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中国

【清华百年海归论坛】

清华百年校庆搞了个海归论坛,请了李山、张朝阳、邓亚萍等谈留学回国感受。

李山发言,大致说报效祖国却不被组织信任,最多给到处级就升不上去了。

今天回国,不把你当特务抓起来就不错了,李山真是想多了。按说搞金融的脑瓜很灵活,对中共认识却很糊涂。

李山读清华时,朱镕基还是经管的院长。

当时刚刚从美国百人计画引进的芝加哥博士曾任教麻省理工的崔之元上来说的第一句话是:“有人说我回国,是把自己出卖给浮士德。” 然后尴尬的笑了一下。

后来我发现他经常飞快笑一下,笑容一秒钟收回。

浮士德为了追求知识和权力,与魔鬼作交易,出卖了自己的灵魂。

“有两个灵魂在我胸中,他们总想分道扬镳;

一个怀着一种强烈的情欲,以它的卷须紧紧攀附着现世;

另一个却拼命要脱离尘俗,高飞到崇高的先辈居地。 ”

——浮士德,歌德

施一公在百年校庆海归论坛上发言,说着说着忽然坦然自得的谈起在美国时的一次会议上和王丹并排坐在一起。

其他人一副很不自在的样子。

施是千人计划重点引进的人才,时任清华生命学院院长。之前是普林斯顿有独立实验室的终身教授。后来做到清华副校长。之后离开体制任民办西湖大学校长。

施一公学术成果不用说,不然也不会被千人计划挖墙脚。

施公开说其父是其唯一崇拜的人。 1987年,施父被车撞,送医院因凑不够500元治疗押金被延误,死了。

当时施还在清华上学,闻讯悲痛不已,据说去圆明园荒地里痛哭过好几次。

89年毕业,赶上六四余波,被分配到郑州兽医学校。 90年申请赴美留学。

按说施一公对中共及其治下的社会应该有刻骨的认识。毕竟自己最崇拜的父亲在这样的体制下死于非命,成了牺牲品。

但施一公就能化悲痛为力量,励志报效祖国,弃普林斯顿的真诚与挽留,毅然决然回到祖国狼外婆的怀抱。

回国还乱说话,引起众人在政治嗅觉上的极度不适。也算是个奇才——奇怪的人才。

张朝阳则说,他感觉信息传递的过程中有个无形的漏斗,越往上层,获知的信息越有限,真实信息几乎被过滤掉了,认为高层不了解真实信息和实际情况。

他说这话很好奇的样子,好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

很多貌似聪明的中国人就靠装疯卖傻最大化自己的利益和欲望。

张一直不婚,自荐枕席的有的是,结婚干嘛?

邓亚萍说的啥忘记啦,可能就是一堆让人记不住又不犯错误还没啥把柄可抓的屁话吧……

毕竟邓亚萍是在北邮演讲中声称《人民日报》62年来从没有假新闻的人。

他们这些长在红旗下海外留学回国的,一脑门子的升官发财、一身上下的铜臭欲望和虚伪矫饰,跟清末民初派出去的那些留学生,从人格上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

以这些号称精英为象征意义的中国人的集体人格,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堕落。

由此可以推断,中国目前经历的是一个极其黑暗沦落的时代。

这就是中国。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4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