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國家文明化的進程首先在信仰

「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啊!你常殺害先知,又用石頭打死那奉差遣到你這裡來的人。我多次願意聚集你的兒女,好像母雞把小雞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們不願意。看哪,你們的家必成為荒場,留給你們。」(馬太福音 23: 37-38)

晚清以來,中國人先是學習西方的「船堅炮力」,甲午戰敗之後,發現光靠技術不行,還要學制度。

君主立憲搞了半截,被中華民國取代,科學、民主成為時代潮流,這是學西方的理念和制度。結果學了個西方的妖怪共產主義。

現在看,還要學精神和靈性,那就是信仰。其實上帝信仰中國本有,就看怎麼接受。

任何文明都包括器物、制度和精神三個基本層面。

福澤諭吉說:「一個國家的現代化,首先是思想的現代化,然後是製度的現代化,最後才是器物的現代化。 這個順序不能顛倒,如果顛倒了,看似捷徑,實際上是死胡同,走不通。」

日本走不通的路,中國也走不通。

日本二戰後,是在美國指導下重新制訂了1947年憲法,才真正走進了主權在民的法治社會。如果不是美國制度輸入,僅憑日本的神道教和天皇崇拜,制度文明化這條路大概率也還是走不通。

信仰決定精神,精神決定理念,理念決定制度,科技和器物倒是在末端。

僅學習末端的器物層面,富國強兵的後果就是災難。引進共產制度,更是災難中的災難,是浩劫。

毛澤東和共產黨在中國最大的歷史作用,是通過共產革命,搭建了一個讓群氓充分展現其愚蠢和殘暴的國家舞台。中國共產黨自吹「偉大、光榮、正確」,恰恰相反,其所作所為充分敗露了其實質上的狹隘、卑劣、一錯再錯。

而到了習近平時代,從取消任期制一直到架空甚至消滅總理,有人(Lei’s Talk)評論說,「中国不仅没有了民主,甚至都算不上独裁,而是退回到土皇上的地步。为什么说是土皇上?因为真正的皇族贵族素质,习近平完全没有。论做人的气质,习近平就是鲁迅笔下的阿Q,论歹毒,习近平就是承袭了千百年来中国人传统的歹毒,这么明目张胆的把国家权力结构私人化,能这么不要脸的搞,这个世界上习近平算是独一份了。」

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中國人是習近平的因,習近平就是中國人的果。

鄧小平說他是中國人民的兒子,習近平也是中國人民的兒子,可能遺傳關系比鄧小平還更接近些。

習近平對於中國人是個神學意義上的存在。是中國人摒棄上帝,且三滅基督教的結果。

浦志強律師在X上說:「有些事,不能急。有些人,本来就是归老天爷管的;假如老天爷不管,那就只能归阎王爷管了。我相信,这世上,有老天爷管不了的事,但没有阎王爷管不了的人。」

天朝的問題是閻王爺出場次數太多了,每到王朝末年就出來收割人命。老天爺倒總是深藏幕後,默不作聲。

這從意識反射來看,中國人更信任閻王爺,要不怎麼說要「替天行道」呢?

「天生萬物以養人,人無一物以報天」,所以信閻王,後果很嚴重。

上帝信仰在神州的復興,預備有兩個重要法門,一是道家,一是禪宗。

先以禪宗心法層層遣除妄念,內裡臻于空境,其後將「空」也予遣除,物我兩忘,無住生心,繼之導之以「有物混成,先天地生」的「道」,復生敬仰上帝之心,並於之合一。

「我有明珠一顆,久被塵勞關鎖;今朝塵盡光生,照破山河萬朵。」

「上帝必把你心裡和你後裔心裡的污穢除掉,好叫你盡心盡性愛耶和華你的神,使你可以存活。」(申命記 30:6)

「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19 + 16 =