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P控制下的非营利组织

今天上午在麦吉尔参加一个小组讨论,主题是关于非营利组织NGO的。我谈到NGO组织本身可以促进社区邻里的互助,帮助建立更好的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中国也有NGO组织,但必须接受CCP的控制,否则CCP会强制给你解散,因为这个CCP想要控制一切。一位从大陆来的女学生问我,Have you ever suffered from the CCP? 我说,没有啊,但我有很多朋友包括一些学者和律师都遭受了CCP的迫害,他们有的仅仅是因为为弱势群体呼吁和辩护就被投入监狱。这位女学生竟然说:“anyway, I support the CCP, because it makes Chinese rich. ” 诸位,Can you imagine how ridiculous it is!? 中国人被圈起来洗脑,大多造成了不可逆的思维障碍和脑损伤,俗名脑残。这样的人很多很多。能够认清共匪真相的已经不容易了,这需要对真相的渴望和认真求索,还有良知和勇气。所以,对中国和中国人的未来,想说乐观真不容易呢。

我在北京的时候,本身就参加过几个NGO, 也是梁晓燕和梁从诫创办的自然之友终身会员。这样的NGO生存很不容易,还受到政府的严密监控。如果您看过关于六四的纪录片《天安门》,就知道梁晓燕是谁,梁从诫是梁启超的孙子。还有清华东门五道口的传知行,这个经常会请一些敏感人士讲座,国保找到其中一个组织者,直接告知他如果继续组织这样的活动,就会影响到他女儿在北京上学。这位组织者原来就是美国投行的投资经理,舍下事业在中国推动公民社会,当局竟然威胁他的女儿!无奈之下,回美国去了。

我还参加过一个所谓的NGO,就是YBC(中国青年创业计划),不才当时被遴选为创业导师,负责审核一些青年的创业项目。但如果深入了解这个组织,就不难发现,这其实是当时共青团的一个洗钱机构,其控制人当时是中办主任令计划的老婆谷丽萍。当然他们也资助一些创业项目,但这是很少很少的一部分钱,大部分是把各种国内国际企业的所谓捐助,其实是贿赂,进行洗白操作。中国什么邪乎事儿都有,乌托邦CCP的贪、黑、骗是始作俑的最大推动力。这些都摆在眼前,还谈啥共产党让中国人富起来了,日本韩国香港新加坡这些亚洲国家和地区没有共产党不照样富而且文明?但是脑损伤患者听您这么说,还有一句等着,“中国有特殊国情。”

中国人好可怜!

当时业余在这些NPO工作,都是免费的奉献,有些不但捐精力,还捐钱。YBC这个组织是不需要我来捐的,这样的组织胃口大得很,捐款都是以千万和亿计的,我当时周末帮助他们工作完全都是志愿行为,连顿饭都没有的。后来YBC组织了一个年终答谢会,就在文贵先生的盘古大观的国际会议中心。当时我太太和我在一起。会议组织者说,这顿饭只能我吃,太太不能一起吃的。我说谢谢,我知道了。然后我们就离开了这个答谢会,在外边找了一家餐馆吃饭。吃到半中间,当时的YBC的一个负责协调的小领导打电话给我,说他请示了老板,特批我和太太可以一起吃这顿饭。我说谢谢,我们现在外边的餐馆,这就快吃完了,无论如何谢谢你们的好意。我做志愿工作,真的是一顿饭都不吃的,哈哈~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4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