。而这是毋庸置疑的。

在天界的大熊星座与小熊星座,皆不升起也落下。你认为他们是停止的还是运动的?

阿:它们是运动的,最伟大者。

赫:那么他们的动力是什么,我的阿斯克勒庇俄斯。

阿:永恒的轮回之力。

赫:但是轮回——围绕同一旋转——是由不动者定下来的。因为“围绕同一”会阻止“超越同一”。那么被阻止的“超越同一”,如果它在“围绕同一”中稳定住——矛盾就会保持稳定,而透过这个矛盾,存在就会被认为是静止。

8.对此,我会给你一个世间的实证,而这是举世共睹的。拿下界的人作范例——一个人正在游泳!水是运动的,而他的手脚的阻力让他保持稳定,所以他不是水生的,也不会因此沉没。

阿:最伟大者,您举了一个非常清楚的例子了。

赫:那么,所有动力皆是由静止引起并在静止之中的。

因此,宇宙的动力(包括每种物质动物的动力)不是由宇宙表层的东西所引起的,而是通过内在向外的东西所引起的——就像灵魂,或者精魄,或者某些其它非肉身的东西。

9.阿:最伟大者,通过这些,您想说什么?那么,推动木石和所有其他毫无生气的东西的它不是肉身的?

赫:哦,阿斯克勒庇俄斯,决不是。推动毫无生气的,在肉身中的某物,它一定不是一个肉身,因为它推动它们两个——肉身的抬举者和肉身的被抬举者。所以一个缺乏生命之物不能推动缺乏生命之物,能够推动另一物的是被活化的东西,而动力就在其中。

那么,你看灵魂的负担有多么沉重,因为它独自承担两具肉身。更明白的说,就是被推动的东西在某物中被推动,同样也是由某物推动的。

10.阿:哦,最伟大者,是的。被推动者一定是在某种空虚之物中被推动。

赫:哦,我的阿斯克勒庇俄斯,你说对了。因为无一物是空虚的,“不是”只是对于实质来说是空虚的和陌生的。而实质之物永远不能变成空虚。

阿:哦,最伟大者,那么,举个例,它们是不是像一个空木桶,一个空罐,一个杯或者缸,或者其它什么东西?

赫:哎,阿斯克勒庇俄斯,你远离了真理!你认为装满的和充满的东西是空虚的?

11.阿:您的意思是什么呢?最伟大者。

赫:气是不是的肉身?

阿:是的。

赫:而这肉身不是遍布所有一切,并充满它们和“肉身”的?而是躯体不是由四大元素混合而成的么?那么充满气的,你们称之为空虚的;有气在,就有那四元素在。

更进一步说,按照相反的说法,那些你们成为充满的才是空虚——像气;它们填满了其他肉体的空间,而自己却无法再接受气。那么,你应该说这些是空虚的,其他则是空荡的,不是空虚的;因为它们不是单独存在,他们都是充满了气和灵的。

12.阿:最伟大者,这证据(逻各斯)是无可辩驳的;空气是肉身。跟进一步的讲,这是遍布一切的肉身,不仅遍布而且充满它们。那么,我们将怎么称呼那一切皆是运动的空间?

赫:无肉体者,阿斯克勒庇俄斯。

阿:那么,什么是无肉体者?

赫:这意志和理性(逻各斯),在一切之外的全部,所有自己包含自己的,自由地远离一切肉体的,远离一切错误的,肉身不可感知的,不可触摸的,自己处于自己中的,包含一切,保存着“是者”,它的光,用来一个比喻,就是神,真理,光上之光,灵魂的原型。

阿:那么,什么是神?

13.赫:这些都不是他;因为他是这一切的原因。是一切的一切,每一个,全部的“是者”。除了“非是者”,他并没有留下任何东西。但是它们一切皆来源于“是者”而不是来源于“非是者”。因为是“非是者”,所以自然地就没有能力成为任何东西,但是也自然地有能力拥有能力达不到的力量。并且,相反地,“是者”没有某些几倍于“非是者”的性质。

14.阿:那么您究竟想说什么,上帝到底是什么啊?

赫:上帝,不是意志,而是引起意志者;上帝不是灵,而是引起灵者;上帝不是光,而是引起光者。因此一个人应当以这两个名,善和父,来向上帝致敬——除他以外,这些名不可用于他者。

因为没有一个其他的所谓的神,没有一个人或者恶魔,能够配得上善,只有上帝可以;除他以外,无一物是善。其它的东西都要从善的本质中分有;因为剩下的就是灵魂和肉体,没有地方可以容纳善。

15.因为善的伟大如同万物的存在——无论是肉身的还是无肉身的,可感的还是不可感的——同样的尊贵。因此除了善,你不能称呼他别的,否则你就亵渎了神明;也不能在任何时间将任何物成为上帝,因为善是仅有的,否则你就又亵渎了神明。

16.所以,尽管所有的人都在说善,并不是所有的人都理解善是什么。所以,不只是上帝不能被所有人理解,也不是能被神祗理解,也不能被某些出于无知就给出善名的人能理解,尽管他们不可能也不会变成善。因为它都与上帝不同,上帝不可能与自己区别开来,而上帝就是善。

其他的不朽体虽然也冒上帝之名受到尊敬,或者被说成是神祗;但是上帝即是善,不只是出于恭敬,也是出于本质。因为上帝的本质与善的本质合一;二者一体,是其他性质发生的源泉。

善就是他,他赋予万物而为虚无所接受。所以,上帝赋予万物并接受虚无。所以上帝是善,而善即是上帝。

17.上帝的另一个名字也是父,因为他是一切之源。父的角色就是源泉。

因此,生子对于一般人,是生命中一项非常伟大和虔诚事情,而对于那些活在世上却无子的人却是一种非常大的不幸和不诚;而无子的人就是遭到了恶魔的害,死后也是。

而这却是一种罚:灵魂上无子的人,则应该被认为是一个既没有男人本质,也没有女人本质的肉体,在太阳下该受诅咒。

因此,阿斯克勒庇俄斯,不要怜悯那些灵魂上无子的人,更应该怜悯他的无知,要知道他正在遭受惩罚。

阿斯克勒庇俄斯,所以,我对你说的一切,就是向你介绍关于一切之物本质的真知。

秘文(Corpus Hermetic)神圣训诫(Sacred Sermon)

这篇断章取义的摘要很明显是用类似于“牧人者篇”的术语,复述了造物和世界的本质,其主旨就是万物在一个循环的宇宙中再生,而七位行星之君再一次扮演了重要角色。

1.神性和神圣的自然,上帝是万物的荣耀。万物的源泉是上帝,他是意志,也是自然——就是质料,显示万物的智慧。源泉也是神性——就是自然,能量,缺乏,和终结,和再造。

无所羁绊的黑暗,就在深渊中,也在水和稀薄且智慧的呼吸中;藉着上帝之力,这些都在混沌。

圣光升起;从潮湿的基本元素中,集中在干燥空间;而神祗们的所做所为就是从丰饶的自然中分开万物。

2.万物是不确定的,也是未完成的,轻物被指定到高处,重物作为他们的基础,放在干燥空间的潮湿部分之下,宇宙之物为火所解除束缚并悬在呼吸中维持它们。

透过七道环,上天显现出来;它的神祗带着自己的记号,以星星的形式出现,让人看见;自然让她的成分与在她身中的神祗一起变得清晰。而外层天则生于上帝的呼吸,按照循环的轨道旋转。

3.而这上帝以其恰当力量带动与他约定之物。从此生出四足野兽,和爬行之物,和那些居住水中之物,和带翼之物,万物都能生出种子,发芽,并开花,万物在他们体内都有再造的种子。

而在他们中选择人,他是为了关于上帝杰作的真知,证明自然的能量而出生;人们因为超越天下一切,被真知祝福而高贵,所以他们将在增长中增长,繁衍中繁衍。而因为看到上天和天上的上帝的轮回,每个灵魂在循环的上帝的轮回中也都是非肉体,是上帝的杰作和自然的能量,因上帝之力的真知,而被其祝福,所以他们将知晓跟从善约或跟从恶约的命运,并学会关于善的艺术的上帝的杰作。

4.而按照轮回的神祗们所定下的命运,他们的生命不断生出,他们的智慧不断增长,并因这终点而死。

而当轮回重新开始时,会在身后留下淡淡的痕迹,就会有强者记录下这些鬼斧神工。

因为肉体的生是被赋予了灵魂,是种子结出的果实,每件都是上帝的杰作,尽管会逝去,也会通过神祗们的更新和转动自然节奏的轮,尽量更新自己。

因此,自然持续的更新混合的宇宙就是神性,自然也在神性中一并确定下来。

秘文(Corpus Hermetic)圣杯或者单体(the Cup or Monad)

这篇短文浅显明晰概括了秘教思想的来源。重点在于拒绝肉体和肉体的快乐,和区分有意志的和无意志的人性,这些都是对某个时期的所谓的“秘教”作品的复述。

在这段文字中关于圣杯的想象也许和圣杯的传说有一种模糊的联系,这也许是异教对圣餐的一种观点。

1.赫尔墨斯:通过理性(逻各斯),而非手,造世者制造了全部世界;因此你当认为把他看作是无处不在且永恒存在的,是万物之王,是单一且唯一的,通过他的意愿万物创生。

他的肉身没有人可以碰触,没有人可以看到或者衡量,是一个不能展开的肉体,没有任何结构。不是火的,不是水的,也不是空气或者生命的;而一切从它而生。成为善的他只愿把这个肉身献给他自己,然后将其中的土按顺序放置并装饰它。

2.于是他将宇宙的神圣结构——人,一个本来不会死的生命,但是现在是一个会死去的生命送入土中。人因为理性(逻各斯)和意志的缘由而超越一切其他的生命和宇宙。而人成为沉思者,上帝的杰作;他惊奇并且努力想知道他们的创造者。

3.哦,愚人们。理性(逻各斯)实际上,由他分配给了所有人,而意志并没有分配;他并非吝啬,吝啬也并非出自于他,而是把它掩埋于无意志的人们灵魂之中。

愚人:哦,父。为什么上帝不把意志与一切人赐予分享。

赫:我的儿子。他会把意志当作一种奖赏,放在灵魂之中。

4.愚:那么他将灵魂放在何处?

赫:他将用一个尊贵的杯盛满它,并在其中加入启示,然后醍醐灌顶给那些遵他所命在内心发出呼唤的人们:以这杯来洗礼你自己,内心也可以做到,相信你自己可以扬升到倾倒这杯的他那里,你就会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当那些人明白启示的讯息时,就会浸入意志,就会成为真知(Gnosis)的一员;当他们“获得意志”时,他们就变成了“完美的人”。

但是不能明白这讯息的人,这些人因为他们只能理性获得支持,而不能获得意志,所以他们对自己要成为哪里的存在和凭借何物而存在一无所知。

5.这些人的感觉就像没有理性的动物一般;就如同他们是由他们的感觉和冲动组成的一样,他们不能理解那些真正值得深思的事物。他们思考的中心是身体的快乐和它的欲望,相信人是为这些而活着的。

但是他们还是获得了上帝礼物中的一部分,愚人们,如果我们以约(Deed,上帝与亚拉伯翰的约定)来区别他们,这就是死的束缚让他们无法得救;因为他们让他们的自己意志为万物所环绕,地上的万物,天上的万物,和超越天的万物——如果那里一无所有。而将他们自己扬升到只能看到善的地方;正因为看到,他们发现他们停留就是灾难;然后蔑视一切,包括肉身的和无肉身的万物,他们在通往唯一和神圣的唯一的道路上加速前进。

6.愚人,这就是意志的真知(Gnosis),神圣之物的视野;这是上帝的知识,因为这杯是上帝的。

愚:父,我也会被洗礼吧。

赫:除非你开始憎恨你的肉身,孩子,你不能爱你自己。但是如果你放下自己你,就会拥有意志,并因为拥有意志分享真知(Gnosis)。

愚:父,你的意思是什么呢?

赫:我的孩子,你不可能两者都占——我的意思是,这是对于毁灭之物和神圣之物来说。因为存在之物是两重的,肉身的和无肉身的,人才可以在其中理解毁灭和神圣,然后按照意愿选择此或者彼;二者皆占是不存在的。而在那些灵魂按照选择离开,而按照选择成长来显示其自我。

8.哦,愚人。这种存在来自于上帝,已经成为并且也将会成为我们的;但是这取决于我们自己,让这推动向前,不要停留。因为这不是上帝,这是引起邪恶之物的我们爱恶更胜于善。

孩子,你看我们需要经过有多少的肉身,多少对恶魔的赞颂,多么广袤的星星轨迹的系统,才能奔向唯一者和神圣的上帝。

到达善之前,没有岸可以停靠;这是无边的;这是无终的;而它自己也是无始的,虽然它在我们看来就是只是唯一的——真正的知识。

9.因此对于真知(Gnosis)来说没有开始;更准确的是,对于我们来说一开始它就是被知晓的。让我们不要纠缠在开始。尽快越过我们应该越过的。

离开我们已经习惯的成长所需的事物是很困难,它们在我们看到的每个方向,让我们自己转回到古老陈旧的路上。

外在的让我们欣喜,因此显露之物不会让他们的信仰坚定。

而邪恶则是更加外露之物,因此善从来不会让眼睛看到自己,因为它既没有形式也没有特征。

因此善只与自己相像,而不像任何东西;所以无肉身者不可能向一具肉身展示自己。

10.“类似者”相对于“不似者”的优越之处和“不似者”相对于“相似者”的卑劣之处:

唯一者是一切的根基和源泉,它是在万物中就如同它们的根基和源泉。没有这个根基就一无所有;因此这源泉是从一无所有中而来,而非自生,因为它是其余一切的源泉。它是它自己的它的源泉,因为它没有其他的源泉。

作为源泉的唯一者,包含一切数字,而不为其他所包围;它造出每个数字,而不为其他所生。

11.所有被生出的都是不完美的,都是分离的,渐渐增加之物也是减少的;但是这些都为完美的唯一者所掌握。既然增加之物是从唯一者中而出,但是当它不再为唯一者所包含,它就会因为自己的羸弱而死。

哦,愚人。而现在,你自身就是对上帝影像的尽可能的临摹;相信我,孩子,如果你注意到它并用你的心中之眼观察它,你就找到通往上面的道路;不仅如此,那影像应当成为你引导你自己的向导,因为这种视野有其神秘的魔力,它牢牢地掌握并从它中选出那些继承了打开的眼睛的人,就像他们所说的,磁石是会吸铁的。

秘文之虽不显现,却是最大显现(though Unmanifest God Is Most Manifest)

这篇训诫是一篇相当直白表明了对于“设计论的争执”——从古老的时代流传下来的一种标准的证明上帝存在的方法——秘教的观点。作为一篇秘教论文,它按其特色作出了选择,其证据包括了一首关于美的赞歌和人的形式是完美。

现在选择一条更好的道路,不仅证明是对做出选择的人最大的公正,因为让人成为一位上帝,而且对上帝展示他的虔诚。然而选择了较差的道路,它虽然摧毁了“人”,但是这只是在这里才能破坏上帝的和谐,就像一队穿过道路中央的人群,什么也不能做只能把其他的人从路上带走,所以在这个队伍中的人只是由他们肉体的快乐带领的这个世界的过客。

1.我会向你重述这训诫(逻各斯)。哦,愚人。你也许可以不再身处超越一切名的上帝的神秘之外。所以停下你的脚步,很多其他人看来是不可显现之物是如何会为你生出最大的显现。

现在如果它是显现的,那么它将不再是了。对于一切被造的显现者的皆屈从于变化(Becoming),因为它是被造成显现的。但是不显现者永远是自生的,因为它不希望被造成为显现者。它永远是自生的,并让一切其它之物显现。

他自己是不显现的,永远存在并且永远制造显现之物,他自己不是被造成显现者的。上帝是不自造的;通过思想变为显现(Thinking into Manifestation),他认为一切皆是显现的。

既然“思想变为显现”则只涉及到被造之物,因为“思想变为显现”就是造。

2.那么,无可置疑,他就是非被造者,超越一切的“思想变为显现”的力量的皆是非显现者。

而因为他认为一切皆是显现的,他通过一切并一起显现出来,他显现在一切他愿意显现之物。

那么,愚人,我的孩子,你先向我们的主和父祈祷了么?那神圣并且惟一者,一从他而出,向你显示他的仁慈,以便让你有能力获得一个对于有着如此权能的上帝的认知,他的一道单独的光照入你的思想。因为思想只能“看到”不显现者,在其中它自己就是不显现的。

那么,愚人,如果你有了这种力量,他会在你的意志的眼前显现。主不会将自己放于任何物,但是通过整个世界显现自己。

你“手”持着获得思想,看到它和抓住它的能力,并与上帝的形象面对面地凝视。但是如果在你心中的仍然没有向你显现,那么,在你心中的他自己怎么会向你的肉眼凡胎显现?

3.而一旦你“看到”他,你就可以认为你是太阳,你是月亮的轨道,你群星的统领。是谁守护这秩序?因为每种秩序都有其界限,通过处所与数字标记出来。

太阳是在天堂中的诸神中最伟大的神;天堂的诸神都给予他王或者主的位置。而他,如此伟大的一员,比大地和海洋还要伟大,也要忍受在他之上的比他更小的旋转的星。我的孩子,他这样做,是出于对谁的尊敬和恐惧呢?

在天上,这些星的轨道都不是相像或者平等的。是谁规定它们运行的轨道和范围的样式?

4.真理在那里环绕它,为了支撑并用它来移动整个宇宙——谁是这架机器的主人?谁给大海周围设下了界限?谁在地上立起它的宝座?

愚人,因为那里有某位制造者和万物之主。如果没有谁造出数字,处所和尺度,它们就无法维持。无序只能是无拘无束者所造;然而,我的孩子,即使这样也要有一位主。因为如果无序是缺少某种东西,那么在其中的不是秩序之主的轨迹,而是在一位主之下——仍未赋予其秩序的某位。

5.如果有可能你获得你的翅膀,并在空中高飞,并且在天与地之间泰然自若,看着土地的稳定,大海的流动,气的浩瀚,火的飘逸,还有星的轨迹,天的循环的飞驰围绕着他们!

我的儿子,如果这是最值得祝福的视野,能看到一切皆在某位的统治下——动中的不动,而不显现者造出显现者;由此而造出宇宙,而我们看到的宇宙是有秩的

6.如果你也不能从不能在地上或者在深渊中的必死之物中看到他,就想想在子宫中正在成型的人,我的孩子,并认真细察他造出他的艺术,并明白谁造出了这美丽,神圣的人的形象。

谁画出了眼睛的轮廓;谁生出了鼻孔和耳朵;谁张开了嘴;谁可以伸展并蜷缩起神经;谁可以划出血脉的道路;谁让骨头坚实;谁在肉上覆盖皮肤;谁让分开指头与关节;谁让脚迈出一步;谁贯通了肠胃;谁让脾脏平铺;谁让心成为一个角锥的形状;谁让肋骨并齐;谁让肝脏变大;谁让肺脏变得像海绵;谁让肚腹这么伸展;谁让这些最值得尊敬的部分变得如此卓越,让他们可以被看到,而同时在视野之外藏起那些无荣耀的?

7.看哪,在一种材料上有多少技艺应用其上,有多少心血花费在这一张草稿上;所有一切皆异常美丽,所有一切皆完美无瑕,而一切又多种多样!谁造出了他们全部?什么样的母亲,或是什么样的父亲按照他的意志造出了万物?除了唯一的上帝,非显现者。

8.而没有人说,一座雕像或者一幅画不是出自雕塑家或者画家的;而没有工匠何来这种技艺?多么的盲目,多么的亵渎,多么的无知!看哪,孩子,愚人,你就是工匠的作品。

但是,他确实比一切的名字都要伟大,他是如此的伟大,万物的父。因为他确实就是那神圣的唯一,而他的工作就是成为一名父亲。

9.所以如果你硬要我大胆一些的说,他的存在是蕴含了一切并造出了它们。

而就像没有其制造者,任何东西都不可能存在一样,所以除非他不断地造了一切,否则他就不是永恒的,在天上的,在气中的,在地上的,在深渊中的,在一切宇宙中的。在每个部分的都是如此而这一切并非全部。因为他不存在一切世界中都是虚无。

他就是他自己,既是存在之物,也是不存在之物。存在之物是他变得显现,他把不存在之物保存在他体内。

10.他是超越一切名称的上帝;他是不显现的,他是最大的显现;他只有用意志才能凝视,他也可以用眼睛看到;他是无肉身的,有众多肉身的,不,他是一切的肉身。

虚无是他不在。一切都是他,而他是一切。而因此它有一切名称,也因此它们都是父的。而因此他没有自己的王国,也因此他是一切的父。

那么,谁会歌颂你,赞美你或者向你祈祷?

无论在哪里,我都会再一次转动我的眼睛来歌颂你;在上,下,内,外?

没有路通向你,你不在任何地方。任何其它存在的东西都不是你。

一切都存在于你;一切来自于你,哦,你给予一切并带走虚无,因为你拥有一切而虚无只是你不在。

11.哦,父。我应何时赞美你?因为无人可以占有你的时段或者时间。

我应为何而再次歌颂?因为你所造的物,或者因为你未造的物?因为你显现的物,还是你隐藏的物?

我应如何歌颂你?因为我的存在?因为我所有拥有的?因为其它存在?

因为你是我将变成的一切;你是我所做的一切;你是我所说的一切。

因为你是一切,而虚无就是你不在。你是一切存在,而你是一切不存在——你在思考的时候,是意志。你在造时,是父。你在赋予能量时,是上帝,和善和一切的造物主。

因此质料的稀薄部分是气,气的稀薄部分是灵魂,灵魂的深奥部分是意志,意志的深奥部分是上帝。

秘文之上帝即善而别处无(in God alone is Good elsewhere nowhere)

这篇关于善本质的训诫,就像“致阿斯克勒庇俄斯” 一样,很依赖古典希腊哲学中的术语。“善”,在希腊观点里,是自发的也是自足的,并因此与后来的“善良”的概念并无共同之处,就像在拉丁语中 “男子气概(virtus)”和后来基督教概念中的“美德(virtue)”含义上几乎完全不同,除了在语源学上的联系。“激情”(Passion)也许要被理解为它的更古老的含义,是作为主动的相反意思(即被动,Passive)。

对于人性的否定态度,而在这篇文章中出现的宇宙与被认为的更主动的印象相去甚远,例如,在“牧人者篇”或者在“阿斯克勒庇俄斯”中的宇宙——提醒一下这些文章是来源是不同的,而也没有一致的体系想法的遗物。

1.哦,阿斯克勒庇俄斯。善在别处无,而只保存在上帝中;而且,甚至善永远就是上帝他自己。

如果如此,善就是从各种运动和朝向自由的变化(然而虚无是它的不在)中而得来的实质,占据着在其周围围绕着的稳定能量,即不过少,也不过多,一个永远完满的补充。然而所有一切的源头是一;提供的一切都是善,当我,进一步的说,提供给一切的是永远是善。但是这不属于任何人,只留存在上帝中。

因为他不需要任何其他之物,因此要是渴望什么,他就会腐败;然而众物中的单独一物他也不会落下,失去他就会痛苦;因为苦痛是腐败的一部分。

也没有什么能超越他,让他可以屈服什么;没有任何能看到他,对他作恶,否则他会因为某种原因而陷入爱;没有什么不该聆听于他,他将因此而生愤怒;也没有什么智慧者,可以让他嫉妒。

2.既然正如所有“不存在”都是在他的存在中,除了上帝还有什么是独存的呢?因为在如此超越的存在中不可能找到善的存在,所以在其它处也找不到善。

因为在他们中所包含的都是一切其他之物(这些都不是善)——无论在渺小的,还是在伟大的之中,无论是在他们的每个之中,还是在比他们都伟大,都高贵的存在(即,宇宙)之中。

因为这些都是束缚于被动中的生出,都是在被动的存在中出生。但是何处有被动,何处就没有上帝;而上帝在何处,就没有纯粹的被动。因为白昼之时,就没有黑夜;而黑夜之时,就没有白昼。

因此上帝永远不是被生的,而只能是自生的。

但是看哪,万物所共分享的已经被赋予在了质料上,所以也被善所共享。

按照此法,宇宙是善的;因此它造出一切,直到造出的是善,但是在一切其它之物中的不是善。因此它也是被动并屈从于运动的,它是被动的造物主。

3.善在人中是由较多或者较少的恶决定的。而在这里不是太坏的,就是善,而善在这里是最少的恶。

因此,善在这里是无法完全清除掉恶的,因为在这里的善已经为恶所玷污;而一旦被玷污,它就不再是善了,而把持不住则它变成了恶。

因此,在上帝之中只有善,或者善就是上帝自己。

那么因此,阿斯克勒庇俄斯,上帝仅有之名如果能在人中能被找到,那么它本身就不在别处,而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没有物质的肉体能包含它——一个由恶,由阵痛,痛苦,欲望和被动,由错误和愚蠢思想所圈起来的东西。

阿斯克勒庇俄斯,而一切最大的疾病就是上述的每样事物,却在这里被当作最大的善。

然而还有一个更大的疾病,就是体欲(Belly-Lust),这个错误导致一系列其他的疾病——这是让我们远离善的东西。

4.而我,对我来说,感谢上帝,因他将关于善的真知放入的我意志中,而它在这个世上是根本不可能的。因为世界充斥着恶,但是上帝是善的,并是善的上帝。

美的诸多优点围绕在那个善的本质周围;不仅如此,它们看起来非常纯净,非常纯粹;恐怕它们就是那个本质本身。

因为一个人可以说,阿斯克勒庇俄斯——如果他拥有本质,真实——上帝的本质是美的;美进一步讲也是善。

善不能从世间之物中获得。因为万物就如同是落入眼中的影像之物和图画;然而那些不为眼所见是真实的,特别是美与善的本质。

因为眼看不到上帝,所以它不能够看到美与善。因为它们是上帝的组成部分,只与他结合,不可分的伴侣,最受钟爱的,它们跟随着上帝在爱中成为自己,或者是上帝随着它们。

5.如果你能思考上帝,你就应该思考美与善,扬升的光,上帝让其比光更明亮。美是无可比拟的,与上帝相仿,甚至就是上帝本身。

那么,当你思考上帝时,就是思考美与善。因为它们不能与一切其他活物的虚无结合,因为它们决不能被从上帝中分离。

你寻找上帝,你寻找美。这是引领你通向它——带着真知的虔诚——的道路。

6.而因此那些不知道,不跟随虔诚之路的人们,胆敢称呼人是美的,是善的。虽然在他的眼中脸丝毫的善也看不到,却为各种各样的恶所遮蔽,并将恶认为是善。并因此他们不停息的使用它,甚至害怕它离开他,所以不仅尽全力保存,甚至尽全力增加它。

这就是那些被人们称为善和美的东西,阿斯克勒庇俄斯——这些东西我们无法逃脱和憎恨;因为一切之中最难的是我们需要它们,也无法离开它们生存。

秘文(Hermetic Corpus)之人中最大的病是对上帝的无知

用华美之辞写下的一篇善意并坚定的劝导。一个人很容易想到这篇就是为汇聚秘教意义上的复兴所作。

1.你在那里倒下,孩子,你已经饮下了无知之酒,而现在你不能带着它,你可吐出它了?

站住,冷静一下,向上看,用真实的心之眼!而如果你不能看到一切,那就尽你所能!

因为无知的病遍洒大地并征服了那些囚禁在体内的灵魂,让它们无法找到拯救的海港的码头。

2.那么,你被猛烈的洪水冲走,但是利用那些岸流,你能够奔向拯救的码头,而在港口就在那里。要为你自己找寻能够手拉手带领你找到真知的大门的人。

哪里发出纯净的光,哪里的各种黑暗就被驱走;在那里没有一个孤单的灵魂迷醉,只有他们在用心灵之眼凝望着他们想要见到的他。

没有耳朵可以听到他,也没有眼睛能够看到他,更没有舌头能够说出他,只有意志和心灵可以。

但是首先你必须脱下你穿着的外衣——无知之网,恶之地,腐化之链,黑暗之壳,活死人,感性的尸体,你随身携带的坟墓,房中的盗贼,他通过这些爱你,恨你,并通过这些他恨,让你承受怨恨。

3.你穿着外衣是如此的可憎——扼杀你并拉住你,不让你摆脱。让你无法向上看到,已经看到的真理之美,而善就在那里,憎恨着它的恶;通过令感觉虚化,那些表面的东西被人们认为是感觉,你能够感觉出它蕴含的阴谋,要陷害你。

因此它用大量的质料阻挡它们并用可恶的欲望遮蔽它们,以便让你不能听到你应当听到的,不能看到你应当看到的。

Rose Cross of the Hermetic Order of the Golden Dawn

待修改
on the road,
Lux de Tqh-r***aimen
the Light be wthn Us
Point by Miscellaneous L.L
2010-May-1

谨代表所有读者,感谢译者无名的付出!

(完)

参考文献:

 

5/5 - (1 vote)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5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